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强行晋级

日落西山,病房内只剩下苏韵寒一个人,她静静坐在椅子上,盯着病床上的苏羽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咔!”一声,门开了。苏韵寒回头看去,是韩欣妍还有提着饭盒的忠伯,忠伯是苏韵寒父亲的司机兼管家,虽然已踏入中年,但他身手却非常厉害,苏韵寒记得有一次外出,忠伯把一群人震慑得大气都不敢出。

“小姐,吃饭吧!”忠伯扬起手中的饭盒关心道,他是看着苏韵寒从小长大的,看着她脸上憔悴的神色,他也很心疼,对他来说苏韵寒就像是他的亲女儿一般。

“忠伯,我还不饿!”苏韵寒她微微笑道,她接过饭盒,放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

忠伯看着她脸上惨然的笑容,他心道,唉!如果老爷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他看了看病床上的苏羽道“他还没醒吗?”

苏韵寒黯然摇着头,她准备说话,就听见病床上传了一声闷哼。苏韵寒赶紧跑到病床边,就看到苏羽已经醒了,她关切问道“苏羽,你好点了吗?”

不过,苏羽没一点领情,他冷冷道“还没死。”说完,他很随意看忠伯一眼。这是一个武者!而且应该是黄级的武者。虽然苏羽已经修为丧失,但他感知还是有的。看来俗世还是很危险的,自己必须尽快恢复实力,不然..

苏羽眼中冒出一道冷光,他想起了树林里的事,那种没有丝毫反抗力的处境,真是很难受。苏韵寒一直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可他都一句都没听。现在他非常反感眼前这个叫苏韵寒的女孩,虽然原来的“苏羽”很喜欢他,但他现在可不是原来的他。

韩欣妍实在看不下去了,她的大小姐脾气马上上来了,她喝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苏韵寒拉了拉韩欣妍的手,轻笑道“没关系的!”

韩欣妍嚷嚷道“苏羽,你别板着个脸,好像我们欠你一样,你自己不说你妈妈死..呃”她马上醒悟过来,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哦!那谢谢你们了!”苏羽面无表情说道,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他接着道“麻烦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下。”

苏韵寒柔声回道“那好吧!苏羽饭盒在这里,你记得趁热吃,明天我在来看你。”苏羽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苏韵寒一脸黯然,她能感觉到苏羽在讨厌她。

忠伯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只是临走前,颇有深意得看了苏羽一眼。

...。

夜幕已经降临,苏羽拔掉手上的输液管,他下床把病房门反锁住,接着他回到了床上。

苏羽双腿盘坐在床上,紧闭双眼进入空冥状态。不管是妖还是人,想要晋升黄级,就必须提炼出妖元,将之存放在身体丹田之中,苏羽本来是打算强化自己身体后,在晋升的。可是他等不及了,他不想再有一次树林的那种体验。

不过苏羽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毕竟他是恢复实力,所以晋级黄级的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苏羽如同坚石般,盘坐在床上着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他的四周有玄妙的能量不断钻入他的身体。成败就在此一举了,苏羽不敢怠慢,他把吸收在体内的灵气聚集在一起,不断驱赶压缩着经脉里的灵气。他体内的灵气被他聚集在一团,灵气开始微微旋转起来,灵气肆虐着苏羽体内的经脉,让他感到一阵绞痛,不只是嘴角,就连皮肤表层都溢出一股鲜血。

苏羽面色苍白,额头冒起了虚汗,可他还是紧咬牙关,坚持着驱赶着体内的玄气。他必须坚持下去,如果这次失败了,下次晋级黄级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噗!”苏羽喷出一口鲜血,妖元已将成形,他只要做最后一步,将它移到自己丹田中。苏羽现在他身上的经脉都已经残破不堪了,如果这次晋级失败了,恐怕要好好修养一阵子了。

等妖元被苏羽推到丹田的地方,他竟然发现自己丹田中有一层类似防护罩的东西。

“这是什么?”苏羽心道,他以前修炼的时候可没见过丹田会有一层防护罩啊?对了!虽然他的母亲是人类,可他的身体也不能说是完全的人类体的。

没办法了!苏羽只好强硬推着妖元往丹田撞去。“噗!”苏羽又是吐出一口鲜血,他怒道“怎么能关键时刻掉链子,给我破!”

苏羽驱使着妖元向无形的防护罩狠狠撞去,防护罩在苏羽再三撞击下,终于龟裂起来。妖元被苏羽强行存入丹田中之后,“嗡!”周围的灵气仿佛受到感应般,快速聚集钻入他体内,清凉的灵气快速修复着苏羽体内残破的经脉,同时苏羽身后渐渐出现一条由妖元形成的白色尾巴,这是九灵幻狐族晋级的特征,其他妖族都大同小异吧!

