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你那里真小

“怎么回事!”我惊诧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它愈加的浮肿了起来,那股怪味也越来越明显了。而这时候,眼前之人也慢慢的将头转了过来,我的视线也定格在“他”的面容上,紧接着化为惊愕的神情。

“僵尸!”眼前之人的面孔煞白无比,一双黑色相间的眼眶里嫩白色的眼仁,竟然没有瞳孔。它目光呆滞,黝黑色的嘴唇慢慢张开,露出了如恶狼一样的獠牙。很显然,是只僵尸,看来七流的人已经把目标打向了这里。

经历了这么多,我见到眼前的莫名生物竟然不觉得很惊慌,反而很镇定;只是手上的变化令我有些诧异,或许是因为是因为中了这僵尸的尸毒吧,看来对付它得小心一点。

僵尸张开獠牙,便肆无忌惮的歪着头向着我的脖颈咬来。我大惊,连忙退后几步,和它保持好距离。同时清水玉佩发出浅蓝色微光,一道道透明的屏幕挡在了身前。

这僵尸似乎并没有意识,只知道一味的向我冲来,看来它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人操控的。我得速战速决,而且不能透露太多的家底。于是在心里默念起“禁锢术”的口诀,瞬间一张透明的符箓出现在半空之中。

我微微一笑,抓起它冲向僵尸,同时装腔作势的大喊了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禁锢!”透明的符箓,印在了僵尸的额头上,它的身形立即顿住了。

看来成功了了,我内心一喜,而后又微眯起眼睛默念起另一道口诀,又一道符箓出现在我手指间,符箓上用一个古老的大字写了一个“杀”。

“天地万物皆为法,我为法身,万物不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镇杀术!”

顿时,凭空出现无数红色的绳索,那绳索迅速的将僵尸绑缚在了一起,我冷哼了一声:“杀!”

“啊!”僵尸露出了痛苦的哀嚎,那一道道绳索已经陷进了它的肌肤里,腥绿色的血液流出体外。片刻,我眼睁睁的看着它被大卸八块,而后变成一块块碎肉落在了地上,还伴随着一滩绿水,发出刺鼻的恶臭。

下面就该是清理战场了,我又默念起一个口诀,这个口诀非常的简单:“.太上老君显灵,急急如律令,焚尸术!”顿时,那些碎肉燃起了浅蓝色的火焰,而后消失殆尽。

我心满意足的吐出了一口气,终于解决这东西了,看起来挺容易的嘛。在这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附近胡同的黑暗里有一双瞳孔紧盯着这里,我微眯起眼睛,看清了那双瞳孔里的恶毒。他转身离开了,我刚欲追了过去,身后传来喊声:“何佳!”

是王叔叔的身影,我放弃了追捕那个人的念头,而后转身看去,只见王叔叔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责怪的说道:“我到处找你,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啊,我没事干,随便转转。”我挠了挠头说道。刚想把遇到僵尸这件事情告诉他,但还是决定放弃了,我会道术这件事情如果被他们知道,肯定少不了一番询问。索性就先不说出来,以后迟早会有机会的。

王叔叔嗅了嗅鼻子,似有所指的说道:“这里怎么有一股怪味,你遇到什么东西了吗?”

“啊,没有啊,怎么了?”我连忙说道,而后不留痕迹的将浮肿的那只手别到身后。王叔叔略带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而后说道:“没事就好,现在是凌晨了,你学校宿舍肯定是回不去了,不如就来叔叔这里睡一晚吧。”

见到他没有追根到底,我不由松了口气,急忙答应了下来:“嗯,好啊,正愁没地方去了。”

回到寿衣店后,我发现那个刚来的麻衣教传人周玥并不在这里,经过询问,这才知道原来这麻衣教的千金大小姐嫌弃这里,出去找高级宾馆住了。这些正统大教走出来的弟子果真一个比一个土豪啊,真不知道他们整天窝在山里从哪赚得这么多钱。不会是依靠自己的道术,去抢银行的吧.

这点子貌似还不错,刚刚咋就没想到的呢,下次没钱用了,可以尝试尝试。看到王叔叔古怪的看着我,我连忙咳嗽了两声,收敛了神情,而后看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木床,不由苦笑的说道:“这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我们今晚怎么办啊,不会是睡在一起吧.”

王叔叔神情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古怪的说道:“现在的学生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了,连我这个四十来岁的大叔主意都打,看来我得小心点了。”

我脑门顿时出现几道黑线。王叔叔接着说道:“今晚你睡在这里,我正好有事要去外地出差。对了,明天你们看着点,如果有七流的迹象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嗯。”我应了一声,脑海里不由想起刚刚遭遇的事件,但我还是决定不说出来。王叔叔离开了寿衣店,我脱去衣服朝着木床上一躺,不知不觉中疲惫袭来,我也顾不得自己身在何处了,渐渐进入了梦乡中。

..

睡梦中,突然手上传来剧痛,我一骨碌的惊醒了过来,发现那只被尸气缠绕的左手已经有些僵硬。我大惊,刚想打开灯看个究竟,这时候屋外隐隐传来脚步声,令我顿时警觉了起来,不敢出声。

脚步声越来越大,而且步伐有些奇怪,我立即就想起了晚上时遇到的那只举止极其不协调的僵尸。于是也顾不得穿衣服了,慌忙从床上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藏了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突然打开了房间的木门,一阵香气传来。我看准时机一手按住了电灯的开关,一手抓住了眼前的神秘人。顿时只觉得左手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那道香气也越来越明显了。“啊!”一声惊呼惊呼,房间在同时亮了起来。

看到眼前娇美的女子后我立即就惊住了,她居然是周玥。而此时周玥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我,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竟然抓在她的胸前,难怪手感这么好。我鬼使神差的又捏了捏,这才松开了手,顿时又传来了一声气急败坏的惊呼声:“啊,臭流氓!”

