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9章 大结局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你们拿到的本源之力根本就不完整,这就是你们为什么打不过我!哈哈哈,哈哈哈!”

“想知道完整的本源之力怎样才能获得吗?就是你们从神墓中拿到的力量,再加上离争和蒋王的本体。他们二位可不仅仅是原人那么简单,当初女娲制造他们的时候,可是把自己的大爱融入了里面。他们二位才是本源之力的核心。只可惜,你们到死了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天吴,我们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萧浅浅在彻底沦陷之前,脑海里闪过这样一句话,只可惜太晚了,她已经彻底被那些噩梦消磨了意志,彻底的醒不过来了。

离争也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

天吴冽出一个冷笑,张开口开始吸收周围所有的生气。他要利用全人类的生气,实现自己的复活。

而竖骇那边,也完成了对蒋王、丁零和慕言的催眠。他也已经开始吸收周围的生气了。

“天吴,我已经将他们全部干掉了,你呢?”

“我也是。我们很快就能复活了。”

“你好,创世神天吴。”

“你好,创世神竖骇。”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萧浅浅和离争虽然已经沦陷噩梦当中,可他们还是可以听见外面的动静。包括天吴和竖骇的对话。

“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萧浅浅在噩梦里说道。

“是的,不能让他们得逞。”离争也说。

“你有什么办法吗?”萧浅浅对他问。

“用你的意念,去寻找蒋王和丁零他们,想办法让我们三个汇合。”

“好。”

“蒋王,你也哪里,你也在做梦吗?”萧浅浅在噩梦中喊道。

“浅浅?我被困在噩梦中了,你也是吗?”脑海里传来蒋王的声音。

“是的,我们对抗不了他们,因为本源之力不完整。”

“我有办法。”蒋王说,“把你的手伸过来。”

萧浅浅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她就感觉到有一双手慢慢拉住了自己。睁开了眼睛,那双手的主人正是蒋王。

“我现在将我所有的本源之力都给你,包括我自己。”蒋王温柔的说道。说完,他就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飘了起来。在飘起的同时,他自己也在慢慢的消失。一直飘到一人高的时候,他整个人彻底的消失了,变成了一团能量。

那团能量闪着光进入了萧浅浅的身体,随后,她就听到有个声音在自己身体里说:“浅浅,让离争也进来吧。只有我们三个合体,才能打败天吴和竖骇。”

“好。”萧浅浅点了点头,然后向离争伸出了手。离争会意了她的意思,把手伸过来抓住他,然后身体以同样的方式,慢慢缩小成一团光。那团光进入到萧浅浅的眉心,和萧浅浅融为一体。

当萧浅浅分别接受了蒋王和离争的本源之力后,她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不少,所有的痛苦仿佛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现在的她,变得非常轻松。

“浅浅,用我们三个人的能量一起来对抗他们吧!”离争在她的体内提醒道。

“好!”萧浅浅点了点头,然后睁开了眼睛。当天吴看到原本沉睡的萧浅浅骤然苏醒时,他下意识就惊呆了。

“怎、怎么可能?”天吴吓了一跳,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萧浅浅,“你是怎么苏醒过来的?你不是已经被我困在痛苦的噩梦里了吗?”

“你自己刚刚不是回答过吗?离争和蒋王是女娲残存在外面的本源能量,只要我们合体,就能够打败你。”

“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你和我打败了啊!”天吴还是不服。

“是啊,我是被你打败过一次。只可惜,你没有彻底将我杀死。只要我还活着,就迟早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卷土重来?这话的语气……”天吴一下子就想到了女娲。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她到底是人类萧浅浅,还是创世神女娲?

“受死吧,天吴!”萧浅浅说完,就有一道强烈的光从胸口穿过,直直的朝着天吴刺去。

那是女娲的本源力量,它代表着所有的美好和善念,是女娲的大爱。只有女娲的大爱,才能攻克这些贪念、怨恨、嫉妒、虚荣等孽根性能量。白色的光线散发着巨大的能量,很快就将天吴身上的黑暗能量瓦解分散,天吴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变得虚弱。

与此同时,另外一辆灵车上的竖骇感受到这股巨大能量的攻击,也在逐渐变得虚弱。

十几分钟以后,天吴和竖骇彻底被这股力量打倒。所有的孽根性力量得到净化,化为一点一点的星光飘散在空气中。

生气重新回到大气层内,一点一点进入即将死亡的人类体内。

人类正在慢慢的复活。

乌云散去,所有的一切回归光明。

像是一场梦,萧浅浅终于回归到了正常的人类生活。

只是离争和蒋王却不知去了哪里。

“你们说,离争和蒋王进入我的身体时,真的只是变成了一种力量吗?他们还会不会重新回来?”走在校园里,萧浅浅有些难过的对丁零和慕言问道。

“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回来的。浅浅,你就不用担心了。”丁零安慰她。

“是吗?”萧浅浅笑了笑。

“当然。”丁零和慕言一起点头。

“那好,我等他。”萧浅浅眼神坚定地说。

一年又一年,春花又秋实。操场上的青草也不知绿了多少回,又枯了多少回。总之,时间过了很久,萧浅浅也没有等到他的出现。

眼看着大学就要毕业了,周围的同学都有了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可自己仍是只身一人。

“浅浅,你长得这么漂亮,学习又好,怎么就是不找对象呢?”有不明真相的同学问她。

“我现在还不想找。”萧浅浅总是这样敷衍她们。

“我看八成是有喜欢的人了吧?快说说,他是谁啊,哪个班的,长得帅吗?”

