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7章 献世(3)

颜枚迅速在空中躲过锦年疯狂的攻击,身后的塔身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四处都是残破的罅隙。他顺势用力地抓住一枝粗壮的藤蔓,然后缠绕在自己的胳膊上,靠着锦年的力量来到了他庞大的身躯之上。他没想到锦年的身体会如此坚固,所有的攻击对它来说几乎都起不到半点的效果,这就是雪国三大禁兽的实力吗?传说中毁天灭地的力量果然不是假的。

如果没有王权的力量的话,想杀死它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紧紧握着手里的王权,刚刚在战斗的过程中他的身体也在快速的痊愈着,现在想操控王权应该是可以的,但机会只有一次,不能轻易使用,要找最好的时机才可以。

颜枚在锦年巨大的身体上奔跑着,每到一个地方就随手开始焚烧那里的岩石和荒草,锦年在不断痛苦的嘶吼着,庞大的身躯四处走动四处碰撞,用不了多久整座拉刻西斯塔都会被它撞的粉碎的。淞淞在下面看着,眸子被泪光浸泡的像块温润的红色玛瑙,让人看着心疼。她偷偷绕到锦年的身后,伸手握住一根藤蔓然后爬了上去。

在颜枚向下翻落的瞬间,一跟藤蔓像箭矢一般准确的刺入了他胸膛的位置,强烈的刺痛感瞬间让颜枚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和判断能力,身体越来越沉重,朝下方摔落了下去。这时,一个精致的小瓶子从颜枚领口的位置掉了出来,颜枚慌张的伸手想去抓住它,那个小瓶子却被突然射来的触须缠绕住,捏成了碎片。无数灰色的粉末从里面飘洒了出来,仿佛漫天零碎的尘埃碎屑。

颜枚的眼睛迅速染上了一层黯然的红,仿佛浓郁的暮色。

王权一点点变得滚烫,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下来,所有的画面都逐渐凝固。

颜枚跌落到地上,身后浮现出巨大的红色虚影,王权仿佛一柄被烈焰燃烧的魔杖,静静悬浮在他的面前。飓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将锦年所有的触须都吹散开,庞大的山岳被凌冽的风刃割开一道又一道深深的口子。颜枚身后的祭坛虚影突然点燃起七簇绚烂的火焰,燃烧成七只巨大的神鸟,在颜枚的头顶盘旋呼啸着。

他坚毅的脸被明晃晃的火焰照耀的发亮,仿佛高高在上的神。

他握住王权,瞳孔里燃烧着愤怒、怨恨和疯狂,所有的血液都在朝王权汇聚着,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了起来。他腾空跳起,跃到高高的空中,展开仅剩的右臂。王权浮在胸口,仿佛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却带有残缺的十字架一般。

他低垂着眉眼,指着锦年,开始宣读最庄严的审判。

七火神鸟迅速的从头顶飞掠,对准着锦年胸口的位置,狠狠冲去。一只比一只快,在落下前全部合并在了一起,幻化出一柄巨大权杖的模样,然后砸向锦年。

这个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忽然从锦年的身上跳起,张开双臂,朝漫天绚烂的霞光扑了过去。

一只又一只巨大的火鸟刺透了她的身体,焚烧着她的灵魂,王权毁天灭地的侵蚀力量全部砸在了她瘦弱的身躯里。她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痛苦,反而是一种满足一种幸福的感觉,仿佛那火焰并不致命,反而像憧憬已久的温暖阳光,晒在了身上。

淞淞浑身都在喷洒着滚烫的鲜血,然后闭上双眼朝身后重重的倒了下去。

锦年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所有的触须全部张开,全部朝颜枚的身体射去。

一跟又一根粗壮的藤蔓穿进他的身体,肩膀,胸口,腹部,大腿、脚踝,无数咔嚓咔嚓生气的倒刺都在刮割着他的血肉。然后颜枚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一直在看着缓缓坠落的淞淞,他永远也不会明白淞淞为什么要挡下王权的攻击,淞淞没有机会告诉他了,他也没有机会再去听了。

所有的风声都一同约好,缺席了此刻的生命。

地狱之门缓缓的开启,无数嘶吼的灵魂缠绕着他,最后,他流下滚烫的血泪,闭上双眼永远的跌入了深深的黑暗里。

王权轻轻掉落在地上,失去了所有的光亮。

“痛苦吗?”

澜析缓缓地走到我的面前,他撑着伞,完美的面容上挂着浅浅的笑,仿佛在嘲笑着这个丑陋的世界一样。他说:“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人活着就一定要时刻带着笑容,如果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那就自己努力让自己开心起来,努力的去笑,努力的去拥抱每一个还没有来得及离开你的人,努力的去珍惜所有眼前的事情,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悲伤的事儿太多了,但总得学会去笑一笑。”

“记得……”我虚弱的说。

“你做到了吗?”澜析轻轻地说:“这一路走来到底失去了多少呢?时间、生命、记忆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他们离开你的时候你有想过去好好挽留他们吗?他们在和你说笑的时候你有想过那就有可能是最后一面最后一句话吗?”

