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8章 愿余生不负清明(大结局)

沈云锦把肩膀上沉重的头挪开,“撒什么娇?我快做好了,等着开饭吧!今天给你做了馄饨,马上就好了。”为什么做馄饨呢?原来沈云锦不舒服或者难受的时候,总会给自己做上一碗馄饨,要熬的浓浓的鸡汤打底,一般她都拿个小勺子喝,喝一口,品品味,再咽下去,再喝一口,再品品味,再咽下去,再喝一口,再品品味,再咽下去,再喝一口,再品品味,再咽下去。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那不如做个馄饨,吃一吃,心情也好些,人活的太明白也不好,不去就混混沌沌的过一辈子也好。

一碗香喷喷的小馄饨端上桌,个个小巧精致,吸一口小馄饨中饱满的汤汁,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回味着刚才的那份美味,心里总会充盈着满足感。

虽然心情很沉重,但是饭总是要吃的,沈云锦没想虐待自己,而且美食也能慰藉心情,就像苏轼被贬之后苦中作乐,那首诗也算是青史留名了,那自己呢,沈云锦苦笑一声,那就只能吃个馄饨了。

吃完饭漱完口,沈云锦坐在花架下,她的脸上还是不高兴,就算笑也是苦笑,楚墨清站在她身后,走上前拥住她,“你如果不想在这儿,那我们走吧!”

“走?走去哪儿?我们走的了吗?我不想再看见他们的流血牺牲了,还是安下心来吧,我也不想什么无望的生活了,哈,”沈云锦无奈,她还记得自己曾经跟楚墨清说过的话,她说她要学医救人,让楚墨清练武护人,到时候,他们还可以自己在神医谷里圈一个小院子,种上他们两个人都喜欢的瓜果蔬菜,还能再种一颗榕树,等到有了孩子,夏天,孩子们就可以在这榕树下嬉戏玩闹了,再养一只狗,陪着孩子们玩儿,还要再养一只猫,抓那些偷吃东西的坏老鼠,还要再挖一个池塘,放一个秋千驾……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可是后来呢,人间仙境成了人间炼狱,鲜血的颜色在眼前模糊,所有人都死了!明明不是战争,却血流成河!这是何等惨绝人寰啊!放眼望去,已是尸横遍野!连房屋都消失在尸体之后!在那广大无边的地面上,尽是雨和夜色,别的什么也没有,天,上的云和地底出来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开,混在一块儿。这就是他们想要留在那里而造成的。

沈云锦露出一脸疲态,“我累了。”

楚墨清紧紧拥抱着她,怀里的人儿手凉的让他心惊,“我们出去走走吧,你不是一直想看看这大好河山吗?我们去看看吧,”

他发现沈云锦依然是不动声色,楚墨清继续用诱惑的声音描述,“你不想看看北方的雪山和冰湖吗?如果我们现在动身,应该没几天就可以到了,你在这儿每天肯定很厌烦,不如我们去看一下大江南北。”楚墨清都觉得自己要说的口干舌燥了,沈云锦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哎,她这是真的怕了啊。果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过这样子呆在屋子里,心中闷闷不乐,郁结于胸,会把人憋出病来的,楚墨清酝酿了一会儿,又开口了,“那夫人喜欢江南吗?我们去苏州好不好?你想想啊,江南那地方,阳春三月,莺****长,苏白两堤,我们一起走在堤上,眼前的景色多么令人心醉神驰啊,夏日里还有接天莲碧的荷花,夫人不动心吗?”

沈云锦听闻此话倒是抬了抬头,北方冬天太冷了,风吹的人脸痛,其实南方也并没有那么想去,但是看着楚墨清一脸担心的围着自己团团转,又怎么能说出拒绝的话呢?沈云锦开口了,“那就苏州吧,这几天收拾收拾我们就动身。”

