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表演

修宁挑了挑眉,问道:“妾身何时闹过了?”

宁王瞧见她的神情,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掠过了柳烟烟,最终放在了修宁身上,说道:“王妃心中明白。”

修宁垂下眼眸,说道:“妾身心中不明白。”

“你呀!”宁王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妥协道,“好,你说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了。”

修宁没去看他,对着宁王缓缓一拜:“请王爷恕妾身失陪,妾身还有要事在身,王爷请自便。”

宁王看着她今日这身打扮,看起来全然不是有要事在身的情形,便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修宁倒是同本王说一说,你是有何要事在身?”

修宁见他非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挑了挑眉便回道:“王爷不会看吗?这桃花开得甚好。”

“所以呢?”宁王接过她的话。

修宁回答道:“所以妾身想借此酿几坛好酒。”

她省去了为你这两个字。

宁王一听便就起了兴致,便说道:“那本王届时可要来讨修宁的好酒吃。”

修宁轻轻笑了笑,似是很不以为意,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平霜却插言道:“这桃花酿,王妃本就是打算要送给王爷的。”

宁王听她这样说,心下一喜,便问修宁道:“当真如此?”

修宁瞪了平霜一眼,对着宁王挤出一抹笑,问道:“王爷以为呢?”

宁王回答道:“平霜说你是送予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届时本王可要向你讨了去不可。”

修宁轻轻一笑,回答:“王爷什么样的好酒不曾见过,又是什么样的好酒不曾有王爷品过的?修宁这酒,又怎及得上万一?”

宁王说道:“那也要看酒是谁酿的啊!美人酿,那也要看美人是谁,王妃以为呢?”

修宁被她说得脸色一红,柳烟烟看着这一切,心下很是吃味,她原本心中还是尚抱有一丝希望的,可这一次次她看下去,便是深知,宁王是真的对修宁情真意切的,但宁王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洁身自好,柳烟烟还是对自己的容貌甚是自信的,她委实不信宁王就真的可以一点点都不曾心动过。

修宁看了柳烟烟一眼,说道:“好了,美人尚在王爷身后了,王爷莫要委屈了美人。”

修宁说着,便转过了身去。

柳烟烟听到了修宁的话,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宁王却一把拉过修宁,修宁受了外力,险些跌倒,宁王却正好握住了修宁的腰肢,转了半个圈方才重心稳定下来。

宁王戏谑道:“你看,若不是本王,你就又摔倒了,修宁,你为何就不知晓应当间谨慎一些呢?”

修宁未曾答话,静静地看了宁王数秒,心中暗恼自己在此时竟然会为美色所误,竟是不觉有些沉沦在那一双桃花眼中。

修宁定了定心神,挣扎着就要起身,说道:“那王爷也不曾看看,究竟是谁险些累得妾身跌倒。”

宁王扶起修宁,秀您犹如触电一般转过身去,语速飞快说道:“多谢王爷,王爷便就去陪佳人吧!恕修宁不能奉陪了。”

宁王便知不能再招惹她了,否则修宁就真的该生气了,宁王索性便就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修宁。

当他看着修宁的时候,眼中便就只有修宁一人,再也难以去容下旁人了。

“妾身服侍王爷用膳吧!”柳烟烟端着好酒,准备给宁王倒下去。

这瓶酒是太守周元良特意寻来的,光是闻着味道便会让人觉得先醉了三分,宁王笑了笑,摇了摇头:“等修宁一道吧!”

柳烟烟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应道:“喏。”

宁王便就不和她答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修宁看着时辰,直至发觉似乎是不早了,这才做了罢!

她原本便知晓宁王不曾沥离去,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却见宁王已经趴在石凳上睡着了,修宁可想而知,来扬州这几日,宁王所要应对的,周旋的,决然不会亚于她,此时竟然是疲倦得睡着了。

修宁回过头压低声音道:“去将本妃的斗篷拿来。”

修宁这样说了,众人便知修宁是没有打算叫醒宁王的,便也就不敢吱声了,修宁便拿起斗篷,轻手轻脚地给宁王盖上,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却被宁王握住了。

宁王狐黠一笑,说道:“看来,修宁你,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本王的。”

修宁心下一惊,即刻就明白了,原来宁王是在装睡,也怪不得他睡着了,泰和等人都未曾担心他着了凉,想必是他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修宁督了泰和一眼,泰和心虚地低下了头。

修宁便不在言语,只当是不知,问道:“王爷可睡好了?”

