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施造新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盂县辛庄村史考盂县辛庄村史考施造新历史完结辛庄村位于盂县县城西部,位于北纬 38度、东经 113度。314省道(双阳线公路)自村南而过,距盂县城 30公里,阳曲县城 45公里,西离太原市 75公里,南达寿阳县城 35公里,北去西烟、南社、西潘远至阳曲、忻州定襄、五台山,可谓交通便利,信息通畅。明嘉靖年(1522~1566)辛庄村属玉泉乡善应一都。2020-02-19 00:55:53
热门推荐
  • 缔造缔造大秦小兵|游戏不能修炼剑术?那就创一个鬼剑士。不能修炼魔法?那就创一个魔法师。教廷说我是异端?弄个圣骑士去当教皇。黑暗世界不听话?让他们知道暴君的怒火。不要在我面前得瑟,你连我的小号都打不过。
  • 绘天神凰绘天神凰峨嵋|古言她在异世借壳重生,成为了父母早逝,寄人篱下的孤女夏皎。凭着重生附带的强大金手指,她自觉绝对会成为诸天万界空前绝后的成功人士!偏偏除了她的江爷爷,所有人都认为她弱爆了,就是个当姬妾宠物的命!岂有此理!她只是不爱走平常路罢了。当威风八面的修炼天才有什么意思?她要当修炼天才们的终结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逗逗娃种种田:农女喜临门逗逗娃种种田:农女喜临门倾情一诺|古言现代励志姐林心安前一刻才站在事业的顶峰,下一刻就被空难发配到了莫名的时空,奶奶的,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更倒霉的是这穷地方连水都快没得喝了。烂草屋,破门窗,缸无米,地无粮,一家十几口,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守着群山碧湖,愣是各个面黄肌瘦,精神萎靡。唉,上辈子是个穷孤儿,这辈子好歹有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还能怎么办,挽起袖子把活干吧!……
  • 妻不可欺妻不可欺棠之依依|现言直到喻楚楚闷不吭声的把孩子打掉,沈牧谦才突然之间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个结婚了半年的妻子。他和她的婚姻始于无情,终于陌路。本是有名无实的婚姻,他却又像最骁勇的战士一样,在她最窘迫、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给她无尽宠爱,数不尽的柔情蜜意。喻楚楚绝望的闭上双眼,皎城的烟花在她脑海升起又落下,曾经有多浪漫,现在就有多狼狈。几年后。“楚楚,我们重新在来一次。”喻楚楚勾唇嘲弄。沈牧谦,在皎城漫天绚烂的烟花下,那一刻,我真的想和你天长地久。只可惜……
  • 总裁,重新从心爱你总裁,重新从心爱你五月七日|现言情到浓时无怨尤,爱到深时心不悔,虽已遍体鳞伤,蚀骨销髓,却还是又一次的,从心爱上了你…………那一年的那一天,车子缓缓的停在一栋威严的楼前,她震惊的一把拉住正要下车他。“你带我来这做什么?”他俊容如冰,声音好听,却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一个未婚男人带着一个未婚女人来民政局,你说我想做什么?”从未想过结婚竟是如此简单,两个钢印一盖,她就成了他的合法妻子,没有婚礼,没有钻戒,更没人知道…………那一年的那一天,她带着他重归旧地,看着那栋威严的楼房,他跟她说了同一句话。“你带我来这做什么?”她笑靥如花,言语讽刺:“一个已婚女人带着一个已婚男人来民政局,你说我想做什么?”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说起来,他们不过是一个交易,各取所需,只是在这个交易里,丢了身的是她,丢了心的是她,怀了孩子的也是她。收拾好行李,潇洒的走出他的世界,却又掉进了他精心设计好的意外里。她怀着孩子躺在火海之中,满面泪水的呼喊求救,却只能看着红色的鲜血不停流出体外。爆破声响——那一年的那一天,一条人命,两份回忆,三个人的生离死别…………五年后她死而复生,成为珠宝界最受瞩目的珠宝设计师,追求她的名门公子犹如过江之鲫,绯闻层出不穷。而他,有妻有子,家庭幸福圆满,好好先生的美名传遍整个都城,羡煞千万女子,但却无人知道,他婚后竟连一次都未碰过他的妻子。再相见时,他挽着大腹便便的娇妻与她擦肩而过。忆起往事,她盯着他妻子的肚子发誓,一定要为自己的孩子报仇。————————————新文,只求收藏。么么哒~
  • 场边上帝场边上帝郭怒|体育从2013年穿越到1999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并成为足球教练的狄克,好美酒,好美食,好美女,更好率领球队胜利!他间接促成了宇宙队的诞生,却一手将它毁灭。他从不指挥球队训练,公然宣称主教练的责任只是带领球队取得胜利。他爱毒舌,爱吐槽,爱攻击人,更喜欢和人打嘴仗。他是狄克,世界足坛前所未有的存在。
  • 梵卓神话梵卓神话远方的无忧国|奇幻战死的谣言让人绝望,刺伤了我纯洁的新娘,殉情的鲜血滋润土壤,百年玫瑰的清香!究竟是上帝放弃了梵卓,还是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手中长剑突破神像的心脏,饮下那鲜红色的液体,从此远走他乡!我为上帝驰骋疆场,凯旋却面对爱人永远沉睡的真相!
  • 不朽战神不朽战神眼镜张|玄幻不可一世的一代战神被人陷害,掉落凡尘,为了报仇,为了心爱的女人,从凡尘一个普通武者,一步一步重回神域,这次他不再是战神,变成一位杀尽天神的弑神者,誓要将自己失去的一切加倍拿回来。
  • 情有不甘情有不甘苏清绾|现言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情人节,她准备好了惊喜在家等了他一晚,却等到了他深夜带着真正的情人回家。她眼眶通红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带别的女人回家?为什么不回家陪我过节?”他只是冷笑,不似当年的温柔:“思凉,你从来不是我的情人,更不是亲人!”每一次她都咄咄相逼,而他总是恪守位置步步后退。她绝望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能爱我?”“我只答应替你父亲照顾你,没有义务爱你。而且,我们相差十二岁。”————————他结婚当天,她遭遇车祸。医院醒来,对上的却是他凉薄的脸:“这又是你的苦肉计?”当她最终决定黯然退出,嫁给深爱她的男人的时候,他却步步紧逼:“温思凉,只要是个男人你就敢嫁?!”她冷笑扬眉:“傅其深,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可你不爱我。所以,嫁给谁都一样。”
  • 隐婚老公很神秘隐婚老公很神秘玉青烟|现言撞破相恋多年的男友出轨。她高调进入婚姻介绍所,没想到遇上个极品男人。这男人帮她踩渣男,虐白莲,将她宠入骨子里,最后真相被揭开……沈静安说:“我最恨别人欺骗。”他将她死死地圈进怀里,声音如冰:“这辈子你逃不掉!”她以为,两人互不相欠,却不知他爱她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