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玄铭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邪王斗傻妃:翻天六郡主邪王斗傻妃:翻天六郡主玄铭古言完结堂堂21世纪无所不能的召唤师BOSS,穿越成侯府最不受宠傻郡主?呆萌傻女逆天改命!!敢惹到她头上,简直是自掘坟墓。她身怀惊天本领、随便露一手就能让整个大陆天翻地覆!?哦?一鸣惊人引得一些不要命的家伙不服,想挑战她?找死的尽管来!只是这个妖孽男人总缠着她这么斗来斗去是想闹那样?明明都被她虐了若干次,他还舔着脸越来越上瘾,该不是这货有被虐待妄想症?某腹黑宠溺的在她脸上吧唧道:“爱妃虐我千万遍,我待爱妃如初恋!”第1153章 圣神尊者32020-02-18 15:48:50
  • 鬼妃逆世:战神二小姐鬼妃逆世:战神二小姐玄铭古言完结她,21世纪人人闻风丧胆的顶尖杀手,一朝穿越,却是众人嘲笑的废柴怪物,一张丑陋的人皮面具下绝代风华的她竟是废品灵根。当废物破茧重生、体内封印被解,当天地变色,人人唾弃的废物二小姐化为绝代战神席卷天下……哼!管你是怎样强大的敌人!哪怕是至尊狂魔也只能匍匐在我脚下任我驱使!不想死的最好别惹我!!!!第2784章 飞车22020-02-18 18:54:09
热门推荐
  • 特等无赖特等无赖笔仙在梦游|都市一等无赖花中戏花,二等无赖自家浇花,三等无赖到处乱抓。且看王小穷如何花中戏花玩转都市暧昧,如何假戏真做玩转商场黑道;且看一个小人物,凭借一颗神奇的珠子以及各路女人的帮助,如何只手遮天、纵横天下!
  • 洪荒之亘古洪荒之亘古大道审判者|仙侠重生到了混沌,却因为盘古的原因修为被毁。不过他也因此得到了超脱大道的希望,看其如何打败洪荒诸多对手一统洪荒,最终超脱混沌得证大道。
  • 调教明朝调教明朝爱雪纷飞|历史大明沉浮,谈笑间不过尺半妖刀。妖异艳血,妩媚抵不过笑靥如花。身临其境,大明朝不过画卷一副。暗藏杀机,江山零落岂盛衰难料。参破玄机,调教日月尽在股掌中。
  • 美女的护花邪少美女的护花邪少端午|都市叶飞云,华夏最隐秘的腾龙组织队长,杀戮世界的绝对王者,是无人超越的传奇,被人尊称为龙王。为了寻找初恋的下落,他重回淮扬市,却没有想到将这座古城搅的天翻地覆。龙游都市,叶飞云照样能谱写一曲传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校园妙手神医校园妙手神医地狱咆哮|都市一根针,可以起死回生;一双手,能救千万苍生;且看一代神医妙手,驰骋校园称霸都市。
  • 萌宠冤家:狐王大人求放过萌宠冤家:狐王大人求放过玄二|仙侠【狂甩节操,绝对搞笑,不笑你打我!】他本是一只高傲的凤凰,却被她创造出无数黑历史!被她踹下仙池,偷看洗浴,还把他当商品卖!NO!这样娘子娶不得!她本是一只高冷的狐狸,却被他刷新无数次底线!她救他,他嫌弃她丑!她穿衣服,他评头论足,还硬给她胸脯塞馒头!NO!这样夫君要不得!“死烧鸡,我饿了……”“臭狐狸,跟本仙君走!把嫦娥的玉兔烤了吃!”妖孽夫君VS铁血女汉子,狭路相逢,绝对孽缘,笑闹三生!人不能有底线,否则会被刷新底线!人不能有节操,否则会丢失节操!某狐抗议:“喂不是说好只做名义夫妻吗?”某凤妖娆一笑:“哦?是吗?
