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37章 表演

修宁挑了挑眉,问道:“妾身何时闹过了?”

宁王瞧见她的神情,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掠过了柳烟烟,最终放在了修宁身上,说道:“王妃心中明白。”

修宁垂下眼眸,说道:“妾身心中不明白。”

“你呀!”宁王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妥协道,“好,你说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了。”

修宁没去看他,对着宁王缓缓一拜:“请王爷恕妾身失陪,妾身还有要事在身,王爷请自便。”

宁王看着她今日这身打扮,看起来全然不是有要事在身的情形,便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修宁倒是同本王说一说,你是有何要事在身?”

修宁见他非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挑了挑眉便回道:“王爷不会看吗?这桃花开得甚好。”

“所以呢?”宁王接过她的话。

修宁回答道:“所以妾身想借此酿几坛好酒。”

她省去了为你这两个字。

宁王一听便就起了兴致,便说道:“那本王届时可要来讨修宁的好酒吃。”

修宁轻轻笑了笑,似是很不以为意,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平霜却插言道:“这桃花酿,王妃本就是打算要送给王爷的。”

宁王听她这样说,心下一喜,便问修宁道:“当真如此?”

修宁瞪了平霜一眼,对着宁王挤出一抹笑,问道:“王爷以为呢?”

宁王回答道:“平霜说你是送予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届时本王可要向你讨了去不可。”

修宁轻轻一笑,回答:“王爷什么样的好酒不曾见过,又是什么样的好酒不曾有王爷品过的?修宁这酒,又怎及得上万一?”

宁王说道:“那也要看酒是谁酿的啊!美人酿,那也要看美人是谁,王妃以为呢?”

修宁被她说得脸色一红,柳烟烟看着这一切,心下很是吃味,她原本心中还是尚抱有一丝希望的,可这一次次她看下去,便是深知,宁王是真的对修宁情真意切的,但宁王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洁身自好,柳烟烟还是对自己的容貌甚是自信的,她委实不信宁王就真的可以一点点都不曾心动过。

修宁看了柳烟烟一眼,说道:“好了,美人尚在王爷身后了,王爷莫要委屈了美人。”

修宁说着,便转过了身去。

柳烟烟听到了修宁的话,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宁王却一把拉过修宁,修宁受了外力,险些跌倒,宁王却正好握住了修宁的腰肢,转了半个圈方才重心稳定下来。

宁王戏谑道:“你看,若不是本王,你就又摔倒了,修宁,你为何就不知晓应当间谨慎一些呢?”

修宁未曾答话,静静地看了宁王数秒,心中暗恼自己在此时竟然会为美色所误,竟是不觉有些沉沦在那一双桃花眼中。

修宁定了定心神,挣扎着就要起身,说道:“那王爷也不曾看看,究竟是谁险些累得妾身跌倒。”

宁王扶起修宁,秀您犹如触电一般转过身去,语速飞快说道:“多谢王爷,王爷便就去陪佳人吧!恕修宁不能奉陪了。”

宁王便知不能再招惹她了,否则修宁就真的该生气了,宁王索性便就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修宁。

当他看着修宁的时候,眼中便就只有修宁一人,再也难以去容下旁人了。

“妾身服侍王爷用膳吧!”柳烟烟端着好酒,准备给宁王倒下去。

这瓶酒是太守周元良特意寻来的,光是闻着味道便会让人觉得先醉了三分,宁王笑了笑,摇了摇头:“等修宁一道吧!”

柳烟烟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应道:“喏。”

宁王便就不和她答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修宁看着时辰,直至发觉似乎是不早了,这才做了罢!

她原本便知晓宁王不曾沥离去,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却见宁王已经趴在石凳上睡着了,修宁可想而知,来扬州这几日,宁王所要应对的,周旋的,决然不会亚于她,此时竟然是疲倦得睡着了。

修宁回过头压低声音道:“去将本妃的斗篷拿来。”

修宁这样说了,众人便知修宁是没有打算叫醒宁王的,便也就不敢吱声了,修宁便拿起斗篷,轻手轻脚地给宁王盖上,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却被宁王握住了。

宁王狐黠一笑,说道:“看来,修宁你,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本王的。”

修宁心下一惊,即刻就明白了,原来宁王是在装睡,也怪不得他睡着了,泰和等人都未曾担心他着了凉,想必是他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修宁督了泰和一眼,泰和心虚地低下了头。

修宁便不在言语,只当是不知,问道:“王爷可睡好了?”

宁王知晓她心中已然不悦,便说道:“多亏了王妃添衣,睡得甚好。”

修宁心中一阵无奈,她分明是还未曾添衣完毕。

“既然王爷睡好了,那便还是在此处多吹吹风,醒醒神吧!”修宁说着,便就转身欲走。

宁王一把拉住她,凑近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要这样狠心?你当真不给本王脸面?”

