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6章 大结局

初夏缓缓来袭,不过三更天的时候,窗外已经是蒙蒙亮了。

厉麟晨起,轻手轻脚地梳洗更衣,还未出门,就见榻边的小床上,有轻微地声响。

走过去一看,女儿已经醒了,正睡眼惺忪地看过来,怔了几秒,方才像想到什么似的,咧嘴一笑,露出几颗小小的牙齿。

厉麟拿起床边的小毛毯,将她裹起来,抱在怀里。

苏嬷嬷过来一看,正要伸手去接,却见侯爷微微摇头。

他带着她一起去了院子,陪她看了一会儿花花草草,又去到鹿园,喂了喂小鹿。

这鹿园比以前热闹多了,如今也是“一家三口”。

小阿七咿咿呀呀,指着小鹿,呵呵地笑。

厉麟晨起之后,本来要松松筋骨,练练功的,如今又多了一样,就是哄女儿。

苏嬷嬷一直跟在后面,手里还拿着一张小薄被,被子是用各种颜色碎布拼凑缝制而成的,十分精致。

厉麟哄弄女儿一阵,便把她交给苏嬷嬷道:“你抱着她多玩一会儿,莫要让她吵醒夫人。”

苏嬷嬷含笑点头:“是,侯爷放心。”

她抱着小小姐,慢步回到院中,只见夏小星早已经醒了,穿戴整齐。

其实,夏小星早就睡醒了,她只是装作在睡着而已。

和一个人生活得久了,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像那个人,衣食住行,生活习惯,所有的一切,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

厉麟晚睡早起,一天只睡两个时辰,而夏小星天生是那种睡六个时辰也未必能睡饱的人。不过,她现在也习惯早起了。

小阿七很粘人,睡醒了就会开始找妈妈爸爸,嘟着嘴,脸蛋涨得红红的,就算哭得时候也很可爱。

夏小星还是很喜欢掐她的脸蛋,一下又一下,柔柔软软的触感,软得让她的心都化了。

一个月后,圣上下旨,赐予厉颜萱郡主封号,名号为“平安”。

夏小星换上许久没穿的礼服,抱着女儿进宫谢恩,面前的朱铭笑得一脸温和,对着厉麟和夏小星,道:“长安有了……有了平安作伴,她们表姐妹一起长……长大,相亲相爱。”

眼前的一切,来之不易,天下太平,安详静安,才是最好。

五年后。

隆冬时节,京城大雪纷纷。

朱焱随父皇出行狩猎,收获颇丰,不过才十四岁的少年,已经有了不输给大人的利落身手。

朱铭看着他手提着猎杀的狐狸,兴致高昂地走过来,甚是欣慰:“吾儿,真,真的是长大了。”

朱焱朗声道:“父皇,儿臣想要用这皮毛给母妃做一件披肩。”

“好。”朱焱点头赞同。

朱焱又举起另外一只手里两只雪白的大兔子道:“这是给长安和平安的,给她们做手套。”

朱焱仍是点头,他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细心,善良又直接。

说话间,朱逸也骑马回来了,他的身体微胖,下马的时候,有点笨拙。

不过,他也有了不少收获,只是和哥哥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朱焱对他赞许连连,夸得他微微脸红。

他们兄弟的感情甚好,比小时候还要更加亲近。朱焱曾经对父皇说过,他会一辈子都对逸儿弟弟好的。除了储君之位,什么他都可以谦让。

朱焱带着丰厚的收获,回到宫中,正好夏小星也在昭华宫。

刚刚猎杀的动物,身体已经僵硬了,可是眼睛还是瞪着的,那样子竟有些恐怖。

六岁的厉颜萱穿着一身红夹袄,正在和长公主殿下一起丢花包,见太子哥哥提着东西进来,长安立马跑了过去,谁知,又被吓得哭了,一路跑回母妃的怀抱,小声道:“哥哥又吓我……”

相比之下,小阿七的胆子大多了,她跑到门口,看着太子哥哥得意的笑脸,不禁竖起大拇指道:“太子哥哥,真厉害,晚上咱们有兔肉可以吃了。”

夏小星闻言拿着茶碗的手,微微一顿,待听厉贵妃的轻笑,更是心中无奈。

这孩子天生是个馋猫儿……

朱焱听了她的话,也是微微一怔:“小阿七,你还想吃肉呢?”

