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刘晨阮肇

此篇选自南朝宋·刘义庆所撰的志怪小说集《幽明录》。《幽明录》共三十卷,原书已散佚,鲁迅辑其佚文二百六十五条,收入《古小说钩沉》中。刘义庆(403—444),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宋武帝刘裕之侄,袭封临川王,官至尚书左仆射、中书令。爱好文学,尤喜招揽文士。所著《世说新语》为魏晋南北朝志人小说的代表作。

汉明帝永平五年[1],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取榖皮[2],迷不得返[3],经十三日,粮食乏尽,饥馁殆死[4]。遥望山上有一桃树,大有子实,而绝岩邃涧[5],永无登路[6]。攀援藤葛[7],乃得至上。各啖数枚[8],而饥止体充。复下山,持杯取水,欲盥漱[9],见芜菁叶从山腹流出[10],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11],相谓曰:“此知去人径不远[12]。”便共没水[13],逆流二三里[14],得度山,出一大溪,溪边有二女子,姿质妙绝[15]。见二人持杯出,便笑曰:“刘阮二郎,捉向所失流杯来[16]。”晨、肇既不识之,缘二女便呼其姓[17],如似有旧,乃相见忻喜[18]。问:“来何晚邪?”因邀还家[19]。

[1]永平:东汉明帝刘庄的年号(58—75)。

[2]剡(shàn)县:县名,故城在今浙江嵊县西南6公里。天台山: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仙霞岭山脉的东支,形势高大,北有石桥,长数十丈,自古号为飞仙所居。榖(ɡǔ)皮:榖树的皮,其纤维坚韧,可做造纸原料,古时或以其纤维织布。榖树,又叫楮(chǔ)树,落叶乔木。

[3]迷:迷路。

[4]馁:饥饿。殆:几乎,近于。

[5]绝岩:极其陡峭的山崖。邃涧:邃,深远。涧,夹在两山间的流水。

[6]永:长久。

[7]攀援:两手抓住或依附他物而上升、移动。葛:植物名,多年生的蔓草。

[8]啖:吃。

[9]盥漱:盥,洗手。漱,含水洗口腔。

[10]芜菁(jīnɡ):蔬菜名,又名蔓菁,俗称大头菜。山腹:山的腹地,指深山中。

[11]胡麻:植物名,又叫芝麻。相传汉张骞得其种于西域,故名。糁(sǎn):饭粒。

[12]去:距离。

[13]没(mò)水:入水。

[14]逆流:迎着水流的方向。

[15]姿质:形貌。妙绝:精妙绝伦。

[16]捉:握,持。向:刚才。

[17]缘:因为。

[18]忻喜:欣喜。

[19]因:于是。

其家筒瓦屋[1],南壁及东壁下各有一大床,皆施绛罗帐[2],帐角悬铃,金银交错。床头各有十侍婢[3],敕云:“刘阮二郎,经涉山岨[4],向虽得琼实[5],犹尚虚弊[6],可速作食。”食胡麻饭、山羊脯[7]、牛肉,甚甘美。食毕行酒[8],有一群女来,各持五三桃子,笑而言:“贺汝婿来。”酒酣作乐[9],刘阮忻怖交并[10]。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11],令人忘忧。

十日后欲求还去,女云:“君已来是[12],宿福所牵[13],何复欲还邪?”遂停半年。气候草木是春时[14],百鸟啼鸣,更怀悲思,求归甚苦。女曰:“罪牵君[15],当可如何?”遂呼前来女子[16],有三四十人,集会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

既出,亲旧零落[17],邑屋改异[18],无复相识。问讯得七世孙[19],传闻上世入山,迷不得归。至晋太元八年[20],忽复去,不知何所[21]。

[1]筒瓦:半圆筒形的瓦。

[2]施:挂着,散布。绛罗帐:绛,深红色。罗,一种稀疏的丝织品。罗帐,丝织品的帐帏。

[3]婢:女奴,受役使的女子。

[4]涉山岨:涉,步行渡水。岨,同“阻”,险要。

[5]琼实:美好的果实。琼,美玉,常比喻美好的事物。

[6]犹尚:仍然,还是。虚弊:虚,虚弱。弊,疲困,疲惫。

[7]脯:干肉。

[8]毕:结束,终止。行酒:依次斟酒。

[9]酒酣:酒喝得尽兴、畅快。

[10]忻怖交并:欢喜和惶恐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11]言声:说话的声音。清婉:清亮婉转。