宁王知晓她心中已然不悦,便说道:“多亏了王妃添衣,睡得甚好。”

修宁心中一阵无奈,她分明是还未曾添衣完毕。

“既然王爷睡好了,那便还是在此处多吹吹风,醒醒神吧!”修宁说着,便就转身欲走。

宁王一把拉住她,凑近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要这样狠心?你当真不给本王脸面?”

说着,宁王就环视了一遍所有人。

修宁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配合他道:“妾身不过是和王爷玩笑,王爷也这样当真?妾身心中是怨王爷,在此处睡着却不肯入室,倘若王爷感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王爷就是这般轻待自己的身子的吗?”

修宁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一次,是宁王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他稍微愣了愣,方才说道:“那这一次,委实是本王惹你忧心了,本王保证,决然不会有下次了。”

修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来。

宁王顺势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柳烟烟颇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她满心以为有了和宁王在一次相处的机会,但终究是一场空。

修宁却不知晓柳烟烟心中的这一番纠葛,便问宁王道:“妾身担心王爷今晚没人照料,便特地遣了柳妹妹前去照料王爷,只是王爷这一番又特意带着柳妹妹来寻妾身,倒是不知何意。”

宁王说道:“本王何时说过今日需要人来照料的?”

修宁不知该如何据接话,却听到宁王的语气软了几分,拉起她的手道:“修宁你不就是现成的可心的人儿吗?又何须劳烦别人?”

修宁抽了抽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索性便就由着他了,不再推脱。

宁王很是满意,看了看修宁说道:“你既费心为本王准备了好酒,本王怎能没有回报呢?”

修宁诧异地看着宁王,等待着宁王的下文。

她很清楚,宁王当真说出这话就是宁王要给她的一定是她不能拒绝的。

“你明日,且把时间空下来,本王陪你一道出去转转。”宁王说道。

修宁想到他一直放在嘴边念叨的,想要带她出去看看。

她原以为应当是还需要有一阵子的,却没想到会这样快。

“王爷的公事都办完了?”修宁询问道。

宁王眉间含笑,说道:“本王能有什么公事?这扬州富庶繁华的,本王就想带着你四处看看,便就比什么都知足,公事什么的,不妨延后再说。”

伺候在修宁和宁王跟前的奴仆众多,不乏是有周元良的人,宁王当众说出这句话,便是有意想要去传给周元良的意思。

修宁明白过来了之后,这曲戏她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宁王演下去,遂是顺势钻进了宁王怀中:“王爷果真没骗妾身,妾身心中好生动容。”

“修宁,本王为了你,可以付出很多的东西。”宁王忽然说道。

修宁依旧是在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戏,可此时听到宁王这样说,修宁看着他的眼,似乎是想从他的神情之中得知,宁王所说的这些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宁王说完这句话后,却是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一般,说道:“修宁,不明日想去什么地方,只管同本王说,本王和你一道来,自然是要让你见见这扬州城最好的东西的。”

“只要是王爷给予的,妾身样样都喜欢。”修宁回答道。

柳烟烟看着修宁和宁王之间的一来一往,心下便是异常难受,她极为敏感,很多东西她丢能够率先发觉,她不是看不出来,宁王和修宁之间,绝对是宁王在讨好修宁,她也不是不清楚,宁王和修宁之间,做戏的成分同样是甚多,但她就是这般心下深觉酸涩。

她看了一眼宁王,他当真就是这样眼里容不下旁人了吗?甚至都看不到她柳烟烟看向他时的目光。

“妾身可以一同去吗?”柳烟烟有些乞求般地问修宁。

修宁其实是无所谓,即便宁王不说,她原本就有出府的打算的,李知府得夫人在几位夫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修宁隐隐觉得,这背后定然可以查到一些东西,也难免将来对宁王而言是有所裨益的。

但有些东西,修宁确实是一直都没有让柳烟烟去接触,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给柳烟烟放一些烟雾弹,为了就是不露了什么马脚,也在提防柳烟烟是否依旧在帮周元良做事。