我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澜析叹了一口气,“我才是你最应该告别的人不是吗小鲸。”

他轻轻松开手,归墟缓缓飘起,黑色的伞面迅速扩大,所过之处所有的建筑都化作成了废墟。在归墟的笼罩之下,未时和锦年都在恐惧的颤抖着,疯狂的吼叫着,似乎恨不得赶快逃离这个让人恐惧的地方。它们庞大的身躯逐渐缩小萎缩,血肉开裂,无数的毛细血管飞离体外延伸到归墟的伞骨之上,所有的能量伴随着血液流淌进归墟,两头雪国传说中的巨兽就这样的渐渐失去了所有的生命气息,走向了干涸。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这究竟是怎样的实力才能办到的事情啊。

拉刻西斯塔瞬间支离破碎成了无数纷飞的粉末,昏暗的阳光虚弱的照进视野,仿佛孱弱少年的眉目,逐渐被归墟一点点掩盖。多弥芬城里所有的冰雪都在悄然融化着,无声无息的改变着,所有的高塔建筑也都拔地而起被归墟吸引,分崩离析成碎片,悬浮在半空中,诡异的存在着。

世界突然变成了苍白的颜色。

世界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世界突然凝结成了一块琥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截天途截天途花果山的大王|玄幻大道永恒,万载追求。二度穿越的奇葩行走于天地,战斗,修行,积累,历万劫,只为寻找一个答案。
  • 归元争霸归元争霸卷首语|玄幻被砸死,穿越位面。被刻下灵魂印记,叫我创建第一势力,要不会死。没办法,就让这域天世界为我的到来而闹腾吧!
  • 三界巨头三界巨头三界黑猫|玄幻我有我的选择;我决定我的未来;年轻是我的资本,我会证明这是谁的时代。有梦想,才能得到命运的眷顾,成功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劈山开路,过河搭桥,即使再艰难,我也要活的帅气。我是谢少峰,我为自己代言!
  • 仙剑问妖仙剑问妖我说123|玄幻大战启,三界乱。天地崩,修罗现。残阳如血,彼岸花艳。宿命谁解,回首人枉然。中域破,百兽侵。乾坤锁,仙剑出。往事已伤,不死军灭。寂寥何妨,笑对潇潇暮雨。
  • 毒狂毒狂枫间苍月|玄幻一朝风月一朝雪,一世轮回续情缘。遥忆凌云风霜雪,一段衷情天不怜。苍穹帝国世家弃子凌天河,怀着无尽的遗憾和悲愤身死,家族血仇未报,自己的美女师傅也是错过了一生一世,死在了自己怀里。幸得天下至宝唐王鼎,还却九魂身,重入轮回,在苍穹大陆这个尚武成风的大地上,他究竟要以怎样的逆天毒术狂战天下,来搅动满天风云,笑傲天下之巅?
  • 天武天武妖惑天下|玄幻穿越异界的张浪,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卷无名经书,练成强悍武力。然而他却因为这卷经书陷入无边杀劫中,无数阴谋纷至沓来,他身败名裂,被天下追杀。不过他并没有倒下,也从未放弃希望,与全天下为敌,誓不低头!……尸山血海,他终于冲破层层阴霾,成为世人仰视的绝代强者!
  • 混沌皇尊混沌皇尊闲制|玄幻是命运的轮回?还是宿命的安排?九州远古神族为何会于异宇宙扎根?陨落的千古人杰为何会异世重生?这一切是梦幻般地巧合?还是有着至高无上的操纵?这一切的一切静等你揭开神秘面纱?
  • 陨神纪陨神纪名尘|玄幻三年前的那一场天降血祸,使得本是王侯贵胄的少年沦落为平庸。而当这位少年终于是被唤醒过来时,同时唤醒的,还有着他体内那本就不甘于安份顺从的血脉。……浮图:受本神认可的为正道,不受本神认可的即为魔道……古凡:既然如此,那我古凡,便斩了你这尊所谓的“神”……
  • 我命逍遥我命逍遥妖道哪里跑|玄幻天道混乱,帝君不敌,下界寻求希望;群英四起,大陆动荡,谁人独领风骚?暗流涌动,劫数将至,一片末世之景;神缺少年,自命逍遥,乱世危局演绎无上传奇!
  • 千般客千般客如果可以呼吸|玄幻皆道江湖险恶、是非纷扰,但莫管世道如何,总有人愿意将这杯江湖一饮而尽,再道甘甜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