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一席之地

“云儿。”

“陌陌。”

“柔儿。”

看着苏陌倒下去的同时,离镜,莫珏和御晨风三人再次同时惊慌的大喊出声。

御晨风一把将倒下去的苏陌接在怀中,离镜和莫珏两人着急上前,三人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苏陌的身上,却没有注意到,正有危险朝着他们逼近。

“噗嗤”一声,利器穿透肌肤的声音在这瞬间宛如冬日惊雷一般的响亮,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在了苏陌的脸上。

苍白的如同覆盖了雪花的小脸,红的绚烂又刺目的鲜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也许是落在脸上的血液的温度一路蔓延灼烧了心扉,又或许是听到了莫珏他们三人焦灼且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原本闭上了眼睛的苏陌,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后,微微的睁开。

“倾儿。”

看着用自己的身体替离镜挡了利剑的端木倾,苏陌轻唤着她的名字,靠在御晨风的怀中,朝着端木倾伸出了手。

“端木姑娘你……”

此刻离镜也正神色复杂的看着端木倾,方才感觉杀起袭来时,他还未来得及躲开时,便听到了利剑贯穿身体的声音,回头就看到夜馨瑶手持利剑从端木倾的心口用力的抽回。

鲜血喷溅了他的一身一脸,同时也喷溅到了苏陌的小脸上。

他知道端木倾对他的感情,可是他的心里除了苏陌,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人,他也曾认真的跟端木倾说过,可是执拗的端木倾却依然固执的喜欢着她。

看着苏陌伸过来的小手,端木倾微笑着想要握住,可是鲜血从口中溢出,身子朝后倒了过去,站在她身后的离镜,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

将端木倾接在怀中,离镜看着她,艰涩的开口,“你……不该这样做的。”

他知道端木倾喜欢自己,却从未想到她喜欢自己到可以不惜性命的地步。

以前他虽然看在苏陌的份上没有对端木倾多绝情,可是心中却是厌烦端木倾的,可是此刻,所有的厌烦都变成了自责。

靠在离镜的怀中,端木倾看着他问道,“是不是我连为你死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离镜摇着头否认,“是我不配让你为我连性命都不顾。”

端木倾笑着没有说话,视线一点点的转移到从御晨风怀中挣扎着起来的苏陌身上,她再次伸出手,终于抓到了那只从未放弃过她的有些冰凉的小手。

眼泪从眼角滑落,唇畔勾起一抹浅浅的弧痕,鲜血从唇角溢出,她张口艰难的说道,“柔儿,其实我很羡慕你,从以前到现在,你都是我需要仰望的存在。”

“我知道,我都知道,倾儿你不要说话了。”话落苏陌赶紧离镜带端木倾回房间处理她的伤口,可是端木倾却无力的摇头阻止了,“不需要了。”端木倾很是医术高超的大夫,她很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伤及了心脉,再也没有机会活下去了。

“柔儿,若是人真的有来生的话,来生我想做你姐姐,我想好好的守护你,好不好?”

“好,来生你做我姐姐,你要好好的保护我,守护我。”

苏陌用力的点着头,眼泪从眸中夺眶而出,她紧紧地抓着端木倾的小手,哽咽的说道。

“你不恨我,真好。”

大量的鲜血从口出涌出,端木倾靠在离镜的怀中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她看着苏陌笑着,笑的很是轻松。

“柔儿,我知道你在他们三个之中难以抉择,所以选择用死来逃避。可是我认识的云柔不是那么懦弱的人,她永远都有自己的目标,她会为了自己想要的不断的努力,哪怕前路再坎坷,她也绝不会气馁的。所以……不要逃避好不好?”

话落之后,端木倾收回视线看向离镜,松开苏陌的小手,抬手试图想要抚摸一下离镜的脸庞,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支撑她抬起手臂了。

看着她抬起又无力垂落下去的手臂,离镜一把抓住她的小手,然后贴上自己的脸,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温柔的说,“端木倾,撑下去,只要你撑下去,我便娶你,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端木倾定定的看着离镜问道,“梨景,可是叫我一声倾儿吗?”

