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深巷往昔

城东的街道上,风痕踱步而行,起初他的脚步很快,一路从城西走到了城东。从风沙满天飞的沙城,没有一丝绿色。渐渐路旁偶尔能看见一颗葱绿的树木,绿油油的树叶随风摇曳着,充满了活力,孕育着生命的美好。

风痕一路行来,浮躁的心情不知不觉间平静了不少。回想起来,当他听到劫光佣兵团的事情泄露之后,虽然没有发怒,但心情还是很不好的,所以他直接到大荒佣兵团去,想要问个究竟。

小悠,是他和温馨儿杀了劫光佣兵团的人后,将她救出来的,算起来也是只有恩,没有怨。劫光佣兵团的事情泄露出后,自然第一个想到了从小悠这里泄露的嫌疑最大,他心中是有点生气的。

这一路走来,伴着心跳,迈着步伐,气息竟慢慢平复了下来。心中的气早已消了大半,但心中是有些不满。直到他看到了绿叶,随着步子不急不缓的前进,偶尔能看到几朵不知名的花,在街道旁,树木下开的颇为鲜艳。

这一刻,他停下脚步深深吸了口气,再次感受到了这种气息,那是在西城从不存在的生命的气息,或许曾经是有的,只不过后来被鲜血驱散了。

鲜花还太稀少,娇小,闻不到沁人心扉的花香,让他有些遗憾。恍然间,他想起了紫月门被他杀死的几人,想起了来到荒剑谷的鲜血,从心底用处一股厌恶感觉。

在风痕眼前绿色的生机,犹如充满无尽的生机,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他想起了温馨儿的“翠绿客栈”,她是不是曾经在某时,某地也有过如此的感觉?或许有过吧,只是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卖掉了翠绿客栈,卖掉了最后的慰藉回归到西城的是非之中..

走走停停,风痕很久没有这么随心所欲的悠闲过了,此刻他的心情很好,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他来到了东城门口,看到了那道很窄的小巷。

很窄的小巷,真的很窄。风痕看过去,小巷只能容纳一个人单独通过,这是他见过最窄的巷子。巷子口旁生长着一棵白桦树,树很高、很直,枝头上的树叶很茂盛,一幅生机盎然的样子。

风痕踱步走进巷子,巷子是青石、砖块铺砌而成,铺砌所用的青石大小形状都不尽相同,所用的砖块也是半大砖头,但铺的却很整齐,很有耐心。地面上石块很光滑看来曾经被人走过不少次,只是如今却蒙上了不少灰尘,似乎很久没人来了。

巷子除了窄之外,还很深,风痕走到巷子最深处,站在那里眉头微皱。这条窄而深的巷子只有两户人家,而且一左一右对门。是在最深处,却有两户人家。

风痕站在那里,拿不定主意,两户人家的门一样的破旧,门耳也生着锈,都是一副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

风痕心道:该不会是痦子三故意拿自己寻开心的吧,心情有些低落,目光微垂。见到两家门前都是一片整洁,是最近才被清扫过的痕迹。想来两家也是关系极好的,清扫之人不仅打扫了自己,还将对门墙边门口也都清扫了。

“咚咚咚,咚咚咚。”他站在两家门口想了想,伸出手,在左边的门上敲了三下,紧接着又在右边门口敲了三下,便站在那里安静的等待。

没有从那边的院子传出回应声,风痕继续等着。虽然太阳已经升起,并且开始绽放刺眼的光芒,但东城比西城好很多,并没有那么毒辣。而小巷内又比外面好很多,巷子的墙很高,由于巷子窄的关系,阳光只有晌午那一段时间能照进巷子里,此时并不能,反而有微风拂过。

风痕有点喜欢这里的环境,所以他并不着急。距离敲门声过了很久,风痕甚至怀疑这家人没在家,或者根本不是小悠的时候。左边的破旧,但依旧完好的门缓缓打开了,很小心翼翼的样子。

里面的人谨慎的探出半个脑袋,见有人在,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之后,才舒了口气放心的打开了门。

小悠见到来的人是风痕后,显得很惊讶,她打开门,站在旁边让出空间后,示意风痕进去。

风痕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向四周扫了一眼,小悠家的院落并不大,但却打扫的很干净,很整洁。院内有口不大的进,井边的石头上还有些许的水渍,似乎是打水的时候溅落下的。

风痕进去之后,小悠很快就将院门关了起来,面对突入而来的少年,让她有点始料不及的,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

风痕看向她,片刻,平淡的说道:“我去了大荒佣兵团,他们说你好几天前就离开佣兵团了,痦子三告诉我,你在这里,我就来了。”