咦!苏羽感觉有些不妙,他发现体内的妖元竟然有些不受自己控制,有种想要欲体而出,毁掉一切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苏羽疑惑道,他心里升起一股杀意,想要毁灭世界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不妙!不能待在这了,苏羽一开窗户,就跳了下去。他轻松翻过围墙,消失在夜色中。

苏羽现在晋级到黄级,已经不同以往,从三楼跳下,根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翻过一道墙,更是简单。不过在修为高深的武者面前,这点还是不够看的。

...。。

一个昏暗的街道,一个大汉拿着把匕首,抵在女人的脖子上。虽然灯光很昏暗,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女人的身材极佳,模样肯定也差不到哪去。身穿白色办公Lo装,一看就是有钱的白领。

“别叫!老子今天只是找你借点钱花花!”大汉阴冷警告道,接着他放开了捂住女人的手。

“别伤害我!我身上的钱可以全部给你!”叶轻雪颤抖说道,她小脸煞白。她班上的同学说,苏羽受伤了,准备来医院看一下他,没想竟然遇到抢劫的。

叶轻雪一抬起头来,大汉才看清她的模样,他口水都差点留下来了,他淫笑道“小妞,长得挺不错啊!”说着他就伸手去摸叶轻雪的双峰。

“啊!救命啊!”高分贝的尖叫声从叶轻雪嘴中传出,片刻“啪!”一声,大汉狠狠抽了叶轻雪一嘴巴。叶轻雪直接被扇得七荤八素的。

大汉骂道“草你吗的,老子就是摸了你一下,叫什么叫,活得不耐烦啦!老子这是看得起你!”

叶轻雪左耳被扇得嗡嗡直响,难道今天她的清白要毁在这个畜生的身上?不,就算是死她也不愿意毁在这种人渣的手上。叶轻雪一回过头就看见,一个貌似白色透明的尾巴,将大汉抽飞,大汉倒在地上捂住胸膛闷哼起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极品小医师极品小医师唐百虎|都市七星诡针传人秦川为找有缘人来到都市,凭借逆天医术,来拯救深陷水火之中的人们。医生会武术,美女站不住。少年神医都市行,医德仁心救苦难,名扬天下传四海。
  • 校墓鬼校墓鬼杯水落客.CS|都市出了车祸,于是他洒血到一颗神秘黑石上,于是他得到了它……从此修道!“听说了吗?学校的后面的宿舍楼,是一块墓地!!闹鬼啦!!”于是他踏进了一场墓里的阴谋中……
  • 医道杀神医道杀神檐外清风|都市他是医圣,亦是杀神,当两个极端完美的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将造就一个怎样的妖孽。而当这样一个妖孽,步入花花都市,又将掀起怎样的风云。一号首长:“我腰痛了十多年了,帮忙治治呗。”妖孽:“不!”一号首长:“给你个少将当怎么样。”妖孽:“不!”一号首长:“你亲过我孙女了!”妖孽:“好吧……!”
  • 与流星之约与流星之约此木难言|都市我没那么坚强,能够直截了当的守护你一辈子。所以我请求流星替你点了头……
  • 缠报的因缘缠报的因缘垠默5|都市女友田媖生日这天,安涌灏本打算炫耀一番。突如其来的意外不仅在田媖心中留下痛楚的阴影,两人的关系也告一段落。当安涌灏回老家临水休学了一年,再次回到须埠时,一个清纯的女孩偶然走进他的生活。随着交往,安涌灏发现在女孩非同寻常的身世背后,还有一连串连她自己也未知的谜团,而那些谜团竟隐约指向田媖生日那天的突发事件。围绕这些谜团的人,竟和文物走私,象牙猎杀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与此同时,美国回来的干练青年高翯被宏万集团聘为高管。他与一个神秘合作者有着隐蔽非常的关系。在扫除公司一名内奸后,他还要面对一个犯罪团伙安插在公司的眼线……善与恶,爱与恨。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因与果的剧目将不断上演……
  • 寂静城寂静城寂之痕.CS|都市爱情,在现实里永远都是那么缥缈难觅;缘分,仅仅只是一场偶然的邂逅。一座寂静的城市,一段寂静的爱情。如果说有命中注定,我想所有经历都只是一个圈,结局早已在开头就已注定。倘若你真的不愿意,我可以不爱你,因为我可以孤单到底。
  • 我的老爹是魔王我的老爹是魔王绝对魔王.CS|都市“笨蛋儿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魔王的继承者了!愉悦吧!”老爹拍着我要散架的胳膊说道。“老爹,魔王城呢!”“蠢货,我们怎么会有那种东西!魔王是不会有城堡的”“那魔王军团呢!”“魔王军团当然没有,我们还要什么军团啊!”“那老爹你给我的是什么?”“你老爹以前的敌人现在都瞄准你这个新的继承者呢!乖乖受死吧!”老爹微笑的对我说道。“卧槽!”
  • 红尘邈邈红尘邈邈谎言羔羊|都市当一切可以重来会是怎样?是否是得到了想要的?还是放手了得不到的?我欲持剑度苍伧,奈何红尘太渺邈。
  • 无道无常无道无常晨画|都市‘无常’在旧时是死时勾魂生魄的使者,是来接阳间死去之人的阴差。张无常从小被高人收养,自出世以来,代号‘无常’,世界因‘无常’而沸腾,当‘无常’回到自己的出身地方后,世界又将变成什么格局呢?二十年前的幕后真相又是什么呢?敬请期待...
  • 超能兵王超能兵王小脚丫|都市神奇玉观音让超级战士获得最强感知,轻松看人定生死,鉴物探历史,赌石品风水,瞳术控精神,让他一身兵王战力,犹如神助,没有摆不平的事,没有折不了的花……从此,名震天下,揽万国金钱,霸黑道王座,成就一代风骚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