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什么深仇大恨

而此刻的艾达,心情更是低落到谷底,明明今天是云达公司召开例会的时间,这个点的秦牧云应该是在公司开会的,他怎么会有时间跑到这边来的?
想到这儿,艾达的心里更是不平衡,她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连秦牧云的心都被夏薇薇牢牢的给攥在手心里了。
居然会为了一个夏薇薇,连会都不开了?
艾达的脑海里满是这个疑问,整个人也没了心思再参加什么野炊,拿起自己搁置在一边的手提包,立刻就闪了开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觉得没什么看头了,纷纷都转移了目光,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一些东西。
三五个成群,有不少人还在议论着那个话题。
“你说这艾达和夏薇薇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怎么看她们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这还用说嘛,肯定是夏薇薇勾搭了秦牧云,艾达心有不甘呗,艾达是什么样的性格?大家伙儿难道不是心知肚明吧?”
“这也很难说,没准是艾达脾气火爆,秦牧云这才甩了艾达找上了端庄好脾气的夏薇薇的呢?没准真相就是夏薇薇躺枪,艾达耍小性子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都说着自己的见解,谁都觉得自己说的没错,谁也都觉得别人的分析也是对的。
苏叶神秘兮兮的凑到格子的身边,一副八卦的模样:“格子姐姐,今天是你把夏薇薇叫过来的,刚刚哪一出戏,你觉得是什么真相啊?”
格子淡笑的看了她一眼,递过去一个烤翅,放到苏叶的手里,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别人八卦也就算了,你好歹也是这个圈子里的知名人物,你也跟着后面凑热闹不成?”
被格子这么一顿数落,苏叶也是自讨没趣,索性也就闭了嘴不再问下去了。
夏薇薇在和秦牧云吃完火锅之后,便就回了家,关于那个主题深海的设计,她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思路。
洗了个澡,除掉了自己吃火锅染上的气味,夏薇薇舒舒服服的趴在了床上,随手翻着面前的插画精选集,想从中找到一些灵感。
“叮咚”一声,微信的提示音,恰到好处的打断了她的思路。
拿起手机一看,午夜阳光的消息发了过来:“今天野炊怎么样?”
不知道是因为他是从未蒙面的朋友,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夏薇薇倒是把今天野炊上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都说给了午夜阳光听。
因为有了一个诉苦的人,夏薇薇说完之后,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艾阳是你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吗?”午夜阳光等她把话说完之后,这才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艾阳。看着这两个字,夏薇薇忍不住的一阵悸痛。
“是啊,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人。”打出这段话的时候,夏薇薇的眼神有些空洞,艾阳于她而言有多重要,别人不知道,她自己是再清楚不过的。
午夜阳光沉默了许久,在夏薇薇以为他今天不会再发消息过来的时候,微信的提示音却是出乎意料的响了起来。
“他能有多重要?他给你带来了什么值得你这般的为他等待?”
午夜阳光问的问题让夏薇薇着实愣住了,考虑了许久,夏薇薇这才认真的回复着:“在我心目中,艾阳是一个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有这么一瞬间,他甚至可以代表了我的一切,在我的生命里,真的会有种非他不可的冲动,要说他有什么值得我去等待的,我想,大概就是他对我的那份守护和偏爱吧。”
“那他现在人呢?”
看着午夜阳光发来的这一句,夏薇薇突然有些忍不住了,她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泪点特别低的人,可是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眼眶之中的泪水。
“我也不知道。”模糊着眼睛,夏薇薇勉强的打出这段话来。
午夜阳光发来了一个拥抱的表情,夏薇薇将手机搁置在一侧,趴在床上,她突然觉得此时的自己,浑身软绵无力。
这一晚,夏薇薇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艾达对她特别好,追着她满地的跑。
清醒的时候,夏薇薇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滑过一丝苦涩,如果可以,她多希望那个梦不会醒。
“叮咚”一声,午夜阳光的“早安”适时的发了过来。
夏薇薇礼貌的回了一句,“早安。”之后起身走到床边拉开了窗帘,今天的天气灰蒙蒙的,地上是潮湿的一片,看来昨晚是下了一场大雨。
“今天这天气不适合野炊。”午夜阳光回复着。
“可是适合火锅哦。”夏薇薇调皮的回复了一条。
午夜阳光先是发来一个偷笑的表情,随后再次回复道:“你是又要去医院了吗?”
