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0章 我有自己的武器

说话之间,身形有些踉跄的向着那个黑刀走去。

“不要过去……”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上古神怒吼了一声,对着凤还叫着说道。

那一瞬间,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我不知道这把黑刀是不是对凤还也有敌意,因为这黑刀之上蕴含着的是我强大的怒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黑刀很有可能是不分你我的。

如果事实证明,我确实是想多了。

黑刀并没有在意凤还的靠近,上面的血液缓缓的滴落而下,似乎是特意为凤还撑开了一个防御的力量一样。

在蓬莱仙岛的山巅之上,凤还坐在一把黑刀的边缘。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刀,震慑所有。甚至连上古神都不敢轻易靠近,而那黑刀之上淋漓的两个鲜血写上的大字,让整个蓬莱仙岛的强者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心怵。似乎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

“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轻声的说道:“这把黑刀在加上你的精血之后,就算是远古神想要靠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说你可以放心!如果咱们还是必须要尽快的赶过去,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太极图案之中的一切。

山巅之上,凤还穿着红色的嫁衣,静静的靠在黑刀之上。周围聚满了人,但是却无一人敢靠近。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的心中算是多少的舒服了一些,对着身旁的沐沐说的:“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如果不是沐沐的话,恐怕我根本就没有实力做到这样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将黑刀借给我,那么这次的事情可能成为我一辈子的损失。这些道谢的话,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却承载了我全部的感激。

“没事!”沐沐微微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魏宝来看了我一眼,轻声的说道:“难怪你也这么想要回去,嫂子还是挺漂亮的。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就真的快速赶往十三帝关了!”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自然是明白的。

所以说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迅速的离开了这个空间。

如同我之前猜测的一样,在我离开了这个虚空气泡之后,体内的水火之力再次缓缓的凝结成形,成为了水火磨盘,而那股冰封和溶解的力量我再也没有办法施展出来。好在这些我早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说并没有太过失落,一路上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向着前线而去。

倒是遇到了不少方外的强敌,恰好我这个时候的心情不好,所以说下手没有任何的犹豫。

“凤还,等我!”

现在对于我而言,心中就只有这四个字。我的心中是异常的焦虑,生怕自己赶不上。可以说这十三帝关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进去。好在现在我的实力已经踏入到了古神境界,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穿过那个太虚,回到十三帝关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前线的那些城池愿意让我冒这个险。

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恐怕就只有挥剑相向了!

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十三帝关之外。果然,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湮灭的太虚之境,就那样明晃晃的存在在远方之中。

而在那太虚之境的前方,真是大气磅礴的矗立着几座城池。

其中高手林立,强者如云。

远古神在这里虽然不多,但是决计不少。如若不然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震慑方外的强者。只不过我能够看到人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丝的疲态,似乎是在这里已经战斗了太长的时间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多长的时间,或许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战死,才是一种解脱吧。

我没有办法体会他们现在的心情,但是我能够明白。

这些城池的下方,这个战场之下,埋葬了无数的枯骨。

我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茫然,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些不是太清楚,真的不愿意我回去的话,我真的有办法对着这些人刀剑相向么?我的心中有些茫然不禁轻声的询问着自己。我不知道答案,或许一切就只有等到真正发生的时候,才能够明白吧?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往前跨出了一步。

“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方外之人似乎是发现了我们一样。

其中的一个小队在霎那之间将我们包围。我身体之中怒意喷发,而后看了一眼身侧的沐沐,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我们就为这里的城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嗯!”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接着说道:“刚好你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了。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彻底的宣泄出来,对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我点头。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冷然。

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回答,一只手点出一道印记。

前方的空间在霎那之间化为虚无,似乎是能够吞噬一切一样,紧接着我一拳灌出,拳势惊人。

沐沐虽然说手中无刀,但是在掌心劈砍之下,竟然也好似有一道道的刀芒冲天而起。看上去异常的骇人,周围的整个小队在霎那之间被我们消灭殆尽,毕竟这一支小队之中实力最强的也只不过是上古神而已,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冲一下吧!”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却是瞄向了远方的方外营帐。

我的心中想法倒是异常的简单,既然来到了这里,如果说不做一些事情的话,我的心中难安。最为重要的是,若是我们真的能够立下一些功勋的话,那么在城池之中的话语权也会高上一些。

“飞仙印!”

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点出一道印记,天空之中的星辰在那一刹那似乎是灌注而下了一道道的力量一样,无穷无尽的力量彻底的爆发,向着营帐的方向直接的坠落而下。

“乱星印!”

我怒吼一声,星辰坠落而下,周天星辰为阵,在霎那之间形成了一个绝杀的死局,我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因为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决计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

而我们这边的战斗似乎是惊动了方外的强者一样。

我能够感受得到,无数的强者在霎那之间向着这里汇聚而起。

“我靠,你们简直疯了……”这个时候的魏宝来也是哭丧着脸,不过却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他不出手的话,那就只有等死一途,他的身体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穿梭,手中好像是持着一把诡异的梭子一样。

一旦被那把梭子点到,身体就会在霎那之间化为飞灰。

纵然世上古神,也没有任何的生还之力。

而魏宝来的真实战力并不是很强,想要正面对抗上古神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所有的倚仗似乎是全部都依靠那把梭子。我倒是非常的怀疑,那把梭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鬼斧印!”

