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表演

修宁挑了挑眉,问道:“妾身何时闹过了?”

宁王瞧见她的神情,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掠过了柳烟烟,最终放在了修宁身上,说道:“王妃心中明白。”

修宁垂下眼眸,说道:“妾身心中不明白。”

“你呀!”宁王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妥协道,“好,你说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了。”

修宁没去看他,对着宁王缓缓一拜:“请王爷恕妾身失陪,妾身还有要事在身,王爷请自便。”

宁王看着她今日这身打扮,看起来全然不是有要事在身的情形,便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修宁倒是同本王说一说,你是有何要事在身?”

修宁见他非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挑了挑眉便回道:“王爷不会看吗?这桃花开得甚好。”

“所以呢?”宁王接过她的话。

修宁回答道:“所以妾身想借此酿几坛好酒。”

她省去了为你这两个字。

宁王一听便就起了兴致,便说道:“那本王届时可要来讨修宁的好酒吃。”

修宁轻轻笑了笑,似是很不以为意,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平霜却插言道:“这桃花酿,王妃本就是打算要送给王爷的。”

宁王听她这样说,心下一喜,便问修宁道:“当真如此?”

修宁瞪了平霜一眼,对着宁王挤出一抹笑,问道:“王爷以为呢?”

宁王回答道:“平霜说你是送予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届时本王可要向你讨了去不可。”

修宁轻轻一笑,回答:“王爷什么样的好酒不曾见过,又是什么样的好酒不曾有王爷品过的?修宁这酒,又怎及得上万一?”

宁王说道:“那也要看酒是谁酿的啊!美人酿,那也要看美人是谁,王妃以为呢?”

修宁被她说得脸色一红,柳烟烟看着这一切,心下很是吃味,她原本心中还是尚抱有一丝希望的,可这一次次她看下去,便是深知,宁王是真的对修宁情真意切的,但宁王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洁身自好,柳烟烟还是对自己的容貌甚是自信的,她委实不信宁王就真的可以一点点都不曾心动过。

修宁看了柳烟烟一眼,说道:“好了,美人尚在王爷身后了,王爷莫要委屈了美人。”

修宁说着,便转过了身去。

柳烟烟听到了修宁的话,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宁王却一把拉过修宁,修宁受了外力,险些跌倒,宁王却正好握住了修宁的腰肢,转了半个圈方才重心稳定下来。

宁王戏谑道:“你看,若不是本王,你就又摔倒了,修宁,你为何就不知晓应当间谨慎一些呢?”

修宁未曾答话,静静地看了宁王数秒,心中暗恼自己在此时竟然会为美色所误,竟是不觉有些沉沦在那一双桃花眼中。

修宁定了定心神,挣扎着就要起身,说道:“那王爷也不曾看看,究竟是谁险些累得妾身跌倒。”

宁王扶起修宁,秀您犹如触电一般转过身去,语速飞快说道:“多谢王爷,王爷便就去陪佳人吧!恕修宁不能奉陪了。”

宁王便知不能再招惹她了,否则修宁就真的该生气了,宁王索性便就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修宁。

当他看着修宁的时候,眼中便就只有修宁一人,再也难以去容下旁人了。

“妾身服侍王爷用膳吧!”柳烟烟端着好酒,准备给宁王倒下去。

这瓶酒是太守周元良特意寻来的,光是闻着味道便会让人觉得先醉了三分,宁王笑了笑,摇了摇头:“等修宁一道吧!”

柳烟烟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应道:“喏。”

宁王便就不和她答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修宁看着时辰,直至发觉似乎是不早了,这才做了罢!

她原本便知晓宁王不曾沥离去,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却见宁王已经趴在石凳上睡着了,修宁可想而知,来扬州这几日,宁王所要应对的,周旋的,决然不会亚于她,此时竟然是疲倦得睡着了。

修宁回过头压低声音道:“去将本妃的斗篷拿来。”

修宁这样说了,众人便知修宁是没有打算叫醒宁王的,便也就不敢吱声了,修宁便拿起斗篷,轻手轻脚地给宁王盖上,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却被宁王握住了。

宁王狐黠一笑,说道:“看来,修宁你,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本王的。”

修宁心下一惊,即刻就明白了,原来宁王是在装睡,也怪不得他睡着了,泰和等人都未曾担心他着了凉,想必是他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修宁督了泰和一眼,泰和心虚地低下了头。

修宁便不在言语,只当是不知,问道:“王爷可睡好了?”

