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不想死的话,给我滚开!

乍听喊喝,苏芸循声而望,只见四个健壮的青年汉子用软榻抬着一个瘦小干枯的花甲老头迎面走来。

眨眼,于一丈之外,老头命四人停身止步。

“镇长!”

不等苏芸开口询问,先前围堵他们母子的那些民众全都恭恭敬敬的弯腰朝软榻之上的老头喊了一声。

老头没言语,只是“嗯”了一下。

“为何要拦我去路?”苏芸冷脸问道。

“哼,你伤我子民,老夫岂能让你如此嚣张离去?”老头一脸阴沉之色,周身杀气弥漫。

“伤他们实非我之本意,可他们非要强行将我们捆绑,我岂有不还手之理?”

“还手就要伤人是吗?还手就要打残我的子民是吗?”

“他们想要置我于死地,生死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岂是儿戏?我下手重些,有何不妥?若有人欲取你性命,你会任他宰割不成?”

“强词夺理!他们要绑你们,你们为何不乖乖下马受缚?事到如今,还把一切罪责推到他们头上,你简是蛮横、霸道、欺人太甚!”老头一脸怒色,样子颇为生气。

“我们有何罪过,为何要绑我们?平白无故绑你,你会心甘情愿?”苏芸很是气愤,厉声问道。

“你们是鹤湖镇的人?你们与鹤湖镇居民沾亲带故?”

“不是!不沾也不带!可这就应该被绑是吗?”

“不请自来,必是图谋不轨!难道你们这样不怀好意的家伙还不应该被绑吗?”

“我们只是途径此地,绝无半点恶意!”

“人心隔肚皮,不严刑审问,我们焉能知道你们是否包藏祸心?”

“严刑审问?哼,你一个区区镇长,有何权利私设公堂?无缘无故捆绑过路之人,国法何曾有此一条?你是山贼草寇是吗?”

“放肆!老夫乃是鹤湖镇镇长,我可以全权处理该镇的任何事情,审讯一个过路之人有何不可?

这里是鹤湖镇,老夫的规定,谁都别想违背?老夫让他生,他不敢不生;老夫要他死,他必须得死!”

“哼,名为镇长,实乃一土匪恶霸!横行无忌,无法无天,如此任性胡为之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岂有此理!敢辱骂老夫,实在罪该万死!”老头勃然大怒,双拳猛攥,骨节噼啪爆响。

“骂你又怎样?我杀你之心都有!不想死的话,给我滚开!”镇长蛮横无理,苏芸实在火大,不由语气强硬。

“敢对老夫如此说话,真你是活腻了!”镇长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猛然朝周围的民众一挥手,厉声吼道:“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是!”

民众异口同声一声应答,抡起各自的兵刃便悍然扑向苏芸母子。

欺人太甚!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找死——”

事已至此,不开杀戒,难以震慑众人,苏芸一抡手中斧头,悍然劈向扑上前来的民众。

“噗——”

“噗——”

……

苏芸毫不客气,斧头抡动迅疾威猛,眨眼砍中数人。

登时,喷血之声,摔倒之声,惨叫之声,乍然四起。

“噗——”

“啊——”

“噗——”

“噗通!”

……

鲜血喷溅,惨叫接连,瞬间,一地伤残。

苏芸凶狠,气势吓人,民众十分胆怯,浑身颤抖,不敢再上前拼杀,不由脚步后撤。

“别走!过来送死!”

苏芸脸上阴沉,语气恶狠,手中斧头狂劈,吓得民众慌乱急忙倒退。

“都别后退,杀!给我杀!”

镇长怒吼,民众却根本无人听从,倒退反而更加迅速,不知谁突然一声“快逃啊”的大喊,民众更是丢兵弃械,撒腿狂奔而去。

“废物!一群废物!”镇长暴怒,双掌直砸软榻扶手。

“哼,老杂毛,过来送死!”

苏芸一咬牙,恨然怒骂,同时手中斧头一抡,悍然指向了镇长。

“狗杂种,老夫要把你们大卸八块!老夫要将你们碎尸万段!啊——”

镇长一声嘶吼,双手一拍软榻,身子腾然跃起,继而,“嗖——”的一下,好似利箭脱弦,直朝苏芸射去。

快!好快!

眨眼,镇长已到苏芸面前,除了一惊之外,苏芸根本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镇长右掌便以雷霆万钧之力,悍然拍在她的左肩之上。

“砰咔!”

“嗖——”

苏芸左肩直接碎裂,身子被击飞,箭射一般翻滚而去。

随即,南宫贤小手凭空抓向苏芸,苏芸去势登止,身子不由急速旋转数圈,飘然落地。

“啊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苏芸眼前一黑,双腿直接就是一软,多亏南宫贤及时冲到她的身边,一把扶住了她,否则,她必定一头栽倒。

一掌重伤苏芸,镇长得意至极,不由仰天猖狂大笑,随即,看向苏芸母子,一脸鄙视的挑衅起来:“哼,敢对老夫不尊,这下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你不是很狂吗?你不是很嚣张吗?过来砍老夫啊!过来杀老夫啊!有种你来啊……”

镇长叫嚣,苏芸气愤之极,她真恨不得一斧将镇长劈成百段,但却有心无力,无可奈何;南宫贤却充耳不闻,丝毫不去理会。

苏芸伤害的不轻,南宫贤急忙将小手按上她的左肩,即刻,苏芸就觉一股暖流从肩头入体内,瞬间经过五脏六腑,舒畅无比。

三息,苏芸神清气爽,精力充沛,身体恢复如初;而南宫贤脸上的光彩却黯淡了很多,气息也虚弱了不少。

“多谢小瑞!你又救了娘亲一回!”

