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表演

修宁挑了挑眉,问道:“妾身何时闹过了?”

宁王瞧见她的神情,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掠过了柳烟烟,最终放在了修宁身上,说道:“王妃心中明白。”

修宁垂下眼眸,说道:“妾身心中不明白。”

“你呀!”宁王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妥协道,“好,你说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了。”

修宁没去看他,对着宁王缓缓一拜:“请王爷恕妾身失陪,妾身还有要事在身,王爷请自便。”

宁王看着她今日这身打扮,看起来全然不是有要事在身的情形,便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修宁倒是同本王说一说,你是有何要事在身?”

修宁见他非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挑了挑眉便回道:“王爷不会看吗?这桃花开得甚好。”

“所以呢?”宁王接过她的话。

修宁回答道:“所以妾身想借此酿几坛好酒。”

她省去了为你这两个字。

宁王一听便就起了兴致,便说道:“那本王届时可要来讨修宁的好酒吃。”

修宁轻轻笑了笑,似是很不以为意,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平霜却插言道:“这桃花酿,王妃本就是打算要送给王爷的。”

宁王听她这样说,心下一喜,便问修宁道:“当真如此?”

修宁瞪了平霜一眼,对着宁王挤出一抹笑,问道:“王爷以为呢?”

宁王回答道:“平霜说你是送予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届时本王可要向你讨了去不可。”

修宁轻轻一笑,回答:“王爷什么样的好酒不曾见过,又是什么样的好酒不曾有王爷品过的?修宁这酒,又怎及得上万一?”

宁王说道:“那也要看酒是谁酿的啊!美人酿,那也要看美人是谁,王妃以为呢?”

修宁被她说得脸色一红,柳烟烟看着这一切,心下很是吃味,她原本心中还是尚抱有一丝希望的,可这一次次她看下去,便是深知,宁王是真的对修宁情真意切的,但宁王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洁身自好,柳烟烟还是对自己的容貌甚是自信的,她委实不信宁王就真的可以一点点都不曾心动过。

修宁看了柳烟烟一眼,说道:“好了,美人尚在王爷身后了,王爷莫要委屈了美人。”

修宁说着,便转过了身去。

柳烟烟听到了修宁的话,害羞地垂下了眼眸。

宁王却一把拉过修宁,修宁受了外力,险些跌倒,宁王却正好握住了修宁的腰肢,转了半个圈方才重心稳定下来。

宁王戏谑道:“你看,若不是本王,你就又摔倒了,修宁,你为何就不知晓应当间谨慎一些呢?”

修宁未曾答话,静静地看了宁王数秒,心中暗恼自己在此时竟然会为美色所误,竟是不觉有些沉沦在那一双桃花眼中。

修宁定了定心神,挣扎着就要起身,说道:“那王爷也不曾看看,究竟是谁险些累得妾身跌倒。”

宁王扶起修宁,秀您犹如触电一般转过身去,语速飞快说道:“多谢王爷,王爷便就去陪佳人吧!恕修宁不能奉陪了。”

宁王便知不能再招惹她了,否则修宁就真的该生气了,宁王索性便就坐在了桃树下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修宁。

当他看着修宁的时候,眼中便就只有修宁一人,再也难以去容下旁人了。

“妾身服侍王爷用膳吧!”柳烟烟端着好酒,准备给宁王倒下去。

这瓶酒是太守周元良特意寻来的,光是闻着味道便会让人觉得先醉了三分,宁王笑了笑,摇了摇头:“等修宁一道吧!”

柳烟烟有些黯然地垂下了眼眸,应道:“喏。”

宁王便就不和她答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修宁看着时辰,直至发觉似乎是不早了,这才做了罢!

她原本便知晓宁王不曾沥离去,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却见宁王已经趴在石凳上睡着了,修宁可想而知,来扬州这几日,宁王所要应对的,周旋的,决然不会亚于她,此时竟然是疲倦得睡着了。

修宁回过头压低声音道:“去将本妃的斗篷拿来。”

修宁这样说了,众人便知修宁是没有打算叫醒宁王的,便也就不敢吱声了,修宁便拿起斗篷,轻手轻脚地给宁王盖上,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却被宁王握住了。

宁王狐黠一笑,说道:“看来,修宁你,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本王的。”

修宁心下一惊,即刻就明白了,原来宁王是在装睡,也怪不得他睡着了,泰和等人都未曾担心他着了凉,想必是他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修宁督了泰和一眼,泰和心虚地低下了头。

修宁便不在言语,只当是不知,问道:“王爷可睡好了?”