“他长得很帅,非常帅,在我心里没有人能比得过他。”萧浅浅的这句话是在心里说的,并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讲。

拍毕业照的那一天下午,萧浅浅一个人往外走。她想看看学校外面的景色,回顾一下几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谁知刚一出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辆黑色的宝马车,车屁股上倚着一个人。一身干净的休闲西装,带着一顶洋气的黑色帽子。萧浅浅刚一出门,他就笑着对萧浅浅打招呼。

“浅浅,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萧浅浅愣了一下,然后她意识到这个人是离争后,快速哭着跑了过去。

“你怎么才回来?离争,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很想你!”萧浅浅哭着投入了离争的怀抱。她生气地举着小拳头在他的身上打,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我知道。”离争微笑着对她说,“我也很想你。可是没有办法,我明明就在你的体内,可是却无法出来见你。”

“真的……在我体内吗?”萧浅浅闪着明亮的大眼睛说道。

“当然。当年对付天吴和竖骇的时候,我们不是一起进入到你的身体了吗?”离争笑着反问。

“是啊,你们化成了本源之力,帮我打败了天吴和竖骇。那么蒋王呢,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回来吗?”萧浅浅忽然想到了因为自己牺牲的另外一个人。

“嗨,我在这里。”这时,车窗降下。一个人头从里面钻了出来,是一张帅气的脸。那张帅气的脸上写满了灿烂的笑容。

“你也回来了!”萧浅浅惊喜不已地说道。

“是啊,是不是我一出现,就打扰了你和离争的叙旧,你有点讨厌我呢?”蒋王笑着取笑她道。

“才没有呢。”萧浅浅努了努鼻子,看了看离争,又看了看蒋王,“几年过去,我都要毕业了呢。对了,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我们啊,这件事情就说来话长了。”蒋王一边笑,一边打开车门,让两个人上车。

上车后,蒋王一边开车,一边给萧浅浅讲这三年以来的故事。

自从那次打败了天吴和竖骇之后,离争和蒋王就真的变成了一种力量融入到萧浅浅的体内。它们虽然还保留有自己的意识,却无法变回原形了。也就是说,他们虽然能感受到萧浅浅的情绪,知道她正在做的一切,却无法帮助到她,更无法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们重新遇见了女娲。

她转世后成为了一个只有三岁的女孩,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把她给带过来的。那个小姐姐对她说了一些话,又给了她两块泥巴,让她拿在手里捏。

