首页资讯新闻正文

庞大集团的风暴与伏笔

腾讯汽车 2019-06-11 16:57:02 0阅
尽管庞庆华一再强调,庞大集团并非“破产清算”而是“破产重整”,且宣称这是“重大利好”,可危机早已暴露于薄冰之上。
就在2018年的2月,在庞庆华的带领下,庞大举办了一次“清欠誓师大会”。在现场,各地大区代表头缠红丝带,慷慨激昂地喊着口号,并签署了任务目标。显然,这场会议体现出的“狼性斗志”,也并没能阻止情况的恶化。
根据庞大集团的2018年年度报告,其货币资金余额为人民币 67.94 亿元,同期减少66.32%,主要是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减少及债务偿付支出所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余额为59.75亿元,较同期减少77.52%,主要是银行承兑汇票到期兑付所致;同时,庞大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额高达61.55亿元,同比-3003.23%。
庞庆华曾指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银行对庞大抽贷242亿元,这也直接导致其陷入死胡同一般的困境。然而,早在庞大仍位居国内经销商集团“神坛”之首时,可以说就已为如今的困境埋下了伏笔。
众所周知,汽车经销本就是重资产行业,在常规性负有巨额银行贷款及债务的前提下,汽车市场所带来的风雪,有时也被人为地加速卷了起来:庞大集团为了应对市场萧条,做出了一系列转型措施。在2014-2016年之间,庞大可以说是反应最快、决策最果断、动作最大的经销商集团之一。可没成想,这些回报效率低下的项目反倒令庞大的压力“重上加重”。
“在公司里,与庞大相关的话题有点像个禁忌,很少有人提及。”一位接近北汽新能源的人士说道。
早在2014年,在筹划与几家新能源汽车品牌开展合作的同时,庞大集团已与北汽新能源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在同年9月共同成立了北汽庞大新能源汽车销售(北京)有限公司,北汽新能源公司和庞大集团分别占比51%和49%。推动北汽新能源在京津冀地区的销售。在此后,庞庆华曾表示通过参股北汽新能源,双方的合作可“拓展至生产端”。一时间,“庞大也要造车”的消息被刷了屏。然而事到如今,北汽新能源特定层级对关于庞大的信息也所知甚少。
“去年,庞大自己要求拿下北汽新能源50%的订单,但在资金链崩盘之后缺乏购车资金,又无法将客户信息分给其他经销商,导致北汽新能源损失了一部分销量。”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去年庞大带来的影响较为明显,但好在依然完成了任务,只是今年的情况还是不甚乐观。
通过庞大2018年报告,可以得知由于公司资金紧张,采购量资金不足严重影响公司采购及销售。而因采购量不足,为达成厂家年度内各项考核指标,庞大无法足额取得厂家优惠政策和返利支撑。同时,由于急于变现,部分库龄较长车辆只能折价销售,导致经营成本上升毛利下降。可与此同时,除了新能源领域外,庞大还在持续拓展平行进口、上门保养、叮叮约车、叮叮泊车等OTO业务。然而目前看来,还只有平行进口业务能被称作“重要收益来源”。
从2018年的数字来看,庞大在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了688%,而在经营活动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各下跌了391%和331%。在这一多事之秋,庞大在投资拓展与传统业务之间的不平衡,以及沉重的土地无形资产等历史原因,再加上涉及9亿元的各项合同纠纷,还有立案调查、银行抽贷、上交所公开谴责、高层离职潮等事件,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了一些。
截至 2018 年年底,庞大拥有806家经营网点,较2017年减少 229 家。而在其上市的第二年,也是就2012年,庞大曾拥有1429家经营网点。高速扩张的盲目和始料不及的政策变动让庞大陷入了自己挖的“坑”,从2014年开始,庞大开始逐步出售4S店,但负债率一直在80%左右。
的确,如今汽车市场的大环境直接导致了经销商的洗牌,然而,经销商自身的策略同样值得思考。从巅峰时期来看,庞大集团与斯巴鲁、巴博斯、双龙等品牌都有深度合作,然而其思路更多地都是停留在销售层面,对品牌价值的塑造和宣传投入相对匮乏,导致这些品牌在中国市场错过了发展良机。如今,在某些斯巴鲁的车迷论坛中,网友对庞大重整事件的评论皆呈“喜大普奔”状,认为离开庞大的斯巴鲁才能有新的发展空间。“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庞大是车卖得越差越不想投入,可在中国这个市场,越不投入就卖得越差。”一位曾与庞大合作的汽车品牌人士如此表示。
近两年,汽车市场的下滑和各种负面事件犹如狂风一般将庞大集团吹落神坛,其自身长期生成的“蚁穴”也同样值得思考。如今,破产重整的进程要等待近一个月才会有结果,但即便真如庞庆华所说的即将迎来“重大利好”,庞大集团也急需资产瘦身和思路转变,才能让“利好”变得更为长久。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