他把东西呈给母妃过目,沾沾自喜道:“儿臣,准备用这狐狸的皮毛给母妃做一件披肩,让尚衣局的人经手就好。”

夏小星起身,朱焱的身高已经和她持平,脱下手中的手套,见长安正在哭,便道:“妹妹别怕,它们都是不会动的了。你看,小阿七都不怕呢。”

夏小星拉过女儿的手,见她仍是一脸兴奋道:“娘亲,晚上吃炭烧兔肉,好不好?”

夏小星闻言简直哭笑不得。

厉贵妃笑得更厉害了,一边哄拍着怀中的长安,一边看着厉颜萱道:“咱们的小阿七就是胆子大,跟她爹一样,什么都不怕。”

朱焱闻言也是笑:“是啊,小阿七的胆子最大。”

厉颜萱微微挣开母亲的手,跑到长安面前,蹲下身子哄她:“姐姐别哭,炭烧兔肉很好吃的,吃一口特别香。”

长安闻言渐渐止住了哭,显然是有点动心了。

朱焱也跟着起意道:“那我也要吃,我带着逸儿一起过去去侯府。”

厉贵妃闻言想也不想就点头道:“由着你们去玩吧。”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夏小星也愿意让他们过去,毕竟,是她要给孩子们亲自做来吃的。

天色渐黑,院子中央已经烧起了炉火。

夏小星把热气腾腾,刚刚烧好的兔肉,端给孩子们。

四个孩子吃得满嘴油光,香喷喷的。

厉颜萱夹起一块肉,直接送入厉麟的口中,道:“爹爹,好吃吧。”

厉麟满意点头。

夏小星看了厉麟一眼,心道,他不吃晚膳的习惯,自己劝了那么久,也没有效果。谁知,最后把他说服的人,还是他自己的女儿。

孩子们有下人们伺候着,厉麟和夏小星忙里偷闲,去到院中走一走消消食。

“你女儿的胃口是越来越好了。而且,胆子越来越大,”

厉麟闻言温和一笑:“这才是咱们的女儿呢。”

夏小星嗔他一眼,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油烟味儿:“幸好,今儿吃得不是鹿肉,否则,我这会儿还得守着炉灶呢。”

厉麟见状,也低了下头去,凑到她的身边闻了闻:“都是你惯出来的。”

“你还说我?分明是你最娇惯着小阿七,惯得她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厉麟拢过她的肩膀,道:“咱们的女儿就该什么都不怕。”

夏小星顺势往他的身上一靠,感叹道:“孩子们长得很快,是吧?太子已经是个大人了,而咱们家的小阿七,更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怎么不省心了?”

“侯爷,不知道吗?吴先生说了,她功课不认真……”

“无妨,她喜欢学什么就学什么。”

“你看你看,你这就是娇惯,这就是溺爱。”

厉麟沉沉一笑:“当然,我要宠着她一辈子。”

夏小星抬起下巴,哎呦哎呦地叹着气,心里却像是裹着蜜糖那么甜……

身后是孩子们的笑声,身旁是温暖的肩膀,抬头是皎洁明月,低头是一地雪白,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地美好。

