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6章 大结局

初夏缓缓来袭,不过三更天的时候,窗外已经是蒙蒙亮了。

厉麟晨起,轻手轻脚地梳洗更衣,还未出门,就见榻边的小床上,有轻微地声响。

走过去一看,女儿已经醒了,正睡眼惺忪地看过来,怔了几秒,方才像想到什么似的,咧嘴一笑,露出几颗小小的牙齿。

厉麟拿起床边的小毛毯,将她裹起来,抱在怀里。

苏嬷嬷过来一看,正要伸手去接,却见侯爷微微摇头。

他带着她一起去了院子,陪她看了一会儿花花草草,又去到鹿园,喂了喂小鹿。

这鹿园比以前热闹多了,如今也是“一家三口”。

小阿七咿咿呀呀,指着小鹿,呵呵地笑。

厉麟晨起之后,本来要松松筋骨,练练功的,如今又多了一样,就是哄女儿。

苏嬷嬷一直跟在后面,手里还拿着一张小薄被,被子是用各种颜色碎布拼凑缝制而成的,十分精致。

厉麟哄弄女儿一阵,便把她交给苏嬷嬷道:“你抱着她多玩一会儿,莫要让她吵醒夫人。”

苏嬷嬷含笑点头:“是,侯爷放心。”

她抱着小小姐,慢步回到院中,只见夏小星早已经醒了,穿戴整齐。

其实,夏小星早就睡醒了,她只是装作在睡着而已。

和一个人生活得久了,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像那个人,衣食住行,生活习惯,所有的一切,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厉麟晚睡早起,一天只睡两个时辰,而夏小星天生是那种睡六个时辰也未必能睡饱的人。不过,她现在也习惯早起了。

小阿七很粘人,睡醒了就会开始找妈妈爸爸,嘟着嘴,脸蛋涨得红红的,就算哭得时候也很可爱。

夏小星还是很喜欢掐她的脸蛋,一下又一下,柔柔软软的触感,软得让她的心都化了。

一个月后,圣上下旨,赐予厉颜萱郡主封号,名号为“平安”。

夏小星换上许久没穿的礼服,抱着女儿进宫谢恩,面前的朱铭笑得一脸温和,对着厉麟和夏小星,道:“长安有了……有了平安作伴,她们表姐妹一起长……长大,相亲相爱。”

眼前的一切,来之不易,天下太平,安详静安,才是最好。

五年后。

隆冬时节,京城大雪纷纷。

朱焱随父皇出行狩猎,收获颇丰,不过才十四岁的少年,已经有了不输给大人的利落身手。

朱铭看着他手提着猎杀的狐狸,兴致高昂地走过来,甚是欣慰:“吾儿,真,真的是长大了。”

朱焱朗声道:“父皇,儿臣想要用这皮毛给母妃做一件披肩。”

“好。”朱焱点头赞同。

朱焱又举起另外一只手里两只雪白的大兔子道:“这是给长安和平安的,给她们做手套。”

朱焱仍是点头,他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细心,善良又直接。

说话间,朱逸也骑马回来了,他的身体微胖,下马的时候,有点笨拙。

不过,他也有了不少收获,只是和哥哥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朱焱对他赞许连连,夸得他微微脸红。

他们兄弟的感情甚好,比小时候还要更加亲近。朱焱曾经对父皇说过,他会一辈子都对逸儿弟弟好的。除了储君之位,什么他都可以谦让。

朱焱带着丰厚的收获,回到宫中,正好夏小星也在昭华宫。

刚刚猎杀的动物,身体已经僵硬了,可是眼睛还是瞪着的,那样子竟有些恐怖。

六岁的厉颜萱穿着一身红夹袄,正在和长公主殿下一起丢花包,见太子哥哥提着东西进来,长安立马跑了过去,谁知,又被吓得哭了,一路跑回母妃的怀抱,小声道:“哥哥又吓我……”

相比之下,小阿七的胆子大多了,她跑到门口,看着太子哥哥得意的笑脸,不禁竖起大拇指道:“太子哥哥,真厉害,晚上咱们有兔肉可以吃了。”

夏小星闻言拿着茶碗的手,微微一顿,待听厉贵妃的轻笑,更是心中无奈。

这孩子天生是个馋猫儿……

朱焱听了她的话,也是微微一怔:“小阿七,你还想吃肉呢?”

