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章 兵不厌诈

就在这时,从对面来了一大批人,一个个都骑着马上狂奔在大道上丝毫不顾及下面的那些逃生的百姓们,见对面那写马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在地上走着的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躲开了。只是北毒狼是多么爱面子的人啊,见对面那阵势丝毫不亚于自己北毒狼黑黝黝的眼眸微眯,直视着对面那如野兽般狂奔而来的人。

对面傲晨乘马狂奔,丝毫不顾及前面那道路上行走的百姓,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不顾及别人性命,这时连他自己都快不认识他自己了,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的心中是这么的阴厉。

感觉前面有一丝不对劲,傲晨抬眼看向前方,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排人抬着中间一个轿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正直直的盯着他。见此傲晨同样也眯起眼睛看着前方的那人,尽管如此傲晨也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骏马还是如常一样的狂奔。稍稍片刻傲晨的马就和北毒狼的大队碰了面,看清轿椅上的人是北毒狼傲晨就在离他的大队五米之处猛地一拉马缰停了下来。

上次见面依稀是在桃花岛的桃花盛宴之上,曾记那时他性格暴戾急躁,又听闻他高傲的狠。现在在这道路上见到他还真是在他料想之外啊!必定是铵雍国破灭他要移居吧,不然性格一向高傲的他又怎会这么大排场的往南方走呢。

这时北毒狼也看清了傲晨,眼睛放大看着他道,“四皇子这般急是要去哪儿啊。”

“北鞭狼君又是要去哪儿。”看了一眼抬着北毒狼的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难道铵雍国容不下北鞭狼君,现在要投奔蔺胥国。”

“这个要问四皇子你吧。”伸手一台,下面抬着轿椅的人明了的放下轿椅,轿椅落下之际北毒狼起身下坐,走至傲晨马匹前面,面容冷色道,“如若不是四皇子贪图美色,也不会出现现在这局面,以至于铵雍国溃不成军潦倒至此。”

“这话狼君说的不对,如若不是本皇子用这一计策铵雍国也不会这么快就被灭了,我傲天过也不会壮大至此了,兵不厌诈,我想这个词语北鞭狼君明白的很吧。”

“哼,四皇子这话说的也太假了吧,倒是把你贪恋美色作为你击溃铵雍国的筹码了。”

“本皇子本就如此,桃花盛宴与狼君共处那么长时间难道狼军没有看出么。”

“本君不喜看人,只是这次倒是把四皇子看的明白了。”

“何故。”

看傲晨衣服疑问的样子北毒狼大笑一声,道,“这天底下人现在谁人不知,四皇子为一女子整日在外奔波劳碌,这恐怕早已成为一段佳肴了。”

“本皇子怜香惜玉,怎能与狼君相比拟,狼君只身一人便是一家,无牵无挂真是让本皇子羡慕的狠啊。”

听着傲晨外是羡慕恭维实则讽刺的话,北毒狼恨的牙痒痒的,恨不得马上上前撕了他假笑的脸皮。只是他四皇子的身份不容得他那样坐,便朗笑道,“是啊,本君是不能和四皇子相比拟,只是有一件事本君一直不明白,今日四皇子在此本君想就直接问四皇子吧。”

“何事狼君直接说吧,本皇子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四皇子这一直寻找着谭紫,是真是如她相貌倾国倾城令四皇子魂牵梦绕,还是因为她是凤魔鞭的主人。”

听到北毒狼这样问傲晨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现在这天下人的心中也定是都有这个疑问吧!只是若是他说是因她的美貌,那天下人定是有些不信,或是讥笑他贪恋美色。若是他说是因为那凤魔鞭,那蔺胥国糸霖国也定会对他傲天国不依不饶的。想着便道,“这个本皇子也不明白。”

“噢,连四皇子都不明白,那这天下人恐怕也都会不明白了吧。”看到傲晨那脸变得青紫北毒狼心中一阵高兴,终于扳过了局势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见北毒狼笑的这般奸诈与猖狂,傲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紫,最大冷哼一声骑马本想踏过北毒狼的队伍,可就在他正要拉马缰的时候北毒狼又开口道,“四皇子怕是找错地方了吧!在桃花盛宴之时,这谭紫一直是和南无邪要好的,后来又认作为义兄,四皇子若是真的想寻怕是要去一下南无邪那里吧!”

