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十五)生本为王(中)

陈陌坐在后排,谢柔燃的伤口很长,需要他帮忙按住止血绷带的一头,谢柔燃揭开贴身的行动衣的一角,温白如玉的肌肤因为失血显得苍白,陈陌不自觉的吞咽了口水。

“别分心。”叶玫妃开着车,雨越下越大,雨刮器不停的摆动,可是还是看不清前方。

“小心!”谢柔燃突然吼道。

一团黑影忽地一下向汽车飞过来,叶玫妃猛打方向盘,黑影还是撞到了汽车尾部,途锐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撞得摇晃起来,叶玫妃死死的抓住方向盘,四驱越野车在这时体现出价值,车辆很快找到平衡,听了下来。

“下去看看。”谢柔燃说。

陈陌准备拉开车门,叶玫妃却抓住他的手,“还是我去吧。”她唤出那柄紫色长剑,一把推开车门,冒着大雨向那团黑影走去。

“你会开车么?”谢柔燃突然问。

“啊?”陈陌没反应过来。

“会不会开车?”

“我还不满十八岁,没有资格学开车。”陈陌如实回答。

“该死。”也不知道今天说了多少个该死,“如果蔓珠华沙出了意外,只能我来驾驶了。”

“没那么严重吧?”陈陌把最后一点绷带贴好,将谢柔燃的衣服拉好。

“说不清楚,这里的雨越来越大,说明我们离鬼蛟很近,刚刚那个黑影说不定就是鬼蛟掷出的。”

“那叶玫妃怎么办?你还让她下车去看。”陈陌说。

“必须去确认一下。”谢柔燃的声音很轻,大量的失血已经让她有些脱力,“那是个人,必须去确认是谁。”

“你是说刚刚砸在车上的那个黑影是个人?”

“嗯。”

“他死了吗?”

“不清楚。”

“会是谁?青龙长老,风浩还是其他的某个人?”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别说话。”

“对不起,我就是太害怕了。”陈陌的声音也低下去,“我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青龙长老让我选,离开还是留下,妃姐也说过,留下就没有退路。”他的神情让谢柔燃都感觉到不安。

“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这次的前期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我们太低估了这异兽的能力,当作幼兽来处理的,真是没想到。”谢柔燃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陈陌。

汽车右侧前门突然被拉开,叶玫妃扶着满身是血的隐鸿,她一把将隐鸿放在座位上,然后迅速的回到驾驶位上。

“他怎么样了。”陈陌赶紧问。

“没死,但是我也救不了他,只能希望他能撑到救援赶到。”叶玫妃伸手将隐鸿脸上的血水和雨水擦去,但是立即又有血水流下来。

“鬼蛟…鬼蛟…就在前面…”隐鸿断断续续地说出话来,叶玫妃急着点火发动车子,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你坐好了,别着急。”车子一直发动不了,叶玫妃对着点火按钮一顿狂摁了,口中不停的念道。

“小心,他说鬼蛟就在前面,看来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谢柔燃说。

“现在怎么办?”叶玫妃已经没了主意。

“车上有没有卫星电话?”

“有。”叶玫妃赶紧打开副驾驶座位前面的储物箱,里面有一部备用的卫星电话。

“104—3221—7568”谢柔燃念出一个号码,“打过去,你就说他欠蜀山谢家的人情今天要他来兑现了,把我们这个坐标一并发过去。”

“对方是什么人?”

“放心,不是堕天灵的人。”谢柔燃说,“是一个华裔的能力者,欠我们谢家一个人情。”

“什么人情?”车子依旧无法发动,叶玫妃无奈的放弃继续按动点火装置,她反问道。

“我的父亲救过那个人的妻子,用一株三千年人参换了这个人的一个承诺。

“你确定他能来?”叶玫妃在电话上输好了号码,却没有立即拨出。

“肯为了自己的妻子,破了蜀山三才天地阵的男人,我相信他不会背弃自己的诺言的。”

“好!”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叶玫妃拨出那个电话,漫长的等待音挑战着所有人的耐心,在十来个嘟嘟音之后,一个操着关西口音的RB人接了电话。

“就说找徐正阳先生。”谢柔燃提醒。

“我找一下徐正阳。”叶玫妃也用日语回答。

“您找正阳君有什么事情吗?”对方问。

“抱歉,事出紧急,必须要徐先生亲自接电话。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继续问:“能否方便告知您的身份吗?”

