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被逼无奈?

殆尽一般。所幸的是,现在的人并不多,也没有多少人关注着这里的动静。
“我答应你。”夏薇薇打断了李曼的话,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散发出丝丝笑意,“是我多虑了,你说得对,现在稿子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我若是拉着你找秦总打小报告,倒是显得我小题大作了,不过李曼,以后你遇到这种事情,即便告诉秦总、报警都没有用,你也应该试一试,这坏事你要是迈出了第一步,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看着夏薇薇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李曼轻轻勾了勾唇角,“谢谢你啊薇薇。”
夏薇薇淡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一眼时间,秀眉微蹙:“这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
“好。”李曼转过身将艾达办公室内的一切恢复原状,只不过在背对着夏薇薇的时候,脸上挂着的讨好的笑意顿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意。
今天的事如果不是夏薇薇这个拦路虎,她怎么会如此狼狈!翌日——
李曼款款走入咖啡厅中,冷眼扫视了一下四周,许是因为现在还是上班时间的缘故,咖啡厅内的人并不是很多。
副盟正坐在一边的角落里,李曼一眼就看到了他,瞬间迈着轻盈的步调走了过去。
“李小姐真是好雅兴。”副盟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让人看不清是什么情绪。
李曼径直的坐到副盟的对面,言谈举止之中,透露出一丝典雅之意:“副盟,这么早不知道你叫我有什么急事?”
副盟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眸光扫落在李曼的身上:“我让你销毁了云达公司近期的一批插画,你着手的如何了?”
“这……”李曼的笑容一时有些僵硬,原本以为副盟叫她出来是来商谈下一步的计划的,却不曾想居然是来问她那件事情的进展的。
“怎么?”看着李曼此刻的反应,副盟也不是傻子,当下脸色一沉,“没有成功?”
李曼立刻垂下了眼眸,眼底滑过一丝狠戾:“原本是要成功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了一个夏薇薇,所以为了避免下面的计划被打乱,我就没有销毁那些插画。”
对于昨晚的事情,李曼刻意避重就轻,没有把被夏薇薇抓住现行的事情说的彻底。
“夏薇薇?”副盟紧蹙眉头,夏薇薇可以说是新起之秀,尤其是在参加完那次的比赛之后,她的名气更是仅次于艾达,甚至可以说有超过艾达的可能。
“虽说我没有销毁的了那些插画,但是我提前拷贝了一份,只要我们把这些插画给散播出去,我们一样可以打击到云达公司。”李曼脸上闪着一丝狡黠。
副盟侧目看着她,李曼见状,不慌不忙的继续说下去:“接触过这份稿件的除了艾达,就是夏薇薇和秦牧云了,若是这份稿子泄露出去,你说他们三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微妙的变化?”
李曼看向了副盟,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可比盗了他们的稿件有趣多了吧?”
副盟心里腾起一股莫名的情绪,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是心机还是手段都过于狠辣,让他都不由得感到一阵胆寒。
“副盟你也放心好了,云达公司他们得瑟不了多久的,树大招风,秦牧云这么不知道收敛,迟早会毁在自己手里的。”李曼见副盟没有说话,继续说着自己的猜测。
“好了,我只想看到结果,如果到了一定的时间,我还没有见到如期的效果,你这颗棋子也算是废了!”副盟没有多说废话,撂下这么一句,甩手走人。
李曼坐定在位置上,眼底都是恨意,她不甘心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居于他人之下,先是艾达,再是夏薇薇,她不甘心!
“砰”李曼拳头用力的砸在了桌子上,眼底的怒火像是要把整个咖啡厅燃烧。
夏薇薇出色的完成了秦牧云下达的一次又一次的任务,她依旧习惯在发邮件之前,先把自己的设计拍给午夜阳光看,然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午夜阳光依旧没有给她回复消息。
起初夏薇薇还觉得午夜阳光是有事去忙了,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她虽然现实里没有见过午夜阳光,但是从和他沟通过的那些时光看来,她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他的。午夜阳光绝对不是一个说消失就消失的人。
以往他们之间,哪怕是简短的出差或者有事要忙,都会互相告诉一声,可是这一次,午夜阳光却是真真实实的第一次这么凭空消失了!