楚墨清微微一愣,苏州啊,不过能说动沈云锦动身,他还是很高兴的,两人当下就开始打包行李,准备起来了。

好在两人行李也不算太多,最后,一架马车,两匹骏马,沈云锦和楚墨清两个人轻轻松松的上路了。

有时候楚墨清会把马车停下来歇歇,沈云锦就看着车窗外的江南水乡,是庭中淡然品茶。绿水萦绕着白墙原来这就是江南啊,沈云锦在这水天之间,不由的醉了……

她回过头看着红瓦之下的男人,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或许这就是结局了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偷皇妃你别跑神偷皇妃你别跑歆琉|古言她是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执行任务时遭遇“黑吃黑”,赌命跳海玩起了穿越之旅。且看她占病娇妹子的身体,再看她与各路奇奇怪怪的家伙斗智斗勇,夺宝玩心跳!唔,最后抱得哪个美男归呢……得了,看官老爷您自个儿看下去吧!
  •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清风莫晚|古言本文已经改名为《菀心有晴天》实体出版上市,当当、淘宝等各大网站均有销售,晚晚求支持哦~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穿越到苦哈哈的农村,医科女研究生摇身一变成为被退亲的村姑。她一不会种田,二不会刺绣,父亲早亡,家里一穷二白,破旧的院子关不住前来顺手牵羊的大伯一家,不怕,她有灵泉有空间良田千倾,更有一身医术,且看她如何带着一家大小发家致富穿金戴银。神马?新皇要选妃?所有及笄未嫁女子都要参选?“关朗哥,要不我嫁给你行么?”某女一脸试探。一句话,被村民笃定嫁不出去的陆家菀姐儿终于出嫁了。丈夫没田?没事!她有!丈夫是猎户,是武夫?没事!有安全感!她陆紫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那个~贤夫,等等媳妇啊~(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狂妃弃情狂妃弃情紫烟飘渺|古言“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若是她一支舞就能消除两国的紧张,别说是打掉胎儿,就算要她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无所谓的话语从窗内传出,透漏着里面的人有多么的不在乎口中的女人。一句话如一把利刃,刺透了窗外的她。清雅的面容,霎时变得惨白如雪,那绝情的话语抹煞了她心底仅剩的一丝奢望。凄然一笑,轻抬衣袖抹掉眼底的浓浓的痛楚与湿润,眼神变得清明如冰,轻移脚步远离了那扇木格子窗。
  • 归园田居:百变厨娘归园田居:百变厨娘乱花|古言夏妙清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欲哭无泪,明明是在为出师宴准备食材,不过就是尝菜的时候被呛到了,怎么醒来一切就不同了。可是谁可以告诉我什么皇宫,什么皇上,什么公主,和我夏妙清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总是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和事啊!还有那个叫简钰的男人,你是想怎么样啊,不就是救了我一命么,凭什么在我面前一会像个小媳妇一样唯唯诺诺一会像个大爷一样大吼大叫的,爷我没心情了,不陪你们玩了还不行么。但是那个女人哭的好可怜啊,她还不知道我已经不是她的女儿了,如果就这样走了是不是不太好啊?可是以后怎么办?且看吃货厨娘怎么玩转她的吃货人生。
  • 毒妃拒宠:邪王,太闷骚毒妃拒宠:邪王,太闷骚楚乔|古言她,是唐门第118代传人,医毒双绝,阎王要人三更死,她能留人到五更。她,是南熙国晋王妃,国公府的嫡三小姐,身份高贵却懦弱无能,受尽耻辱。当她变成她,一改往日怯弱,眉眼间冷艳光华。渣男恶女,敢欺她辱她,敢毁她容要她命,她就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再世为人,她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渣男渣女。不曾想,无意间却招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我们很熟吗?”看着死皮赖脸缠上来的男人,她挑了挑眉。男人瞳眸眯起,唇贴近她的耳畔,“看过摸过亲过都不算熟,难道要睡过?好,如你所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弃妃狠绝色:王爷,请下榻!南门七|古言她是墨京臭名昭著的废物草包。新婚当日,未婚夫娶了别的女人,还将她一掌打落高台。再睁眼,涅槃归来!虐渣男,掐白花,斗恶母,打刁奴。世间欺她、辱她、谤她者,必定百倍奉还!草包?且看她舌战群雄,一举成名;废柴?且看她运筹帷幄,决策山河!未婚夫回头?不好意思,本小姐从不吃回头草。只是……“这位兄台,你是出了名的病秧子,能别瞎搀和么?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某人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邪魅的笑意。“爱妃,本王身体好不好,要‘试一试’才知道。”
  • 重生之寡人为后重生之寡人为后醉酒微酣|古言作为一名无良渣女皇帝,孟棋楠重生之后感觉良好,从此立志改掉花心滥情骄奢淫逸的坏毛病。新生活还是不错滴,照样要躲着前朝后宫的明枪暗箭。唯有一事她始终耿耿于怀。佛祖啊,你怎么让寡人糊里糊涂就把他给拿下了呢……
  • 泼妇招夫泼妇招夫孤独雨的眼泪|古言穿越到异界,爹不亲,娘不爱,下头还有五个妹妹,古代超生队是有,可要全都是女孩,就不被人待见了。家里堂兄弟多,可尽欺她们没有兄弟,爹娘怕没有人养老,早早的巴结别人家的孩子,属于放养的孩子伤不起,特别是还要照顾这一干小屁孩子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太家常便饭了,生活怎么可以这么悲崔!于是穿越过来的有喜怒了,吃不饱,只要能入口的,都让她找了出来,穿不暖,小本生意可以做,只要六姐妹齐心,这日子还是过得风风火火的。只是,为啥这些三姑二大姨的,个个都争做媒婆了?她这泼妇不是无人问津的吗?还有,这些最是无耻的堂兄弟,说的是人话吗?什么叫她们只是赔钱货,迟早都要嫁出云,她们东西都要他们的?最最可恨的,明明她们这一干姐妹的努力,怎么到了父母的嘴里,就变成他们的产业了!她陆有喜就要守住家业!女孩就不是传后人了吗!于是,村姑的招夫行动开始了。被一干恶狼般的亲戚吓狠了,陆有喜的招夫对像,必须要满足第一个,那就是无父无母,无不良亲戚!想像太美好,结果招了个家里尽是兄弟的曾一鸣。原因无他,人家兄弟多,保准家里的亲戚占不到甜头!相公人是穷,不过看他志不穷的份上,她就接收了。
  • 打包一窝美妖男:纳夫打包一窝美妖男:纳夫流泪的天空|古言穿越后的她开始了另一个人生!是命运注定的吗?那她就要将命运颠覆!纳夫,她要纳夫,把所有的美男通通打包回家,外带着美男的嫁妆,钱啊!那都是金钱啊!
  • 毒妃妖娆毒妃妖娆木宝儿|古言前世,洛夕颜被相爱二十年的竹马算计暗害,含恨惨死。一朝重生成将门千金,她誓要洗涮冤屈,报仇雪恨!她运筹帷幄,将渣男渣女拉下地狱;计谋算尽,让庶母长姐自跳火坑。只是,她是尽了浑身解数,却还是一步步掉入某男早就挖好的请妻入瓮的坑里。传说,国师大人淡漠高冷恶尽女色。洛夕颜看着自己身边那笑的狷邪的男子,心道:传说都是一派胡言!不然,是谁纠缠着她不放,还强行给她扣上了一个国师夫人的帽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