  • 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纳兰灵希|古言慕云希,尚书府嫡长女,父不疼娘不爱,养在深山人未识!世人传之,貌丑学浅才疏性乖张,一无是处丑女也!一切只因,她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世……轩辕澈,皇族第七子,少年出征叱咤沙场,功在千秋福泽万民。却得不到皇帝正眼相看七年沙场生涯,一朝凯旋还朝!庆功宴上,一杯毒酒,未能伤他性命,却让他从此成为心智只有七岁的孩童一夕之间,战神皇子沦为傻子王爷,世人或笑或叹十三年年,少年初遇结下一生不解情缘,却落入一场惊世阴谋十三年后,一道圣旨将她与他系在一起,只是,丑女配傻王,世人皆叹:真乃绝配也!然,这一场取悦了天下人的婚事,也终将覆了这个天下!花絮之新婚夜:慕云希,一身嫣红嫁衣坐于榻上,蓦然,头上的红纱被人掀开一角——“姐姐,你好漂亮啊!”红纱之下,探进一个脑袋,那是一张美如夭邪的脸,眼眸却清澈干净的宛若天使!那人,眨了眨眼睛,一脸唏嘘之色的惊叹,神情如孩童。“你就是夜王殿下?”清冷的眸中划过几许浅浅的流光,慕云希伸手扯下红纱,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声线清冷空灵。“姐姐可以叫我澈儿——”音色清遐而稚嫩,他看着她,笑的纯粹。“……”慕云希看着眼前神情举止皆恍若孩童的他,心下微微叹了一声:果然是傻子!那一夜之后,慕云希的身边总会黏着一个人“姐姐——澈儿要吃糖葫芦——”“姐姐——澈儿不会脱衣服——”花絮之妃很护短:御花园中,轩辕澈跌坐在地,挽起的衣袖下,手臂全是女子的抓痕与掐痕,周围,几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无尽嘲讽与鄙夷。“你们在做什么?”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落下一地寒凉。“姐姐——她们说你坏话——澈儿打不过她们——”听到慕云希的声音,轩辕澈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委屈与自责的看着她,表情满是不安。“谁干的?”清冷的眸子落在她手臂上青红一片的抓痕与掐痕,声线骤冷。“本小姐干的!怎么了?哼!一个傻子居然也敢——啊——”一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满脸倨傲的看着慕云希,挑衅加不屑。“啪——啪——”素手轻扬,掌声响亮!“哪只手掐的?”清冷的眸光扫过那很快肿了起来的双颊,冷声逼问。“你——慕云希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那女人半天才回过神,指着慕云希大叫。“咔——咔——”两声脆响,那是手骨被折断的声音……“啊啊啊——”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御花园,其余之人俱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云淡风轻痛下狠手的女子,腿脚不自觉的发软……花絮之雨夜温情:疾风骤雨,电闪雷鸣。刺眼的白光叫嚣着撕裂夜的黑暗,惊心而骇然。“不——不要离开我——母妃不要死——不要丢下澈儿——”沉睡中的人仿佛陷入了某种可怕的梦魇,紧闭的双眼,惨白的脸色,冷汗打湿的墨发,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不安而焦躁……“澈儿,你怎么了?不要怕——”对面的软榻上,慕云希蓦然惊醒,一个飞身到了轩辕澈的床边,清冷的脸上略带急色与担忧。“母妃——不要离开澈儿!不要死!不要丢下我——”梦魇中的人,蓦然坐了起来将慕云希紧紧地抱住,身子不住的轻颤着,仿佛内心正被强烈的恐惧填满“……好!我不离开……也不死……我会陪着澈儿——澈儿不怕,我在——”慕云希的身体微微一僵,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抚着那一夜,她就那样抱着恐惧与不安的他,一夜未眠,直到天亮花絮之寒潭醒转:他被人退下冰寒蚀骨的幽潭之中,刺骨的寒凉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呼吸渐渐凝滞,意识却渐渐清醒,无数道流光自脑海中闪过……儿时的,少年的,皇宫的,战场的……蓦然,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他,随即,温软的唇贴上了他的……他缓缓的展开眼,沉如墨海的眸子映出一张绝美清冷的容颜……“澈儿不怕,有姐姐在,不会有事的——不要怕——”寒潭之外,她紧紧地将他抱在怀中,想要温暖他冰寒的吓人的身体,却不知道,她的身体也同样冰寒的吓人“姐姐?”他反手扣住她冰冷的身子,压向怀中,幽如墨海的眸子带着丝丝玩味,轻轻挑眉,嗓音魅惑。“澈儿?你——”感觉到他今日的异样,慕云希惊疑的抬头看向他,却撞进他幽如墨海的眸子,深邃而悠远,丝毫不复之前的清澈与纯粹……最后的最后,一个美如夭邪,狂佞如神袛的男子,眸光轻柔而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天下为媒,江山为聘!希儿,嫁我,可好?”低沉如魅的嗓音划开似水轻柔与一世情深!“好!”容颜绝美,凤华无双的女子,琉璃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垂眸一笑,红唇轻启,声线清浅
  • 欠你一场盛世婚礼欠你一场盛世婚礼三羊开泰|现言圈子里疯传,叶家大小姐鹣鲽情深,对沈鸿煊一见钟情,哪怕人昏迷不醒也要嫁!一场无鲜花,无婚纱,无祝福的三无婚礼在病房举行,只有柜上两个红本证明二人已婚!沈鸿煊醒来非但没有让身陷同情圈的叶大小姐走出去,而是越陷越深,谁叫沈鸿煊伤了命根子不举,成了名副其实最后一个太监。真相是我不嫁,二十一年你们管过我吗?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女儿?叶奶奶怒了,吃了二十几年的白饭,不嫁也给我嫁。叶爸爸淡淡的看着大女儿,只说出了三个词,“m国,三岁,男孩。”刚才还抵死反抗的大小姐,瞬间妥协“我嫁。”婚后叶大小姐可怜兮兮的盯着已经脱了精光的人,我亲戚来了,今天不来成吗?男人挑眉,“上个星期用过了,我记得日子下个星期六才是。”
  • The Letters of Mark Twain Vol.1The Letters of Mark Twain Vol.1Mark Twain|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张小言|现言某天男科女医生叶佳,接了外诊,被诊的对象是京城权贵赫赫有名的陆大公子——陆晔。病症:看到女人反胃、提不起兴趣、不举。病因:有待查证。病情:有待查证。由于对方给出丰厚的报酬,叶佳无法抗拒,还因为她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她的本职。于是,在排除陆晔不是gay之后的一个月黑风高夜,叶佳穿上了少的可怜的布料,准备亲自验证一下,查清病情,结果……“我要告你诈骗!骗色!”她扶腰咬牙,控诉他。餍足的陆大公子,勾唇,“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后来,众人咋舌,陆家少奶奶怀了,而且竟然一胎生两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