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返回乾洲府

第十七章,返回乾洲府

初日遥东丘,当空织金缕。

早起折青葵,朝露湿春衣。

——春朝

那紫影极快,只一闪而过,九儿那一鞭抽在空处,随炀一掌拍在一棵大树上,两腿粗的树干被生生拍断。

毒不死一翻手掏出了一粒药丸,“大家先退后几步,我用引兽丸引它入阵。”

众人闻言纷纷退出司徒亮阵外,毒不死捏着引兽丸,远远将它抛了出去。

那药丸还未落地,便看见一道紫影迅猛扑了过去。司徒亮将指诀一掐,道声‘起’,一片青光当即拢住了紫影。

那紫影似是愤怒,猛得向青光扑了过去,但那青光磐石一般,纹丝未动。那紫影尖啸一声,无奈在一棵树上落了下来,众人看去,却是一只紫身乌蹄的紫豹,这不正是风豹。

司徒亮取下长棍握在手里,“风豹已经被困住,大家随我入阵抓捕。”说罢率先走进了阵中,众人跟在后面,纷纷进了阵。

司徒亮一进阵中,便将手中长棍往地上一插,一道丈许的结界以长棍为中心打开,司徒亮站在结界之中,掏出了几张三寸来长,一寸来宽的黄色纸条,纸条上画着朱色线条图案,正是几张阵符。

符,又称星符,乃是星师将自己功法招式封存在符纸上的方式,不同的星师制作的星符也是不同的,像剑修的剑符,器修的器符,兽修的兽符,而司徒亮的星符便是阵符。星符以其威力的大小,可以化分为一到九级。

九儿一根黑鞭,抬手便朝风豹抽了过去,不过风豹身形如电,黑鞭每每贴身而过,却是挨不到身上。

众人见状,纷纷出手,各展神通。西门虎召唤出插翅金虎,带着几个有飞行妖兽的兽修在空中围堵。毒不死站在暗处,一有时机便丢几根毒针出去。剑痴一贯暴力,一道道剑气追在风豹后面。到是诸葛流风让随炀颇为吃惊,诸葛流风速度及快,整个人似一道青影,竟堪堪跟得上风豹的速度。

诸葛流风轻抬玉杖,嘴角动了动,一道丈长的风刃便朝风豹斩了过去。

随炀点了点头,诸葛流风原来是个术修,术修便是以修炼星术为主的星师。

风豹感到背后凛凛习来,四蹄在树上一蹬,朝地面落了下去。司徒亮抓住时机,抬手将一张阵符抛了出去,那阵符正抛在风豹的落脚点上,被风豹一脚踩了上去,司徒亮见状,手捏指诀,道一声‘起’,那风豹似乎是踩在了淤泥中一般,四蹄一软倒了下去。

随炀当即一探手,“摛龙手。”五指成爪,一道丈长手印朝风豹抓了过去。

不料那风豹一下便挣脱开了阵法,随炀只来得急捉住了一条后脚,索性一扬手,把风豹往角落里吴信言的方向甩了过去。

吴信言见风豹远远扑了过来,慌忙举剑相迎。那风豹方才吃了一亏,心中正是愤怒,老娘企是尔等凡人可以戏弄,抬抓一巴掌照着吴信言的脸扇了下去,你个凑流氓。

吴信言闪避不及,叫风豹一爪给添了一道小爪印。

吴信言大怒,运足了星力,高举大剑朝风豹劈了过去。风豹速度何其迅速,三蹦两跳便跑得远了,吴信言一剑劈在了大树上,吴信言心中怒及,只当剑下是风豹了,举手一剑又砍了上去,吴信言含愤出手,那大树足有一抱粗细,倒叫他一剑给放倒,一旁众人心中直乎,‘吴师兄好功夫。’

