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入门

“唉,又喝这么多酒,这老头真是的……”

张月兰见叫不醒他,干脆就开始动手了,两只手放在中年人的两边脸上,揪来揪去……揪来揪去……

陈生看的自己脸都有点疼,大师姐看着这么的清雅秀致怎么就喜欢用这些手段叫醒别人,刚才把自己叫醒也是敲自己的头。

“诶……别……别别,你这丫头,放手放手……”中年人疼得醒了过来,边说边把张月兰的手给放下来。

“谁让你又喝那么多酒,睡那么死。”张月兰皱着眉说道。

中年人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不就这点爱好了嘛!”然后做起了身,看见陈生这个陌生人后中年人仔细看了看问道:“这是谁?”

此时陈生也看清了中年人的模样,一张脸上似乎饱经无数风雨,看起来坚毅而成熟,但是依然掩盖不了他那帅气有型的脸庞,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的模样,也不老啊,大师姐干嘛叫他老头?

张月兰得意的说道:“这是我给你新找的一个弟子。”

“可是……他这灵根连下品都不是啊?”中年人有些疑惑。

陈生一惊,这人这么厉害,一眼就看出自己灵根不到下品,他怎么看出来的?

“哎呀,只是没入品而已,一样能修炼,再说……宗里这些杂事我一个人做很累的,他来了还能帮我分担一点,多好。”说道最后张月兰有些含糊,心虚地看了陈生一眼。

中年人明白了,陈生也大概明白了,原来大师姐邀自己进北月宗其实是想找个人打杂,自己其实有没有灵根都无所谓,想到这陈生突然有一些失落……

中年人看了陈生一眼摇头对张月兰说道:“你这丫头,那点事你都喊累。”

“谁让你们都不做,就我一个人做!”张月兰怒视着中年人。

中年人不理她,对陈生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生回答道:“我叫陈生。”

“陈生,我给你两个个选择,要是你愿意入我北月宗,我可以收你,功法招式我也都会传授给你,但是你得明白,以你的灵根修炼可能会很慢很慢,慢得可能让人绝望。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可以送你下山,毕竟以你这灵根做一个普通人可能会更加开心快乐。”

陈生没有多想就回答道:“我愿意入北月宗。”其实仔细想想陈生觉得这样也不错了,之前逃出月牙城也只是想找一个安稳的地方生活下来,而这里绝对符合自己的标准,再说还有功法可以修炼,虽然可能根本练不出什么名堂,但总有一丝希望。

中年人笑了一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块玉牌,玉牌大概也就一寸左右,他把玉牌放在陈生的手里,然后说道:“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正式成为我的第三个弟子,我就是你的师傅,以后师门就是你的家。但记住……你若坐了对不起师门的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中年人最后那句话却寒冷无比带着莫名的威压,让陈生犹如直坠冰窟,回过神陈生心里却有着一丝兴奋,因为自己的师傅居然这么厉害,到底多厉害他不知道,但是很厉害啊。

“对了,我叫林北,北月宗掌教,以后叫我师傅就行。这块玉简里储存着功法和一些招式,用心去感受就能看见,到时候全部记住了就还给我,毕竟整个宗门就这么一块。”林北的声音又变得温和了。

“是。师傅!”

林北又打了个哈欠,说道:“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还要睡会,陈生你要是还有什么疑问就问这丫头吧。”说完就又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怎么还睡啊?”张月兰看着又睡下去的林北,用手在他的脸上又是一揪,然后不理会林北的痛叫一下就拉着陈生跑了出去。

带着陈生到了左边的一栋房子,张月兰说道:“以后这栋房子这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了。”

陈生看着这么大的一栋房子,不由失声道:“这……一栋,都是我住?”

“对呀,反正宗门里人不多,一人一栋很正常啊。你看,你旁边这栋就是天羽在住,而我则住在对面那栋。”张月兰用手指了指。

“原来如此。”陈生想了想发觉好像有点不对,他说道:“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什么其他人?”张月兰反而疑问道。

什么…没其他人,陈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有点不可思议地说:“难道……北月宗就你们三个人,不……是我们四个人?”

“对呀。”

……对什么对,陈生一阵无语,四个人也可以叫宗门吗?

月牙城的界限内没有宗门的存在,但是有学院啊!按别人所说和自己一些推测,宗门那都是和学院差不多的地方,人一般不会少啊!就算自己不太了解宗门,也许宗门就是走的精简路线,但是……北月宗的人数估计也算是倒数有名的了吧。

“啊!”陈生摸着头上疼痛的地方不解的问道:“大师姐,你打我干什么?”

张月兰好气的说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小看我们北月宗,我告诉你,虽然我们北月宗现在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以后肯定是震惊天下的存在,你该以入了北月宗为荣,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陈生赶紧说道,不然估计还得被敲一下。

“好了,我带你参观一下你的房子。”

跟随着张月兰,陈生也看一下自己以后的家,说实话,真的是挺大的。

这栋房子一共有两层,底下一层有会客厅,书房,而第二层则是住的屋子,有五间,陈生选了个能看见院子里的屋子,屋子里一应设施俱全。

坐在屋子里的凳子上,陈生对张月兰说道:“大师姐,你不是说有什么杂事需要我做吗?没事,你尽管说。”

张月兰看了陈生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应该都明白了吧?其实我邀你进……”

“我知道,你就说有哪些需要我做的就行了。”陈生打断了她的话。

“那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其实也就是做做饭,而像清洁什么的我们自己都可以做,因为我们都有一些修为,有些事用法术就能做,所以主要就是做饭。”

“好的,以后我来做饭,不过法术可以做清洁?”