他把东西呈给母妃过目,沾沾自喜道:“儿臣,准备用这狐狸的皮毛给母妃做一件披肩,让尚衣局的人经手就好。”

夏小星起身,朱焱的身高已经和她持平,脱下手中的手套,见长安正在哭,便道:“妹妹别怕,它们都是不会动的了。你看,小阿七都不怕呢。”

夏小星拉过女儿的手,见她仍是一脸兴奋道:“娘亲,晚上吃炭烧兔肉,好不好?”

夏小星闻言简直哭笑不得。

厉贵妃笑得更厉害了,一边哄拍着怀中的长安,一边看着厉颜萱道:“咱们的小阿七就是胆子大,跟她爹一样,什么都不怕。”

朱焱闻言也是笑:“是啊,小阿七的胆子最大。”

厉颜萱微微挣开母亲的手,跑到长安面前,蹲下身子哄她:“姐姐别哭,炭烧兔肉很好吃的,吃一口特别香。”

长安闻言渐渐止住了哭,显然是有点动心了。

朱焱也跟着起意道:“那我也要吃,我带着逸儿一起过去去侯府。”

厉贵妃闻言想也不想就点头道:“由着你们去玩吧。”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夏小星也愿意让他们过去,毕竟,是她要给孩子们亲自做来吃的。

天色渐黑,院子中央已经烧起了炉火。

夏小星把热气腾腾,刚刚烧好的兔肉,端给孩子们。

四个孩子吃得满嘴油光,香喷喷的。

厉颜萱夹起一块肉,直接送入厉麟的口中,道:“爹爹,好吃吧。”

厉麟满意点头。

夏小星看了厉麟一眼,心道,他不吃晚膳的习惯,自己劝了那么久,也没有效果。谁知,最后把他说服的人,还是他自己的女儿。

孩子们有下人们伺候着,厉麟和夏小星忙里偷闲,去到院中走一走消消食。

“你女儿的胃口是越来越好了。而且,胆子越来越大,”

厉麟闻言温和一笑:“这才是咱们的女儿呢。”

夏小星嗔他一眼,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油烟味儿:“幸好,今儿吃得不是鹿肉,否则,我这会儿还得守着炉灶呢。”

厉麟见状,也低了下头去,凑到她的身边闻了闻:“都是你惯出来的。”

“你还说我?分明是你最娇惯着小阿七,惯得她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厉麟拢过她的肩膀,道:“咱们的女儿就该什么都不怕。”

夏小星顺势往他的身上一靠,感叹道:“孩子们长得很快,是吧?太子已经是个大人了,而咱们家的小阿七,更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怎么不省心了?”

“侯爷,不知道吗?吴先生说了,她功课不认真……”

“无妨,她喜欢学什么就学什么。”

“你看你看,你这就是娇惯,这就是溺爱。”

厉麟沉沉一笑:“当然,我要宠着她一辈子。”

夏小星抬起下巴,哎呦哎呦地叹着气,心里却像是裹着蜜糖那么甜……

身后是孩子们的笑声,身旁是温暖的肩膀,抬头是皎洁明月,低头是一地雪白,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地美好。