[12]是:这里。

[13]宿福:前世注定的福分。牵:牵引。

[14]“气候”句:意思是观察草木,得知是春季。

[15]牵:牵累。

[16]前来:原先来的,上次来的。

[17]亲旧:亲,亲族。旧,故交。

[18]邑屋:村舍。

[19]问讯:打听,询问。

[20]太元:东晋孝武帝司马曜年号(376—395)。从汉永平五年二人入山,至晋太元八年,已过去三百多年。

[21]所:处所,地方。

这篇小说描写了刘晨、阮肇入天台山巧遇仙女,与之结为夫妻的故事,也可以归为“遇仙”类故事。与《弦超》、《杜兰香》这类正宗的道教遇仙故事不同的是,它更具有人间烟火气息。文中描写的虽是仙境,却无怪异色彩,特别是仙女们的举止行动、音容笑貌都洋溢着浓郁的人情味,让人备感亲切。她们为情所动,却不为一己之欢乐而强人所难,当知道刘阮二人实难挽留时,又非常大度地“集会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仙境的生活安详宁静,没有征战讨伐,没有生计之忧,也没有尘俗之苦。有的是温馨与和美,幸福与欢乐,轻歌曼舞,鸟语花香。居瓦屋,卧罗帐,食甘馐美味,饮玉液琼浆。给读者展示了一幅“桃花源”的景象。小说生动地表现了动乱年代中百姓对天下太平和幸福生活的渴望。小说在艺术上也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刘、阮绝岩吃桃,“各啖数枚,而饥止体充”,并且“见芜菁叶从山腹流出,甚鲜新,复一杯流出,有胡麻饭糁”。这些细节非常奇特,为全文营造出神奇迷离的氛围。刘、阮二人由尘世误入仙境,又从仙境回到“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的尘世,巧妙地构置了人间和仙境的时空转换。另外,小说以刘阮二人“忽复去,不知何所”为结尾,馀音袅袅,回味无穷。

这篇小说自问世以来,流传很广,并且在流传的过程中越来越文人化。它是诗文中常用的典故。唐宋词中不仅有《阮郎归》这一词牌,更充斥着思刘盼阮的闺怨词。宋元以来的小说戏曲也多有以刘阮为素材的。戏曲如元·马致远的《误入桃源》,明·王子一的《误入桃源》、明·杨之炯的《天台奇遇》;小说如话本《刘阮仙记》,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翩翩》等。

