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死缠烂打

“王爷。”纪侧妃叫了一声。

她没想到这么大的事情,宁王真的说掩过去就掩过去了。

“怎么?”宁王问了她一声,语气却是有些不耐烦了。

“王爷,此时这般处理,只怕人心难服啊!”纪侧妃不依不饶道。

“那依秋晗看,本王该如何处理啊!”宁王****了纪侧妃一句。

纪侧妃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凭她的身份,说出了处置王妃的话,那就是冒犯。

她选择了垂下头,只是依旧略带委屈道:“但听王爷吩咐。”

宁王扫了众人一眼,一字一句道:“今日之事,若有人传出去半个字,杀无赦。”

接着,他看了一眼灵牌,皱眉道:“还不快撤下去。”

“秋晗,咱们回去吧!”宁王说道,不带任何情绪。

纪侧妃有些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修宁和施姨娘一眼,她真的不甘心,这样大的一件事情,真的就这么算了。

施姨娘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看着修宁无比愧疚道:“多谢王妃了。”

她心中,明白,如果不是修宁揽了下来,哪怕她是县主之母,这事也不一定会这么容易完了。

“知道后怕了?”修宁问道,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却没有半分讽刺的意思,“倘若你知道害怕了,望你往后做事莫要假谨慎了,也莫要耐不住,可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可不是每一次都能让你那样侥幸的。”

施姨娘点了点头,拿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对着修宁一拜:“多谢王妃教诲,妾身明白了。”

修宁背对着她,沉默了几秒,这才说道:“本妃回去了,你好自为之吧!希望本妃和你说的话,你是真的记住了。”

施姨娘感激道:“妾身明白。”

出了清颐苑,平霜埋怨道:“王妃这样做太冒险了。”

修宁没有回答,她何尝不知道这样冒险,她何尝不是一身冷汗了。

可即便宁王问了她的罪,也要顾忌她的脸面,可若是施姨娘,那恐怕就真的是死罪了,诚如她所言的,一切都是看宁王如何处理罢了!

或许,某些事情上,是她宁王想得太过于无情了。

总之,这一场赌,她赢了。

修宁回去的时候,看了一眼苏音的屋子,平霜立刻就明白了,吩咐水青道:“你去看看。”

水青等修宁进了屋,熄了灯之后,这才敲响了苏音的屋子。

苏音仿佛刚睡醒一般,惺忪问道:“谁呀!”

水青笑道:“苏音姐姐,是我,水青,我屋子里蜡烛没了,想在您这借两根。”

水青的屋子亮了,接着,她一身睡衣开了门,水青看了一眼,已经是了然了,接过了苏音递过来的蜡烛,笑道:“如此,倒是谢过苏音姐姐了!”

苏音打了一个哈欠,笑了笑,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水青回去后便禀告了修宁,修宁这才放下心来。

唐侍妾这事,终究让宁王府的人心中都有些忌惮了一些,于是,清晨的请安,大家都没有多留,修宁自然也乐得自在,只是却没想到宁王来了。

自从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后,修宁心中的确是对宁王有了诸多想法,对宁王也心有芥蒂,也是很久没有真的和宁王谈过什么了。

“见过王爷。”修宁恭敬行礼,没有任何情绪。

“嗯。”宁王应了一声。

修宁却没有接话,接着就是沉默,修宁立在一旁,垂着头,始终都是一言不发的。

“你……你是不是心中依旧对本王有看法?”宁王犹豫了很久,终于是问道。

“是的。”修宁坦然回答。

宁王没想到修宁会这样直接,转而心中又无声一笑,她本来就是一向如此的。

“妾身一直都想问王爷的,王爷明明知道唐侍妾的这一胎不是贺姨娘害的,王爷明明就知道贺姨娘死得蹊跷,王爷为何不肯查?”修宁忽的抬眸问道,却是颇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接着,她的语气黯然下来,“我原以为我认识的李弘深,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李弘深……宁王突然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他也不记得了,是有多久了,都不曾有人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过他的名字了。

若只做李弘深多好……

可他偏偏是宁王,是老七,是儿臣。

“皇家,真相本就是多余的东西。”宁王面无表情回答。

“是这样吗?”修宁反问,“或者是,王爷存了私心?”