“咳咳,不好意思,意外,真的是意外啊!”我连忙收回手,解释道。只见周玥的脸颊就如红透了的苹果一般,再配上独有的气质,简直是无数男生心神向往的邻家妹妹。

周玥瞪了我一眼,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样,手感还不错吧。”“挺好的,就是有点小了。”我下意识的说道,脑海里又回忆起刚刚的那一幕,口水不禁流了下来。

“呸,臭流氓!”周玥铁青着脸说道,看样子并没有太过于生气。见此,我不由松了口气,如果这事发生在陈晨那小妞身上,估计得杀了我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千万不要拿我和她对比。还有,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算了,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周玥狡猾的笑了笑,完全和她的形象成对比。果真是最毒妇人心,一个比一个狠,这件事情本就是我理亏,我不由无力的点了点头。

“好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干。”我无奈的说道。

“放心吧,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在这里,但我要你帮忙找一样东西,就被师叔藏在了这个店铺里。”周玥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东西?”我问道。“一张他从茅山教得来的符箓,名字叫‘清魂咒’。”

“清魂咒?”我诧异出声,不解的看着她,“这东西有什么用?”

“清魂咒可是对魂魄有强大的治疗作用,传说就算是一个人丢了三魂六魄,凭借这清魂咒,也可以硬将它们找回来。”

“这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清魂咒’三个字,我的内心一动,仿佛传来了渴望的呼唤。我摇了摇头,或许是清水玉佩中的残念而导致的吧。

“没错,但是这张符箓对于王叔叔来说并没有作用,按照他平时的生活作风,一定会把它藏在这间屋子里。我要得到这张符箓,以后一定会用到的。”周玥点了点头说道。

我突然想到了木叶玉佩是治愈系的,而周玥又是专学医的,或许能清除我手上的尸毒。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此事放在后面,先找到符箓再说。

我点了点头,便准备行动起来,但突然发现周玥正饶有兴趣的盯着我的躯体打量着。我低头一看,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啊!我的衣服怎么没穿,该死!”

周玥笑眯眯的目送我穿好了衣服,再次回来之时,我只觉得脸颊炽热,再也不好意思正眼看周玥。妈蛋,我一个大男人走光了,为什么要怕一个小女生?刚打起志气,但周玥突然嫌弃的说道:“你那里真小!”

我下意识的夹住了双腿,面露尴尬的神情,暗道女生这种生物真是不好惹的啊,以后和她们接触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捡骨人捡骨人于封|灵异我从小由一个捡骨师养大,继承了捡骨师的衣钵,在对唐家老爷子进行开棺捡骨的过程中发现了一块不同寻常的骨头,而这块骨头却引来了各种势力的争夺……
  • 第N号当铺第N号当铺泳思|灵异我叫白黑明,性别男,今年26,三流大学毕业,曾,曾,曾经在N号当铺任职……
  • 天地异闻录天地异闻录谋杀似水年华|灵异天地有人儿有史,方的万世传承,而天地间不只有人万物皆有灵,其间多少的故事或许有些比较的可怖,【在人看来】可也是于这天地间也是一段段的传奇,于天地一遭,千年万年,历多少风雨,却不见留下印记未免可惜天地遂生一录录着世间一切非人之事。
  • 天人十策天人十策须纶.CS|灵异蓝布头,黄布头,一面镜子照后头;大格子,小格子,半张旧纸糊窗子;金盆子,银盆子,卖个皇帝盖房子!这首世世代代流传的寻宝歌谣中的宝藏是否真的存在,而宝藏又是什么呢……
  • 冥棺鬼手冥棺鬼手一石|灵异无论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神话传说的确存在的!我叫余三满,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某天,父亲突然急症病倒,成了植物人。原本我以为这一切都是命运,直到我翻到一张父亲留下的泛黄老照片……是一个棺材!棺材里还有一只泛白的手!照片左侧写着几个小楷——神龟有足,是为撑天柱!
  • 阴阳师捉鬼记阴阳师捉鬼记指尖浮华|灵异三舅英年早逝,我回老家奔丧,不想半夜三舅的鬼魂竟然来找我。后来我把三舅从坟墓里挖出来,他竟然死而复生。三舅说我只能活到二十九岁,这究竟是上天注定,还是我被人下了诅咒?凶魂厉鬼,邪尸阴煞,面对这些要命的祖宗,还有死亡的阴影,我又将如何与其周旋?一切的一切,我都会为你们一一揭晓。
  • 神鬼造化事唯不忘相思神鬼造化事唯不忘相思诸葛妖道|灵异之前写过的一个小短篇,来试试水。自我感觉结构有点妙手偶得的意思,值得一看。
  • 鬼拍手之阴阳迷城鬼拍手之阴阳迷城山有水|灵异一位小说家偶尔闯入一个亦人亦鬼的迷幻世界,碰到了许多让他难以想象的奇异事件,最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
  • 风水师秘录风水师秘录大名府白衣|灵异为了一口棺材,奶奶打死了爷爷。河底倒塔邪祟丛生,乌龟烧香、化生害命。带着祖上传下的笔记,我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 天生术士天生术士安居天|灵异一个天生术士命的苦命娃,遇到一个既逗逼又无良的吃货师傅,从此踏上了抓鬼、打鬼,间或跟鬼谈恋爱,总之一辈子跟鬼打交道的路;一个纯洁的山村少年,被师傅教成了一个节操碎满一地的渣渣,可偏偏还要担当什么人间大义!看似轻松、充满了喜感的人生历程,又隐藏着多少无奈与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