本来是要走的傲晨一听北毒狼这样说不由得一怔,对啊,桃花岛时她一向是和南无邪要好的,这下许是去了他那里,想着便转身一拍马缰撒步而去。见四皇子转身离开了身下的侍卫都不相径庭的也转身跟着傲晨离开了。

看着傲晨和他带来的侍卫离开的背影北毒狼一阵爽朗的大笑,转身一内力一提便飞身又坐到了那轿椅上,接着下面抬着轿椅的人便又迈开脚步朝南方走去,只是这次北毒狼的心情比刚才好的多。

北毒狼的心情好了南无邪的心情可是再怎么也好不上来了,本来他闭关正在练就七尾蛇的蛇毒,正在高潮之期却被打断。本想发飙大试身手,可偏偏对方还是傲天国四皇子,这个身份让他怎么也动不起手来,只能这样坐着内心里如火一般表面上却平静笑颜以对。“四皇子到来有失远迎,真是罪过啊!”

“邪君客气了,本皇子此番前来的目的是为谭紫。”

“谭紫。”南无邪一早就猜到他来的目的是为谭紫,外面传言四皇子为一女子四处奔波,现在出现在他的府邸不是为她还是为谁,只是,“四皇子爱美之心真是令在下钦慕啊,这也算小妹之福气,只是自那日桃花盛宴之别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她现在在何方。”

“哎。”叹口气,虽然早就猜到他来着邪府也定不会有结果,可他还是在心底里燃着一个个小小的火苗,认为可能有一丝丝希望。明明知道北毒狼是在阴他,可他还是不忍来这一趟,果然,还是让他失望了。想着便道,“那本皇子就告辞了。”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见此南无邪立马起身恭维道,“四皇子既然来了就在小府逗留几日,这样一来一走还让别人以为我这邪君招待不周呢。”

“邪君客气,本皇子还要去寻谭紫呢,她是从宫里失踪的,怕她有事。”

“哦,那我也就不多留了,四皇子的事要紧。”说着南无邪就起身欢送。

邪府门口,南无邪站在门外傲晨在马上坐着对南无邪双手一抱拳,对他施以江湖之礼道,“告辞了。”

“告辞。”南无邪也双手抱拳对他施以江湖礼。

放下手,傲晨转身策马奔去,他带来的那些士兵也一个个都跟着离开,本来落微有些平静的林子被他这一去一回闹得不得安宁。树上安窝的小鸟乌鸦门也一个个四处乱飞,见此,南无邪无奈一笑道,“英雄不过美人关啊!”笑着便转身回了邪府之内。

傲晨一队人离开之后,那树林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论是刚才那一时便不似真实。

百论镇,谭紫和孔明走在街道上,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天前,孔明打听到抑是感觉到神医圣洛就在这镇内出现过,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这里。

百论镇,一个偏小而繁华的镇,镇里面的人都和睦相处崇尚无论男女老少终身以学习为主,这也打破了当时的历史,做为唯一一个不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的城镇。尽管如此,从属蔺胥国的这个城镇也没有被废掉,当今蔺胥国皇上虽然并不崇尚如此,但也并不反对百论镇的这一思想的流传,还特的命名为百论镇,以此为让此城镇的人以和平互利的方式来进行学习各方面东西,为蔺胥国造就异样的奇才。

听说,糸霖国皇帝听到这样的城镇曾命过一个大臣前来考察,那位大臣到达百论镇随便见到一人就考问一下,听到这里人都回答的仅仅有序的不由得大吃一惊,回糸霖国之后上报给皇上,糸霖国皇上还令人也造就了一个如同这百论镇一样的城镇,寓意于同样为国造就人才。

