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0章 我有自己的武器

说话之间,身形有些踉跄的向着那个黑刀走去。

“不要过去……”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上古神怒吼了一声,对着凤还叫着说道。

那一瞬间,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我不知道这把黑刀是不是对凤还也有敌意,因为这黑刀之上蕴含着的是我强大的怒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黑刀很有可能是不分你我的。

如果事实证明,我确实是想多了。

黑刀并没有在意凤还的靠近,上面的血液缓缓的滴落而下,似乎是特意为凤还撑开了一个防御的力量一样。

在蓬莱仙岛的山巅之上,凤还坐在一把黑刀的边缘。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刀,震慑所有。甚至连上古神都不敢轻易靠近,而那黑刀之上淋漓的两个鲜血写上的大字,让整个蓬莱仙岛的强者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心怵。似乎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

“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轻声的说道:“这把黑刀在加上你的精血之后,就算是远古神想要靠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说你可以放心!如果咱们还是必须要尽快的赶过去,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太极图案之中的一切。

山巅之上,凤还穿着红色的嫁衣,静静的靠在黑刀之上。周围聚满了人,但是却无一人敢靠近。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的心中算是多少的舒服了一些,对着身旁的沐沐说的:“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如果不是沐沐的话,恐怕我根本就没有实力做到这样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将黑刀借给我,那么这次的事情可能成为我一辈子的损失。这些道谢的话,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却承载了我全部的感激。

“没事!”沐沐微微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魏宝来看了我一眼,轻声的说道:“难怪你也这么想要回去,嫂子还是挺漂亮的。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就真的快速赶往十三帝关了!”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自然是明白的。

所以说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迅速的离开了这个空间。

如同我之前猜测的一样,在我离开了这个虚空气泡之后,体内的水火之力再次缓缓的凝结成形,成为了水火磨盘,而那股冰封和溶解的力量我再也没有办法施展出来。好在这些我早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说并没有太过失落,一路上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向着前线而去。

倒是遇到了不少方外的强敌,恰好我这个时候的心情不好,所以说下手没有任何的犹豫。

“凤还,等我!”

现在对于我而言,心中就只有这四个字。我的心中是异常的焦虑,生怕自己赶不上。可以说这十三帝关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进去。好在现在我的实力已经踏入到了古神境界,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穿过那个太虚,回到十三帝关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前线的那些城池愿意让我冒这个险。

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恐怕就只有挥剑相向了!

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十三帝关之外。果然,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湮灭的太虚之境,就那样明晃晃的存在在远方之中。

而在那太虚之境的前方,真是大气磅礴的矗立着几座城池。

其中高手林立,强者如云。

远古神在这里虽然不多,但是决计不少。如若不然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震慑方外的强者。只不过我能够看到人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丝的疲态,似乎是在这里已经战斗了太长的时间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多长的时间,或许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战死,才是一种解脱吧。

我没有办法体会他们现在的心情,但是我能够明白。

这些城池的下方,这个战场之下,埋葬了无数的枯骨。

我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茫然,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些不是太清楚,真的不愿意我回去的话,我真的有办法对着这些人刀剑相向么?我的心中有些茫然不禁轻声的询问着自己。我不知道答案,或许一切就只有等到真正发生的时候,才能够明白吧?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往前跨出了一步。

“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方外之人似乎是发现了我们一样。

其中的一个小队在霎那之间将我们包围。我身体之中怒意喷发,而后看了一眼身侧的沐沐,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我们就为这里的城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嗯!”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接着说道:“刚好你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了。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彻底的宣泄出来,对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我点头。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冷然。

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回答,一只手点出一道印记。

前方的空间在霎那之间化为虚无,似乎是能够吞噬一切一样,紧接着我一拳灌出,拳势惊人。

沐沐虽然说手中无刀,但是在掌心劈砍之下,竟然也好似有一道道的刀芒冲天而起。看上去异常的骇人,周围的整个小队在霎那之间被我们消灭殆尽,毕竟这一支小队之中实力最强的也只不过是上古神而已,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冲一下吧!”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却是瞄向了远方的方外营帐。

我的心中想法倒是异常的简单,既然来到了这里,如果说不做一些事情的话,我的心中难安。最为重要的是,若是我们真的能够立下一些功勋的话,那么在城池之中的话语权也会高上一些。

“飞仙印!”

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点出一道印记,天空之中的星辰在那一刹那似乎是灌注而下了一道道的力量一样,无穷无尽的力量彻底的爆发,向着营帐的方向直接的坠落而下。

“乱星印!”

我怒吼一声,星辰坠落而下,周天星辰为阵,在霎那之间形成了一个绝杀的死局,我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因为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决计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

而我们这边的战斗似乎是惊动了方外的强者一样。

我能够感受得到,无数的强者在霎那之间向着这里汇聚而起。

“我靠,你们简直疯了……”这个时候的魏宝来也是哭丧着脸,不过却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他不出手的话,那就只有等死一途,他的身体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穿梭,手中好像是持着一把诡异的梭子一样。

一旦被那把梭子点到,身体就会在霎那之间化为飞灰。

纵然世上古神,也没有任何的生还之力。

而魏宝来的真实战力并不是很强,想要正面对抗上古神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所有的倚仗似乎是全部都依靠那把梭子。我倒是非常的怀疑,那把梭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鬼斧印!”