夏薇薇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出事了!一时间心里有些慌张,那个在她最困难的时光里,那么鼓励她,陪伴她的人,怎么会不牵动着她的那根心弦?
“薇薇,这是最新的一些设计类的杂志,都是最新出的,你看看。”秦牧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递给夏薇薇一包的杂志。
“好。”夏薇薇接过杂志,随手翻了几番,突然脸色骤变,“学长,这最新期的杂志你看过了吗?”
秦牧云看着夏薇薇一脸的紧张样,有些莫名其妙的凑了过来,“这期的我还没有时间看呢,这是怎么了?”
“这里面好多最新的设计稿,都是我们云达公司给客户的。”夏薇薇有些难以置信,这些稿子他们还没交上去,怎么就上了这些杂志呢?而且还署名了别人的名字,大多还都是一些名不经转的设计师。
“怎么会这样?”秦牧云看了一眼,脸色也是陡然一变。
这写设计稿向来都是由夏薇薇和艾达保管的,这两个人都没有理由去泄漏啊,秦牧云了解艾达的性格,艾达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夏薇薇的性格他也知道,也同样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会不会是不小心掉了?”夏薇薇提出自己的猜想,可是还没成型,就被自己给否认了:“怎么会?就在公司内,这些设计稿总该不会是长了脚跑了吧?”
夏薇薇的话音刚落,办公室外就响起一阵敲门声:“秦总,不好了,最新一起的设计报刊和我们交给各位金主的设计稿是一模一样的。”
秦牧云本就脸色不好,此刻更加是臭到了一种境界:“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急匆匆的丢下了这句话,秦牧云急忙离开了办公室,稿件泄露,这对整个云达公司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搞不好,云达公司这几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誉就要被毁了。
而此刻办公室的艾达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震撼。
“你说什么?稿子泄漏了?这怎么可能!”这批稿子是她保管的,怎么可能会被泄漏?
李曼脸上也是露出丝丝着急之感:“艾总,公司内部会不会出现内鬼啊,这份稿件除了您和秦总之外,还有没有人知道呢?”
艾达摇了摇头:“不会是她的。”
“什么?”李曼没有听清艾达的话,忍不住的问了一遍。
“这份稿件除了我和秦牧云之外,就只有夏薇薇看过了,但是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她的。”艾达的眼里透露出坚定,她虽然不是很喜欢夏薇薇,但是对她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
李曼在心里颇为不爽,她还想看这三个人怎么窝里反呢,艾达不是很讨厌夏薇薇的吗?怎么舍得放弃这么一个除掉她的大好机会?
“艾总,也许知人知面不知心。”李曼故意挑拨离间。
“我去调一下监控,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有内幕!”艾达没有理会李曼的话,直接起身出了办公室。
“监控吗?”李曼看着被掩上的门,脸上露出丝丝笑意:“我早就给动了手脚了。”
艾达几乎是小跑到监控室的,等她赶到时,发现秦牧云和一些股东也在,几个人打了个照面,便一起调出了监控。
监控里显示着那天晚上,是夏薇薇进的艾达的办公室,之后很长时间才走了出来,出来后,夏薇薇还在办公室的门口站了许久才离开。
“居然是她?”股东们一片哗然。
“夏薇薇这个吃里爬外的,我们云达公司对她不够好吗?居然这么陷害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秦总,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培养的什么精英?”
“这下好了,我们把她从新人捧上来了,她倒好,出了名,不仅要一脚把我们踢开,还要我们把本都给赔进去了?”
艾达和秦牧云面对各位股东的指责,面面相觑了一阵,他们都不信夏薇薇会是这样的人,这个监控过于奇怪,很多细节方面都没有,像是被人动过手脚一般。
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会儿,秦牧云将监控放了回去:“我觉得单凭一个监控,还不能说明什么,夏薇薇的人品我们大家都是见过的,不会有这么不堪的。”
“那现在稿件泄露这件事秦总打算怎么给我们一个解释?”股东们怎么肯罢休?他们可不信什么人品不人品的,他们只相信什么是自己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