在端木倾的心中,无论离镜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在她的心中,离镜永远都是那个曾经温柔待过她的梨景,是那个眼中永远看不到她存在的梨景。

离镜艰涩的开口,温柔的叫了一声,“倾儿。”

听着离镜声音温柔的叫着自己倾儿时,端木倾留下了幸福的眼泪,她知道离镜刚才的话不过是在安慰着让她撑下去罢了,可是即便如此,她依然感觉很幸福。

她不嫉妒苏陌能够得到离镜的喜爱,她其实都不曾真正的很过苏陌。

如果她想杀苏陌,机会多的是,可是她下不去手,她做不到去杀了一个永远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人。

‘梨景,若有来生,如果我先遇到你,是不是你就能够看到我了?’

眼帘轻轻地磕上,端木倾唇角勾着一抹幸福的笑容,靠在她曾经最想依靠的温暖怀抱中静静地死去。

她很幸福,因为她终于听到了梨景用对苏陌的温柔叫了她一声倾儿……

她很幸福,因为她终于可以为她喜欢的人做一件事了……

她很幸福,因为她知道她终于在离镜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她很幸福,因为苏陌没有恨她……  “倾儿!”

苏陌歇斯底里的大声叫着端木倾,可是端木倾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听到她的呼唤便回头温柔的笑着问她干什么了。

阴鸷的目光转移到早已被青璃扣住的夜馨瑶身上,苏陌用力的一把推开御晨风,一步一步的踏着死亡的号角朝着夜馨瑶走去。

捡起地上沾满了端木倾鲜血的利剑,苏陌齐齐的举起利剑,砍断了夜馨瑶的手腕,可是夜馨瑶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勾唇轻蔑的笑着,“云柔,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滥情的一个人,居然同时喜欢着三个男人!”

因为御晨风,夜馨瑶万分痛恨苏陌,所以在知道苏陌喜欢着的人从御晨风变成离镜后,她便一直在等带着机会。

她知道只要离镜一死,苏陌一定会比她更痛苦。

所以她今日终于等到机会后,毫不犹豫的准备去杀了离镜,以泄自己心头只恨,可是她没有料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端木倾。

更没想到原来苏陌不单单是只喜欢离镜,居然还喜欢着御晨风和莫珏。

她恨苏陌,但却也羡慕她,羡慕她即使如此水性杨花,可是御晨风依然只喜欢她,而不喜欢自己。

“就算我在如何滥情,你喜欢的人眼中也只有我的!”

苏陌知道一剑杀了夜馨瑶,是便宜了她。夜馨瑶杀了端木倾,她绝不会让她轻易地死去,她要让她永远的活在痛苦中!

苏陌的一句话宛如毒箭一样插到了夜馨瑶的心上,视线转移到御晨风的身上,迎上那双深邃的墨眸,看到的却是无比的憎恨和厌恶。

为什么?

为什么她眼里心里只要他,他却要爱上一个滥情的苏陌?

为什么?她怎么努力,他都看不到她的存在呢?

“夜馨瑶,无论你多努力,无论你做什么,他永远都看不到你的,他也永远都不会爱你的。”

让一个人真正感到疼的不是身上的伤口,而是心里的伤口。

苏陌知道夜馨瑶在乎的是什么,所以她要打破她所有的幻想和希望,她要让她永远的活在绝望中,只有绝望才能让一个人痛不欲生。

看着夜馨瑶手腕上不停往下滴落的鲜血,苏陌勾唇冷然一笑,回头把手中的利剑递向御晨风,笑着说道,“我要她生不如死。”

“好。”

御晨风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结果她手中的利剑,朝着夜馨瑶走去。

“不要,不可以……”

看着御晨风手中的利剑直指自己时,夜馨瑶真的绝望了,她不能接受御晨风从此听苏陌的话,也不能接受御晨风对她如此残忍。

亲眼看到了夜馨瑶的崩溃和绝望,苏陌笑了,转头看着一旁好似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眼中只有自己的莫珏,她朝着他倒过去。

在闭上眼之前,苏陌靠在莫珏的怀中,虚弱的,声音极低的说道,“我不会再逃避了……”

话音落下,苏陌便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掉了,莫珏看了一眼离镜像一个石像一样的抱着端木倾的尸体呆然的站在那里,收回视线,抱起苏陌离开。