随炀瞥了他一眼,冷啍一声,运起身法,朝风豹追了过去。

那风豹方才吃了一亏,却是激起了凶性,丈着自己速度,一连伤了几人,诸葛流风身法迅速,正紧紧盯在风豹身后。

“星技。”一片星云在九儿身后出现,随后一题黑色星球显现而出,“重重。”话音未落,九儿长鞭飞出,一重重似海浪向风豹涌了过去。

那风豹速度虽快,但九儿鞭影重重,避无可避,叫九儿一鞭缠在腰上,一个用力,将风豹扯了下来。

毒不死当即一扇红扇,一阵毒烟罩了过来,司徒亮也一把阵符丢了过来。

“摛龙手。”随炀再次使出摛龙手,一把将风豹抓了个牢

“这里。”司徒亮掏出了一只三色锦袋,上面画着三色线条,这便是可以容纳妖兽的兽袋了。

“接住了。”随炀喊了一声,一甩手,把风豹朝司徒亮丢了过去。司徒亮打了个指诀,兽袋骤然变大,将风豹装了进去,转眼间却又变作手掌大小。

司徒亮将兽袋收在手中,叫众人原地休息。风豹属于级别较高的妖兽,一般在这种妖兽的领地范围内是不会有什么其它的妖兽的。

众人大多数都坐在地上恢复星力,受伤的人也都纷纷取出伤药治疗,这其中就包括被风豹扇了一巴掌的吴信言。

随炀几人并没有受伤,星力损耗也不大,运功调息一会儿便恢复了过来。

趁众人修整的工夫,司徒亮掏出了一枚星简,并将其捏碎。

这是赵德成在神迹森林外交给司徒亮的传讯星简,若在森林中遇到危险,只要将它捏碎,外面的赵德成二人就能感应到,并前往救援。若是没遇到危险,便在完成任务之后将其捏碎,赵德成二人便会前来接应。

司徒亮捏碎星简不过两刻时间,便见一条飞舟自远处飞来,停在众人头顶。

两道身影自飞舟上跃了下来,正是赵德成和东方飞虹。

司徒亮立刻拿着兽袋迎了上去,赵德成将兽袋拿在手里,寻问了一些一路以来的问题。司徒亮把这一路以来的经过向赵德成详细地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不包括他自己暗算随炀等人的事。

赵德成拍了拍司徒亮的肩膀,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赵德成大至检查了一下众人的受伤情况,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大家这一次历炼的成果非常不错,现在都上飞舟,回洲府,两天之后,就是你们的新生交流赛了。”

众人回到乾洲府时已经临近傍晚了,因为大家大多比较疲惫,赵德成和东方飞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了众人早些休息便带着司徒亮三人离开了。

随炀三人在食堂吃了顿好的,便早早回到宿舍休息了。

随炀这两天非常好奇关于‘星技’的问题,他曾经见过剑痴使用星技,九儿也使用过星技,星技似乎是一种特别地使用星力的方法,据随炀观察,星师在施展星技的时候攻击力明显都会有大幅度地提升。

随炀和剑痴早早就来到了藏经阁,毒不死因为要在房里炼药,所以并没有和随炀两人一起来。

随炀要找一些关于‘星技’的书,所以依旧在一楼溜达,剑痴则是真接上了三楼。

没有多长时间,随炀就找到了一本叫做《星技概述》的书。

星技,即是本命星的技能。每一个星师的星技都是不同的,至少在星辰大陆有史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相同星技的记载的。

每一个星师在星云期都可以领悟第一种星技,以后每升一个大等级都可以领悟一种星技,像剑痴就领悟了两种星技,‘断水’和‘裂地’,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会领悟不到星技。

星技的领悟可以说是完全全凭个人人品的事情,没人能说出一种具体的,学习星技的方法,一切都要靠每个人自己的天赋和运气。

当然,多多观注自己的本命星是能够提高星师觉醒星技的机率和星技的质量的。

随炀觉得,星技就是一种类似于升级大礼包的东西,只要你升级了,就可以得到一次随机抽奖的机会,当然,这些机会中有一小部分叫做‘再接再厉’。

随炀想‘星技’这种东是急不来的,自己回去多研究研究自己丹田里的星云,总会领悟的,毕竟‘再接再厉’神马的只是很小一部分。

想到这里,随炀对‘星技’到是不怎么在意了,于是便找了一本《大陆通史》看了起来。

二人一直在藏经阁待到了中午,在食堂吃了午饭,才回到宿舍修炼。

随炀控制神识查探着自己丹田里的星云。那团星云现在已经有了半个丹田大小,太极图不断地产生着真气,不断被里云吸收,不断被转化成星力。

随炀试着让神识探进星云内部,星云其实就是一片浓厚的星力云,星云的外部略薄,越往里便越深厚,星云最中央的位置是一枚水蓝色的星核,星核不断吸引着星力,使星力依咐在它的周围。那枚星核像极了缩小了的地球,水蓝色的纹路给人很玄妙的感觉。