听完孔明讲述的百论镇的历史谭紫深深的为百论镇的建设者好好地鞠躬了一把,这人若是再现代一定会名扬千史的,虽然在现在就是传承内外的人士吧。

见谭紫这般表情,孔明心中也不禁为百论镇的建造者产生敬仰之情,在这时代能敢于创新的原来不止是主人而已。

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此时谭紫现在看他们与刚才看他们的感情有了很大转变。开始看着他们无一点儿感情可言,现在看他们心中有一丝敬佩,一个开心。在这不知名的古代能有这么样以书香为名的城镇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想着便开口道,“孔明我们在这多呆几天吧。”这两天一直不停歇的赶路她还真是累了。

“是主人。”点头,孔明接着说,“属下感觉得到,圣洛曾在这逗留过,只是现在不知他还在不在。”

“真的。”一听到圣洛在此谭紫更加高兴了,太好了,终于不用天天赶路了,终于可以歇息了。

见谭紫这般高兴孔明也很欣慰,找到圣洛就可以重见天日了,他也一直等着这一天。只是,他脸上的疤痕去掉之后,他或许就会变样子了吧,也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也罢,既然已经找到主人了还留这样的样貌为何,该是变回原来的模样的时候了。

跟着谭紫的脚步在城镇的道路上欣赏着这不一样的风光,谭紫在前面走着,看着这左右的人和风景,心里实属很是开心,只是她不知道,找到神医圣洛之时,也就是孔明的容貌改变之时,她的一切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就是命中注定的劫,论是她也逃不掉。

“呕。呕。”

看着凤仪宣吐完一次又接着一次的吐,杨帆眼神冷漠脸上无一丝表情递给凤仪宣一个毛巾。结果毛巾凤仪宣抱歉道,“谢谢。”说完擦擦嘴上的残留物转身走至背对着他们站着的耿驰冥身后,跪下道,“蛇子,都是仪宣不好,害的蛇子都不能去寻蛇子心中念想的人。”

“这不是你的错。”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耿驰冥眼神落微带些忧郁,见此,杨帆忍不住开口道,“蛇子,既然寻不到人我们不如回凌蛇岛的好,省的蛇王担心。”

“你以为寻不到就算了么,三弟怎会罢休。”

“那蛇子你的意思是。”

“静观其变。”

见耿驰冥依然是嘴不封口的站着,丝毫没有回凌蛇岛的意思,杨帆也不多话了,在一边站着想着怎样才能把他劝回去。若是蛇子真的放不下三蛇妃,那不止是兄弟相残这么简单,而是凌蛇岛的未来将也无望了。想着杨帆的眉头也不由得深深的皱了起来。自从知道蛇子和三蛇妃之间的感情之后,他的眉头也时不时的皱着,和耿驰冥的一样,甚至比耿驰冥皱的次数更多。他担心着凌蛇岛的未来,蛇子的未来。只是他种种地担心也都比不上耿驰冥对谭紫之间的感情。

凤仪宣自然也不是例外的,对于傲晨的感情和傲晨对三蛇妃的感情,她毕竟只是一女蛇,想到的也只是她自己这一点儿小小的天地。对于凌蛇岛的未来耿驰冥和谭紫以及耿宜驰和谭紫之间的情感她还从未想过,却事情已经这般乱。

百论镇客栈内,谭紫坐在窗户棱子上,看着外面后院内的风景。穿越来这架空世界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兴许是习惯了独自一人安静的欣赏风景,或是没有可以说话的人,谭紫已经不觉得似来时那么孤单了。这异世界对于她来讲,她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只是一场意外,只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似是在做梦一般不真实。

穿越成蛇身上还背负着这么大的负担,任是任何人也都无法一时接受吧!只是这是她的命,她无从选择。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孔明从外面走进来,脸上依然银白色面具,透着黄昏的光线显得很是神秘冷漠。看着谭紫在窗户边上坐着孔明走上前关心道,“现已是秋时天气有些微凉,主人还是不要坐在窗户边了。”

“嗯。”知道孔明是关心她,谭紫也很听话的起身离开了窗户转身坐到桌子边的凳子上,孔明这时也走到了桌子边,放下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打开说,“听说百论镇的枣糕饼甚是香甜,主人尝尝。”

