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9章 刘晨阮肇

此篇选自南朝宋·刘义庆所撰的志怪小说集《幽明录》。《幽明录》共三十卷,原书已散佚,鲁迅辑其佚文二百六十五条,收入《古小说钩沉》中。刘义庆(403—444),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宋武帝刘裕之侄,袭封临川王,官至尚书左仆射、中书令。爱好文学,尤喜招揽文士。所著《世说新语》为魏晋南北朝志人小说的代表作。

汉明帝永平五年[1],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取榖皮[2],迷不得返[3],经十三日,粮食乏尽,饥馁殆死[4]。遥望山上有一桃树,大有子实,而绝岩邃涧[5],永无登路[6]。攀援藤葛[7],乃得至上。各啖数枚[8],而饥止体充。复下山,持杯取水,欲盥漱[9],见芜菁叶从山腹流出[10],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11],相谓曰:“此知去人径不远[12]。”便共没水[13],逆流二三里[14],得度山,出一大溪,溪边有二女子,姿质妙绝[15]。见二人持杯出,便笑曰:“刘阮二郎,捉向所失流杯来[16]。”晨、肇既不识之,缘二女便呼其姓[17],如似有旧,乃相见忻喜[18]。问:“来何晚邪?”因邀还家[19]。

[1]永平:东汉明帝刘庄的年号(58—75)。

[2]剡(shàn)县:县名,故城在今浙江嵊县西南6公里。天台山: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仙霞岭山脉的东支,形势高大,北有石桥,长数十丈,自古号为飞仙所居。榖(ɡǔ)皮:榖树的皮,其纤维坚韧,可做造纸原料,古时或以其纤维织布。榖树,又叫楮(chǔ)树,落叶乔木。

[3]迷:迷路。

[4]馁:饥饿。殆:几乎,近于。

[5]绝岩:极其陡峭的山崖。邃涧:邃,深远。涧,夹在两山间的流水。

[6]永:长久。

[7]攀援:两手抓住或依附他物而上升、移动。葛:植物名,多年生的蔓草。

[8]啖:吃。

[9]盥漱:盥,洗手。漱,含水洗口腔。

[10]芜菁(jīnɡ):蔬菜名,又名蔓菁,俗称大头菜。山腹:山的腹地,指深山中。

[11]胡麻:植物名,又叫芝麻。相传汉张骞得其种于西域,故名。糁(sǎn):饭粒。

[12]去:距离。

[13]没(mò)水:入水。

[14]逆流:迎着水流的方向。

[15]姿质:形貌。妙绝:精妙绝伦。

[16]捉:握,持。向:刚才。

[17]缘:因为。

[18]忻喜:欣喜。

[19]因:于是。

其家筒瓦屋[1],南壁及东壁下各有一大床,皆施绛罗帐[2],帐角悬铃,金银交错。床头各有十侍婢[3],敕云:“刘阮二郎,经涉山岨[4],向虽得琼实[5],犹尚虚弊[6],可速作食。”食胡麻饭、山羊脯[7]、牛肉,甚甘美。食毕行酒[8],有一群女来,各持五三桃子,笑而言:“贺汝婿来。”酒酣作乐[9],刘阮忻怖交并[10]。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11],令人忘忧。

十日后欲求还去,女云:“君已来是[12],宿福所牵[13],何复欲还邪?”遂停半年。气候草木是春时[14],百鸟啼鸣,更怀悲思,求归甚苦。女曰:“罪牵君[15],当可如何?”遂呼前来女子[16],有三四十人,集会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

既出,亲旧零落[17],邑屋改异[18],无复相识。问讯得七世孙[19],传闻上世入山,迷不得归。至晋太元八年[20],忽复去,不知何所[21]。

[1]筒瓦:半圆筒形的瓦。

[2]施:挂着,散布。绛罗帐:绛,深红色。罗,一种稀疏的丝织品。罗帐,丝织品的帐帏。

[3]婢:女奴,受役使的女子。

[4]涉山岨:涉,步行渡水。岨,同“阻”,险要。

[5]琼实:美好的果实。琼,美玉,常比喻美好的事物。

[6]犹尚:仍然,还是。虚弊:虚,虚弱。弊,疲困,疲惫。

[7]脯:干肉。

[8]毕:结束,终止。行酒:依次斟酒。

[9]酒酣:酒喝得尽兴、畅快。

[10]忻怖交并:欢喜和惶恐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11]言声:说话的声音。清婉:清亮婉转。