“中国,西蜀,姓谢。”叶玫妃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了失去耐心的临界点。

“请你稍等。”电话那边一点也不匆忙。

又过了大概一分半钟,电话那边有了回应,“徐先生到了,请。”

电话交到了另外一个人手里,这次是用的汉语回应,“我是徐正阳,请问您是哪位?”

“来。”叶玫妃直接讲电话递给谢柔燃,陈陌帮她扶住,贴在她的脸颊上。

“正阳先生,我是蜀山谢家的谢柔燃,我的父亲曾经得到了您的承诺,您没有忘记吧?”

“救命之恩,正阳当不敢忘。”

“我也不和先生多客套了,如今我与数位同门被困海岛,岛上有成年鬼蛟一头,我们蜀山的救援暂时未到,可否请先生出手相救。”

“多少年的鬼蛟?”对方并未直接应下。

“至少一千五百年,已经能够呼风唤雨。”谢柔燃顿了一下,继续补充说,“并且至少有水火两种异能。”

“你们是在塔希提那边么?”徐正阳问。

“是的。先生有什么了解么?”谢柔燃眼中一亮,对方一语道出自己的位置,看来至少是了解一些情况的。

“你们蜀山吃饱了没事干去招惹它干什么?”对面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正阳先生,现在不是追究因果的时候,如能得蒙先生相救,蜀山谢家叶家以及诸位长老都会对先生感恩戴德。”

“我给你说,谢家小丫头。”电话对面的语气有些迟疑,“这头鬼蛟存世一千七百多年了,再有不到三百年就能修成正果,化龙而去,能熬过一千年那次大天劫的鬼蛟,说明从来没有作过孽,你们平白无故要毁人修行,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已经说过现在不是追究因果报业的时候。”谢柔燃也没有太多的耐心,“先生能否前来,给柔燃一句准话就是了。”

“若我说不能,你要怎样。”对面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那就当作那颗三千年的人参喂了狗了。”

“哼,”对面显然有些气愤了,“谢家丫头,虽然我欠谢家一个情,也答应了谢云天一个承诺,在不违背天理道义的前提下可以为谢家做任何的事情。但是你们却是招惹了地球上没有多少人能惹得起的家伙,别怪我徐正阳自私,就算我拼上性命来了,也未必能安全的离开。”

“那就不打扰了。”对方显然是拒绝了,谢柔燃也没有了办法。

“祝你们好运。”对方说道,“我会替你向谢家发一份求援信息。”

“收起你的假惺惺吧!”谢柔燃刚要掐断通讯,却被叶玫妃一把抓住。

“徐先生。”叶玫妃接过电话,又继续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对面开始不耐烦了。

“请问您听过宁瑜这个名字吗?”叶玫妃突然这样问。

陈陌一下子来了精神,叶玫妃说出的正是他母亲的名字。

“哦?”徐正阳没想到对面会突然问起这个名字,他也有些好奇。“当然知道,宁瑜这个名字恐怕没有多少圈内人士不清楚吧?你为何这样问?”

“如果我告诉你,宁瑜女士唯一的儿子就坐在我的后面同我一起等待鬼蛟的怒火降临,你会不会相信我。”

“你有是哪位?谢家的,还是叶家的?”徐正阳没有挂断电话,他显然对刚才叶玫妃说的内容非常的感兴趣。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问问先生,是否相信我的话?”

“你让他接电话,我自然就能清楚你是不是在骗我。”

“可以。”叶玫妃将电话递给陈陌,“接吧,也许你的面子比较大。”她对着谢柔燃眨巴眨巴眼睛,可惜对方并不理会。

“喂。”陈陌接起电话。

“你叫什么名字?”电话那头直接问。

“陈陌。”他也如实的回答。

“你左边心口有一个胎记是么?”

“是。”

“是什么样子的胎记,能说说么?”