“嗯。”捻起一个枣糕放入口中,枣糕一进口一股浓浓的红枣味道充满嘴里的每一个角落,裂开牙齿咀嚼几个,感觉里面清新香甜甚是爽口,和她在现代吃的枣糕一点儿也不一样。这里的枣糕里面满是浓郁的红枣和里面夹杂着一股清香的味道,而现代的枣糕满是添加剂的味道,红枣也没有这时代纯正,这才是真正的枣糕啊。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吃了好几个了,这时才想起孔明还在一边站着,再拿起一颗枣糕递向孔明道,“真的很好吃你也尝尝。”

“谢主人,属下不饿。”

“让你吃不是因为饿是因为很好吃,好吃的东西当然要分享了。”说着谭紫毫不犹豫的把枣糕塞到孔明手中,自己又拿起一个吃了起来。

见谭紫吃的很是开心孔明也不好拒绝,只好把手中的枣糕塞到嘴里。见孔明吃了谭紫更是开心,在这古代难得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啊,今天真是一个开心的日子。

吃完枣糕孔明擦了擦手道,“主人,已经有神医圣洛的消息了。”

“真的?在哪里。”一听有神医圣洛的消息谭紫明显有些小激动,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消息了,再也不用四处奔波找他的消息了。

“据百论镇的人说,神医圣洛的确有在这呆过几日,前几日这里有人患疾恰巧他路过此地,就在这里停留了几日。事后说是要去山脊上采一些红莲便离开了。”

“离开了?那还会回来么。”

“听说不久几天就回来了,我们主人只需再次多等几日便行。”