宁王知晓她心中已然不悦,便说道:“多亏了王妃添衣,睡得甚好。”

修宁心中一阵无奈,她分明是还未曾添衣完毕。

“既然王爷睡好了,那便还是在此处多吹吹风,醒醒神吧!”修宁说着,便就转身欲走。

宁王一把拉住她,凑近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当真要这样狠心?你当真不给本王脸面?”

说着,宁王就环视了一遍所有人。

修宁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配合他道:“妾身不过是和王爷玩笑,王爷也这样当真?妾身心中是怨王爷,在此处睡着却不肯入室,倘若王爷感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王爷就是这般轻待自己的身子的吗?”

修宁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一次,是宁王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他稍微愣了愣,方才说道:“那这一次,委实是本王惹你忧心了,本王保证,决然不会有下次了。”

修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来。

宁王顺势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柳烟烟颇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她满心以为有了和宁王在一次相处的机会,但终究是一场空。

修宁却不知晓柳烟烟心中的这一番纠葛,便问宁王道:“妾身担心王爷今晚没人照料,便特地遣了柳妹妹前去照料王爷,只是王爷这一番又特意带着柳妹妹来寻妾身,倒是不知何意。”

宁王说道:“本王何时说过今日需要人来照料的?”

修宁不知该如何据接话,却听到宁王的语气软了几分,拉起她的手道:“修宁你不就是现成的可心的人儿吗?又何须劳烦别人?”

修宁抽了抽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索性便就由着他了,不再推脱。

宁王很是满意,看了看修宁说道:“你既费心为本王准备了好酒,本王怎能没有回报呢?”

修宁诧异地看着宁王,等待着宁王的下文。

她很清楚,宁王当真说出这话就是宁王要给她的一定是她不能拒绝的。

“你明日,且把时间空下来,本王陪你一道出去转转。”宁王说道。

修宁想到他一直放在嘴边念叨的,想要带她出去看看。

她原以为应当是还需要有一阵子的,却没想到会这样快。

“王爷的公事都办完了?”修宁询问道。

宁王眉间含笑,说道:“本王能有什么公事?这扬州富庶繁华的,本王就想带着你四处看看,便就比什么都知足,公事什么的,不妨延后再说。”

伺候在修宁和宁王跟前的奴仆众多,不乏是有周元良的人,宁王当众说出这句话,便是有意想要去传给周元良的意思。

修宁明白过来了之后,这曲戏她无论如何都要陪着宁王演下去,遂是顺势钻进了宁王怀中:“王爷果真没骗妾身,妾身心中好生动容。”

“修宁,本王为了你,可以付出很多的东西。”宁王忽然说道。

修宁依旧是在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戏,可此时听到宁王这样说,修宁看着他的眼,似乎是想从他的神情之中得知,宁王所说的这些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宁王说完这句话后,却是显得很是漫不经心一般,说道:“修宁,不明日想去什么地方,只管同本王说,本王和你一道来,自然是要让你见见这扬州城最好的东西的。”

“只要是王爷给予的,妾身样样都喜欢。”修宁回答道。

柳烟烟看着修宁和宁王之间的一来一往,心下便是异常难受,她极为敏感,很多东西她丢能够率先发觉,她不是看不出来,宁王和修宁之间,绝对是宁王在讨好修宁,她也不是不清楚,宁王和修宁之间,做戏的成分同样是甚多,但她就是这般心下深觉酸涩。