夏薇薇叹了口气,“母亲的病情不能耽误片刻,我得每天去查一查的才是。”
说完,夏薇薇在厨房开始忙活起来,不消片刻,一份热气腾腾的米粥和一笼包子就做出来了。
将它们装好到饭盒里,夏薇薇小心翼翼的拎着饭盒就朝着医院走去。
打着一把碎花小伞,此刻的夏薇薇的心境也如同现在的天气一般,灰蒙蒙的,久久不能平静。
到了医院,给夏母把饭一一准备好,夏薇薇这才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内,想去问一问母亲的情况。
见到夏薇薇来了,主治医生也是热情的招呼着。
“李医生,我母亲的病……”夏薇薇秀眉紧蹙,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答案出来。
“夏母的病情目前还算是稳定,不过刚刚查出来有个毒瘤倒是活动频繁,这是要注意的,没准以后要是动手术了,跟这个毒瘤是少不了干系的。”李医生把夏母的情况一一的说了出来。
夏薇薇闻言脸色变了变,“毒瘤?那这个毒瘤严不严重啊?”
李医生叹了口气:“这也很难说,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它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一旦有任何通知,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的,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宽心。”
“李医生,我母亲的病我可是全部指望你了。”夏薇薇脸上挂着满满的期盼,她是真的怕,她怕自己的母亲就会这么回不来了。
“我会尽力的。”李医生安抚着夏薇薇的情绪,他对他们母女二人的遭遇感到同情,可是遇上这样的问题,他也没有办法。
从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夏薇薇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怎么样?医生今天怎么说?”午夜阳光就像是躲在暗地里观察着夏薇薇一般,总能恰到好处的知道夏薇薇在做些什么。
“医生说母亲的身体里有毒瘤,但是现在还不知道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夏薇薇把这一消息分享给了午夜阳光,她此刻的眼神空洞,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情况你应该高兴啊,至少你知道了你母亲现在是安全的不是吗?”午夜阳光尽可能的安慰着夏薇薇。
夏薇薇看着他发来的消息,勉强的勾起一抹笑意,是啊,这样至少可以说明,她母亲现在还是安全的,可是她心底那一股不安的情绪终究还是慢慢的涌上了心头。
夏薇薇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站在病房外,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把这一切不安的情绪给压下去,深呼吸好几次,这才勉强面带微笑的走进了病房内。
此时的夏母刚刚做完检查,正吃着夏薇薇给她带来的早餐,见到夏薇薇来了,她也是满心的欢喜。
“薇薇啊,你来跟妈妈说说,那个插画究竟是怎么一个具体的东西。”夏母招了招手,眉开眼笑的看着刚刚进来的夏薇薇。
“插画?”夏薇薇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夏母,什么时候夏母也是对插画感兴趣了?
夏母许是看穿了夏薇薇此刻的疑虑,伸出手拍了拍夏薇薇的手背:“刚才你不在,那个小护士告诉我,她也喜欢插画,并且在这次的插画精选中,看到了你。”
闻言,夏薇薇微微一愣,在医院也能碰到同行不成?
“我竟是不知道,我的女儿现在竟然这般的出色了。”夏母说着这话的时候是满脸的骄傲。
而此刻的夏薇薇对于夏母的这声表扬,心里却是有些膈应,那些精选插画,本就不是出于她的手笔,就这么心安理得的用别人的作品去接受他人的赞美,她夏薇薇还做不到。
“这些插画是有人帮助我的。”夏薇薇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夏母解释这件事,只好言简意赅的说了这么一句。
“是秦总吗?”夏母的第一反应就是秦牧云。
“不是不是。”夏薇薇闻言急忙摆手,“其实一开始我也以为是秦总,可是后来相处久了,我也发现了,这个帮助我的神秘人和秦牧云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夏母倒是有些好奇了:“这不是秦总,难不成还会有其他人?”
夏薇薇摇了摇头,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午夜阳光是谁,甚至于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在夏薇薇的心中,这个午夜阳光都占有着很大的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