小悠比起第一次见面,变化了很多,脸上显得很憔悴,似乎发生过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所以很注意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平淡些。到时小悠,听到痦子三后,似乎情绪有点不好,痛苦或者其它不喜的情绪,风痕不是很清楚。

小悠显然对痦子三知道他在这里很意外,似是还有点担忧的神色,说道:“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风痕看着她,默默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他看到这不大的院落里,还有座不大的秋千,似乎正适合十多岁的孩子,好像他就挺适合。他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番,摸了摸支撑秋千的木桩,在岁月的侵蚀下,外皮有些腐烂,想必有些年月了,但却还是很结实。

小悠似是陷入了回忆中,跟在风痕身旁,望着这座充满岁月痕迹的秋千,眼中充满了怀念和幸福的神色,喃喃的说道:“这是十年前父亲帮我造的一座秋千,那时候他经常外出,把我一个人关在家里,不敢让我出来。起初,对门的姐姐天天照顾我,陪我玩,后来在我记事没多久,她们家就出事了。”

“从那时起,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度过的,父亲便给我造了这座秋千,它一直陪伴我到现在,后来父亲也在与人争斗中被害了,从那以后,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风痕心中疑惑,一直没有听她提到自己的母亲,却不敢多问,小悠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我父亲说母亲在我出生不久便被她家族的人强行带走了,母亲的家族似乎大有来头,很反对她留在这里跟父亲在一起。父亲说,她舍不得我,所以没有让母亲将我带走,我能理解他,但他出了意外后,却只留下我一人孤零零的在这里,能做的只是守着这座秋千。”

风痕眉头微皱,说道:“但荒剑谷并不适合一个婴儿成长,甚至不适合我们的生存,我相信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为了自己的感情,让一个婴儿在这里陪着他受苦。”

小悠眼神有些茫然,又有些激动,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那父亲为什么把我留下来?”

风痕抿了抿嘴,他或许猜到了事实,但对小悠来说却不知是喜是悲,是好是坏。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或许,你母亲的家族,并不想承认,甚至让外人知道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事情。”

小悠眼睛有些红,几滴泪水花落脸颊,不敢相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母亲抛弃了我。我懂了,原来这些年,他为了不让我难过才说是他要把我留下来的,原来我是被抛弃的,被我母亲抛弃的人。”

小悠的反应很大,情绪几乎失控,风痕不知道他这样说出来是对还是错,双手抓着小悠的说道:“有一点你要理解清楚,抛弃你的是你母亲的家族,并不是你母亲,这是很大的区别。如果她不在乎你父亲,不在乎你,又何必擅自嫁给你父亲,而且生下了你?”

风痕的话似乎起了作用,小悠渐渐稳定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院子里的气氛很沉重,风痕很不喜欢这种氛围,说道:“对门那家,门前也是你清扫的吧,你们两家的关系很好吗?”

小悠想着关着的院门看了看,点了点头,说道:“据说当初我们两家是一起搬过来的,巷子里的地面也是我父亲和他们家一起铺的。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家遭到变故,关于那一家的记忆和不是很多。”

“只记得从小就有一个大姐姐照顾我,我父亲说,我几乎就是被那个大姐姐带大的。不过我连她的样子都没记住,那家人姓温。自从那次变故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家的人了。”

风痕对此感到很好奇,问道:“那家人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会这么严重?”

小悠说道:“后来听父亲偶尔提起,说是得罪了城内的大人物,全家都被杀了,但后来父亲又说没有找到那个大姐姐的尸体,或许是运气好逃过了一劫。父亲在东门外的树林中找了个地方将他们安葬了。”