因为端木倾的舍身相救,像她想的那样,她终于在离镜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而夜馨瑶也在御晨风的折磨下终于彻底的崩溃了,整日缩在墙角中,喃喃自语的说着,御晨风最喜欢的人是她。

即便如此,也依然难泄御晨风的心头只恨,夜馨瑶虽然杀的是端木倾,可是痛苦的却是苏陌。

所以御晨风最后派人把夜馨瑶送到了最下等的勾栏之地,让她终日去侍奉那些最下等人,稍有不听话便会遍体鳞伤。

三个月后,一直不被莫珏隐瞒着死讯的陆佑庭来见了苏陌,苏陌屏退了所有人,跟陆佑庭在房间中呆了一个多时辰,谁也不知道这一个多时辰,她们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只是陆佑庭出来时,神色很是复杂,似是难以接受,又好似终于解脱了。看了一眼在凉亭中下棋的莫珏跟离镜,最后视线落在了躺在水榭贵妃椅上看书的御晨风身上。

犹豫再三后,他朝着御晨风走了过去,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倘若你们真的爱她,就不该比她在你们三人之中做选择的。”

御晨风视线从书中移到了陆佑庭的脸上,看着他如墨的眼睛,问道,“其实你也喜欢她吧?”

陆佑庭点了点头,“是,我也喜欢她,但是我仅仅只是喜欢她。我不奢望能够跟她在一起,只要她过得幸福我就知足了。”

其实陆佑庭清楚,就算没有御晨风和莫珏离镜三人,他和苏陌之间也永远不可能的,他们之间的喜欢像他说的,仅仅只是喜欢,而不是爱。

他们喜欢她们在一起的那段美好时光,那段即使世界变得再黑暗,心中总有一处是光明的时光。

陆佑庭转身离去时,御晨风再次开口,“其实你是觉得我不配她喜欢吧。”

陆佑庭蹲下脚步,回头看着他勾起唇角,微笑着,良久之后才回道,“我从没这样想过,从我知道你的身份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跟她之间的劫数此生难以逃脱的。”

御晨风定定的看着陆佑庭没再说话,想起了他跟苏陌这一世的纠缠,都以为彼此是自己最恨的人,却错过了太多的时间。

“其实我觉得你们都不用争。”陆佑庭淡淡的说着,御晨风敛下了回忆不解的看着他,“你们都爱她,而她不忍心舍去你们任何一人,为何不能在一起呢。”

陆佑庭的话不易于一个惊雷劈到了御晨风的头顶,炸的御晨风五脏都颤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陆佑庭,怎么也想不到堂堂一国太子居然会说出如此的话。

“其实你们不放考虑一下我的意见。”

留下一句话,陆佑庭唇角抿着一抹浅笑,扬长而去。

半年后,天圣皇帝死了,死在了他一心想要置之死地的陆佑庭手中。

而被恨意压抑了多年的陆佑庭也终于解脱了,在大明皇死后第二十天,陆佑庭登基为皇。

同一时间,大明皇帝自杀了,死在了御晨风父皇母后的牌位前,留下一封悔过书,第十天夜墨景登基为皇,处理了大明皇的后事后,接到了夜馨瑶的死讯。

无心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执着,不在想着要把皇位还给御晨风,在夜墨景登基为皇后,暗中帮着夜墨景铲除了一切想要扳倒他的势力。

而天下,除了离镜国。天下被云国,大明和天圣三国瓜分,天下成为了三国鼎立的状态,同时三国签订了协议,一百年之内绝不开战。

在夜墨景登基一年后,无心以大明公主的身份嫁给了云国三皇子,云寂枫。传闻,三皇子为了心上人舍弃了皇位,传闻三皇子云寂枫宠妃无度,两年后,三皇子夫妇双双去世,无子嗣。

而陆佑庭和夜墨景都后宫无数,不同的是,陆佑庭登基第二年,便诞下了三个子嗣,而夜墨景,直到第十年的时候,才有了第一个女儿,取名,思柔。

十年后。

地狱,原本的云殿两旁又多出两处院子,一处是无心和云寂枫的,一处是烈火她们的,而烈火跟青璃也在苏陌他们来到这里后第二年成亲,现在孩子已经七岁。

“孩子们,吃饭了。”

