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37章 表演

修宁挑了挑眉,问道:“妾身何时闹过了?”

宁王瞧见她的神情,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掠过了柳烟烟,最终放在了修宁身上,说道:“王妃心中明白。”

修宁垂下眼眸,说道:“妾身心中不明白。”

“你呀!”宁王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妥协道,“好,你说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了。”

修宁没去看他,对着宁王缓缓一拜:“请王爷恕妾身失陪,妾身还有要事在身,王爷请自便。”

宁王看着她今日这身打扮,看起来全然不是有要事在身的情形,便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修宁倒是同本王说一说,你是有何要事在身?”

修宁见他非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挑了挑眉便回道:“王爷不会看吗?这桃花开得甚好。”

“所以呢?”宁王接过她的话。

修宁回答道:“所以妾身想借此酿几坛好酒。”

她省去了为你这两个字。

宁王一听便就起了兴致,便说道:“那本王届时可要来讨修宁的好酒吃。”

修宁轻轻笑了笑,似是很不以为意,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平霜却插言道:“这桃花酿,王妃本就是打算要送给王爷的。”

宁王听她这样说,心下一喜,便问修宁道:“当真如此?”

修宁瞪了平霜一眼,对着宁王挤出一抹笑,问道:“王爷以为呢?”

宁王回答道:“平霜说你是送予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届时本王可要向你讨了去不可。”

修宁轻轻一笑,回答:“王爷什么样的好酒不曾见过,又是什么样的好酒不曾有王爷品过的?修宁这酒,又怎及得上万一?”

宁王说道:“那也要看酒是谁酿的啊!美人酿,那也要看美人是谁,王妃以为呢?”

修宁被她说得脸色一红,柳烟烟看着这一切,心下很是吃味,她原本心中还是尚抱有一丝希望的,可这一次次她看下去,便是深知,宁王是真的对修宁情真意切的,但宁王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洁身自好,柳烟烟还是对自己的容貌甚是自信的,她委实不信宁王就真的可以一点点都不曾心动过。

修宁看了柳烟烟一眼,说道:“好了,美人尚在王爷身后了,王爷莫要委屈了美人。”

修宁说着,便转过了身去。

柳烟烟听到了修宁的话,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宁王却一把拉过修宁,修宁受了外力,险些跌倒,宁王却正好握住了修宁的腰肢,转了半个圈方才重心稳定下来。

宁王戏谑道:“你看,若不是本王,你就又摔倒了,修宁,你为何就不知晓应当间谨慎一些呢?”

修宁未曾答话,静静地看了宁王数秒,心中暗恼自己在此时竟然会为美色所误,竟是不觉有些沉沦在那一双桃花眼中。

修宁定了定心神,挣扎着就要起身,说道:“那王爷也不曾看看,究竟是谁险些累得妾身跌倒。”

宁王扶起修宁,秀您犹如触电一般转过身去,语速飞快说道:“多谢王爷,王爷便就去陪佳人吧!恕修宁不能奉陪了。”

宁王便知不能再招惹她了,否则修宁就真的该生气了,宁王索性便就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修宁。

当他看着修宁的时候,眼中便就只有修宁一人,再也难以去容下旁人了。

“妾身服侍王爷用膳吧!”柳烟烟端着好酒,准备给宁王倒下去。

这瓶酒是太守周元良特意寻来的,光是闻着味道便会让人觉得先醉了三分,宁王笑了笑,摇了摇头:“等修宁一道吧!”

柳烟烟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应道:“喏。”

宁王便就不和她答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修宁看着时辰,直至发觉似乎是不早了,这才做了罢!

她原本便知晓宁王不曾沥离去,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却见宁王已经趴在石凳上睡着了,修宁可想而知,来扬州这几日,宁王所要应对的,周旋的,决然不会亚于她,此时竟然是疲倦得睡着了。

修宁回过头压低声音道:“去将本妃的斗篷拿来。”

修宁这样说了,众人便知修宁是没有打算叫醒宁王的,便也就不敢吱声了,修宁便拿起斗篷,轻手轻脚地给宁王盖上,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却被宁王握住了。

宁王狐黠一笑,说道:“看来,修宁你,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本王的。”

修宁心下一惊,即刻就明白了,原来宁王是在装睡,也怪不得他睡着了,泰和等人都未曾担心他着了凉,想必是他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修宁督了泰和一眼,泰和心虚地低下了头。

修宁便不在言语,只当是不知,问道:“王爷可睡好了?”

宁王知晓她心中已然不悦,便说道:“多亏了王妃添衣,睡得甚好。”

修宁心中一阵无奈,她分明是还未曾添衣完毕。

“既然王爷睡好了,那便还是在此处多吹吹风,醒醒神吧!”修宁说着,便就转身欲走。

宁王一把拉住她,凑近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要这样狠心?你当真不给本王脸面?”

说着,宁王就环视了一遍所有人。

修宁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配合他道:“妾身不过是和王爷玩笑,王爷也这样当真?妾身心中是怨王爷,在此处睡着却不肯入室,倘若王爷感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王爷就是这般轻待自己的身子的吗?”