人生至此,再无他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烟华梦烟华梦佳人陈佳人|古言若本该相爱,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阻隔不了的吧。
  • 倾覆天下:只为牵个相公回家倾覆天下:只为牵个相公回家一纸甜酸|古言她是相府的庶出,自幼受尽磨难。相国府真正的千金却为了躲避当今圣上的指婚出逃,她代姐出嫁,一朝入深宫。他是大名鼎鼎的十二皇子,弑君夺位成为一国之君,灸国人人惧怕的恶魔,霸道而残忍。当看见自己未来的皇后竟然被轻易推落荷花池时,他的眼中尽是鄙夷。一个半点胆识都没有的女人,如何做他的王后?只是没想到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她竟然只费费唇舌便轻而易举的招降了自己一直头疼不已的叛臣贼子……迎头又招来太子殿下的示爱……这样祸国殃民的女人,对于江山
  • 女法医训夫女法医训夫丹青夙|古言最强人类学法医一朝穿越,变成了程府最不受宠的小小庶女。爹爹不亲,嫡母陷害,长姐污蔑,姨娘软弱,穿越第二天便被这些人联手安上了一条“故意伤人罪”,可没想到陈大法医破天荒的情商爆表,勾搭美男神探,小惑天下名捕,破案也能惹桃花!
  • 情傀之心情傀之心馨兒|古言为情所负又失足落江,本以为终于可以不再做感情傀儡而转世重生的苏洛倩却没有想到本以为不能再倒霉的命运却又因为阎王与玉帝的一个赌约而再次改变。稀里糊涂做了阎王的义女,更成为一只火鸟的主人。地狱遇险,人间厉鬼群出,谁是幕后真正主使?拥有情傀之心的她,获得了掌控时间能力的她又终将选择去向何处.....
  • 特工逃妃桃花多特工逃妃桃花多魔莲|古言她是特工三组头把交椅,冷艳妖娆,手段残戾,魔鬼般的尤物。意外穿越异世。成为将军的懦弱遗女,武道白痴白欣,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南陵国,被众人视为废材。一次试炼中被活活吓死,再次睁眼此女非彼女,还能忍你们搓揉捏扁不成?
  • 梦回王妃世梦回王妃世麦小香|古言哇哇哇,看了无数本穿越小说外加无数个穿越剧后,上天总算被我感动了!那么我是穿越成了太后呢还是变成格格呢……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邪君的祭品新娘邪君的祭品新娘翆陌1|古言(原书名《幻花弄月》)一曲缠绵歌谣,一个月神传说,开启了叶幻花一生的迷梦,亲人成了仇人,仇人变成亲人,噩梦般的诅咒始终如影随形。这是谁布下的迷局?这是谁设下的阴谋?她该如何长袖善舞,她该如何绝地反击,为自己,为自己所爱赢得一片朗朗晴空?
  • 独魅惑主独魅惑主噬骨蝶|古言我可以心狠手辣,因为我是天下第一杀手;我也可以妩媚妖娆,因为我是天下第一美姬;我更可以义正词严,因为我是一国之母。傲慢的冷眼旁观为了我而伤痕累累的败北者,作一个连微笑都不愿施舍的残忍胜利者。可为什么我却依然被命运玩弄!我的爹爹不要我,那么我就以最残忍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痛苦的生不如死!我不能和我爱的人在一起,那么我就让他恨我恨得深入骨髓,以最激烈的方式永远存在于他的心中!我做杀手,做舞姬,做皇后,做盟主……但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负我之人必须付出血的代价!""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杀我?我做错了什么?""我是杀手,对别人狠,对自己--更要狠!""杀手只要接了血帖就不会管面前的人是亲人,友人或是爱人,杀手的任务是杀了帖上之人,这就是杀手"------------------------------------------------------------------------------------------群号:5914536,有兴趣的就来加把!
  • 妃倾天下:神医有毒妃倾天下:神医有毒青烟绕|古言她本该是人人羡慕的,却从小命运多桀。十二岁,含苞待放的年纪,却被送进皇宫献给帝王。他本冷傲寡言,却唯独对她特别,宠溺无边。可身份却成了他们之间永远过不去的鸿沟。她说:“我不愿为妃,只想活的平凡。”可是平凡何其简单?“我愿伴你终老,哪怕只能这样看看你。”他笑的宠溺,眼底尽是悲伤。一场皇权阴谋...究竟她是别人的棋子,还是别人是她的棋子...?“你不仁,便休怪我无义了...”她笑靥妖娆,明媚入骨。三万大军又如何?阴谋又如何?她若不喜欢,天下都能毁之...只因,身边有一个将她宠得无法无天的人...
  • 妖孽皇妃妖孽皇妃晴儿|古言21世纪的女杀手穿越成将军府的痴傻千金,居心不良的叔婶一家、没事找事的丞相府大小姐还有上一世就背叛过她的沐雪雪,你们尽管放马过来!那个什么三皇子,我救你只是举手之劳,你老缠着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