[12]是:这里。

[13]宿福:前世注定的福分。牵:牵引。

[14]“气候”句:意思是观察草木,得知是春季。

[15]牵:牵累。

[16]前来:原先来的,上次来的。

[17]亲旧:亲,亲族。旧,故交。

[18]邑屋:村舍。

[19]问讯:打听,询问。

[20]太元:东晋孝武帝司马曜年号(376—395)。从汉永平五年二人入山,至晋太元八年,已过去三百多年。

[21]所:处所,地方。

这篇小说描写了刘晨、阮肇入天台山巧遇仙女,与之结为夫妻的故事,也可以归为“遇仙”类故事。与《弦超》、《杜兰香》这类正宗的道教遇仙故事不同的是,它更具有人间烟火气息。文中描写的虽是仙境,却无怪异色彩,特别是仙女们的举止行动、音容笑貌都洋溢着浓郁的人情味,让人备感亲切。她们为情所动,却不为一己之欢乐而强人所难,当知道刘阮二人实难挽留时,又非常大度地“集会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仙境的生活安详宁静,没有征战讨伐,没有生计之忧,也没有尘俗之苦。有的是温馨与和美,幸福与欢乐,轻歌曼舞,鸟语花香。居瓦屋,卧罗帐,食甘馐美味,饮玉液琼浆。给读者展示了一幅“桃花源”的景象。小说生动地表现了动乱年代中百姓对天下太平和幸福生活的渴望。小说在艺术上也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刘、阮绝岩吃桃,“各啖数枚,而饥止体充”,并且“见芜菁叶从山腹流出,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这些细节非常奇特,为全文营造出神奇迷离的氛围。刘、阮二人由尘世误入仙境,又从仙境回到“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的尘世,巧妙地构置了人间和仙境的时空转换。另外,小说以刘阮二人“忽复去,不知何所”为结尾,馀音袅袅,回味无穷。

这篇小说自问世以来,流传很广,并且在流传的过程中越来越文人化。它是诗文中常用的典故。唐宋词中不仅有《阮郎归》这一词牌,更充斥着思刘盼阮的闺怨词。宋元以来的小说戏曲也多有以刘阮为素材的。戏曲如元·马致远的《误入桃源》,明·王子一的《误入桃源》、明·杨之炯的《天台奇遇》;小说如话本《刘阮仙记》,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翩翩》等。