“王妃。”宁王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修宁浅浅地笑着,没有再说话了。

她的意思,宁王是明白的。

“王爷,其实咱们也算是两不相欠,昨夜之事,您没有追究,妾身很感激。”修宁接着说道,她扬起脸,一脸沉静地看着宁王,“倘若她要对付妾身呢?王爷又要徇私,如此,王爷需要妾身怎么做?”

两不相欠,修宁自然指的是这一切的事,修宁都瞒着太后。

“你如何能断定一定是她?”宁王问道,语气中多了一丝威胁。

修宁唇边漾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若不是她,王爷您为何要欲盖弥彰?若不是王爷心中有虚,王爷为何不查?”

“王妃。”宁王唤了修宁一声,只是这一声,却是有了一点怒意。

修宁没有再说话了。

宁王冷哼一声,起身拂袖而去。

修宁还未坐一会,王昭仪便来传她进宫了。

修宁看了一眼苏音,毫不犹豫道:“苏音陪本妃一道去。”

“喏。”苏音应允下来。

进了宫之后,修宁才发现大皇子妃也在,请过安后就向大皇子妃行了一个平礼。

“好些日子不见宁王妃了,倒是清减了些许。”王昭仪寒暄道。

修宁笑了笑,回答道:“昭仪娘娘言重了,儿臣病了好些日子。”

王昭仪仿佛才知道一样,吃了一惊,拉着修宁的手感慨道:“怪不得呢!倒是苦了你了,这些日子可曾好些了?本宫这里倒是有根百年老参,你拿回去!”

修宁有些不习惯王昭仪这种做戏,即便是大周皇后,也未必能同王昭仪这样做作。

修宁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回答道:“如此,有劳昭仪娘娘关心了。”

“你可是老祖宗心中的宝啊!你好,老祖宗也欢喜。”王昭仪说道,这话自然是刻意说给苏音听的。

接着,王昭仪拉过修宁身侧的苏音说道:“瞧瞧,难怪本宫都好一阵子不曾见过姑娘了,原是如今在宁王妃跟前伺候着呢!宁王妃可是老祖宗的宝,姑娘可得小心伺候着。”

苏音陪着笑,不住的点头:“自然,自然。”

大皇子妃也跟着接过话道:“母妃这样,倒是让儿臣心中吃味了,母妃这样疼七弟妹,倒数让儿臣羡慕得紧啊!”

“胡说。”王昭仪故意板起脸道,“你怎么能跟你七弟妹吃味呢?你这当嫂嫂的,怎能一点风度都没有。”

大皇子妃忙的举起酒杯,笑道:“是啊!儿臣这是看着七弟妹高兴,这就跟着胡言了,该罚,该罚。”

说完,她一饮而尽。

王昭仪也跟着陪了一杯。

接着,大皇子妃立起身,举起酒杯,对着修宁道:“是我这个做嫂嫂的心眼小,来,敬七弟妹一杯。”

大皇子妃赔礼,修宁自然是不得不喝。

“本宫也希望宁王妃能早日给宁王一脉开枝散叶。”王昭仪举起酒杯说着。

这一杯下来,修宁已经是连续喝了好几杯了,颇有些微醺了。

王昭仪看了两个人一眼,接着道:“说到子嗣,本宫也是替你们着急,宁王妃你莫怪,宁王生母去得早,你也没个婆婆疼你的,本宫只当宁王是亲生的一般,也拿你当亲儿媳看,本宫可把话说在前头了,你府里如今是两个有孕的,你进王府可有些时日了,不知这肚子,可有动静?”

修宁低头,做出含羞状,回答道:“说来惭愧,还不曾。”

王昭仪看了身后的婢女一眼,吩咐道:“去把当年本妃求的玉观音拿来。”

侍女很快就把玉观音拿来了,王昭仪让大皇子妃和修宁一同观摩,这才说道:“你们可莫小觑了这观音,当年本宫亲自让静安寺的主持开光了的,且焚香念经多日,这才有了大皇子和五公主,你们不妨去庙里求一个。”

说着,王昭仪扶着头道:“请容本宫去换身衣裳。”

大皇子妃将观音递给了修宁,笑道:“这观音可是圣品,妹妹好好观摩,沾沾母妃的福气,我在母妃这儿,经常可以见着的,也不打紧。”