在这一瞬间,我再次叠加印法。

紧接着,一道道的死气凝结,在天空之中,霎那之间形成了一道鬼斧。

而后,我将鬼斧递给了身侧的沐沐略微的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虽然说没有你的黑刀强大,但是凑合用一下吧!”

“你呢?”沐沐轻声询问。

而我一只手猛然间一挥,太虚空间霎那间打开,我将一截金黄色的腿骨握在了手中:“我,有自己的武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今夜:鬼会来今夜:鬼会来舞质木偶.CS|灵异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至少原来我以为我是。但自从进了这所高中的第一步,一件件我原本想都不敢想象的恐怖事件突如而来。她真的是我的同学么?今夜的晚自习我到底该不该参加?随着故事一页页的翻阅,大家将身临其境到我不可思议的生活当中。
  • 灵魂降临灵魂降临昌昌|灵异每天晚00点早6点各更新两章感谢一直支持我小说的人
  • 死灵脸死灵脸张宝钱|灵异亡魂哭,哭断肠。恶鬼笑,灭满门。冤魂咒,死不怕。死灵脸,莫要看。这是古老相传最恐怖的四大凶兆,其中尤以死灵脸最诡异可怕。死灵的脸为什么不能看,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传说中,凡是看见死灵脸的人,最后都会变成无识无觉,完全靠对生的渴望与执念,浑浑噩噩游荡在人世间的死灵!永世不得超生,直到彻底的疯狂,走上魂飞湮灭的悲惨结局。郝炎与好友大头,因为一起诡异人吃人的案件,被种下死灵的诅咒。为了保命,俩人共同经历恐怖的杀人医院、死人游荡的山村、死亡学院、食人大厦、死灵界等等一连串惊悚传奇的案件。这是一个描写亡灵与活人共同欲望的故事,也是一个揭示生与死玄机的故事,更是一段惊悚的旅程!
  • 人间巡使人间巡使圆钧|灵异主角张扬普通上班族,无意间掺和到了道、佛、阴间之间的事情之中。什么叫倒霉,去出差都能出这么大的事情,原来这道、佛、阴间其实是这样的存在,它们竟然不是我们普通认知听闻或电视里的那个样子其实是…………
  • 怎样开天眼怎样开天眼及羽.CS|灵异我没有香车宝马,我没有锦衣玉食。同样我也没有醉生梦死,更没有纸醉金迷。作为一个被打开天眼的信道使者我有什么?我有一世逍遥,我有万行自在。我有无为道心,我有清静道情。当你在名利场上苦苦追逐,当你在金钱美色中迷失自我之时,而我在品味茶香,我在听琴,我在看经,我在欣赏天女在云中翩翩起舞,我在用最初的自我享受当即之境。不是自命的清高,更不是假装的不屑,只是我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与道合真,不假而行。
  • 阴兵借道阴兵借道装甲悍将|灵异我出生的时候被鬼算计,左眼血流如注这是诅咒,也是机缘,从此,跟随师父进入了一个波澜壮阔的道术江湖。茅山僵尸四海名扬,龙虎符箓天下无双,五行遁术世间罕见……而我,一力降十会,十二手印窥破天机。阴兵借道,百鬼夜行,僵尸吐珠……这些事情,都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 巫蛊谜棺巫蛊谜棺天干地支|灵异清末,南疆蛮荒大山深处。夷民柳翁两姓,为争虫毒二蛊的虚名,相斗千余年,恩怨延续至今,血光之灾不时闪现。汉地五镇,惊现前明尸兵……
  • 满清萨满满清萨满尖刀|灵异铁骑入关,定鼎燕京,八旗席卷南北。父子相残,兄弟阋墙,后宫唱断浮华,英雄早逝,扈臣弄权,盛世繁华转眼空……
  • 暗黑鬼蜮暗黑鬼蜮燕山栎|灵异一个屌丝少年,稀里糊涂就成了神秘方术门派的道徒,还在不知不觉中遭到了黑降真的诅咒,成了别人寻找宝物的工具。主人公凌萧在寻找解除自己身上死亡“炸弹”方法的同时,学得很多失传已久的方术……亲情、友情、爱情和惊悚、悬疑、杀戮交织在一起……
  • 西山诡异事件纪实西山诡异事件纪实邓光祖|灵异堪輿家说,西山的香山一段“阴气太重”。您想想,青龙桥(颐和园后门)到香山不过五里左右(明称金山),这座金山竟然有七十二座皇家大坟建在这里,可谓洋洋大观!也足和今天的八宝山有一拼了。由此可见,单就金山的情况来看,你说它阴气重不重?西山有前庙后墓的三百七十座太监阴宅。俗说太监们的阴气最重,他们被强行压制了该有的阳性,其本性反其道,怨恨愤懣,但无法泻积,终化为比女性还阴柔的怪异情性。他们死后,其本生魂魄怨气冲天,夤夜潜游,阴扰其地,这里遂会有可怖的阴氛做祟,使人生出倒霉事而不明就里。事实也是这样,在身处香山多年的经历中,我遇到了许多这样的怪事,大部分恐怖而诡异,迄后段段道来,以飨好此说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