“就是一个图案,我也说不好是什么样子的。”

“那我只好亲自来看一看了。”

陈陌被对方的话说的一愣。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他旁边的车窗就被敲响了。

车上的人被吓了一跳,陈陌手中的电话里传出声音,“打开车门。”

陈陌一把拉开车门,一个满身酒气的青年男子正站在车外,他还穿着白色背心和牛仔短裤,脚上夹着人字拖,细碎的短发被他用发胶聚在一起,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

“你就是陈陌?”对方问,车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可是雨水却在他的头顶自动分开,就像是有人给他打着一把无形的伞。

陈陌点头承认。

“让我看一眼你的胎记。”徐正阳说。

陈陌觉得有些尴尬,任谁在这种时候被人莫名其妙的提出这种要求都会很尴尬,但是他还是揭开上衣,露出心口位置的胎记来。

“果然是你,”徐正阳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轻轻地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陈陌的胎记。

被接触的皮肤上传来刺痛感,陈陌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毛孔全然竖立,徐正阳轻触便收回手指。

“果然是钧天印,”他看着陈陌的眼神有些复杂,“也对,蜀山是你最好的去处,可惜你还没能掌握自己的力量,不然那头鬼蛟也不敢在你的面前放肆。”

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车内几人,说:“谢家丫头,这个事情我接了,我给谢家的承诺依然有效。”

徐正阳一闪就消失不见,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车里清醒的三人目目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陈陌用力的把车门拉上,谢柔燃按动开关,车窗缓缓降下。

她伸出手,外面的雨,停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漂亮总裁老婆我的漂亮总裁老婆蜂雀|都市沈浪第一天上班,就被美女老板娘叫进办公室,她勾魂摄魄地笑道:“男人嘛,目光放的长远些,想不想让我再提拔你一下?”他突然发现,他一进办公室就被老板娘利用了,从此卷入商场漩涡,纠缠于美女董事长之间,让他惊讶的是,知性美女老师竟然是杀手,校花同学身份神秘,萝莉班长是个财阀千金……
  • 月光下的漂亮女人月光下的漂亮女人雨中尘世|都市月光下的我们相视而立,这究竟是太过真实的梦,还是太过虚幻的现实?是否大厦林立、霓虹缤纷的城市边缘,真的有个忘记了尘世纷扰的月光之城?皎洁的月光下,洗尽铅华的我们,能不能就那样简简单单地,牵手相拥……
  • 赚大钱修大神赚大钱修大神魔家三少|都市谁说世上无神仙?张清就遇上了!谁说神仙很正经?张清就说不是!谁说神器无水货?张清就有一个!谁说捡破烂颓废?张清就能发财!谁说……都市轻松小说,纯属雷同,如有虚构,绝对意外!
  • 穷小子之大翻身穷小子之大翻身跳舞舞|都市在一个夜黑人静的地方,当一个你正在绝望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你想不想成为最牛最牛的人?”....当然,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 天麟神探天麟神探追风林|都市天麟神探无论什么案件,什么样的杀人手法,再精妙了伪装手法,再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再巧妙的密室。只要是犯罪,都无法逃过那双正义的法眼,看我智力过人。人称天麟神探的初中生侦探—陈天麟!
  • 都市之我本疯狂都市之我本疯狂我为帝圣|都市这是一盘棋,谁在下?谁为棋子,谁在执子?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超级透视系统超级透视系统罪都|都市杨易十七岁,在到源城高中报道的第一天,非常幸运地掉进了下水道。当他第二天醒来看见额头上包裹的两块白纱布时,除了大骂几句屁的千禧年,就是不停地诅咒偷井盖的贼。但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悲催的经历,竟然让他获得了意外传承……
  • 我的大姐大我的大姐大独孤求剩|都市小时候被父母遗弃在了一个发廊门口,也因此我就有了一群不知名的妈妈……
  • 干枯的生命干枯的生命鲁慢|都市这是一个关于地震的故事,在那里,没有救援,没有帮助。有的只是死亡、逃离。那里是一个血的世界,尸体、废墟遍布他们周围,绝望中他们唱响宣言。真理永存,生命未枯!——谨以此书,缅怀地震中不幸遇难的同胞。
  • 逍遥道士都市行逍遥道士都市行紫檀梨花香|都市红尘从来不缺少奇人,无论是市井还是朝堂,山林之间还是庙宇之下,总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人存在。看小道士张云从偶获吕祖传承之后,如何行走红尘,炼心洗尘,在现代的都市之中谱写一曲逍遥自在的长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