不知是不是听多了,风痕隐隐觉得有些寒意,心中的感觉很不好,难道他的心神这么容易受到感染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剑奇谭之黄沙没世古剑奇谭之黄沙没世冷伊沫a|仙侠听说在极北之地,有着关于亡者重生的传说..我终是在幽都的秘典里找到了一个名叫乌拉瓦部落的地方,他们世代守护着远古神兽九圣狐之灵。而这九圣狐,相传拥有令人死而复苏的能力。拒绝了长老们跟红玉姐的劝诫,错过了兰生与孙月言的大喜之日,如今出现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之中..不为别的,只为了他..百里屠苏!纵使机会渺茫,我也愿为他一试...苏苏,你等我。
  • 桃花依旧醉春风桃花依旧醉春风太子|仙侠蓝卿说:“玥棽歌,这四海八荒没有比你更好命的人了,神尊的仙气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白俊说:“小桃花,六界之中没有比你更苦命的人了,好好的历个天劫,损了万年修为不说还毁了容貌,连带着失了忆,我都替你觉得憋屈啊……”燃沧曾经问过她:“若可以选,你愿做什么?”玥棽歌低头深思了片刻,道:“做一世凡人吧,白俊常说凡人的命虽然不及你我长久,但却比你我绚烂。”多年后,玥棽歌依旧记得那句:若本君不能救你,那便陪你一起堕魔,这四海八荒又有谁能奈我何!桃花树下,一坛万年佳酿,醉了几世繁华?
  • 高武世界修仙传高武世界修仙传飞水流鱼|仙侠穿越了,来到一个高武世界。这个世界里有南帝北丐,好,因为似曾相识。在这世界有郭靖,好,已经很明了了,大概可以肯以确定自己穿到什么世界了。但是.......为什么你还搞出那么多妖魔鬼怪啊,城隍爷,山神怎么怎么也出来了啊。难道这是一个大杂烩世界?好吧,幸亏上天待我不薄,没想到前世玩《修仙传》中角色的空间戒子也跟着一起穿越了......什么?大宗师很难突破?好吧,其实我想说不难突破,只要你多给些天材地宝,我保证明天就能成为武林之中一代宗师,成为受人敬仰,牛逼哄哄的一方大佬。
  • 降仙降仙六十一|仙侠落地成人,降世为仙。绝不投降,哪怕死。
  • 重生之天才灵师重生之天才灵师半曲清歌|仙侠浣纱,暗夜S级杀手,却一朝被父所杀,似意外般坠入异世。醒来时,她却成为毫无灵力的灵族少女。相同的外貌,相同的名字,却是两个不同的灵魂。在灵族少女灵魂消散之时,神秘玉佩突现,将浣纱化为光芒玉茧。“强大的感觉,还是最舒服!”从此,她不再是被人唾弃的废材,天降凰女,谁与争锋!……琉璃学院,知道,不就是天下第一府第吗?你不收我,哼,我自会让你后悔!苍茫学院,天下最废府第,哼,谁说最废不能当第一?今年的学院大赛,我就让你成为第一!没有药了?给,七品丹药不要找!没有灵器?给,七品灵器不用抢!没有灵宠?给,变异灵兽不要寻!谁说女子不如男?今年的大陆才俊大赛,冠军我要了!什么,王妃?叫我当王妃?可笑!你不配!一朝废材,化为绝世凰女,纵横大陆,仅仅第一步!
  • 血仙王座血仙王座东门公子.CS|仙侠百万仙魔为骨,千万天骄为路,共筑我至高王座!我为血仙,试问天下谁与争锋!!!(血仙,是对仙界战神们的统称,而王座则是对这些战神中无敌存在的尊称。。。。。。)
  • 圣女之妖王唯我独尊圣女之妖王唯我独尊凌木子璃|仙侠她是大地圣母,圣女族的第一百十八代传人,而她却有着魔族的血,她有一次跑的凡间去玩,遇上了统领神界的他,他们相爱了,她因为仇恨而成了魔,而他却为了天下,为了一个不熟悉的女人,一剑刺穿她的心胀,而她为了爱,定下了千年之约。千年后,她醒来了,但她却什么也不记得了,她到凡间游历,她遇上了统领魔界的他,渐渐的他爱上了她,然而,前世的情人,却变成了今生的敌人。
  • 河山录河山录面具花|仙侠一个天生经脉不通的废材公子,被家族当做弃子囚禁在长安城外万花谷内当质子。偶然意外得以出谷,从此,踏出了一段江湖凯歌。
  • 无量玄黄天无量玄黄天凶瞳|仙侠终生需度无量劫,六道轮回破苍天。这是处于的三次无量劫之后的世界,一纪末期,太初阴阳本源果凝聚而出,少年炎阳无意得到这太初本源之力。看他如何从大荒之中开始,修天妖体,聚香火,成魔念,灵魂不灭鬼王显,佛教六字大明咒,道门业火仙气显。以人身演绎六道,揭开隐藏于远古的阴谋!
  • 落星追魂落星追魂萧瑟|仙侠落星追魂白云飞练成落星秘籍追魂十二巧打,被黑白两道追杀,因为谁能击败他,谁就是天下第一。满怀仇恨的白云飞血洗少林、峨嵋各大派。武林三大堡被闹得鸡犬不宁,四川唐门的飞蝗阵被一招破去,这些乱局到底事出何因?白云飞和温柔娇艳的罗刹仙子之间血腥复仇和美丽的爱情纠缠牵扯又会有怎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