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深巷往昔

城东的街道上,风痕踱步而行,起初他的脚步很快,一路从城西走到了城东。从风沙满天飞的沙城,没有一丝绿色。渐渐路旁偶尔能看见一颗葱绿的树木,绿油油的树叶随风摇曳着,充满了活力,孕育着生命的美好。

风痕一路行来,浮躁的心情不知不觉间平静了不少。回想起来,当他听到劫光佣兵团的事情泄露之后,虽然没有发怒,但心情还是很不好的,所以他直接到大荒佣兵团去,想要问个究竟。

小悠,是他和温馨儿杀了劫光佣兵团的人后,将她救出来的,算起来也是只有恩,没有怨。劫光佣兵团的事情泄露出后,自然第一个想到了从小悠这里泄露的嫌疑最大,他心中是有点生气的。

这一路走来,伴着心跳,迈着步伐,气息竟慢慢平复了下来。心中的气早已消了大半,但心中是有些不满。直到他看到了绿叶,随着步子不急不缓的前进,偶尔能看到几朵不知名的花,在街道旁,树木下开的颇为鲜艳。

这一刻,他停下脚步深深吸了口气,再次感受到了这种气息,那是在西城从不存在的生命的气息,或许曾经是有的,只不过后来被鲜血驱散了。

鲜花还太稀少,娇小,闻不到沁人心扉的花香,让他有些遗憾。恍然间,他想起了紫月门被他杀死的几人,想起了来到荒剑谷的鲜血,从心底用处一股厌恶感觉。

在风痕眼前绿色的生机,犹如充满无尽的生机,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他想起了温馨儿的“翠绿客栈”,她是不是曾经在某时,某地也有过如此的感觉?或许有过吧,只是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卖掉了翠绿客栈,卖掉了最后的慰藉回归到西城的是非之中..

走走停停,风痕很久没有这么随心所欲的悠闲过了,此刻他的心情很好,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他来到了东城门口,看到了那道很窄的小巷。

很窄的小巷,真的很窄。风痕看过去,小巷只能容纳一个人单独通过,这是他见过最窄的巷子。巷子口旁生长着一棵白桦树,树很高、很直,枝头上的树叶很茂盛,一幅生机盎然的样子。

风痕踱步走进巷子,巷子是青石、砖块铺砌而成,铺砌所用的青石大小形状都不尽相同,所用的砖块也是半大砖头,但铺的却很整齐,很有耐心。地面上石块很光滑看来曾经被人走过不少次,只是如今却蒙上了不少灰尘,似乎很久没人来了。

巷子除了窄之外,还很深,风痕走到巷子最深处,站在那里眉头微皱。这条窄而深的巷子只有两户人家,而且一左一右对门。是在最深处,却有两户人家。

风痕站在那里,拿不定主意,两户人家的门一样的破旧,门耳也生着锈,都是一副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

风痕心道:该不会是痦子三故意拿自己寻开心的吧,心情有些低落,目光微垂。见到两家门前都是一片整洁,是最近才被清扫过的痕迹。想来两家也是关系极好的,清扫之人不仅打扫了自己,还将对门墙边门口也都清扫了。

“咚咚咚,咚咚咚。”他站在两家门口想了想,伸出手,在左边的门上敲了三下,紧接着又在右边门口敲了三下,便站在那里安静的等待。

没有从那边的院子传出回应声,风痕继续等着。虽然太阳已经升起,并且开始绽放刺眼的光芒,但东城比西城好很多,并没有那么毒辣。而小巷内又比外面好很多,巷子的墙很高,由于巷子窄的关系,阳光只有晌午那一段时间能照进巷子里,此时并不能,反而有微风拂过。

风痕有点喜欢这里的环境,所以他并不着急。距离敲门声过了很久,风痕甚至怀疑这家人没在家,或者根本不是小悠的时候。左边的破旧,但依旧完好的门缓缓打开了,很小心翼翼的样子。

里面的人谨慎的探出半个脑袋,见有人在,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之后,才舒了口气放心的打开了门。

