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总要学会去面对

“赵总好。”夏薇薇怯生生的开口打着招呼。
“秦总,你可是我们这些人眼里最厉害的老总了,你说说你,眼睛怎么就那么毒?先有了艾达,再有了夏薇薇,这一看一个准啊!”赵总在一旁乐呵呵的说道。
秦牧云淡然浅笑:“这只是运气好而已,主要还是我们云达公司的设计师比较有上进心。”
“听说格子也开始为云达公司做事情了?”赵总闻言再次问了一声。
“赵总还真是消息灵通啊。”秦牧云淡笑一声。
陈熙然闻言,在一边调侃着:“这好设计师都住在云达公司了,我们以后也要搬到云达公司去了。”
“这倒不至于。”秦牧云抿嘴浅笑一声,“其实格子一直都是以个人的身份,帮助我们云达公司处理过不少的稿件,我和格子私下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格子这次能签约到我们云达公司,我也很吃惊的。”
“薇薇,你看到没有,你们老总啊这是又拉了一个小伙伴入坑了,不如你就跳出那个火坑来我们朵莱。”陈熙然看着夏薇薇是打心眼的喜欢。
还不等夏薇薇说话,一边的秦牧云倒是开了口:“这当着我的面挖人,那可不行的哦。”
陈熙然淡笑几声:“就算背地里挖,我也挖不走啊。”
“学长对我有恩,我也是留在云达公司的。”夏薇薇轻声的说着。
“瞧见没有,我可真是服了你了秦总,怎么每个插画师对你都是死心塌地的,你看看先前的艾达,现在的薇薇,包括格子估计也是挖不动的了。”陈熙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好歹也是为数不多的美男子,这么多人围着我也是应该的。”秦牧云颇为大言不惭的说着。
夏薇薇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学长这话说的怕是没把当初我们学校的第一校草放在眼里吧?”
简单的一句吐槽让秦牧云的脸一时有些挂不住了。
饭桌上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夏薇薇也没了一开始的拘谨,她听从着午夜阳光的话,开始慢慢的学会与人接触,毕竟午夜阳光说得对,这些场合,她也是迟早要去面对的。
饭局也不过是公司老总彼此中间增加信任度的第一步,因为云达公司这阶段的卓越成绩,这场饭局几乎都是在围着秦牧云说话的。
“对了秦总,怎么今天这个场合没看到艾总啊?”
气氛正是融洽之际,不知是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秦牧云的脸色变得有些暗沉,饭局上的人见状,也都心里明白了什么。
夏薇薇也是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拿着筷子的手不免抖了一下,余光看向了秦牧云那一侧,眼底的情意说不出的复杂。
陈熙然见状,适时的转移了话题:“薇薇啊,这次的设计稿真是多谢你费心了,原来的那个设计师画完了一半就不见了,让你补下文,真是辛苦了。”
“这也是我工作的分内之事,说不上辛苦,而且我觉得陈总每次的主题都不错,很新颖,也能突出全场效果。”夏薇薇如是说着。
“薇薇一直的努力我也是看在眼里的,以后我们云达公司着力培养的也是夏薇薇。”秦牧云突然说道。
夏薇薇的手顿了顿,抬眸看向秦牧云,脸上有些惊讶。
饭局上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夏薇薇会成为云达公司的首席插画师,从而取代艾达的位置的猜测,也在众人心中更加的坚定。
吃完之后,时间也是不早了,秦牧云考虑到夏薇薇还要回家照顾母亲,便拒绝了众人还要去K歌的要求,带着夏薇薇径直的离开。
车内的气氛不同于来时的沉闷,显得有些压抑。
夏薇薇好几次努力张了张嘴,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她不知道秦牧云和艾达之间的细节,有些话她也不好开口去过多的问。
到了医院门口,秦牧云将车挺稳,夏薇薇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秦牧云终于是开了口:“薇薇……”
“嗯?”夏薇薇立刻扭头看了过去,见到秦牧云脸上的那一丝苦笑,不免觉得有些心疼,想问一问他怎么了,秦牧云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天饭局上的那些人基本都是云达公司的客户,你也见过他们了,到时候我把他们公司的主营发给你们,日后有什么设计方面的东西,你也可以多多拓展一下。”秦牧云淡然的交代着。
“啊?”夏薇薇没有想到,秦牧云跟她说的是这些,一时间更是尴尬的站在了原地,手搭在门把手上,维持着一个姿势许久才回过神来:“好的,我知道了。”
下了车,夏薇薇轻轻的关上车门,对秦牧云道了谢之后,这才转身上了楼。
医院消毒水的气味有些浓重,夏薇薇轻轻蹙了蹙眉头,走到夏母的病房前,正好与李医生撞了一个满怀。
“李医生。”夏薇薇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李医生低头看着夏薇薇的这身装扮,淡笑道:“刚刚公司聚餐回来吧?”