说着,宁王就环视了一遍所有人。

修宁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配合他道:“妾身不过是和王爷玩笑,王爷也这样当真?妾身心中是怨王爷,在此处睡着却不肯入室,倘若王爷感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王爷就是这般轻待自己的身子的吗?”

修宁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一次,是宁王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他稍微愣了愣,方才说道:“那这一次,委实是本王惹你忧心了,本王保证,决然不会有下次了。”

修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来。

宁王顺势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柳烟烟颇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她满心以为有了和宁王在一次相处的机会,但终究是一场空。

修宁却不知晓柳烟烟心中的这一番纠葛,便问宁王道:“妾身担心王爷今晚没人照料,便特地遣了柳妹妹前去照料王爷,只是王爷这一番又特意带着柳妹妹来寻妾身,倒是不知何意。”

宁王说道:“本王何时说过今日需要人来照料的?”

修宁不知该如何据接话,却听到宁王的语气软了几分,拉起她的手道:“修宁你不就是现成的可心的人儿吗?又何须劳烦别人?”

修宁抽了抽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索性便就由着他了,不再推脱。

宁王很是满意,看了看修宁说道:“你既费心为本王准备了好酒,本王怎能没有回报呢?”

修宁诧异地看着宁王,等待着宁王的下文。

她很清楚,宁王当真说出这话就是宁王要给她的一定是她不能拒绝的。

“你明日,且把时间空下来,本王陪你一道出去转转。”宁王说道。

修宁想到他一直放在嘴边念叨的,想要带她出去看看。

她原以为应当是还需要有一阵子的,却没想到会这样快。

“王爷的公事都办完了?”修宁询问道。

宁王眉间含笑,说道:“本王能有什么公事?这扬州富庶繁华的,本王就想带着你四处看看,便就比什么都知足,公事什么的,不妨延后再说。”

伺候在修宁和宁王跟前的奴仆众多,不乏是有周元良的人,宁王当众说出这句话,便是有意想要去传给周元良的意思。

修宁明白过来了之后,这曲戏她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宁王演下去,遂是顺势钻进了宁王怀中:“王爷果真没骗妾身,妾身心中好生动容。”

“修宁,本王为了你,可以付出很多的东西。”宁王忽然说道。

修宁依旧是在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戏,可此时听到宁王这样说,修宁看着他的眼,似乎是想从他的神情之中得知,宁王所说的这些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宁王说完这句话后,却是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一般,说道:“修宁,不明日想去什么地方,只管同本王说,本王和你一道来,自然是要让你见见这扬州城最好的东西的。”

“只要是王爷给予的,妾身样样都喜欢。”修宁回答道。

柳烟烟看着修宁和宁王之间的一来一往,心下便是异常难受,她极为敏感,很多东西她丢能够率先发觉,她不是看不出来,宁王和修宁之间,绝对是宁王在讨好修宁,她也不是不清楚,宁王和修宁之间,做戏的成分同样是甚多,但她就是这般心下深觉酸涩。

她看了一眼宁王,他当真就是这样眼里容不下旁人了吗?甚至都看不到她柳烟烟看向他时的目光。

“妾身可以一同去吗?”柳烟烟有些乞求般地问修宁。

修宁其实是无所谓,即便宁王不说,她原本就有出府的打算的,李知府得夫人在几位夫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修宁隐隐觉得,这背后定然可以查到一些东西,也难免将来对宁王而言是有所裨益的。

但有些东西,修宁确实是一直都没有让柳烟烟去接触,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给柳烟烟放一些烟雾弹,为了就是不露了什么马脚,也在提防柳烟烟是否依旧在帮周元良做事。