“嗯。”在这呆着好啊,总比四处奔波得好,想着谭紫心中更是乐了,今天看来真是个开心的日子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摄政王的阴狠毒妃摄政王的阴狠毒妃贼鸟晒月|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背负天下骂名的伪阴狠女人!传闻她天生废材,不学无术,却阴狠手辣;仗着自己是左相女儿的身份到处横行结怨!传闻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第一公子求爱不成,被戳穿投湖自尽!再次睁眼,她成了真阴狠的毒女人!从此,谁也别在她面前得瑟,否则,她端了谁!一个不慎,随手抓了个妖孽垫底。岂料,此妖孽是凶残成性、人人谈之变色的摄政王?!她虎躯一震,尼码,放马过来!她连他兽性大发都不怕,还怕他魔性大发不成?大婚当天,他冰冷的指尖划过她的脸蛋:“听说,你想要给本王戴绿帽子?”她慢条斯理地瞥了眼他:“真可惜,当时天太黑了,你戴的是绿帽子还是红帽子,我没看清!”****他宠她宠上了天,谁敢说她一个不是,抄他全家!他说:小屏子是本王的人,其他的人就算心疼,也要给本王忍着!他的人,自有他为她撑起一片天!
  • 代嫁代嫁胜妆|古言她美得惊人,却因一块丑斑遮住了所有福运,替嫁给了那个传说中嗜血、残忍的王。洞房花烛夜,盖头被掀起的那一刻,她却差点成为他的剑下魂:“既然你那么喜欢当替代品,那就如你所愿。”从此,她受尽无限折磨与苦难。寻死?她不会,她会活得好好的,保护她想保护的人!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素色清歌淡|古言再醒来,站在她眼前的是陌生男人。“这是哪里?你是谁?”“我是你亲生父亲。”那人冷然的开口。“你不是我爹爹,让我走。”男人无形的压力让她疯狂的想要逃离。“你想要报仇吗?想,就听我的,留下来,本王帮你覆了这锦绣江山。”男人开口,面无表情。“此话当真?好,刀山火海,哪怕是万丈深渊,我定要他血债血还。”琉璃紧咬贝齿,闭上眼睛,那一片片的鲜红又在眼前泼洒开,血泊里,爹爹微笑的闭上眼睛,她所有的亲人都不复存在。既然他舍不得让她死,那么就让她亲自手刃了那个曾让她爱恨难解的杀父仇人,今生,誓要用他的血来祭奠她爹爹。清歌新浪博客:http://weibo.com/qinggesu倾世璃歌读者群:214762337
  • 暴戾王爷的倾城妃:销魂误暴戾王爷的倾城妃:销魂误花語|古言身为女子,美到空灵,美到极致,究竟是福?还是祸?十六岁的少女李子仪,穿越时空的界限,来到一无所知的世界,迷茫的她如何面对不是自己的自己?红颜自古身为累,多情总被无情恼。面对孤傲冷酷却又热烈如火的他,弱小善良的她是否还能坚持心中那一份真挚的爱恋?而那个深爱她的男子,是否痴心依旧?(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戏妃诱情戏妃诱情浅斟低唱|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著名演员,一朝不慎身穿异国他乡。他是东陵的无所不能的神话王爷,冷面冷情让人望而却步。弱与强的碰撞,她识时务的笑脸相迎;追与逐的较量,他不自拔的深陷其中。她本想就此平淡的度过一生,奈何某人--------片段一:君郴寒抬头看着眼前一脸柔弱的人“既然你有病,那王府有药”,“呃--呵呵,王爷公务繁忙就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没等说完某人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不用客气,省的别人说我小气”片段二:“可累?”梓雨咬了咬牙,你跑一个试试不就知道了,面上仍一脸和气“不累不累,能跟着王爷是小的福气”“嗯,那就去干活吧”干活?梓雨任命的去了,不看还好,一看整个人都要气爆了,那个没品的王爷竟然让她刷夜壶----哼哼,既然如此,那她就用整片湖水还他一个夜壶香。
  • 凤雀相思:醉妃忆凤雀相思:醉妃忆佘兮熹佘|古言【本书重做】【架空】她家境复杂,自幼深谙女人多风波不断。果不其然,她斗了一生,她渴望爱,却只迎来了源源不断的猜疑,脑海中一句话一闪而过――男人都不可靠
  • 冷将军的医女夫人冷将军的医女夫人花开玥圆|古言悲催的现代九零后,一场车祸见了阎王,谁知命不该绝,穿越到大唐盛世却变成了孤魂野鬼。世出名门的大师,刚出山还未捉鬼,就救了一只鬼,帮助她找到寄宿的身体,一路走来竟然产生了感情。你若是人,我便是人。你若做鬼,我便做鬼。上天入地,让我来陪你,绝不让你孤独一生。前有华胥引,后有冷酷国师的萌鬼妻,看一人一鬼演绎倾城绝恋,大虐伤身,小虐怡情,绝对欢喜大结局,一对一宠溺恋。
  • 诺斯之旅修神记诺斯之旅修神记盛夏果|古言迷迷糊糊遇见一个白胡子老人,莫名其妙得了一袋美丽石头,尼玛,石头居然生出小龙,那就算了,居然把她扯到了异世空间,名曰“诺斯”,穿就穿吧,为什么要把那两个人也弄过来。天才夏洛尘,她的亲弟,一点都不知尊重为何物……另一个则是天下第一的罗琦若,打架第一、逃学第一、成绩也是第一,不过是倒数,只是看似冷漠的外表下掩藏一颗执着的心。三个人,两个天才,外送一个懒才,一心只想回家,奈何敌人步步紧逼,夏洛尘临风而立,衣袂随着狂风肆意飞舞,睨视天下,“既然预言已经开始,不如让它成真吧……”
  • 穿越之枫花雪月穿越之枫花雪月镜若轻枫|古言一直以为只是一场实验,一直以为无心的我不会有感情,一直以为我不会为了男人哭泣,可是你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节奏,扰乱了我的心神,束缚了我的真心,交错的时空,真的会有结局吗?不同空间的你我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是潇洒的说:“这只是虚幻的空间,我没有遗落自己的心,我可以继续潇洒的活在没有你的世界!”还是,放弃我的世界,在这里与你相守?迷失的空间,我该何去何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绝世皇后穿越之绝世皇后洛琰.CS|古言自己是世界首富的养女,在医学方面被别人说是天才。在一次奇遇之间遇到时光精灵,随后就踏上了自己的穿越之旅。但是这时光精灵太不靠谱了!!经过了数十几次才到了自己想去的时空,但是是到了猎场,被一个超帅的皇帝拿箭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