人生至此,再无他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酷拽王爷安分点酷拽王爷安分点潇淼悦|古言一朝穿越,那土皇帝竟然要给老娘赐婚!“皇上,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我父亲同意了再做定夺可否?”……凌幽山上,管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恩人啊!”水墨羽但笑不语。一旁的管晨莫张大嘴巴石化……“姓水的!老娘给你娶了一大把妻妾,别来骚扰我了啊!”半夜,管晨莫微微睁开眼睛,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管晨莫一个咕噜翻身下床,“你……你的那些妻妾呢!?”“我说,我家王妃不懂事,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纳妾,然后,她们就,回去了。”“丝么!我靠答应我不走的!”管晨莫捏紧双拳。“不如本王来教教你,怎样才算懂事呢?嗯?”……
  • 月影佳人月影佳人安蓉|古言眼盲耳聋的楚家六娘子痊愈了,可她似乎又不是楚六娘了,她精医道善丹青,貌美如花,那么她是谁?
  • 一统天下之异世女王一统天下之异世女王新月|古言某日,一个身着怪异服饰的极品帅哥,“嗖”地一下出现在我的面前,说什么“我是另一个世界的女王!”虾米,没搞错吧?不过你再怎么着急,你也得征询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吧!二话不说就强行带走我不算,居然将人家扔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树林里!呜呜,人家好歹也是个弱女子嘛,万一遇上危险怎么办?(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宠妃倾城宠妃倾城宋小闲|古言倾城作为公主,这辈子所会的一切都是苏墨弦教的,读书写字是他教的,弹琴画画是他教的……他却独独没有教过她杀人。然而,当她的国家被他篡去以后,她削骨易容,重回他的身边,却只为杀他而生。
  • 九姑娘复仇记:二年三度负东君九姑娘复仇记:二年三度负东君一朵小红花君|古言一个女人一生中会遇见三个男人。第一个男人会让你刻苦铭心;第二个男人会让你永生难忘;第三个男人则会陪你执手天涯;简介:这是一个非常狗血的桥段,男主杀了女主全家,结果发现这只是一场误会。于是一场相爱相杀的复仇虐恋就此拉开序幕。高冷绝情女VS冷血面瘫男
  • 罪妃不准逃罪妃不准逃无耻刺客|古言她是亡国公主,一舞倾国,再舞倾城。他是拥有万里江山的蛇王,但觉世间太无趣,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她是众多无趣中唯一有趣的,拉她上榻,做她唯一想做的事情。他们只想静爱一生,却波折四起,连带着整个大陆都风起云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风雪情殇风雪情殇舒宁|古言他,像风一样轻飘却无处不在;她,一团冰雪,心内凛寒。他,三国之中的鬼才;她现代的千金。他和她,本不该有任何的交集,却因为一场早有预谋的意外,双双卷进了三国这个乱世。他们开始了较量,开始了利用。当他们在不知不觉的较量和利用之中,却不晓得早已萌发了爱情的嫩芽。一路坎坷,相互扶持,风雪之间,缠缠绕绕已是密不可分。
  • 溺杀名门嫡女溺杀名门嫡女潇潇钰|古言她,侯府里的嫡出千金,萧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女,安国公最喜欢的外孙女,后续萧夫人的心头肉,全家人的掌上明珠。异母所出的哥哥慈爱,姐姐妹妹天真善良,她一直以为自己泡在蜜罐里,却不知道,这是后续嫡母给自己灌的砒霜。过渡时溺爱就是毒药,一点点腐蚀她的身体,等到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把安国公害的家破人亡,奶奶撒手人寰,一对幼子无安葬之所。庶出的妹妹,抱着自己爱了一辈子,付出了一辈子的男人,对自己说,姐姐,你真可怜!
  • 下堂媳妇下堂媳妇露草心|古言幸运的,我重生了,成为了恶俗的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不幸的,我的第二任身体,竟然就是那个跳水而亡的刘兰芝我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谢谢老天爷的全家,对着老天伸出我秀气的、漂亮的中指——我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第二件事情,当然是替我的第二任身体讨回公道。恶婆婆,你敢折磨我,不,我的第二任身体,我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 妃常搞笑:王、本妃很乖哟!妃常搞笑:王、本妃很乖哟!花依希|古言咱穿越了,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还是个架空滴!咱顺风顺水的做上王后!在那儿,王就是给我卖笑滴!可王有一天,华丽一变,变成了一只狼,咱就是让他口水流的滴滴答答的小肥羊!咱仰天大吼:王,你怎么这个时候才非礼人家尼!人家都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