修宁便就对着宁王使了一个眼色。

宁王也立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柳烟烟,说道:“你不是自小在此处长大吗?莫不是此处还有什么是你尚未见过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骑红尘妃子笑霸道王爷别嚣张一骑红尘妃子笑霸道王爷别嚣张彼岸蝶姬殇|古言如果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你是要杀净天下负心汉,还是要在负心汉的怀里缠绵?死在梦里,还是要浴火重生?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如果有人欺骗了你的感情,你应该做出什么决定?一切即将揭晓!
  • 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肆酒|古言白锦身为地位尊贵的长郡主,这一生做过最疯狂的事不是镇守皇宫平叛乱,也不是金銮殿上怒斥群臣,而是在宴会上拦住刚刚回京的越郡王殿下,问他“娶我,行吗?”周越是个地位一般的三品郡王,这一生干过最刺激的事不是抗旨不尊,不是战场杀敌命悬一线,而是在凯旋之时上交军权,求旨赐婚--不是娶,而是嫁。他们两人,最初不过相互帮忙,彼此利用。却在一次次的动荡中学会爱和深情。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看大周流芳百世的神仙眷侣如何踏平艰险,收获幸福。某日,世人敬仰的振国将军兼越王殿下可怜兮兮站在寻暖长郡主的门前,抱着枕头,大声喊道“郡主,我来侍寝。”成功之后,满足道“惟愿朝朝暮暮。”
  • 当嫁则嫁当嫁则嫁一点飞鸿|古言下错聘,嫁错人,入错洞房,吃亏的是她,他干嘛一脸委屈?君不愿娶,奴不愿嫁,休妻休夫皆可那有像他这样连吃带混,外带叫她负责的。PS:借鉴对付凶恶的人,就要比他更凶恶;对付卑鄙的人,就要比他更卑鄙;对付潇洒的人,就要比他更潇洒;对付英俊的人,就要……毁他的容!
  • 倾世女皇:邪王斗邪妃倾世女皇:邪王斗邪妃珞云芝佳|古言从小小的丫鬟到绝代的女皇,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为什么这么辛苦坐到了这个位置却要让我从最闪耀的王座上掉下来,真的十分不甘心,可是最后却又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是女皇还是难民,是丫鬟还是嫔妃,都在这里!
  • 涟漪殇涟漪殇莫茜茜|古言她亲人因他父亲意图谋反被诛杀,待她父亲得以洗脱冤屈,她家赏赐不断,而她也被封为皇后。恩宠加身,可是亲人已不在,命运将他和她纠缠在一起,前人的恩怨令他和她难以喘息,待真相浮出水面,她和他能否摆脱命运的捉弄,冰释前嫌,隔着几道鸿沟的他们能否相守?
  • 草包狂妃:蛇蝎嫡小姐草包狂妃:蛇蝎嫡小姐畅然|古言她是大秦丞相府人人厌弃的废材小姐,草包美人;她是现代佣兵界人人敬畏的佣兵之王,狠毒之花。当她成为她,摇身一变,心如蛇蝎斗渣爹,废渣男、惩恶妹,弃家族,夺嫁妆,入武林,上战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袖手天下。他是权倾朝野,唯我独尊,妖邪嗜血,残酷无情,却绝色无双的冷面邪王。当他遇上她,当男强遇上女强,且看两人如何强强联手覆朝堂,夺江山,共同谱写一曲旷古爱恋,盛世传奇!当邪王遇上草包废物,是谁坑了谁?洞房花烛夜,当妖邪的王爷对上盛怒的草包王妃,谁又能降伏谁?
  • 绝色倾城之女相为后绝色倾城之女相为后云中晚歌|古言她是京城声名狼藉的纨绔少爷,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是皇宫娇娇弱弱的绝美皇子,自幼多疾,饱受欺凌。她是魔一样的罗刹宫宫主,腹黑冷酷,嗜血无情,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他是仙一般的流仙阁阁主,仙姿飘渺,姿容无双,引无数美女投怀送抱。两强相遇,相爱相杀!
  • 绝色特工:王妃驾到绝色特工:王妃驾到陌上璃軒|古言杀手?特工?天才?不,这些都只是代名词,心狠手辣是她的特点,冷酷无情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然而对于无缘无故的穿越过来,算了,忍了。秉承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千古名言。她生存了下来。可这幅身体虽然绝色,但废材翻身成了王,女主天下......
  • 冷皇妖后:今天开始祸国殃民冷皇妖后:今天开始祸国殃民朝暮如胭|古言现代乖乖女穿越古代小渔村,上有花心爹包子娘,混混大哥,霸道大姐,下有白莲花小妹,正太小弟;日子肿么过?不怕,我有穿越神器随身空间,发家致富不是事儿!啥啥,你说邻村那个秀才美男要娶我,看你‘如花貌美’我就勉强收下吧!
  • 江山胭脂乱江山胭脂乱芄兰之支|古言豪门养女,还是朱门弃婴?天下纷争,可她,却不过是枚棋子,却偏偏妄想跳出棋子的命数。“遇见他,究竟是缘,抑或是劫?”天之骄子,还是狸猫太子?烽火乱世,可他,所求却不过尔尔,却世间事总是有万般不由人。世有桃花源,唯她,我心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