宁王知晓她心中已然不悦,便说道:“多亏了王妃添衣,睡得甚好。”

修宁心中一阵无奈,她分明是还未曾添衣完毕。

“既然王爷睡好了,那便还是在此处多吹吹风,醒醒神吧!”修宁说着,便就转身欲走。

宁王一把拉住她,凑近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要这样狠心?你当真不给本王脸面?”

说着,宁王就环视了一遍所有人。

修宁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配合他道:“妾身不过是和王爷玩笑,王爷也这样当真?妾身心中是怨王爷,在此处睡着却不肯入室,倘若王爷感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王爷就是这般轻待自己的身子的吗?”

修宁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一次,是宁王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他稍微愣了愣,方才说道:“那这一次,委实是本王惹你忧心了,本王保证,决然不会有下次了。”

修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来。

宁王顺势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柳烟烟颇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她满心以为有了和宁王在一次相处的机会,但终究是一场空。

修宁却不知晓柳烟烟心中的这一番纠葛,便问宁王道:“妾身担心王爷今晚没人照料,便特地遣了柳妹妹前去照料王爷,只是王爷这一番又特意带着柳妹妹来寻妾身,倒是不知何意。”

宁王说道:“本王何时说过今日需要人来照料的?”

修宁不知该如何据接话,却听到宁王的语气软了几分,拉起她的手道:“修宁你不就是现成的可心的人儿吗?又何须劳烦别人?”

修宁抽了抽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索性便就由着他了,不再推脱。

宁王很是满意,看了看修宁说道:“你既费心为本王准备了好酒,本王怎能没有回报呢?”

修宁诧异地看着宁王,等待着宁王的下文。

她很清楚,宁王当真说出这话就是宁王要给她的一定是她不能拒绝的。

“你明日,且把时间空下来,本王陪你一道出去转转。”宁王说道。

修宁想到他一直放在嘴边念叨的,想要带她出去看看。

她原以为应当是还需要有一阵子的,却没想到会这样快。

“王爷的公事都办完了?”修宁询问道。

宁王眉间含笑,说道:“本王能有什么公事?这扬州富庶繁华的,本王就想带着你四处看看,便就比什么都知足,公事什么的,不妨延后再说。”

伺候在修宁和宁王跟前的奴仆众多,不乏是有周元良的人,宁王当众说出这句话,便是有意想要去传给周元良的意思。

修宁明白过来了之后,这曲戏她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宁王演下去,遂是顺势钻进了宁王怀中:“王爷果真没骗妾身,妾身心中好生动容。”

“修宁,本王为了你,可以付出很多的东西。”宁王忽然说道。

修宁依旧是在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戏,可此时听到宁王这样说,修宁看着他的眼,似乎是想从他的神情之中得知,宁王所说的这些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宁王说完这句话后,却是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一般,说道:“修宁,不明日想去什么地方,只管同本王说,本王和你一道来,自然是要让你见见这扬州城最好的东西的。”

“只要是王爷给予的,妾身样样都喜欢。”修宁回答道。

柳烟烟看着修宁和宁王之间的一来一往,心下便是异常难受,她极为敏感,很多东西她丢能够率先发觉,她不是看不出来,宁王和修宁之间,绝对是宁王在讨好修宁,她也不是不清楚,宁王和修宁之间,做戏的成分同样是甚多,但她就是这般心下深觉酸涩。

她看了一眼宁王,他当真就是这样眼里容不下旁人了吗?甚至都看不到她柳烟烟看向他时的目光。

“妾身可以一同去吗?”柳烟烟有些乞求般地问修宁。

修宁其实是无所谓,即便宁王不说,她原本就有出府的打算的,李知府得夫人在几位夫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修宁隐隐觉得,这背后定然可以查到一些东西,也难免将来对宁王而言是有所裨益的。

但有些东西,修宁确实是一直都没有让柳烟烟去接触,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给柳烟烟放一些烟雾弹,为了就是不露了什么马脚,也在提防柳烟烟是否依旧在帮周元良做事。