夏薇薇淡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病床上正在休息的夏母,轻声问道:“我母亲的状况如何了?”
“不得不说,夏母的这个情况算是因祸得福了,原本的肿瘤倒是成了对她有利的东西了,肿瘤切除之后,就没有出现再生长的情况,而另外夏母本身身体内的毒素也得到了抑制,具体的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李医生推了推眼镜,对于夏母现在的状况,他也是深深的舒了一口气。“也就是说我母亲没事了?”夏薇薇的脸上是止不住的激动。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具体的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李医生保守的说着,毕竟毒瘤这种东西谁也不好说。
夏薇薇听到这儿就已经很高兴了,这是自她母亲住院以来,她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送走了李医生,夏薇薇走进病房,静静的捧着一本书坐在夏母的身侧看着,夏母此刻大概是刚刚吃完药犯困的缘故,一时没有醒。
低头看了许久的书,夏薇薇也累了,拿出手机跟午夜阳光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今天李医生跟我说,我母亲的病得到了控制,也就是说,我母亲可以出院了。”夏薇薇打着这行字的时候,眼里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恭喜恭喜,我就说嘛,好人有好报,不枉费我这么长时间天天烧香拜佛的。”午夜阳光几乎是秒回。
看着每次午夜阳光的回复速度,夏薇薇都是感觉对方是不是在等自己的消息,每回都是回复的这么快。
拿着手机,夏薇薇坐在椅子上,手指不停地打着字:“你还烧香拜佛?”
“可不是嘛,天天跟菩萨说要普渡众生。”午夜阳光的文字里透露着一股幽默气息。
许是因为两人混熟了的缘故,夏薇薇和午夜阳光聊天也不像是以前那么的拘谨,两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知心朋友一般,可以无所不谈。
“哈哈,你可真逗,那菩萨听你的了没?”夏薇薇淡笑一声。
“这不,你这边不是没事了吗?以后菩萨把你普渡发财了,你可不要把我给忘了,多接济接济我一下。”午夜阳光透露着一种撒娇卖萌的风味。
“没问题,你要是没钱吃饭了就来找我,我请你吃顿大餐。”夏薇薇豪气的说道。
“那我可能吃了,你的荷包可要准备充分了。”午夜阳光不免有些小激动。
夏薇薇看着这句话,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是算了,两个馒头就好。”
午夜阳光发来一个敲打的表情,随后有些委屈了:“原来你就是这么虐待我的!”
两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许久,不知不觉夜深了,夏薇薇看着夏母睡的正香,也没有去打扰她,关了医院的灯,夏薇薇躺在一边的陪睡的小床上,盖着被子,透过手机微弱的光跟午夜阳光互相道着晚安。
艾达坐在办公室内处理着手里文件,目光一直聚焦不到一起,双眼空洞,满脑子都是秦牧云和夏薇薇在一起的画面。
艾达的心里很是不服气,她承认在性格方面的确不如夏薇薇,可是在别的方面她不比夏薇薇差,甚至可以说比夏薇薇不知道出色了多少倍,可是为什么秦牧云就是看不到了呢?
“不想了!”艾达一拳砸在桌子上,心里很是不耐,拿起一侧的文件随手的翻了起来,却发现根本就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正在无奈之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艾达以为是秦牧云打来的,满心欢喜的掏出手机,却发现是个陌生电话。
艾达本就心情不好,哪有什么闲情逸致去管这些电话,当下就给挂断了。
可谁知对方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儿,电话再次打了过来,艾达本不想去搭理,可是放在一边的手机却有一种你不接我不停的气势。
无奈之下,艾达只好接起电话。
“艾达小姐。”对方是个中年男人,说话的声音极尽的温柔。
艾达愣了愣,“副盟?”
“艾达小姐还记得啊。”电话那头的副盟莞尔一笑,对着话筒那边的艾达极尽的套着近乎,“有没有时间一起出来喝喝下午茶?”
“副盟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最近我没什么时间,要不改天?”艾达未完的拒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