(尚丽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下辈子,再来爱你下辈子,再来爱你|小说爱情里,没有规则、没有输赢、没有对错、没有英雄、没有智者、更没有天才……在经典的爱情里,只会有两个傻瓜,牵着彼此的手,傻傻地爱着,傻傻地生活着,傻傻地渡过一辈子……
  • 让你感动的300篇微型小说让你感动的300篇微型小说蔡景仙主编|小说有句名言说:“人的一生也许不会成功,但永远都在成长。”成长,是人生的乐章中最动听的歌曲,幕然回首,我们会发现,在岁月的长河里,曾深深影响我们、感动我们的故事仍然像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一样,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本系列丛书从感动的视角出发,撷取生活中最受广大读者关注的亲情、友情、爱情、做人、沟通等几大方面的素材与故事,用最优美的语言传递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用最恰当的方式表述生活中最正确的做人与做事箴言。
  • 爱无藏身之地爱无藏身之地杜立新|小说这部小说写的是一个已婚男人和一个离异的女人的感情纠葛,当然,还有那个“孩儿他妈”。现代都市人情感生态环境的复杂、家庭与爱情的分离或是蜕变,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活生生地存在着。本书中的这对男女,因偶然的机会建立起的微妙关系,辗转发展着,其间充满了试探、揣摩、疑惑、激情、焦虑、震怒和幽怨,而另一个女人,也像个侦探或间谍似的,在一个又一个悬念的化解和制造中,惴惴不安,既怒火中烧,又不得不心存顾忌。
  • 怀念一只被嘲笑的鸟怀念一只被嘲笑的鸟刘建超|小说《怀念一只被嘲笑的鸟》作者刘建超是我国微型小说界具有阳刚气的作家,读他的作品令人产生强烈的震撼。其作品大多正气逼人,富于理想主义色彩。扶外在形态上看,刘建超的作品立意与人物内涵也许最接近于所谓主流意识形态,但细细琢磨起来,你会体察到,内在地支撑着他的创作理念,是对崇高信念与理想人格的推崇和呼唤。换言之,他是站在平民的立场上,痛切地针对当代社会的某些精神缺失有感而发的。他笔下的伟人、将军或平民英雄决非虚无缥缈、高不可攀,其人其事都是在我们的生活中曾经发生过或者可能发生的。
  • 小侦探福尔摩斯:夺路缉凶小侦探福尔摩斯:夺路缉凶(英)柯南·道尔|小说"本书收录了12个福尔摩斯短篇探案故事。其中包括《波西米亚丑闻》、《红发会》、《身份的确证》、《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杀人的桔子核》、《歪唇男人的人命官司》、《谜样的蓝宝石》、《致命的斑点带子》、《工程师大拇指案》、《失踪的神秘新娘》、《绿玉皇冠之谜》、《铜山毛榉案》。全书故事惊险刺激,情节跌宕起伏,12篇故事各有风格,或神秘,或诡谲,或恐怖,或蹊跷,在充满异域风情的英伦背景下,带领读者拨开迷雾,直面真相。"
  • 罪全书2罪全书2蜘蛛|小说本书是系列的第二季。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十起变态恐怖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都是曾被媒体严密封锁,大众讳莫如深的奇案大案。公厕女尸、有鬼电梯、蔷薇杀手、鬼胎娃娃、恐怖旅馆……以及轰动网络、骇人听闻的红衣男孩案,案情均极其恐怖变态。步步追查,步步惊心!让你惊声尖叫!
  • 远心衡曲线远心衡曲线celeste若|小说常常在想,缘分到底长什么样? 幸福又是什么形状?两个陌生的人,需要多少的缘分才能够相知相爱,相守到老?命运多舛的默冉,在时尚杂志社里当记者,乐观地为生活努力...
  • 呼兰河传呼兰河传萧红|小说《呼兰河传》讲述的是20世纪30年代,东北边陲小镇呼兰河的风土人情。宗法社会,生活像河水一样平静地流淌。平静地流淌着愚昧和艰苦,也平静地流淌着恬静的自得其乐,在这里生活着的是《呼兰河传》的人们。这部作品是萧红后期代表作,通过追忆家乡的各种人物和生活画面,表达出作者对于旧中国的扭曲人性损害人格的社会现实的否定。讲述了作者的童年故事。作家以她娴熟的回忆技巧、抒情诗的散文风格、浑重而又轻盈的文笔,造就了她“回忆式”的巅峰之作。茅盾曾这样评价她的艺术成就:它是一篇叙事诗,一片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 生死河生死河蔡骏|小说1995年,年轻的高中语文老师申明莫名其妙的成为杀人嫌犯。不久,他被杀死在学校附近的“魔女区”,杀人凶手与动机如同谜雾……多年以后,当年命案的相关人——谷秋莎、谷长龙、申援朝、路中岳、贺年、马力和欧阳小枝等,纷纷陷入不幸的命运!惶恐的人们传言,申明阴魂不散,开始绝望的复仇!而种种迹象显示,出生于1995年底的神秘少年司望,带着复仇的使命来到人世!难道,转世重生真有此事?纤弱的少年,如何玩转阴险狡诈的成人世界?究竟,谁是申明最爱的人,谁毁掉了他的一生?杀死他的恶鬼究竟是谁?为什么?司望就是申明吗?他会成为新的基督山伯爵吗?
  • 为什么骆驼的眼神总是那么疲惫为什么骆驼的眼神总是那么疲惫杨遥|小说元明的工作前途渺茫,而他失落的情绪却被描述的曲折有趣。作者先后借蟑螂,骆驼的故事和呼啦圈这些互不关联的形象,非常考究地展示了元明挣扎在暗淡生活中的愤怒,压抑,厌倦和麻痹。这种挣扎不是一种奋力反抗,更不是一种毅然对决,而是一种对现实,对流逝时间的消极的磨耗与自我的本能的退缩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