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0章 我有自己的武器

说话之间,身形有些踉跄的向着那个黑刀走去。

“不要过去……”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上古神怒吼了一声,对着凤还叫着说道。

那一瞬间,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我不知道这把黑刀是不是对凤还也有敌意,因为这黑刀之上蕴含着的是我强大的怒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黑刀很有可能是不分你我的。

如果事实证明,我确实是想多了。

黑刀并没有在意凤还的靠近,上面的血液缓缓的滴落而下,似乎是特意为凤还撑开了一个防御的力量一样。

在蓬莱仙岛的山巅之上,凤还坐在一把黑刀的边缘。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刀,震慑所有。甚至连上古神都不敢轻易靠近,而那黑刀之上淋漓的两个鲜血写上的大字,让整个蓬莱仙岛的强者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心怵。似乎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般。

“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轻声的说道:“这把黑刀在加上你的精血之后,就算是远古神想要靠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说你可以放心!如果咱们还是必须要尽快的赶过去,以免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太极图案之中的一切。

山巅之上,凤还穿着红色的嫁衣,静静的靠在黑刀之上。周围聚满了人,但是却无一人敢靠近。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的心中算是多少的舒服了一些,对着身旁的沐沐说的:“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如果不是沐沐的话,恐怕我根本就没有实力做到这样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将黑刀借给我,那么这次的事情可能成为我一辈子的损失。这些道谢的话,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却承载了我全部的感激。

“没事!”沐沐微微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个时候,魏宝来看了我一眼,轻声的说道:“难怪你也这么想要回去,嫂子还是挺漂亮的。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就真的快速赶往十三帝关了!”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自然是明白的。

所以说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迅速的离开了这个空间。

如同我之前猜测的一样,在我离开了这个虚空气泡之后,体内的水火之力再次缓缓的凝结成形,成为了水火磨盘,而那股冰封和溶解的力量我再也没有办法施展出来。好在这些我早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说并没有太过失落,一路上我们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向着前线而去。

倒是遇到了不少方外的强敌,恰好我这个时候的心情不好,所以说下手没有任何的犹豫。

“凤还,等我!”

现在对于我而言,心中就只有这四个字。我的心中是异常的焦虑,生怕自己赶不上。可以说这十三帝关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进去。好在现在我的实力已经踏入到了古神境界,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穿过那个太虚,回到十三帝关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前线的那些城池愿意让我冒这个险。

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恐怕就只有挥剑相向了!

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十三帝关之外。果然,我看到了一个近乎湮灭的太虚之境,就那样明晃晃的存在在远方之中。

而在那太虚之境的前方,真是大气磅礴的矗立着几座城池。

其中高手林立,强者如云。

远古神在这里虽然不多,但是决计不少。如若不然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震慑方外的强者。只不过我能够看到人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丝的疲态,似乎是在这里已经战斗了太长的时间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多长的时间,或许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战死,才是一种解脱吧。

我没有办法体会他们现在的心情,但是我能够明白。

这些城池的下方,这个战场之下,埋葬了无数的枯骨。

我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茫然,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些不是太清楚,真的不愿意我回去的话,我真的有办法对着这些人刀剑相向么?我的心中有些茫然不禁轻声的询问着自己。我不知道答案,或许一切就只有等到真正发生的时候,才能够明白吧?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往前跨出了一步。

“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方外之人似乎是发现了我们一样。

其中的一个小队在霎那之间将我们包围。我身体之中怒意喷发,而后看了一眼身侧的沐沐,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我们就为这里的城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嗯!”沐沐看了我一眼,而后接着说道:“刚好你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了。将自己心中的愤怒彻底的宣泄出来,对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我点头。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冷然。

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回答,一只手点出一道印记。

前方的空间在霎那之间化为虚无,似乎是能够吞噬一切一样,紧接着我一拳灌出,拳势惊人。

沐沐虽然说手中无刀,但是在掌心劈砍之下,竟然也好似有一道道的刀芒冲天而起。看上去异常的骇人,周围的整个小队在霎那之间被我们消灭殆尽,毕竟这一支小队之中实力最强的也只不过是上古神而已,对于我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冲一下吧!”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却是瞄向了远方的方外营帐。

我的心中想法倒是异常的简单,既然来到了这里,如果说不做一些事情的话,我的心中难安。最为重要的是,若是我们真的能够立下一些功勋的话,那么在城池之中的话语权也会高上一些。

“飞仙印!”

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点出一道印记,天空之中的星辰在那一刹那似乎是灌注而下了一道道的力量一样,无穷无尽的力量彻底的爆发,向着营帐的方向直接的坠落而下。

“乱星印!”

我怒吼一声,星辰坠落而下,周天星辰为阵,在霎那之间形成了一个绝杀的死局,我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因为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决计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

而我们这边的战斗似乎是惊动了方外的强者一样。

我能够感受得到,无数的强者在霎那之间向着这里汇聚而起。

“我靠,你们简直疯了……”这个时候的魏宝来也是哭丧着脸,不过却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他不出手的话,那就只有等死一途,他的身体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穿梭,手中好像是持着一把诡异的梭子一样。

一旦被那把梭子点到,身体就会在霎那之间化为飞灰。

纵然世上古神,也没有任何的生还之力。

而魏宝来的真实战力并不是很强,想要正面对抗上古神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所有的倚仗似乎是全部都依靠那把梭子。我倒是非常的怀疑,那把梭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鬼斧印!”

