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别人可不信

“我信你和秦总没有关系,可是别人不信啊,艾总更是不信啊。”李曼循循善诱着,“其实像你这么有才华的人,不一定非得留在云达公司,你看你,连朵莱的老总陆熙然都能拿的下,去其他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是绝对的被录用的。”
“不不不,李曼我觉得你说错了,时间不早了,我还得有事。”夏薇薇匆匆的起身,向外跑去,因为内心的慌乱,此刻她连走路都有一些不稳。
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李曼透过玻璃窗看到门外有些狼狈的夏薇薇,忍不住的嘴角上扬,能利用艾达来打击夏薇薇,摧毁她心底的防线,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夏薇薇走在马路上,心里有些慌乱,她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艾达,诚然她的出现,的确让安达和秦牧云之间产生了不少误会,不过她发誓这一切都不是她的本意,她的本意是希望艾达和秦牧云可以好好的的。
“叮咚”一声,是手机微信的提示音。
久违的响声,让夏薇薇的心里一暖,急忙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午夜阳光发来的。
“我的城市下雨了,你呢?”
夏薇薇傻傻的笑出了声来,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在此刻她的心里却是变得意义不一样了。
“这些天你去哪儿了?”有些埋怨的语气,夏薇薇也不知道怎么了,眼眶里的泪水似乎将要止不住了。
“我这些时间有点忙工作,真是抱歉,下次绝对不会消失了,会跟你说清楚的。”午夜阳光不忘配上一朵玫瑰。
“那好,下次再这样吓唬我,绝不轻饶。”配上的是一把刀在滴血的表情,在此刻,就连夏薇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语气里的暧昧。
午夜阳光几乎是秒回:“好。”配上的是拥抱。
夏薇薇刚刚的不快,仿佛也因为午夜阳光的突然不快而烟消云散了。
“一个人在大马路上傻笑什么呢?”头上突然传来一把伞,遮住了向她打来的雨滴,夏薇薇抬头,入眼的既是秦牧云一张笑脸。
因着自己的窘迫被人看穿,夏薇薇的脸难免有些红彤彤的。
“这么晚还不回去?”插画师的工作是自由的,只要能按时交稿,在哪里上班,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夏薇薇淡淡的笑了笑:“我来这儿买点东西的。”
秦牧云点了点头,为她打着伞,“你母亲的病好点了吗?”
闻言,夏薇薇微微一愣,随即展开一丝笑颜:“好多了呢,谢谢秦总关心,我还得感谢秦总让我提前预支一年的工资,得以让我给妈妈换了一个环境好一点的病房养病。”
“我都说了,这是你应该的,你为公司有付出,所以,你也应得。”秦牧云说的很是云淡风轻。
看到秦牧云,夏薇薇没来由的想起了李曼方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嗫嚅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说了出来。
“那个,学长,艾达她……”欲言又止,夏薇薇忍不住的抬眸看了看秦牧云的脸色,见他没有异样,这才接着说了下去,“艾达她出国了?”
“旅游而已。”秦牧云淡笑,他不希望夏薇薇心里有什么负担,也不希望她胡思乱想,“前段时间,她工作压力有些大,现在不过是出国放松一下。”
听着秦牧云的解释,夏薇薇显然是不信的,艾达是艾阳的妹妹,她对艾达的这些也感到愧疚,可是现在她也不能拒绝秦牧云,毕竟母亲的病情不容片刻耽误。
秦牧云亲自开车送的夏薇薇回去,李曼把这一切拍下之后,发给了艾达,不得不说,她的偷拍技术着实不错,拍的两个人的角度也是不错。
艾达接到这个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愤怒,口口声声说着两个人没什么关系的,背地里却是搞着这么一个勾当!
当下,艾达就觉得自己已然是忍不了了,她看着秦牧云和夏薇薇两人成双成对的,心中就有一把火,要是秦牧云看上了别人那到无所谓,可偏偏是夏薇薇,夏薇薇不是自己大哥的女朋友吗?
大哥这才离开多久,夏薇薇这就耐不住寂寞了?
握着手机的手,没来由的用力了几分,艾达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夏薇薇正好从秦牧云的车上下来,在医院的楼道内,接起了这通电话。
“夏薇薇。”艾达的声音有着几分寒意。
夏薇薇明显的愣了一愣,“艾达?”