修宁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一次,是宁王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他稍微愣了愣,方才说道:“那这一次,委实是本王惹你忧心了,本王保证,决然不会有下次了。”

修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来。

宁王顺势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柳烟烟颇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她满心以为有了和宁王在一次相处的机会,但终究是一场空。

修宁却不知晓柳烟烟心中的这一番纠葛,便问宁王道:“妾身担心王爷今晚没人照料,便特地遣了柳妹妹前去照料王爷,只是王爷这一番又特意带着柳妹妹来寻妾身,倒是不知何意。”

宁王说道:“本王何时说过今日需要人来照料的?”

修宁不知该如何据接话,却听到宁王的语气软了几分,拉起她的手道:“修宁你不就是现成的可心的人儿吗?又何须劳烦别人?”

修宁抽了抽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索性便就由着他了,不再推脱。

宁王很是满意,看了看修宁说道:“你既费心为本王准备了好酒,本王怎能没有回报呢?”

修宁诧异地看着宁王,等待着宁王的下文。

她很清楚,宁王当真说出这话就是宁王要给她的一定是她不能拒绝的。

“你明日,且把时间空下来,本王陪你一道出去转转。”宁王说道。

修宁想到他一直放在嘴边念叨的,想要带她出去看看。

她原以为应当是还需要有一阵子的,却没想到会这样快。

“王爷的公事都办完了?”修宁询问道。

宁王眉间含笑,说道:“本王能有什么公事?这扬州富庶繁华的,本王就想带着你四处看看,便就比什么都知足,公事什么的,不妨延后再说。”

伺候在修宁和宁王跟前的奴仆众多,不乏是有周元良的人,宁王当众说出这句话,便是有意想要去传给周元良的意思。

修宁明白过来了之后,这曲戏她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宁王演下去,遂是顺势钻进了宁王怀中:“王爷果真没骗妾身,妾身心中好生动容。”

“修宁,本王为了你,可以付出很多的东西。”宁王忽然说道。

修宁依旧是在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戏,可此时听到宁王这样说,修宁看着他的眼,似乎是想从他的神情之中得知,宁王所说的这些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宁王说完这句话后,却是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一般,说道:“修宁,不明日想去什么地方,只管同本王说,本王和你一道来,自然是要让你见见这扬州城最好的东西的。”

“只要是王爷给予的,妾身样样都喜欢。”修宁回答道。

柳烟烟看着修宁和宁王之间的一来一往,心下便是异常难受,她极为敏感,很多东西她丢能够率先发觉,她不是看不出来,宁王和修宁之间,绝对是宁王在讨好修宁,她也不是不清楚,宁王和修宁之间,做戏的成分同样是甚多,但她就是这般心下深觉酸涩。

她看了一眼宁王,他当真就是这样眼里容不下旁人了吗?甚至都看不到她柳烟烟看向他时的目光。

“妾身可以一同去吗?”柳烟烟有些乞求般地问修宁。

修宁其实是无所谓,即便宁王不说,她原本就有出府的打算的,李知府得夫人在几位夫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修宁隐隐觉得,这背后定然可以查到一些东西,也难免将来对宁王而言是有所裨益的。

但有些东西,修宁确实是一直都没有让柳烟烟去接触,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给柳烟烟放一些烟雾弹,为了就是不露了什么马脚,也在提防柳烟烟是否依旧在帮周元良做事。