苏芸说着,急忙扒开衣服查看南宫悦是否被镇长所伤,一看南宫悦正一脸平静,睡的香甜,登时悬心放下。

看苏芸的神态、举止,完全不像有丝毫受伤的感觉!

苏芸没事?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简直是匪夷所思!镇长不明所以,一时之间,头有些蒙,大脑一片空白。

“老杂毛实在可恶至极,绝对留他不得!小瑞,送他下地狱接受惩罚!”

苏芸话落,南宫贤点头,小手一抓,一个火球凭空出现在右手之中,随即一抖手,火球如流星般射向还在发傻的镇长。

“砰!”

“啊——”

“噗通!”

被火球击中,镇长即刻全身起火,熊熊燃烧,灼烧之疼,使得镇长如杀猪般哀嚎惨叫,随即一头栽倒,满地翻滚起来。

“砰!”

烈火燃烧不过三息,镇长直接炸裂成无数火星,眨眼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苏芸母子上马,抖缰疾奔而去……

同类热门
  • 霸天蜜情霸天蜜情仙本是人|玄幻这个世界不落的只有日月星辰,不死不灭的只有天地。最无情无义的就是人心,最多情多义的也是人心。爱恨情仇,这滚滚红尘,似乎没有谁能够逃脱。为情为义,究竟为了什么呢?是生是死,最后又是为什么而生死?
  • 武欲开天之纵腾五天乾坤武欲开天之纵腾五天乾坤流浪猫眼|玄幻人有三丹田,上丹田藏神,中丹田藏气,下丹田藏精!将武技刻画在丹田之上,是这个世界的战斗之法!实力为尊的世界!且观废材杨志逆袭之路。。。。。。
  • 炫动之爱恨情仇炫动之爱恨情仇丰裕|玄幻爱:他经历了一段又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他也在那里需找到一段关于自己的爱情。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恨,他深深的恨着他,而他也被别人深深的恨着。情:世间自有真情在,而他又经历的什么样的情?为何这段情对于他是永生难忘的那?仇:当他的仇家来找他的时候他是如何应对的那,当他深爱的人死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又怎么办那?在他经历了这一段段的爱,恨,情,仇,一场场的阴谋诡计,在生死一线中徘徊,他和他的兄弟们又经历的什么样的故事那?玄天之剑,天下无双。让我们跟着林炫开始着他的故事吧!!!
  • 在天地死去之后在天地死去之后鱼蓝|玄幻老人:“你宗在何处?”尘醉:“天下处处为我宗。”老人:“宗名为何?”独孤求真:“四步神宗。”老人:“因何而建?”方岳:“想把地狱换苍穹。”老人:“这,很难,你确定你要去做?”风流云:“难不难关你屌事啊,咋们老大枪打四海游龙,脚震八荒猛虎的时候,你不知道还在哪里和泥呢。”老人:“……”一干兄弟:“老大,前有千万雄狮,怎么办?”方岳:“杀!”一干兄弟:“老大,诸天神佛来了,怎么办?”方岳:“杀!”一干兄弟:“老大,地狱空了,我们接下来干嘛?”方岳:“不,还有我们。”这是一个关于解救的故事,解救爱人,解救亲人,解救苍生的故事。世界已成,诸君请入。.
  • 等待修仙等待修仙永嘉男孩|玄幻宇宙中有一个强大的种族——神族,各个星域都留有神族的痕迹,其中神族的某位强者在一次旅行中对一颗星球随手做了改动。这颗星球名为试验星球,上面有十个势力。主角所在的生命之城,诞生于六万年前,乃十个势力中最弱小的。但弱小的生命之城内,强弱之间还有巨大的实力差别,主角从新人开始,一步步成长,最终踏入仙的境界。
  • 傲世逆修傲世逆修火星的男人|玄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十年隐忍只为一朝爆发!叶轩,一个沉寂的天才,忍受了十年的屈辱,最终逆袭!一个个的承诺,让他踏足蛮荒,修罗,灵界!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只要你拥有一颗变强,永不屈服的心!
  • 宇天独行宇天独行再和我抢昵称|玄幻“师尊,在外行走,有何方面需要小心?”沐浩阳问道。“正邪不两立,玄魔无一行。正邪之论无需必然插手,玄魔相争尽是不死不休,我夕元宗便为玄宗。”“何以定义正,玄,邪,魔?”沐浩阳问。“正道标榜天地正宗,玄门匿行逍遥无量,邪修行事随心所欲,魔教横行毒害苍生。”“可是弟子有时更喜欢横行无忌,怎么办。”“只要不被干掉,该怎么办怎么办。”老头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 刀剑颂刀剑颂烟花会谢|玄幻拥有日阳火焰剑印的夏凡曦,天生注定不平凡,他的剑燃烧着火焰,不断地成长,不断挑战对手,与恶徒打斗,与黑暗抗争。他会有怎么样的命运?
  • 龙吟天地龙吟天地木林.CS|玄幻我本无心争斗,奈何世间不肯放我。也罢,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看一个无知少年如何成就无上功绩,看一个游走生死边缘的人生,如何越挫越勇。
  • 大世仙尊大世仙尊庄梦江湖|玄幻一个军户之子历经红尘,一朝明悟,本以为化龙腾飞,谁知一个更大的局展现在他面前!这个存在千万年的局是等待有缘之人,还是一个陷阱?天地之初,一段灵藤吞吐元气,是滋生万物,还是圈养种人?两个葫芦飘然飞来,到底揭开了怎样的万古大谜!看高平怎样逆反天机,走向辉煌,揭开万古星局!什么是历史,我就是历史!什么是传奇,我就是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