修宁便就对着宁王使了一个眼色。

宁王也立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柳烟烟,说道:“你不是自小在此处长大吗?莫不是此处还有什么是你尚未见过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皇妖后 邪皇妖后 墨七攻|古言他第一次持起她的手,不是为了和她共白头,而是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将她推下30层高楼。他第一次拔剑,不是为救她于水火,而是将它刺入她的心口。当21世纪的泠月穿越成伊和大陆的君无双,且看她杀太子,夺宝藏,与皇子王爷将军谈谈情说说爱,誓踩着那欺她辱她之人的鲜血,一步步傲视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医品傲妻医品傲妻黛墨|古言她,是唐门世家的天才家主,绝色,狂妄,慵懒,毒辣。他,是天隆王朝的瘸子战王,倾城,面瘫,腹黑,狡诈。痴傻嫡女一朝翻身,本是无人肯要的纨绔嫡女,却一夜之间成为抢手货,连太子都亲自上门求亲!一个计谋,京中盛传将军府大小姐跟战王爷生米煮成熟饭!某女:“我守宫砂还在!我什么时候怀上了!你好意思散播那些谣言出去吗?!”某人:“你是介意本王没有将你生米煮成熟饭?不要紧,现在来也不迟。”某女:“喂喂喂战王爷,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谋妃入瓮,冷王强宠下堂妻谋妃入瓮,冷王强宠下堂妻LY韵|古言临死前,她方雪梅才知道自己这一世活的多么荒唐。她本以为作为罪臣之女被流放是她此生唯一的归宿,可天不亡她路遇流寇中箭最终倒在了梅林,他将她救起护她周全,原以为这是上天垂怜,却不料,他居然是当今圣上的十二皇子,一场秘密协定,她看着他另娶她人,一杯毒酒了此残生。再醒来,竟然重生为当朝尚书嫡女,这一次她要改写一切,让害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她容颜清丽,绝世无双,心却如冬日最冷的寒冰。“方雪梅你听着,我只要你,若无你,这江山这权势我要有何用,你这一生一世都休想逃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林十二闲记林十二闲记怀中柔石|古言林家美娇娘,幼年得眼盲。远观无妖态,近嗅有清香。
  • 花逝红尘花逝红尘小曦酱|古言陌尘有一美人兮,见之倾心。花开终有花败日,心逝人离。唯愿卿伴伊终生,至死不渝。
  • 《我就一美少女》《我就一美少女》久溺i|古言家境普通却有着特殊技能的美少女夏研研,在一场游戏中莫名穿越到古代成为一代杀手千陌研,在一次任务中被彦家二少爷相救,从此两人便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史,但他们身边一直隐匿着一份威胁,那是什么...
  • 神医皇子妃神医皇子妃我爱莫宝贝|古言一朝穿越,却成了宰相府最不受宠的四小姐,可是真的是不受宠吗?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大量的珍奇古玩送进来,随便拿出一件,都足够颐养天年了。还有,来到这里一年,她居然从来都不曾见过她那对便宜爹娘,看来,这个女儿还真是不受待见。毛?她娘死了,她爹疯了?不会吧,她有那么倒霉吗?本以为爹不疼娘不爱已经是够凄惨了,如今,这一死一疯是个什么节奏?更重要的是,还整天有只花孔雀时不时的想要去揩她的油,该死的,她的油是那么好揩的吗?
  • 欲诱宠妾欲诱宠妾血红颜|古言他,如残阳一般瑰丽的男子,如鬼魅一般嗜血的暴君。只手翻天下,单脚震全城。从未想,某天会痴狂了一般,只为她一异域女子。他总爱紧拥着她,欺近她的耳膜,信誓旦旦的轻喃“殇儿,如若能逃开这生活,我就允了你离开!”可是——终究,该走的会走,该遗忘的要遗忘。三千青丝,一夜成雪。漫漫千年,寂寞相随。梦断魂销,相思成狂。一片冰心,无人理会。(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贱民王妃贱民王妃大型青蛙|古言【冷宫贵妃】穿越了,不可思议了,准备离宫了……却不幸落入皇帝手中,挣扎后,却堕落情网。既然爱了,那就勇敢的爱吧!后宫算什么?我还是千年之后的人呢!自由,爱情,友情,亲情统统显出,才知道,原来……【带罪皇后】莫名失忆,来到另一国度,嫁与另一个帝王。洞房花烛夜才知道新郎竟然就是旧识……好吧,既然已经事先知道要被利用,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利用我的就要付出代价但是,事情再次出现的逆转,因为爱,再次……【贱民王妃】再次魂归大韵,才知大家已经四处分散,为了和大家从新见面,陈菱晰我终于摆脱皇宫开始了江湖的冒险旅程。也开始结识新的朋友,只是,命运始终是改变不了的……陈菱晰死前才真正的领悟这个道理。一切的一切,难道又是一场戏,倘若真是如此,那陈菱晰我用意舍弃一切权势,包括朋友和亲人,只愿有一颗完整的心离开人间!
  • 桃花影落十里春:苏小妃短篇集桃花影落十里春:苏小妃短篇集苏小妃|古言唐婳嫣:“深夜的寂寞与爱情无关,只与情绪有染,正如那一曲《华胥引》,悠扬动听,但自醉却与旁人无关。”凌子轩:“唐慕灵,你都被那么多男人给甩了,怎么就不考虑考虑我呢?就算看在二十多年的情份上,我也不会才过几个月就甩了你啊!”喵小咪:“拼尽所有想换一场重生,谁知涅槃时才发现,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空。如果要注定被人利用,注定是再多的真情,也换不回当初那片刻的温暖和心动。那些我曾经视之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值得我喜欢的。慕锦瑟:“我等了你很久,陪了你很久,盼了你很久,现在我要离开了,比很久还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