修宁便就对着宁王使了一个眼色。

宁王也立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柳烟烟,说道:“你不是自小在此处长大吗?莫不是此处还有什么是你尚未见过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傲九天之夫君难追凤傲九天之夫君难追菱叶清|古言天煞孤星,克父母、祸国民!一句应天之语掀起轰然大波。然,当凤凰涅槃,再次归来,两国纷争。朝堂之上,他供她锦衣玉食;朝堂之下,他对她百般撩拨。纠缠,但不挑明;暧昧,但又放她离开;离开,却又收紧了风筝线,将她拽了回来。
  • 爱的大团圆爱的大团圆凯米|古言看着那些以前一直在电视上看的杂耍,比自己亲眼看见的,似乎要有趣的多。可是郝香却依旧还是笑不出来,她不喜欢这样的喧闹声,特别是这人来人往,不小心的碰撞,会让她觉得心里很烦躁。她看着身边的月秀,月秀是一脸的笑容,欢喜的看着演出。圆月高挂于天空之上,郝香坐在石凳上,又是一年即将过去,她会想起从刚刚进宫到现在,她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了,多年来,她再也不是以前的所谓的那个仁慈的自己了,现在的她再也不会对任何的人仁慈,凡是要伤害她的人,她都绝对不可能会手下留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爷囚妾王爷囚妾淇儿|古言她不过偷翻了下老妈当成宝的族谱竟离奇穿越!这也就算了,还偏偏穿越到一个美人的身体里。这下好了,已经有一脚迈入棺材的六旬老头看上了她,用权势硬将她娶了去。还不打紧,他竟然在新婚当天中风昏厥,变成“植物人”。更惨的还在后面,他的儿子竟想瞒天过海,替父洞房。究竟有没有天理啊?成为他的禁脔是不得已。最要命的是她竟然抗拒不了他散发出的邪魅光芒,芳心暗许。而他,竟在玩腻了乱伦游戏后潇洒退出,娶了亲爱的表妹。从性奴又降格为下人,她的人生还在很是坎坷多变!而那个可恶的男人,还当着她的面与表妹秀恩爱。可恶,当她是病猫吗?她非给他发发威,叫他看看,惹恼了病猫,也是会被抓伤的。
  • 斗渣剩妃经商记斗渣剩妃经商记南城七七|古言卫国公嫡女,苦熬十年,为他筹谋,助他登基,却在凤临天下的当晚被囚禁。屈辱求生,却等来嫡兄被乱箭射死,外祖家斩首抄没!终一日,她对天起誓,若可重来,绝不为后!本应香消玉殒,睁眼却是重回十三岁,庶姐想毁我容?做梦!换我来毁你节!庶母欲破我身?没门!让我来揭你丑!渣男望纳我为正妃?妄想!堂妹才会去爬你的床!本以为这世要独孤一生,却偏偏遇见了他!(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邪王宠妻:倾城医妃好不乖邪王宠妻:倾城医妃好不乖Mr.玄猫|古言她是21世纪的天才医学家,一夕穿越,竟成被弃养在乡下的侯府大小姐,这方还没缓过神来,一道圣旨又将她惊到风中凌乱,竟然将她赐婚给宣王!宣王何人?本是天之骄子,真龙命格,无奈遭人暗算中毒,沦为废物!呵!有胆子将她嫁给一个废物?是看中了她娘留给她的嫁妆还是想看她宁佳冉的笑话?好啊那她不但要嫁,还要风风光光嫁过去,不仅一丝嫁妆不留,还要将侯府的库房洗劫一空!可是,这个废物王爷怎么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人前人后两个样?明明是病弱小白脸怎么一到晚上就成了手段狠辣的主上?那些神出鬼没的暗卫又是怎么一回事?“抱歉,我们貌似不太熟。”某天才医学家抛了个白眼过去,某人邪魅一笑,“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得了?”
  • 女配逆袭,有个太子好缠人女配逆袭,有个太子好缠人沙瓤西瓜|古言书穿《女配王妃逆袭升职记》,追了一年半的宫斗文,配角被作者写死了!羽楚楚崩溃了有木有,咒骂了一顿作者后,居然被作者塞到了文里,变身成了女配。女主天生媚骨万人迷,女主天资聪慧最得宠。羽楚楚:“主角有金手指啊,女主有成群结队的男人爱啊,我啥都没有!我活的过一章?”“谁说你什么也没有,你有一个祸害你的女主,利用你的渣男,还有嫌弃你的男主,还有还有……”羽楚楚:“我去你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唯不忘相思唯不忘相思墨萧萧|古言数年前那个哭哭啼啼的小男孩,如今却成了身前这个俊俏英气的救命恩人,博尔吉杰特·青青情愿接受这个远道而来用自身来换取自己丰厚嫁妆的男子,却不知他却过河拆桥,说起狠话毫不留情面······
  • 妖娆狂后:强嫁极品奸相妖娆狂后:强嫁极品奸相陇月落雪|古言"她,带着异能穿越而来,邪肆张扬,狂傲嗜血,狠辣决绝。前世的她,身为皇后,软弱痴傻,废柴无能,一杯毒酒送了性命,再次睁眼,她绽放绝世光芒!他,乃当朝一品右相,奸佞腹黑,强大无比,却是残废之身。当狂傲的她,撞上了腹黑的他,怎一个精彩了得!看狠辣狂妄的她,如何驯服奸诈腹黑的他。看他们如何演绎一段惊世传奇!只为那一句,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美不过那年华灯初上,赏花时节,一曲霓裳舞艳惊天下,翩若惊鸿。回眸间,让人相思断肠,江山再美,怎及她笑靥如花?"
  • 将军誓爱:邻家采莲女将军誓爱:邻家采莲女梳云|古言十八岁的预言终成真,日晕古玉鲜血成就她的穿越奇遇。不会医术,不会武功,不会倾城天下,不会玩转世界!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子,她只是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她只想做大隐隐于市的小虾米。可是,现实却不让她如此!随着身份之谜慢慢揭开,她的内心挣扎,无奈,世上安有双全法?让她随着自己的心,恣意潇洒!
  • 凤引鳯凤引鳯君月倾城|古言他,冷俊淡然,温柔体贴;他,身负家仇,妖媚绝美;他,紫衣如烟,温和儒雅;他,敌国皇子,狂傲不驯;他,暗卫之首,默默守候;她,异世幽魂,与五人相遇相识相知,难以取舍——←←收藏↗打赏↗评价票←←推荐←←PK票↓评论(亲爱的,喜欢就收藏推荐评论打赏吧!)【才女vs男强,美男多多,妖孽多多。简介无能,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