修宁便就对着宁王使了一个眼色。

宁王也立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柳烟烟,说道:“你不是自小在此处长大吗?莫不是此处还有什么是你尚未见过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异世风华:风行天下异世风华:风行天下爱无边|古言现代特工杀手风傲清,穿越到了古代幻界,成为了风家被下人都嫌弃的痴傻三小姐!再次醒来,以前痴傻的眼神,突然间变得冷漠,莫名的让人有一丝丝寒意,让人不敢直视!为保护妹妹,上山学艺,却无意惹来桃花朵朵。现代特工杀手穿越痴傻三小姐,演绎别样风情!
  • 二手王妃太走俏二手王妃太走俏薰衣无香|古言(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她是穿越女将军,大婚之夜成了逃婚二手美娇娘;他是冷酷高傲的影瑟君王,一路尾随,潜入他人洞房,掳走他人新娘;他是康巴太子爷,新婚夜,丢了新娘,失了地图……
  • 狐狸很腹黑:纨绔拽后狐狸很腹黑:纨绔拽后松果妹儿i|古言“狐狸儿子,我的初吻阿!”“你勒死我了。”“如果为了这张脸,我宁愿毁容。”看天才老师怎么玩转古代。
  • 世世盛宠:冷王溺宠逆天妃世世盛宠:冷王溺宠逆天妃十一枚果冻|古言【一对一甜宠,男强女强】她从异世来,只为烙印在灵魂深处的他。他爱她入心、疼她入骨,极尽宠爱……某晚:她怯怯的裹紧被子缩在床角。“爱妃今晚好兴致,才这时辰就准备侍寝。”她吐血,她这寿司造型,还真像要去侍寝。“王爷,你这样子,太流氓,不好,不好。”他笑得一脸暧昧:本王记得爱妃说过,爱一个人,不是你爱的样子他都有,而是他有的样子你都爱。”……他曾为她舍命,她亦为他负天下。
  • 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弑爱的妖|古言归国的贺宴变成一场夺命宴,下手的竟是她最信任的人!异世重生,她成为备受荣宠的公主,却因故嫁与他国之君。无意争宠,偏又集皇宠于一身,栽赃嫁祸,她豪不辩驳,甘入冷宫,享尽清闲。皇妃诞子,满堂朝贺,他却出现在她冷宫前,酒意熏熏。“你是朕唯一深爱的女子,待一切过后,朕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一夜,芳心乍乱。为了他,为了他的天下,她笑看他喜纳新妃。殊不知,一切只是一场精心布置的棋局。她声声质问,却换来却他掌掴相加。她的交心,换来的是国破家亡,那么,她就丢闲弃心,她会让他见识到真正的她……他因天下负她,她便要这天下成为她的俘虏!
  • 渔歌:痞子王妃不好惹渔歌:痞子王妃不好惹雪玲|古言当肆意潇洒的她来到洪武大陆,懦弱胆小的相府嫡长女被注入强大特工灵魂……历史,由此改写。继母庶妹算什么,分分钟解决你们,本小姐是要做大事的人!那个什么闷油瓶,看在你痴心一片的份儿上,本小姐勉强接受你了。哎不对,本小姐可不是来甜甜蜜蜜谈恋爱的!太子对自己有企图,还想弄死自己老公?问没问过本小姐的意见!这个天下真乱,本小姐都没工夫安心喝茶打牌了,干脆统一算了!本小姐要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TFBOYSsweet公主TFBOYSsweet公主慕梓璇|古言被背叛的公主来到人间却遭受另一场背叛,她会怎么办?
  • 邪魅皇帝异世妃邪魅皇帝异世妃小幂峰|古言她是穿越来的孤魂,被太白仙人授以重任!阻止魔王,阻止世界毁灭?当她是美少女战士啊!这该死的魔王,手段残忍,阴狠霸道还位高权大!呜呜,她一介弱女子怎么跟他斗啊!
  • 林府三小姐林府三小姐凤泽婉婉|古言智慧爹,贤德娘,王妃姐姐,资深兵界人士外公,未成年外戚胞弟......身为三小姐,这简直是横行大周之不二天时地利人和......但,怎么就没有挥霍家财、遛狗打鸟、做悠闲富二代的福分,被迫嫁给根本不之所谓的某某......果然幸福是自己创造滴,相夫教子也要有自己的格调......