(尚丽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血钞票血钞票李西闽|小说十六岁的顾晨光在六月的一个正午,在自家墙角边看到一行鲜血一样红色的字:“我的血和你的血永远交融在一起。”当时,少女失踪案正在这个城市闹得沸沸扬扬。在这个雨季来临的前一天,他在梦中看见了那个对他始终关闭的房间和他失踪已久的父母。醒来后他打开了房间门,看见一张百元血钞票。从此,血钞票在哪里出现,哪里就有灾难发生。恶梦仍在继续。到底是谁在十多年前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是奶奶?母亲的情夫?父亲的情妇?还是另有其人?又是谁杀害了这个城里的漂亮女人们并把她们分尸后扔进下水道?许多令人惊惧的事情就在这个漫长的雨季发生了。
  • 机器人作战故事(世界科幻故事精选丛书)机器人作战故事(世界科幻故事精选丛书)(法)儒勒·凡尔纳等著 马一力编|小说科幻故事,主要是描写想象中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科幻故事是西方近代文学的一种新体裁,诞生于19世纪,是欧洲工业文明崛起后特殊的文化现象之一。人类在19世纪,全面进入以科学发明和技术革命为主导的时代后,一切关注人类未来命运的文艺题材,都不可避免地要表现未来的科学技术。
  • 以她之名:第一次接触以她之名:第一次接触迈克尔·R·希克斯|小说在指挥官欧文. 迈克拉伦的带领下,奥罗拉参加了一次秘密的航空调查任务中,去寻找地球以外的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一个在星图中未曾标注的地方,数据显示那里似乎拥有两个可适合人类的外星球,这种可能性让人们十分兴奋,从而甘愿冒险去探索那片神秘的未知领域。
  • 第十四次见面第十四次见面陈子善|小说今晚他睡不着,因为明天他又要去见一个网友。“甜甜猪”,女,22岁,属羊。他对于她就只知道这么多,就连她的名字他也不知道。他睡不着,因为两年间的经历让他紧张。他紧张,因为他怕又一次遭遇恐龙。莫名的恐惧让他失眠。有风,风冷。人民公园西南角,桂花树下,长凳上。林键看着树上落的七七八八的树叶和地上的枯草。他突然想笑,十三次的经历,十三次的落荒而逃。今天他可能又要重复一次。他嘴角挂着微笑,他不怕,因为他对生活充满信心,对未来充满信心。约定见面是他提出来的,地点和条件是她指定的。看了看手表,他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五分钟。她还没有来。一阵风吹过,本来不多的枯叶又飘下不少。
  • 有时岁月徒有虚名有时岁月徒有虚名付秀莹|小说杀猪的老四,喂牲口的槐叔,牲口房的香气弥漫的童年时光,那些暧昧然而温馨的夜晚,那些甜蜜而又苦涩的游戏,像一幅画,明亮的调子,恍惚的阴影,淹死的瞎朴子,老去的槐叔,消失的猪圈和牲口房,每一天都在缓慢变化的芳村……
  • 今霄酒醒何处今霄酒醒何处余一鸣|小说余一鸣,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中、短篇小说选共四本,在《人民文学》《收获》等发表小说50多个,小说十多次入选选刊和年度选本,并多次进入小说排行榜。曾获2012年人民文学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中篇小说选刊》双年奖、2011《小说选刊》年度奖、《人民文学》2011年度小说奖等奖项。
  • 龙砚:绝命追踪83天龙砚:绝命追踪83天澹台镜|小说四百年前的一块御用龙砚,随着晚清的覆灭悄然失踪。因为一句“得龙砚者得天下”,一位算命先生在深夜接到袁世凯密旨,竟被派去寻找龙砚。谁料知情太监不仅被残忍杀害,其老家也潜入了一批神秘的黑衣人。一支由算命先生、制砚高手、冷血杀手组成的寻宝队伍寻踪索迹,竟发现日本商行、美国大使、古董收藏家、几名神秘女子都与龙砚的行踪有着莫大的关联,而这些人的背后,似乎还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控着事件的发展……他是谁?他究竟有着怎样的阴谋?从接到密令到觅得龙砚,总共83天,“得龙砚者得天下”,袁世凯仅仅83天的皇帝生涯,到底是巧合还是天命?
  • 春风沉醉的晚上春风沉醉的晚上郁达夫|小说郁达夫是以专情而放任的矛盾形象留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他个人的情感经历,充满传奇、怪诞和自我中心的色彩,带有五四那代人的心灵轨迹,曾是媒体的炒作热点,更是当时书商热烈追逐的对象。
  • 心理罪教化场心理罪教化场雷米|小说他,在教师节里亲手杀死女友的班主任,为何又在方木出庭作证,力求免死的情况下突然越狱? 他,收养了多名弃儿,为何又时常面对一个孩子的遗像黯然神伤? 深邃的地下迷宫里,被电击致死的男子;商场里高悬的玩具熊忽然滴下血水;被阉割的男尸怀抱衣着完整的“女童”……他们是一群受伤的试验品,还是凶残的变态杀手?古老的戏剧,是救赎的良药,还是魔鬼的仪式?方木再次被卷入杀戮的漩涡中,是职责所在,还是身不由己? 历经磨难的方木最终会遵从乔老师的遗愿做一名警察,还是从此归于平凡? 如果有机会改变别人的命运,你会怎么做?
  • 北京致命诱惑北京致命诱惑夕琳|小说一部真实反映北京生活的现实主义力作,诱惑是专门为死亡准备的金钱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