在这一瞬间,我再次叠加印法。

紧接着,一道道的死气凝结,在天空之中,霎那之间形成了一道鬼斧。

而后,我将鬼斧递给了身侧的沐沐略微的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虽然说没有你的黑刀强大,但是凑合用一下吧!”

“你呢?”沐沐轻声询问。

而我一只手猛然间一挥,太虚空间霎那间打开,我将一截金黄色的腿骨握在了手中:“我,有自己的武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阴阳封魔录阴阳封魔录墨羽冥|灵异李尚阳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两把剑为何只有他能操控?喜欢的话加群474037776
  • 魔鬼底片魔鬼底片青蔻|灵异孟在渊不断在梦中进入同一个客栈,他还在梦中杀了人。他无意中看了一场有关湘西蛊毒的话剧,话剧的剧情居然与他的梦境诡异得重合,这到底是一个巧合还是隐藏着什么恐怖的真相?
  • 九世鬼缘九世鬼缘岚哲|灵异孙昭:原是天界第一武神龙奇第十世的转世之人。当年龙奇因犯错被天帝责罚,不得再位入仙班。前九世的结局皆为妖魔在其二十岁时所害,第十世是否可以力挽狂澜呢?吴朋:孙昭的好朋友,与孙昭共同打击妖魔。其实吴朋也并非普通人,他的前世也不是池中之物。周毅:茅山法术传人,收了吴朋当徒弟,是第一个救助孙昭的人。也是第一个说出孙昭是龙奇转世的人。龙米:龙奇的妹妹,当初与龙奇一同受罚。在遇到孙昭之后,便与孙昭一起对抗妖魔。赵陆:钟馗的凡间名字,先是在冥界帮助孙昭,然后受地藏王菩萨之命陪同孙昭一起降妖伏魔。怪皇:孙昭等人费尽艰辛要消灭的妖怪,也是一系列发生在孙昭身上的幕后人。
  • 玄警特案组玄警特案组黔郭先生|灵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古往今来,有多少未知诡异的事情能被世人所了解?《玄警特案组》讲述的正是那些我们听过却不了解的未解之谜,远古的传说、失落的文明、尘封的事件、神秘的生物,正等着玄事警察们去一一开启。记住: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想让我们了解的一点而已。
  • 种鬼传说种鬼传说唐朝和尚|灵异一缕飘荡人间的魂,一座隔绝阴阳的门,一场止而复始的梦,一桩布上千年的局。凡心种鬼,谬论天机。
  • 阳师手札阳师手札牛油飞了|灵异落魄大学生,得到一本名叫《阳师手杞》黄皮书,开始一场不可思异的旅程,巫王祭坛、黄泉奈何,秦岭尸地……传说中的禁地接二连三浮出水面,为您揭开一个个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 性格分裂的小子性格分裂的小子文艺屋折扇|灵异一个自从出生就患有人格分裂症的他,有时精神正常,有时又发癫发疯。从小受人嘲笑,甚至遭同龄人殴打,唯有父母不离不弃。他叫李小折,因为他右手臂上有一个小折扇胎记。一次与母亲去买菜,看见马路上躺着一个被撞的,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生。被撞男生周遭出现了很多警察,甚至连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市长也赶了过来。与此同时,被撞男生的魂魄悄无声息的进入小哲身体,占据了小哲的另一面疯癫性格。
  • 乡村鬼事录乡村鬼事录陈腔滥调|灵异【巅峰聚焦—品牌佳作—强推阅读】民间流传着,千奇百怪的故事,古至今日都无人能破解,种种诡异事件。一个亲身经历的鬼故事,讲述着一篇奇闻录......邪教与道教,两者之间的争斗,搅得阴界大乱,万鬼大怒,祸害人间。谁能拯救天灾鬼祸,谁又能约束苍生命劫?吾乃天命之子,逆改苍生之命,普渡天下之劫。————————申明本书是:第一人称!书荒不妨进来一阅。
  • 遗冢谜踪遗冢谜踪柏森森|灵异墓穴之地,大凶之地,是生人勿进的地域,却是死人常驻的乐土。一段尘封的历史,一首死亡的挽歌,嗜血的诅咒因墓穴而起,也将因墓穴而终。跟随主角的脚步进入那些被人遗忘的坟冢,感受埋藏地底深处的远古故事,体验前所未有的神奇和凶险。
  • 圣棺疑云圣棺疑云狮心鬼童|灵异我本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员工,却因为从未蒙面的父母卷入一场斗争,无故进入盗墓界,探索圣棺的秘密自古相传的口诀掘地三尺如血堤,埋土焚香再不回:东北倒插鬼门立,从此生死两茫茫:苍龙七宿入家归,万海归一万象虚;仙山雪域金银所,鬼神难开长生门。能否帮我度过重重难关,生与死的瞬间,是否能找到长生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