  • 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庶女为妃之王爷请绕道素素雪|古言苏珞行事,欺我者,老弱妇孺必还之,负我者,不择手段送地狱!一招穿越沦为人见人踩,没人疼没人怜马上嫁个老爷爷做继室的内宅小绵羊?苏珞握拳表示很兴奋(o`ω′)那谁谁谁,都给姑奶奶洗洗干净,我苏珞的时代到来了,准备接招受宰吧!斗,斗,斗着斗着一不留神引诱野兽三五只。排排站,挑一只,安个窝。夫狠戾来,妾毒辣,双双来把戏儿唱。夫妻嘛,不是你压我便是我压你,努力要从洞房开始!苏珞狐眼闪光表示很期待╭(╯3╰)╮于是,龙凤喜烛燃香,芙蓉暖帐遮春,她强骑美男身,臀蹭美男腹,媚眼如丝,“夫君威猛,妾心欲醉,唯一事需言明……”扭扭水蛇腰,挺挺傲人胸,男人喘息如恶狼,她满意勾唇,吐气如兰,“夫君国之栋梁,三从四德要懂得,妾的脚步要跟从,妾的建议要听从,妾说错了要盲从,妾若生气要忍得,妾的心思得懂得,妾若撒娇要受得,关键是拈花惹草要不得,洁身自好需记得!”男人瞪眼,翻身压上,声暗若哑,“娘子,再不灭火,命休矣,三从四德何以谈?”小剧场1靖王府花园中,男人一袭玄衣姿态随意坐于阶下,动作专注擦拭着手中寒剑,冷剑寒光反射得俊美容颜愈发清隽无筹,无人注意他的耳根却红了一片。“你知道吗,狼的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狼,不轻易相信人;也不轻易承诺于人;一但承诺了就认定一辈子。”男人的脚边儿,一匹皮毛深灰的大尾巴狼傲娇地抬起幽绿的眼眸昂了昂头,男人抬手抚摸着狼头,目光倏然盯向亭子中佯装看水的女人,如电如火,沉声道:“我乃狼群哺育长大,我的一生会和狼一样。”亭子中璎珞装不下去了,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盯着大尾巴狼啸月,惊呼道:“真的吗?狼原来这么忠诚专一啊,啸月有伴侣了吗?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男人豁然而起,瞬间扫到了面前,手掌灼热撑住女人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女人,你再敢装傻信不信爷现在就办了你!”璎珞抖了抖,舔舔干涩的唇,“我是庶女,可我想做正妃,能行吗?”“爷说行就行!”“我最爱金银财宝,你的财产能都给我管着吗?”“可!你若嫌少,爷可出征四国,为你打劫八方!但首先,你最爱的得是爷!”“可我最最爱的好像是喜新厌旧呢,要是哪天我看上别人怎么办?”男人瞬间冷笑森森。小剧场2“苏珞,你有什么好的,清高自大,目下无尘,虚伪自私,根本就不懂温柔体贴,根本就不懂爱人,你只会爱你自己!为什么前世萧启言爱你,今生明明我才是嫡女,为什么所有人都爱你!我不服!”女人的尖叫声凄厉而不甘。璎珞掏了掏耳朵,眨巴眨巴眼睛,“呃,也许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璎珞满不在意的态度激怒了女人,女人扑上来就欲去掐璎珞脖颈,璎珞侧身躲开,神情冷厉起来,“高莺莺,前世我不屑于杀你,怕赃了我的手,今世你仍不配做我的对手,我依旧怕杀人脏手。”言罢,她笑着回头冲那一脸宠溺的男人道:“不是说我的毒辣最配你的嗜血吗?要不你来帮我将她断手除眼做成人彘?”男人撇嘴讥笑,“你的手要干净,难道爷的就能随便赃吗?!”璎珞无奈扯嘴,望向地上不甘的女人,耸肩,“你怎么能混成这样呢,啸月,还是你上吧。”大灰狼啸月:无良夫妻!我是一匹雌性狼,不喜欢吃女人!这是一个女主和小三一起穿越滴故事,小三的存在绝逼是为了衬托女主的高大上,美强智,一对一爽甜文,亲们放心跳进素妈的怀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