随炀感觉到在这枚星核里似乎藏着很重要的东西,那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随炀想这大概是领悟星技的一点契机。

第二天随炀修炼了一整天,但是依然还是没有领悟到星力,他总是觉得差了一点什么。

明天就是新生交流赛了,随炀心中有一丝丝期待,或许这场交流赛会给自己意想不到的像惊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寂灭道帝寂灭道帝九天|玄幻一块家传神秘古玉让屌丝写手秦明穿越到了他笔里才有的玄幻世界。这里万族林立,这里强者称雄!寂灭道帝,一指寂灭,看秦明如何在这个世界混的风生水起。
  • 大不朽大不朽闲制|玄幻少年从大山中走出,征战四方,一路踏歌而上。天才在其面前平庸,人杰在其脚下俯首。他左拿乾坤,右擎苍穹,脚下是百万星空,头顶浩浩诸道,他说,“这方世界我要了”,而后,他便成为了主宰。真龙是他大伯;鲲鹏是他二叔……凤凰授他神通;青鸾为其座驾……“什么?有人要杀我?!”“谁敢杀我侄儿!”,真龙咆哮,鲲鹏大怒……而后,整个世界疯狂了,无数妖兵乱世,征伐天地,之后,世界平静了。无数的大能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皆是一叹,无不警戒后辈,“就算是整个世界都被他毁了,此人,也不可招惹!”
  • 英雄年英雄年携影起舞|玄幻每个时代都需要英雄或许每个时代对于英雄的定义都不太一样那么,在这样一个黑暗而混乱的时代,英雄的含义是什么若干年后,当林峰手提三尺青锋,驻足而望,环顾四周却发现再无敌手之时他一定会告诉你英雄!不过就是踩着众神的尸体而活到最后的那个人
  • 神魔天缘神魔天缘零落无声|玄幻大道无情,心魔丛生,大道坎坷,我自独行!
  • 天目神皇天目神皇漆影魅蛇|玄幻千载恩仇,一朝成空,从此两界相隔;仙佛妖魔,六道轮回,不见红颜如踪;从下界走出的独目少年郎齐飞,为了能够见到他最爱的女孩,从此踏上一条路上满是鲜血与枯骨的道路。而这条路一旦走上,便再也不能回头。从此血海尸山,姓氏已忘,却不求为尊为圣为帝为长生。
  • 仙影神踪仙影神踪百世经纶|玄幻火焰山下少年萧衍,绝境处巧结仙缘,随玄灵宗主踏足修真领域,佛境迷宫参破古神遗诀,冰原星上奋战神魔,几历艰辛,终成一界之主。只是古来天性永难足,五界强豪为填欲堑野心,纷纷粉墨登台,转眼间,一场血雨腥风席卷而至。
  • 重生不朽重生不朽生死刹那间|玄幻神秘的老师,不朽的传奇,重生回到自己还是胎儿的时候......
  • 武动王座武动王座瞳曦|玄幻我们不是神,所以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我们不是神,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活着,以及如何死去。
  • 钢之剑魂钢之剑魂纳齐斯君|玄幻天地匠魂,万物灵气散尽之时,阴阳无极之巅;一个被囚禁的王者,一个渐渐崛起的灵魂;万火硝烟,大战一触即发;谁将会是这块秘土上的真正王者?——钢之剑魂为您陈述
  • 江山黛爱亦双人江山黛爱亦双人阿陌|玄幻一个背负龙皇族仇恨的皇子,面对父皇的冷漠,皇兄的无情,他将何去何决?八年而归的他,背负风雨席卷而来,早已脱胎换骨,却因身世不凡而苦苦纠结,因为他的仇恨他是否又会再次失去最重要的人?他布局精密又是否会百密一疏?他选择远离皇朝,进入江湖,又会有怎样的传奇,他最终会不会重新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