凌风终于换下了常年不变的黑色劲装,穿上了一袭天蓝色的一群,头发也竖着好看的发髻,走到练武场对正在习武的六个孩子喊道。

而此时的苏陌,莫珏,离镜和御晨风四人正在梨园中双双对弈,听到凌风那高的似要划破天际的声音,四人相视一眼,莫珏牵着苏陌的小手,两人朝着梨园外走去,而御晨风还和离镜你来我往的厮杀着。

看到苏陌和莫珏离开后,御晨风冲着莫珏喊了一声,“抱着她,小心累着我儿子。”

“胡说,那是我女儿。”离镜也不甘落后的吼了一声。

走在前面的苏陌和莫珏两人相视一笑,最后视线落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上。

“也许这是我的孩子。”

莫珏伸手轻抚着苏陌隆起的肚子上,笑着说道,苏陌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手覆盖上莫珏的大手,笑着回道,“不管是谁的,反正都是我的。”

“嗯,都是你的,孩子是你的,我们也是你的。”

话落,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了苏陌的额头,莫珏搂着苏陌的腰,苏陌靠在他的肩膀朝,两人远远的离去。

本文完

也许好多读者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可是我不想苏陌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最后却只能去死,或者是选择其中一人。

莫珏守护了苏陌两世,离镜陪伴了苏陌九年,而御晨风前世原本想要保护苏陌,可是却因为一个疏忽被夜馨瑶钻了空子害死了苏陌。

或许云柔不死,便成就不了苏陌,而苏陌也不会遇到离镜,更不会知道原来莫珏一直都在默默地守护着她。

我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人,所以只能写这样一个结局,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郡主金安重生之郡主金安浅崖听风|古言谁说将军千金刁蛮任性,泼辣如虎的?如此温婉佳人,世间不可多得呀~重生后的目的很简单,找出仇人,保护将军府。本想做搅动皇都风云的幕后主使,一不小心因为魅力四射被推上风云台。未来太子要娶她,少年将军亲近她,就连前世的负心汉,今朝都死心塌地的爱着她!万众瞩目,她的复仇之路愈加艰辛,但决心从未动摇。即便前路坎坷,她定要手刃仇人!
  • 穿越之痴傻三小姐穿越之痴傻三小姐瓜妹瓜|古言千年等待换一世陪伴他替她撑起一片蓝天、为她舍弃生命。千年换得寒阳陌,深情痴情是他的专用。他说:“三生三世我有幸遇见你。”她说:“三生三世我能够喜欢你。”
  • 九霄梦断九霄梦断墨无香|古言大婚之日,她身着大红色的喜服奔向宣武门。利箭划破夜空的声音在身后呼啸。厚重的朱色城门却未如期洞开。她的夫君此刻在宫中接受群臣道贺。而他站在城墙之上,冷眼看着她被团团围住。她拔下头上的簪子,血从脖颈处汩汩而出。手中的同心结似烙铁一般灼烧着她的血液。半城最好的杀手血舞从此自世间抹去。前半生,她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杀手血舞,景帝悬赏三千两黄金要她项上人头。但她却为了七殿下饮下了令她功力尽失的毒酒......后半生,她戴着一张假面存活人世,希望不与过往有任何牵绊。而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愿......