小悠见到来的人是风痕后,显得很惊讶,她打开门,站在旁边让出空间后,示意风痕进去。

风痕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向四周扫了一眼,小悠家的院落并不大,但却打扫的很干净,很整洁。院内有口不大的进,井边的石头上还有些许的水渍,似乎是打水的时候溅落下的。

风痕进去之后,小悠很快就将院门关了起来,面对突入而来的少年,让她有点始料不及的,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

风痕看向她,片刻,平淡的说道:“我去了大荒佣兵团,他们说你好几天前就离开佣兵团了,痦子三告诉我,你在这里,我就来了。”

小悠比起第一次见面,变化了很多,脸上显得很憔悴,似乎发生过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所以很注意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平淡些。到时小悠,听到痦子三后,似乎情绪有点不好,痛苦或者其它不喜的情绪,风痕不是很清楚。

小悠显然对痦子三知道他在这里很意外,似是还有点担忧的神色,说道:“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风痕看着她,默默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他看到这不大的院落里,还有座不大的秋千,似乎正适合十多岁的孩子,好像他就挺适合。他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番,摸了摸支撑秋千的木桩,在岁月的侵蚀下,外皮有些腐烂,想必有些年月了,但却还是很结实。

小悠似是陷入了回忆中,跟在风痕身旁,望着这座充满岁月痕迹的秋千,眼中充满了怀念和幸福的神色,喃喃的说道:“这是十年前父亲帮我造的一座秋千,那时候他经常外出,把我一个人关在家里,不敢让我出来。起初,对门的姐姐天天照顾我,陪我玩,后来在我记事没多久,她们家就出事了。”

“从那时起,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度过的,父亲便给我造了这座秋千,它一直陪伴我到现在,后来父亲也在与人争斗中被害了,从那以后,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风痕心中疑惑,一直没有听她提到自己的母亲,却不敢多问,小悠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我父亲说母亲在我出生不久便被她家族的人强行带走了,母亲的家族似乎大有来头,很反对她留在这里跟父亲在一起。父亲说,她舍不得我,所以没有让母亲将我带走,我能理解他,但他出了意外后,却只留下我一人孤零零的在这里,能做的只是守着这座秋千。”

风痕眉头微皱,说道:“但荒剑谷并不适合一个婴儿成长,甚至不适合我们的生存,我相信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为了自己的感情,让一个婴儿在这里陪着他受苦。”

小悠眼神有些茫然,又有些激动,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那父亲为什么把我留下来?”

风痕抿了抿嘴,他或许猜到了事实,但对小悠来说却不知是喜是悲,是好是坏。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或许,你母亲的家族,并不想承认,甚至让外人知道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事情。”

小悠眼睛有些红,几滴泪水花落脸颊,不敢相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母亲抛弃了我。我懂了,原来这些年,他为了不让我难过才说是他要把我留下来的,原来我是被抛弃的,被我母亲抛弃的人。”

小悠的反应很大,情绪几乎失控,风痕不知道他这样说出来是对还是错,双手抓着小悠的说道:“有一点你要理解清楚,抛弃你的是你母亲的家族,并不是你母亲,这是很大的区别。如果她不在乎你父亲,不在乎你,又何必擅自嫁给你父亲,而且生下了你?”

风痕的话似乎起了作用,小悠渐渐稳定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院子里的气氛很沉重,风痕很不喜欢这种氛围,说道:“对门那家,门前也是你清扫的吧,你们两家的关系很好吗?”

小悠想着关着的院门看了看,点了点头,说道:“据说当初我们两家是一起搬过来的,巷子里的地面也是我父亲和他们家一起铺的。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家遭到变故,关于那一家的记忆和不是很多。”

“只记得从小就有一个大姐姐照顾我,我父亲说,我几乎就是被那个大姐姐带大的。不过我连她的样子都没记住,那家人姓温。自从那次变故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家的人了。”

风痕对此感到很好奇,问道:“那家人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会这么严重?”