“不不不,还是大皇嫂看着吧!”修宁推辞道。

她愈发猜不透大皇子妃和王昭仪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但是事出无常必有妖,这其中一定是有问题的。

“真的不打紧的,我总不过是总在母妃这儿打转的,也不急在这一时,弟妹先看着。”大皇子妃跟着说道,接着,她也起身了,“我去看看母妃,母妃怎么还没来。”

修宁捧着玉观音,感觉仿佛是捧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心中更加是忐忑了。

正忐忑的时候,林婧娥的人来请了。

同类热门
  • 魔君的懒妃魔君的懒妃梦里闲人|古言她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每天一觉睡到自然醒。然而,一朝穿越,她却成了皇帝的老婆,就在她以为可以悠哉一生时却成了劳碌命,某人还不知好歹,很是欠扁呐……
  • 独步难行独步难行橘子大|古言一群各型各色的穿越者,一个群魔乱舞的年代。翩翩贵公子,谦谦俊小生,妖娆美女风姿摇曳,窕窕淑女温婉可人。于小希唏嘘不已,眼泛桃花,走进一步,再走近一步,这要是能摸摸就好了。可转眼,俊男美女皆化妖,于小希泪奔离去,为毛会是这样。眼前的现实颠覆了某某人的世界观。沿途风景很好,可是举步艰难,独步难行,可有人愿相随?
  • 捡到个绝艳警花:戾妃天下捡到个绝艳警花:戾妃天下溪亭|古言她,是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柴破玉!她曾是警界的神勇之花,如今却是黑道最狠戾的大毒枭!一场诱敌之术,她杀尽百人执枪的同仁,只因换取他的信任、、、她在他身边十年,做了他十年的情人。十年间,她成了他最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但目的却是彻底的铲除他,以及他庞大的贩毒集团!她,的名字亦是柴破玉!定北侯府的千金大小姐,骄纵、蛮横、无脑子的典型白痴!一次花朝节上的邂逅,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优雅俊美的寒王、、、自此,对其痴狂,迷恋,还大放厥词,此生非此人不嫁。本是永不相交的两人,却因一旨皇命,她如常所愿,而他被迫娶了这个厌恶的女子!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地域,却在相同的时间里她死,她生。当她的灵魂覆在她的身上、、、一切又将发生什么改变?当她摄人心魄的灵魂闯进这个纷乱的朝堂时,谁被利用?谁被设计?谁又被扰乱了心扉?他、他、他、、、他们的命运又将发生什么样的转变?他爱,势要杀死她;他爱,是纯粹的给予;他爱,是无悔的帮助;他爱,是帝国江山的颠覆!“这就是你们利用我的代价!”银白的刀子一寸寸没入心扉,被血滴滴染红,而她却说的云淡风轻,美眸一片冷笑和阴狠!、、、、、、“对不起玉儿,下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不会在让你陷入今天这样的危难中!”昔日冷漠如冰的眼神不再,他狭长的凤目中盈满浓浓的自责和深情。“你、我之间没有这种情分!”她说的决绝,清眸冷淡如水,里面再也没有了当初对他的痴狂和迷恋,和那张微微泛红的桃花面,有的只是冰冷和陌生。溪亭新文,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收藏】+【留言】+【票票】=【溪的最大动力!】[溪的旧文]:http://read.xxsy.net/info/198346.html《凤为后》http://read.xxsy.net/info/233199.html《冷凤劫》http://read.xxsy.net/info/151468.html《今生只爱你》[友情链接]:http://read.xxsy.net/info/273777.html《凌霄》http://read.xxsy.net/info/306192.html《兽仙》http://read.xxsy.net/info/313166.html《老师你狠“狂”》