“啧!”艾达忍不住的咂舌,“你还真是有意思,大哥这才离开多久,你这就耐不住了?就这么缺男人?你对得起我大哥吗?”
“艾阳哥哥?”夏薇薇口中呢喃,急切的问道:“艾阳哥哥去了哪儿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大哥去了哪儿?夏薇薇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这么一个水性杨花,脚踏几只船的女人,也配和我哥哥在一起?”艾达嗤之以鼻。
夏薇薇被骂的心里有些不好受,“艾达,你是不是误会我了什么?”
“误会?”艾达冷笑,“是啊,当着我的面和我的男朋友谈笑风生,甚至在我不在的时候,和他举止亲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在雨中为你撑伞,送你回家的也是我的男朋友吧?”
“艾达,不是这样的,是……”夏薇薇迫切的想要解释,可是话才刚刚说了一半,就被艾达无情的给打断了。
“我大哥对你如何,你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吧?你做这些事情出来,就不怕他回来之后,感到心寒吗?”艾达几乎是吼出来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大哥千辛万苦帮助的女人居然会来抢自己的男朋友?
“艾达,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夏薇薇有些慌了,别人的看法她可以装作不在乎,唯独艾阳的不行。
每当夏薇薇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艾阳的身影,艾阳于她来说就像是一个动力,为她指引着方向。
“是吗?那就离开云达公司,离开那儿,我就相信你。”艾达冰冷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
“能不能除了这个?”夏薇薇心慌了,离开云达公司,那她靠什么来赚钱给母亲治病?母亲的病情可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起的了。
“呵!”艾达冷笑一声:“不是让我相信你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都做不到?”
“艾达,这件事真的不行,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和学长走得那么近,对不起……让你误会了。”夏薇薇不知道该怎么来解释自己此刻的心情。
“好好好!”艾达懒得听她解释,猛然挂断了电话,拿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打着颤,夏薇薇这么会装柔弱,难怪男人都会围着她转。
艾达心里有万般的苦楚,却不知道该怎么道明,拿起手机,翻着秦牧云的电话,犹豫再三,还是打了过去。
“舍得回国了?”秦牧云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你最近和夏薇薇走得挺近啊?”艾达直奔主题,不想有着丝毫的拖泥带水。
秦牧云皱了皱眉头:“如果还想在这个问题上做些纠缠,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聊下去了,我不想吵架。”
艾达淡笑:“秦牧云,我现在让你开除了夏薇薇,你做的到吗?”
“凭什么?”秦牧云有了些许怒意。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这么问你。”艾达等着他的答案。
秦牧云淡然笑道:“员工出错,我才有理由开除她,可是薇薇这么长时间的工作努力状况,以及她的成果,你又不是没有看到,难道你不为她感到骄傲吗?”
艾达根本就没有把秦牧云的这句话听进去,讽刺着:“薇薇?你们倒是叫的怪亲热的。”
“艾达,无理取闹得有个限度。”秦牧云这句话已然是警告。
“那好啊,反正你现在有了夏薇薇,云达公司我就不回去了,你自己看着来。”艾达拿出最后的杀手锏,期待着秦牧云可以为她回心转意。
可是事情哪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秦牧云只是淡笑一声:“你要是觉得这么做有意思,那么随你便吧。”
再简单不过的寒意了,艾达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秦牧云居然连一句挽留都没有?心寒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艾达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好。”秦牧云“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丝毫不去理会艾达。
艾达握着冰冷的手机,抓狂的挠了挠自己的发丝,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输在夏薇薇的手里,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女人,居然会有这么高的手段。
而正在医院照顾夏母的夏薇薇,此刻心头也是滑过一丝不详的预感来。
艾达辞职,对云达公司来说无疑于就是一个重磅,消息传的很快,众人的焦点顿时转移到了夏薇薇的身上。
一时间夏薇薇成了众矢之的。
在医院照顾完母亲之后,夏薇薇就去了公司,每天例行打卡,对于公司的一些绯闻和流言蜚语,夏薇薇也不是不在意,只不过学会了自我隐藏。
“你看,那就是夏薇薇。”
“是嘛?看上去长的也不怎么样,怎么就被秦总给看上了呢?”
“这还用说,还不是那方面技术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