小悠说道:“后来听父亲偶尔提起,说是得罪了城内的大人物,全家都被杀了,但后来父亲又说没有找到那个大姐姐的尸体,或许是运气好逃过了一劫。父亲在东门外的树林中找了个地方将他们安葬了。”

不知是不是听多了,风痕隐隐觉得有些寒意,心中的感觉很不好,难道他的心神这么容易受到感染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惊月变惊月变盈霖一生|仙侠悠悠仙界,前世纵狂天临仙,为道封魔,为爱释魔。后世初心不变,傲骨少年,重走仙途,斩妖为道,苦寻挚爱。谱写一章,惊月变。
  • 三国兴霸三国兴霸一只鱼|仙侠“女人对我而言,就如宝马对武将一般,我喜欢女人,更喜欢贵族女人……”,本文主人公说。“杀名士,我未必千夫所指,因为名士迂腐;屠城,我未必遗臭万年,因为这座城池已经失去活力,只会倚老卖老……”,另一位主人公说。“有些人,你不日他娘,他不喊你亲爹!”
  • 修真高手在花都修真高手在花都明道|仙侠天才绝艳的修真高手陈如峰穿越到现代都市,成为面临高考的高中生,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陈如峰纵横都市,彪悍的人生从此开始,各种美女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
  • 太一仙界太一仙界陆青衣|仙侠秦鸿涯是被遗弃的孤儿,身上藏着许多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他去修仙,只为不再受人欺负。他资质低劣,却莫名其妙成为亲传弟子,同辈的鄙夷,师父的不待见,让他不再甘心做一名平凡的修士,可是这条道路凶险无比,机缘,劫难,都在等待着他······PS:历时七年,存稿百万的诚意之作。
  • 魔兽修仙魔兽修仙李星云|仙侠在一个仙魔已灭亡的修真世界,两个不同命运的少年,两个相同的道路,两种不同的选择,一场巅峰的对决。魔王李星云带你横扫八方。
  • 邪道鬼儒魔和尚邪道鬼儒魔和尚和笑亨|仙侠小提示:此书在“三十二章玉醉儿”后,热度再次提高,请看官们多多支持,多多关注。邪魔鬼,本为世人厌弃。佛道儒,本为世人敬仰。看似背道而驰的六种法门,却全都兴盛于修行道中。六种法门修出的天道究竟是什么?是正是邪,是善是恶?酒坊少年、将军后裔、落榜书生,三个出自锦绣城的凡人,在机缘巧合之下闯入修行道,在相反的法门修行之中,渐渐明悟天道真谛。与此同时,修行道上乱象纷争,蛮祸、妖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人面对命运的抉择时,又该何去何从?是独善其身,还是大展拳脚,一切精彩尽在此书中。
  • 仙凡遥仙凡遥幻灵九夜|仙侠“为侠者一生所求,除魔卫道,可不正是为了此情此景、为了这些人脸上的笑容?”“人生一场迷梦,又岂知哪些是幻,哪些是真。”“改天再跟你玩捉迷藏,我赢就吃你,我输就下次再吃你,哈哈~”“逆天而行,终将有谴…………毁了的房屋可以再建,断了的桥可以再搭,饱受疾苦的百姓可以迁徙,可变了的人心又如何能回到以往……”欲求仙道、先修人道,不明是非,何以为仙!!!
  • 把酒问仙志把酒问仙志讲故事的怪物|仙侠张随风入江湖,便要有腥风血雨。一人,一剑,足了,世上可有仙?凡间可无仙?自当得见张大神人一剑断了龙头峰,世人谁敢说个不?—陈不知
  • 师徒二人的修仙物语师徒二人的修仙物语脑洞桑|仙侠某个人在假期脑洞大开的产物。一个进阶无望,修为只有筑基期,人称“修士之耻”的师父。一个天赋异禀,骨骼精奇,修仙之路一片光明的徒弟。师徒两个人的修仙经历。
  • 锻体练仙锻体练仙碧江寒钓客|仙侠天命难违,冥冥之中,万事万物,早有注定,谁能更改。周天之内,却总有人敢站出来,与天抗衡,逆天改命,跳出周天之中,不服他人所管,我命由我不由天;想要长生不老,修仙成圣者,无一不是先炼气,以此证道。张良一个卑微的生灵,五行灵根的废材,独树一帜,以炼体证道。且看他如何立足于修真界,位列于山海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