  • 猫妃不乖:王爷很无奈猫妃不乖:王爷很无奈喵咕桑|古言【本文结局一生一世一双人,坑品保证,亲们放心跳坑】偶然的一次机遇让她来到了人间,无心之过让她和他接下了不解之缘;好心帮忙,却把自己锁住其中,猫样王妃,让他无可奈何。一次一次的阴谋,一次一次的伤害,她和他的缘分是未了,还是前尘已断。“既然当了我的妃子,就给我安分守己。”看着眼前衣衫凌乱的女子和一边早已是冰冷尸体的男子,心里的酸楚和痛心一次又一次的淹没了自己。“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反正清者自清。”米儿看着几天前还在和自己甜蜜,现在却对着自己这么无情,人果然都是奇怪的动物,好想回去。
  • 邪王绝宠之盛世谋妃邪王绝宠之盛世谋妃浅妆|古言一个医术如神、权倾天下的绝世凤凰,一个心黑手黑、宠妻入骨的嗜血修罗。【本文穿越文,男主女主身心双洁+医术超神+宅斗权斗狠虐渣+女强男更强+爽文无虐】爹爹冷酷?——让你感受一下绿帽子顶头上的感觉!嫡姐相逼?——大婚之日让你浑身腐臭,满脸脓疮!明面上斗谋斗权斗智勇,暗地里超凡医术果断杀伐。“我可以救一场瘟疫,也可以再造一场瘟疫,国师您的卦,在我这里可是不灵的。”一双古井般的眼眸看人直入于心底,一双医圣般的玉手救人于燃眉之急。素手摆动棋盘,左手为白,右手为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入沙场,平战乱,救瘟疫,惩恶人———清冷眼眸看透这世间污浊,却始终无法置身事外,本是凉薄之心,却因那一句“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坚强!”而微微颤动……斗恶人:“二小姐若不答应我,我就在这里当场撞死好了!”“安玉,桌子上的那把琉璃灯可是父亲送的,贵重的很呢,你看着姨娘点。”“哎呦!姐姐这是怎么了,满脸脓疮的,不知世子看到了,会不会感到惊喜呢?”辱渣男“凭二小姐的身份,当我皇子妃是没有可能的,不如当我幕僚谋士……”“以二皇子的身份姿容,当我跟班是没有资格的,不如滚远点。”这世上,我卿云渺没有一个亲人故人,便更不能再让自己吃苦受屈,到我卿云渺这找苦吃的,我从来不晓得客气两字怎么写。让我卿云渺不好受的,生生世世,不死不休!!当一块冷玉碰上暖光,是反击?还是沉溺?
  • 弱水尽三千弱水尽三千临江忘川|古言乱花纷扰,青丝浮沉,抬头一眼,惊鸿一瞥,便是一生一世。她,牢牢贴在他的怀里,满脸幸福,却道:我不爱你,从未爱过!他,紧紧搂着荏弱的她,允诺道:我也未曾爱过你。红尘一点、软红十丈,溺水三千,迷了谁的眼,乱了何人心。
  • 绝妃善类,冷王慢慢爱绝妃善类,冷王慢慢爱陈半夏|古言他是天宁国最得宠的王爷,杀伐果断,冷酷如冰山。她是曾被他弃为草芥恨不得杀之的王妃。他说她面善心毒,她说他冷酷如冰山。他无情,她无意。可直到后来,苏瑾皓才发现不可一世的他一颗心早就沦陷在她这里。等她要休夫时,他许诺,“弱水三千本王只取你这一瓢。”容绣:“美男三千独不爱你这款。”他,“……”她的王妃真火爆。
  • 静水寒:萌女穿越记静水寒:萌女穿越记九夜枫|古言纯萌呆腐女一不小心穿越到战国,巧遇千古第一美男,杠上霸道腹黑硬汉,在异世生活的不亦乐乎。直到遇见了那个霸道腹黑的他:“说!你以后只属于我一个人,不许再朝三暮四了。”哟,不让我不朝三暮四的也好,那“老公”过来抱抱。
  • 复仇之我还爱你复仇之我还爱你东燕纷纷|古言春初,桃花林中桃花开。微风吹过,花瓣纷飞,如同下起了一场落花雨,惊醒了树下沉睡的美人。美人抬眸,眼里有迷离的水汽。花瓣轻轻覆上她美丽的眼睛,带起一场有着无尽苦楚和离恨的桃花梦。
  • 红颜怒,佳人戏才子红颜怒,佳人戏才子惊泓妍|古言上帝老头儿在造人的期间,打瞌睡了吧?要不然,怎么好死不死居然让我穿越了,人家都是穿成皇后王妃,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大堆的帅哥围着团团转,可我却偏偏要穿成平民,遇见那第一号大风流鬼,看姐来调教他,莺莺燕燕全闪一边去。唐家一夜败落,美男不为斗米折腰,美女照样可以。小女子要出大绝招了,建私塾,开当铺,事业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