小女孩捏着捏着,离争和蒋王就感觉到那两个泥人上好像有一股力量正在吸引着他们,迫使他们不得不往前进。

当两个泥人快要完成的时候,终于,离争和蒋王忍不住了,嗖的一下就从萧浅浅的身体里面飞出来,快速融入了泥人里。

当两股力量完全融入到泥人之后,小女孩弯腰把两个泥人放在了地上。泥人一落地,瞬间就办成了两个高大魁梧的男子。

他们就是离争和蒋王本人了。

“这么说,是女娲娘娘救的你们了?”萧浅浅开心地说道。

“那当然。”蒋王骄傲地说,“能做到这种事情的,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女娲娘娘一人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封魔少年白一眉2封魔少年白一眉2为胡歌而写作|悬疑故事接连上一部的尾端开始,讲述封魔少年白一眉的除魔之路,本部将解析上一部的疑问同时将新整几个新故事,杨凡再次出现却已经变成吃肉狂魔,影子少年是否是幕后黑手?是什么人屡次要杀死白一眉?想杀他之人是否别有用心?阴谋四处浮起,在爱情与他人生命的道路上他该如何选择?诡异村庄的诅咒,吃人肉的恶魔,变态碎尸的杀手,亦或者是恐怖的医院,令人永远迷失的街道……恐怖,刚刚上演!因为是男男爱恐怖小说,所以还有挺搞笑的,并没有那么吓人,我那么胆小的人都看笑了,所以此书不恐怖的啦第二部将合并到第一部里,同时世界会回到几年前,大家继续支持哦!
  • 驱魔鬼谈驱魔鬼谈蘑菇炒肉2|悬疑一封诡异的信件,一个古老的传说。油炸分尸,沉尸井底,古宅鬼影,一件件心慌的事情竟都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到底她是谁?她同他,一同生死相依,一同生死逃亡,让彼此两人相互信任,相互守护。
  • 鬼王压身:我的鬼崇夫君鬼王压身:我的鬼崇夫君小铃铛|悬疑我,叫谷香灵,本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医学学生,当时校长要求我留校,但是为了照顾家里的祖母及父母,因此我特意从大都市跑回自己的家乡河庄,在殡仪馆当了一名所谓的“美容师”,其实真正的讲起来,应该是给尸体来美容的,也就是在尸体送到殡仪馆后,由我来给他们美容的,而这也是祖母当时在我上学时的要求,因为她说这是我们谷家应该持有的传统,如果不是因为她只有一个儿子,而我也是谷家唯一的孩子,所以,只能让我回来的。可是却没想到,我竟然在殡仪馆里会与一个鬼搭上,甚至还成为他的一个妻子,而他竟然是鬼王!
  • 风之子-鬼尸崛起风之子-鬼尸崛起埃菲尔|悬疑本该和其他平凡的女孩一样,上个大学,谈个恋爱,追个网剧。然后命运却不凡,十七岁那年遇见了风之子,神一般的俯视,让女孩开始了一段奇异的旅程。她望见了历史里那些鬼尸的出现,生灵涂炭,她也望见了自己的归属,归于尘埃之中。她的命已经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承载了无数人的期望,只因那些传说终究在她眼中浮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上门阴夫太霸道上门阴夫太霸道Summer晴空|悬疑我叫何若,一个90后的女性入殓师,入职第一天我就碰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神棍的后宫女神棍的后宫空白A123|悬疑一个感冒不但让刘怡重生回到十六岁那年,而且还开了天眼,能看见一个人的未来和过去,于是上学算命两不误,刘怡开始了悠闲的神棍生活,只是上辈子明明孤单一人的自己,这辈子为何桃花如此之多,而且个个不容自己退让,既然这样相公们就包邮过来吧~亲!
  • 灵魔戏都市灵魔戏都市冬天手不冷|悬疑夜色如墨,玄月如火,直升机在盘旋,战车在轰鸣,士兵在逼近。在探照灯的照射下,一个女孩儿伸开双臂,护着身后两个受伤的男人,她泪流满面:“为什么,天地之大为什么就容不下他们?”一老者慢慢走出队列:“他们是妖,是魔,人妖殊途,岂能容。”“我呸,老东西,你不就是想用我们研究永生的奥秘么,用得着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么。”一个男人强撑着站了起来。老者脸色一变,“动手,那个女孩活着就行。”“魔化”伴随着一声大喊,这个男人面容变得狰狞,裸露的肌肉膨大虬结,双眼冒火,头发火红,“妖化”另一个男人身躯变大,尖嘴,獠牙,利爪“嗷”一头熊人立而起,咆哮当场.......
  • 尸生佛尸生佛沐光成灰|悬疑十六岁的生日之夜,抚娘村少女罗娆收到生日礼物为一只贴着自己相片的骨灰罐。从那天开始,她一直熟若无睹的出生地开始显现它独有的妖诡……恶毒血咒困缚的封闭山村,直通阴阳两界的风水宝地,缚魂聚阴杀局重重,只为了千年前一场因叛变而起的疯狂复仇。末路挣扎的繁衍穷途,无视代价的反抗征程,刁险人性的拉锯恶战。一夜之后,少女罗娆历经塑骨重生,打通天赋异能,为自己不同寻常的出生、明晰的未来,为了找回自己的道,她踏上了破局寻真相的艰险历程。
  • 来自阴间的老公来自阴间的老公十月十二|悬疑俗话说,宁可烧错香,不可拜错庙,我却犯了忌讳,进了一座鬼庙求姻缘!无意之中,便招惹上了气势慑人却好看如画的厉鬼,对我纠缠不休……操纵小鬼的养鬼师从天而降,想要我的命炼尸,蛰伏着的妖怪蠢蠢欲试,想吃我的心修仙!千奇百怪的诡异东西开始层出不穷!我简直欲哭无泪……他却在每一次危险逼近的时候翩然出现,声音清越如钟磬,却决然如金石:“谁敢动陆荞一分,我必当万鬼开路,千妖同降,将人间化作炼狱!”
  • 阎王锁婚阎王锁婚也无风雨也无晴|悬疑千年等待,千年重逢,再见却是人鬼殊途。那么,我便逆了这苍生又如何!那夜,误闯古宅一夜,那大红色的喜袍刺红了她的眼,与她脖颈交缠的究竟是人是鬼?红烛光下,龙凤呈祥,郎情妾意双归还,生生世世不分离,合欢床上莺交凤,良宵一刻值千金...再次醒来,手握红玉,她遭遇了种种匪夷所思之事。魏庄诅咒,父母惨死,身世之谜,环环相扣,是谁设下了局?为破局她成就鬼言媒,势要追查到底!生死之间那人总是一次次出现,是为了她,亦或者是肚子里那不知何物的鬼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