她看了一眼宁王,他当真就是这样眼里容不下旁人了吗?甚至都看不到她柳烟烟看向他时的目光。

“妾身可以一同去吗?”柳烟烟有些乞求般地问修宁。

修宁其实是无所谓,即便宁王不说,她原本就有出府的打算的,李知府得夫人在几位夫人中,显得格外不一样。

修宁隐隐觉得,这背后定然可以查到一些东西,也难免将来对宁王而言是有所裨益的。

但有些东西,修宁确实是一直都没有让柳烟烟去接触,甚至有的时候,她会给柳烟烟放一些烟雾弹,为了就是不露了什么马脚,也在提防柳烟烟是否依旧在帮周元良做事。

修宁便就对着宁王使了一个眼色。

宁王也立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柳烟烟,说道:“你不是自小在此处长大吗?莫不是此处还有什么是你尚未见过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皇后出墙记皇后出墙记桩桩|古言她是明朝第一将魏国公徐达的长女千金。倾国颜色而不自知,聪慧过人却不欲卷入朝堂纷争。三岁便因算命者一言便远远的送往山上抚养。太子,清朗温柔,秦王和蔼近人,燕王冷峻威严。憨直骄横的表哥靖江王与深藏不露的曹国公之子李景隆。十年后下山回府的锦曦一一遭遇。(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凤惊天之狂妃难求凤惊天之狂妃难求晴空舞|古言她冷漠以对那些流言蜚语,这世上没有她得不到的,只有她不想要的!她是北楚国荣国公府貌丑无盐的四小姐,自小自生自灭,九年之后,她如凤凰涅槃一般归来,医术、武功,智谋,冠绝天下。退婚轩王,怒打嫡姐,羞辱嫡母,恶名远扬,人人避之不及,偏偏某只妖孽对她死缠难打。
  • 错嫁之邪妃惊华错嫁之邪妃惊华惜梧|古言她出身于现代书香世家,无所不精,外带一身“高强武艺”!车祸让她穿越到了苍朝护国将军府大字不识的草包嫡女顾惜若身上。大婚之日错嫁,被人挟持?靠!跆拳道黑带不是说着玩的,看看姑娘漂亮的360单腿旋风踢!莲花女恶意挑衅,想让她读书认字?尼玛!她工诗词,善书画,别拿这么低级的玩意儿来侮辱姑娘的智商好吧?还有一个个舍生赴“死”的男女老少,真当她这里是不要钱的垃圾回收厂?嘎!在无数次被人质疑之后,她怒了!解千年棋局,破万人阵法,创办国子监,代父上战场。文能治国,武能兴邦,惊才绝艳,光芒绽放!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农女喜嫁农女喜嫁步铿|古言我的新书《农女阿絮》穿越到古代的小山村,一睁眼,家徒四壁。爹娘老实,姐妹软弱,弟弟年幼。还有一帮子极品亲戚爱找茬。李欣表示鸭梨山大。还好她有现代智慧,种田经商,发家致富,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 医女遮天帅哥你别跑医女遮天帅哥你别跑半世Q|古言卧槽,一觉竟然穿越到古代,穿到古代也就算了,还把我变成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丫头片子,哼,这些统统难不倒我,看我以三寸不烂之舌打倒天下
  • 千娇图千娇图米桃|古言飘飏南陌起东邻,漠漠蒙蒙暗度春。花巷暖随轻舞蝶,玉楼晴拂艳妆人。以女子入宫邀宠为荣的家族,满园娇艳,百般心计,各为未来出路谋划。六姑娘元秋身为侯府三房嫡女,该怎样,才能摆脱入宫为家族争光命运?忠犬提议:不如嫁给我?汪!六姑娘哀嚎:你家比宫里还乱。喂!-披着宅斗外衣的甜宠文,女主智商在线,楠竹忠犬,么么哒!
  • 傲世女王萌萌哒i傲世女王萌萌哒i妖皇葬|古言“唔,咳咳,可恶,不行了”拥有瀑布般的银发女孩说道,“呵,还想跑么?乖乖投降吧!法力都消失了,没用的废物,组织要你还干嘛?”没错,世界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最强组织“冷血”。。而她便是组织幕后的青梅竹马。。。。。
  • 乱世红颜:倾城皇后乱世红颜:倾城皇后华年似风|古言她,见证了一代帝王的霸业。她,虽是平民,却最终成为传奇皇后。风起云涌,战乱纷繁,她却可以应对自如。谁可知帝王霸业之后的红鸾帐下,她内心的苦楚?以言情书写历史,用历史见证感情。乱世之中,帝王霸业,红颜为后,可是你的唯一?
  • 美人谋,凰妃太嚣张美人谋,凰妃太嚣张十七|古言她贵为一国公主,被设计沦为他后宫三千妃嫔之一,本想与世无争,却偏卷入国仇家恨漩涡,爱他入骨;他身为一国君主,为她不惜举兵南下,只为那句娶她为妻的誓言!“看上了你,江山为聘必要娶你为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来世不见可好重生来世不见可好莲花的阿华|古言她是一个为爱流尽血泪。为爱,她累了,不想爱了,可为什么不放手呢?她想断去从前,重新来过。一路残爱,一路拾起,是否可以重来。(玉欣,这个是女主啦!)他,最爱的是去了,他想自己的心也跟随着去了。直到遇见她,他以为只是代替,不想心渐渐的活了,等发现,她已离去。苦苦追寻,是否可以重来!(男猪,司马磊。)他爱上他不该爱的人,他知道她是逃不过的劫难,他想守候。当她不想爱了,他陪着她。当她忘记了,他想自己可以追了,殊不知所有结局已经写好!(唐明杰)她是个为爱痴狂的人。为爱,她心灵扭曲,在追爱的路上她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我。千方百计的爱,到最后只剩下,,,满地伤,颠不起的爱,她想回到儿时了。(萍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