  • 一水烟尘一水烟尘暗香扶疏影|古言婺州大地,四分天下,东玥、南莞、北齐、西凉,东玥尚武,南莞崇文,北齐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西凉巫蛊盛行。自百年前乱世枭雄慕容衍建国以来,东玥历代国主励精图治,开疆拓土,占尽天下三分之二疆土乃天下霸主。若非南莞、北齐、西凉三国联盟共抗东玥,想必东玥铁骑早已踏遍婺州大地。然,百年时光白驹过隙,曾经的天下霸主已呈败象,而南莞、北齐、西凉三国却在百年经营中逐渐强盛,天下风云再起。她,传闻中的名将之子,东玥国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初入江湖便屡遭暗杀,置之死地而后生却原来红妆暗隐,翩然出尘,只为一曲《凤求凰》;她,药谷医仙,纵情山水只愿此生与他执手相伴,奈何风云突起,历悲欢离合,终是生死相随,奏一曲《蝶恋花》;她,皇商之女,率性天真却在乱世浮沉中涅槃重生,千里追寻,只为那一眼流年,歌一曲《点绛唇》;她,长于山间,身世成谜,嬉笑怒骂间芳心暗许,向来情深,奈何缘浅,几度芳华舞一曲《倦寻芳》。四位妙龄少女,四段婉转缠绵的爱恋,乱世沉浮间的矢志不渝,覆手风云,江山为聘,终是浮生一场繁华梦.
  • 穿越之辣手公主穿越之辣手公主水妖清清|古言集身体容貌聪明于一身的二十一世纪黑道小妞楚流光,因为免费的强行拍了一只古色手镯而被人追杀以至当场身亡,灵魂穿越到了一个叫做天元大陆的异时空。在费尽了一番口舌,装傻充愣用尽一切无赖招式之后,终于将她第一个见到的男人凌幻空,定为了大金主并入住了凌府。谁知竟是被一个叫潇潇的女人攻于算计的打落山崖,与此同时,她也意外得知自己穿越而来的这个身体的主人不知是巧合还是注定,竟是与她同名同姓。在一连番的生死挣扎的调查之下,楚流光的身份渐渐明朗,竟是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流云宫圣女。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逆天仙尊:缠上惊世小妖逆天仙尊:缠上惊世小妖慕冉|古言她是妖皇身边的冷艳刺客,他是名扬三界的风流仙尊。她独来独往数千年,一朝遇上,就被他给缠住了。她要上天,他主动唤来坐骑,载她云海兜风。她要入地,他甩袍一脚,踹烂冥府大门,任她自由出入。他誓曰:“嫁给本尊,本尊有各种灵丹灵药,管饱。本尊还能宠着你横行六界,肆无忌惮,管爽!”她敛起冷眸,不太满意。他一把拉低衣领,露出寸肌寸玉的仙身:“本尊穿衣有形,脱衣有肉,保准你不后悔,如何?”貌似这个不错!她欣然笑纳了。
  • 绝世妖妃:浴火重生绝世妖妃:浴火重生悠悠吾思|古言“其他参赛者皆带回上十头妖兽尸体,为何九王爷…”为何一头未有!?“哦,本王的妖兽还在路上。”羽落天云淡风轻,拿出灵笛放在唇边,片刻,地,山崩地裂般颤抖,“比起斩杀妖兽,诸位不认为号令众妖兽更胜一筹?”只见上万头高阶妖兽匍匐在地。“本尊的人也敢欺负,看你们能有多少条命,可以为本尊的人陪葬!”女子怒火喝,声音传遍方圆百里,震得众多修炼者口吐鲜血,语罢,便往结界中扔进一团熊熊烈火。----爽文,男强女强,一对一,身心皆干净---
  • 君心于我意何如君心于我意何如龙胤道长|古言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女人,能成为一个王朝最高贵的女人?宫墙之内,人心淡漠,究竟要做怎样的一个女人,才能在其中呼风唤雨?一朝的君上,可算得那世间最好的男儿?这是一段女人的悲剧,也是一段关于女人的传奇。他人道我入宫为妃,与一朝之君修得几世之缘我只所求,不过合欢一花傍树,一世的长乐安宁。他人道他帝王之命三生之幸又怎知他不过求那万里风沙,花前月下?
  • 昌帝传昌帝传京门第一|古言人人都说我爱江山天下,其实……我爱的不过是那景州城外绚烂的烟火,和那年烟火之中,她的一笑芳华……他是名动天下的无双王爷“容冠于世、天下无双”,他光华万丈,也敌不过那红尘纷扰他是独守一心的痴情帝王“声名远播、威震四方”,他机关算尽,却算不出她红颜薄命是隔世羁旅异世相恋的姻缘天定?还是注定有缘无分在劫难逃的孤苦一生?2015京门第一邀您一起谋争天下!他一片丹心埋于骨底魂归六路之间以命,斗江山!
  • 杀手逆缘杀手逆缘沈雨仙清|古言她,杀手界的王,所有人都死在她手下。而她废柴一个,冷血的她该如何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