“对呀,只要用一个法术就能够把水控制得非常好,洗衣服清洁房子对我们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这么神奇,陈生不由问道:“那我能学吗?”

“当然可以,不过到引气中阶才可以学会,老头给你那快玉简上有。”

陈生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看玉简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不过大师姐没走,自己也不能太过急躁了,就和她又聊了聊。

原来这座山上有两个宗门,一个就是自己所在的北月宗,另一个则是刚才在半山腰所看见的无回门,不过在讲述的时候,大师姐充分表达了对无回门的不屑。

陈生一问才知道,原来自己宗门是有关系的!

在这方圆三千里,各宗各派成千上万,但是最厉害的宗门只有一个,那就是太虚门。

太虚门在这三千里之地就像一个霸主一样,拥有绝对的权威,而我们北月宗则是受太虚门庇护的,所以对于无回门根本就可以不拿正眼去瞧,因为按大师姐所说无回门只是个小门小派。

如果无回门只是小门小派,那我们北月宗又算什么,陈生却也不会说出来。

他问了问:“为什么我们宗可以受太虚门的庇护。”

张月兰有点神秘的说:“老头和太虚门关系很好。”

“什么关系?”陈生的好奇心一下就钻了出来。

不过张月兰的回答比较含糊:“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以前经常有一个太虚门的人来看他,可我问老头他也不说,哼。”

“对了,你干嘛叫师傅老头啊?他也不老啊。”

张月兰嘻嘻一笑,说道:“叫他老头准没错,据我估计,他起码活了两三百年了。”

“对啊,师傅是修士,寿命比较长,保持青春也不稀奇,是我思维没转过来。”陈生这才想起修士可不比普通人。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了,还有会就要做晚饭了,等会你下来我带你熟悉一下厨房,再教你做饭。”张月兰想起自己还有些事要做,就准备先出去了。

“我会做饭。”

张月兰看向陈生惊喜地说道:“真的吗?这下好了,连教都不用教了。”

“……有必要这么高兴吗?”陈生不明白。

“你不知道,以前我基本天天做饭,都不能好好的修炼了,这下这些事就交给你了,我得尽快把修为提升上去,所以时间就很珍贵了。”

张月兰出去后,陈生就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陆天羽练着剑,陆天羽感觉到了一道目光,他抬起头看向了陈生,点了下头,而陈生也是这样回了一下。

陈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他现在觉得……还不错。

看了看屋子里,陈生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储物袋里的一些东西拿了出来,比如说书。

放完之后他坐在了床上,准备看看师傅给的玉简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了,按师傅所说,陈生握住玉简,然后慢慢用心去感应……感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长叹歌长叹歌吴清明|仙侠一个普通人穿越到修真的大陆,以找到回家的路为目的开始的一段旅程
  • 圣道独尊圣道独尊骜震天|仙侠问天何极,问地何寿,常人言那天意不可逆,大道不可转,若然天未开,地未成,道将何来。一个被兄弟背叛的人意外回到了混沌未开之时,得大道,证混沌,冥冥之数因他的到来而改变。人间有帝王,天界有帝君,自在天中有天尊,鸿蒙之巅,守护万方,圣道自独尊。
  • 种道种道V1p01|仙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若是凭这恒久耐心种下一颗道种,那花开蒂落之时,又会收获什么?本非凡人,无意修仙,奈何天道不公,为何有人天生便是衣食无忧!为何又有人需与那野狗争食?自古苦儿多命舛,且看凡人登天梯。本老儿修仙去了,尔等可敢跟我来?
  • 三界仙缘三界仙缘东山火|仙侠大道如青天,云游四海间。扶摇九万里,逍遥蓬莱仙。一介穿越客,萧景元一心求仙问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奈何,心猿出世,风起于青萍之末,席卷人妖仙三界,大劫将起。至此,一段叱咤山海、力挽狂澜的传说,也逐渐拉开序幕……
  • 小仙传小仙传我不是王子|仙侠一个穿越的俗套故事,一段不平凡的小仙传奇。没有别人穿越的金手指,也没有升级系统,看陈小仙怎么玩转修仙大世界。
  • 浮世琴仙浮世琴仙秋时明月|仙侠浮屠尘世苦,世间道法长。琴动玄机现,仙音化玄黄。热血江湖奇人辈出,玄妙道门通天之路。身患绝症却不向宿命低头,且看大唐盛世中一个身世迷离的女孩如何一步步化凡飞仙。
  • 冥昭战歌冥昭战歌邻家木木|仙侠新人新书争取更新不太监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 我的师父是狐仙我的师父是狐仙唯剑与你|仙侠青阳宗弟子宋青书,机缘巧合拜入狐仙门下,从此逆天改命,谱写出一曲荡气回肠的旷世奇缘。流连世间千年,不为成仙,只为等你回来......
  • 炼体成神炼体成神逍遥寰宇|仙侠不能修炼魔法斗气,老子专修肉身。皇孙贵族,踩死你们;公主千金,暖床丫头;圣域半神,蝼蚁而已,真神天神,奴仆罢了!凌霄宣言:敌人通通的杀死,美女通通的抢光,宝贝通通的带走……
  • 贫男贵女贫男贵女月铭皇|仙侠坚强任性的首长千金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要父母的帮助。一出生就被抛弃,孤僻冷漠的神偷,以魔术师之名盗取了这个孤独女孩儿的玻璃心,到底是要高中记忆的残留,还是要大学时代的重新选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愿意,仅此而已!”这一对贫男贵女在现今的大时代下演绎出专属于出自己,成长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