在这一瞬间,我再次叠加印法。

紧接着,一道道的死气凝结,在天空之中,霎那之间形成了一道鬼斧。

而后,我将鬼斧递给了身侧的沐沐略微的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虽然说没有你的黑刀强大,但是凑合用一下吧!”

“你呢?”沐沐轻声询问。

而我一只手猛然间一挥,太虚空间霎那间打开,我将一截金黄色的腿骨握在了手中:“我,有自己的武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獒图腾獒图腾阿丑|灵异一起失踪事件,我与我的藏獒萨吉不幸卷入一趟无人区救援之旅,这是谁精心布置的迷局?藏地白头蝰、野獒、藏狼、巨熊、野耗牛、猎獒人、高山兀鹫、狼獾、圣湖水怪、雪豹……谁来阻止我们的逃离?谁才是真正的“藏区之王”?死亡之旅,离奇失踪,古老密咒,荒原秘境,……羌塘无人区这个“生命禁区”向我们隐瞒了什么?獒图腾崇拜为何如此疯狂?首次解密羌塘无人区这一块魔幻秘境。
  • 没有尽头的走廊没有尽头的走廊薄石|灵异三十年前的一桩惨剧,犹如一条看不见的绳索,蜿蜒至今。怨鬼、善灵,情爱、私欲,仇恨、友谊,公正、邪恶,在冥冥之中交集,将这条看不见的绳索结成了一个死结。死结,到底谁人能解?到底谁该对当年的惨剧负责?
  • 我的玛雅新娘我的玛雅新娘庄雪禅2|灵异侠义为怀的心理医生跟患有心理疾病的神秘玛雅公主的爱情故事!灵隐寺与美洲盗梦家族的巅峰对决!龙族文化和玉米文化的和谐互补!一部别开生面的心理学悬疑著作!各种古怪的匪夷所思的盗梦手法!诡境废墟,莫奈湖畔,八卦奇兵,梦境大屠杀!
  • 死亡手札死亡手札笑风子|灵异林凡偶然之间得到了一本名为死亡手札的笔记本,里面记载着各种各样骇人的死亡方法,原本以为是他人的恶作剧,就没有在意。可噩梦随之到来,开始逐渐有人应验了笔记本上的死亡方法,而且更加超出他所认知范围的事,一件一件的登上舞台……奇门异术,饕餮食人,山海异兽,天葬师,阴阳师,不净人……这本死亡手札的真正秘密是什么?无人知晓……
  • 捡了个妖怪当师傅捡了个妖怪当师傅不过一涂鸦|灵异他本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一次车祸而意外打开了阴阳眼,看到了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来,他是想经过一段时间适应这些事情以后,再重新过上自己的普通生活,结果,一只突然出现的猫妖改变了所有的一切。
  • 万能许愿币:梦想成真万能许愿币:梦想成真奴良神样.CS|灵异自从挖出这个许愿币,我平静的生活再也没有了…
  • 白话聊斋故事(下)白话聊斋故事(下)舒臣情|灵异关于聊斋故事类的书,也有不少,我以前也看过很多,觉得很不过瘾,自己又看得懂文言,为何不自己来编写一部《白话聊斋故事》呢,便开始动手了。既然要写,都要写得和前人有点不一样,那本书的不一样在什么地方,首先,采用流畅生动的现代语言,除了表现原作品的精彩,还体现出了现代语言的美感。其次,我参考了各种已出本书了的,有关聊斋故事书的选编情况,自己再把《聊斋志异》通读一遍,尽量做到不遗漏优秀编目,把最精彩的聊斋故事,呈现给大家。再次,本书极尊重原著,而又富有个人特色,把故事写得娓娓动人,克服了文言转化为现代语言的呆板,显出原著的韵味。改编《聊斋志异》的书很多,希望本书能脱颖而出,真正得到大家的认可与喜欢。
  • 莲仙传莲仙传江城落梅|灵异有人说,我曾经十世为人,十世为畜,为人造孽,为畜积德,最后人间界十世的孽障化作了蛇妖,畜生界十世的功德化作了狐仙,二者的后世一直厮杀,我的第二十一世本可成仙,但我为了化解自己积下的这些业障,舍生化为了七彩雪莲,希望以此平息蛇妖和狐仙的恩怨。
  • 鬼馁鬼馁幼微|灵异鬼一重,妖一重,身向阴阳那畔行,千家灯火明。魂一归,魄一归,道法显圣震乾坤,百鬼助夜行。
  • 少年蓝橙怪奇事件薄少年蓝橙怪奇事件薄七轩|灵异诡异离奇的事件,环绕周身的谜团,身陷困境的脆弱之人在等待他的救赎……命运注定了他终是逃不脱,深蓝色的利刃在指引他前往那处世界之外的世界,神圣塔罗的残酷战争即将到来,黑与白的冲撞一触即发。而下一张为他翻开的牌面将是“THESUN”的光辉灿烂,还是“DEATH”的绝望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