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一席之地

“云儿。”

“陌陌。”

“柔儿。”

看着苏陌倒下去的同时,离镜,莫珏和御晨风三人再次同时惊慌的大喊出声。

御晨风一把将倒下去的苏陌接在怀中,离镜和莫珏两人着急上前,三人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苏陌的身上,却没有注意到,正有危险朝着他们逼近。

“噗嗤”一声,利器穿透肌肤的声音在这瞬间宛如冬日惊雷一般的响亮,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在了苏陌的脸上。

苍白的如同覆盖了雪花的小脸,红的绚烂又刺目的鲜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也许是落在脸上的血液的温度一路蔓延灼烧了心扉,又或许是听到了莫珏他们三人焦灼且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原本闭上了眼睛的苏陌,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后,微微的睁开。

“倾儿。”

看着用自己的身体替离镜挡了利剑的端木倾,苏陌轻唤着她的名字,靠在御晨风的怀中,朝着端木倾伸出了手。

“端木姑娘你……”

此刻离镜也正神色复杂的看着端木倾,方才感觉杀起袭来时,他还未来得及躲开时,便听到了利剑贯穿身体的声音,回头就看到夜馨瑶手持利剑从端木倾的心口用力的抽回。

鲜血喷溅了他的一身一脸,同时也喷溅到了苏陌的小脸上。

他知道端木倾对他的感情,可是他的心里除了苏陌,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人,他也曾认真的跟端木倾说过,可是执拗的端木倾却依然固执的喜欢着她。

看着苏陌伸过来的小手,端木倾微笑着想要握住,可是鲜血从口中溢出,身子朝后倒了过去,站在她身后的离镜,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

将端木倾接在怀中,离镜看着她,艰涩的开口,“你……不该这样做的。”

他知道端木倾喜欢自己,却从未想到她喜欢自己到可以不惜性命的地步。

以前他虽然看在苏陌的份上没有对端木倾多绝情,可是心中却是厌烦端木倾的,可是此刻,所有的厌烦都变成了自责。

靠在离镜的怀中,端木倾看着他问道,“是不是我连为你死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离镜摇着头否认,“是我不配让你为我连性命都不顾。”

端木倾笑着没有说话,视线一点点的转移到从御晨风怀中挣扎着起来的苏陌身上,她再次伸出手,终于抓到了那只从未放弃过她的有些冰凉的小手。

眼泪从眼角滑落,唇畔勾起一抹浅浅的弧痕,鲜血从唇角溢出,她张口艰难的说道,“柔儿,其实我很羡慕你,从以前到现在,你都是我需要仰望的存在。”

“我知道,我都知道,倾儿你不要说话了。”话落苏陌赶紧离镜带端木倾回房间处理她的伤口,可是端木倾却无力的摇头阻止了,“不需要了。”端木倾很是医术高超的大夫,她很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伤及了心脉,再也没有机会活下去了。

“柔儿,若是人真的有来生的话,来生我想做你姐姐,我想好好的守护你,好不好?”

“好,来生你做我姐姐,你要好好的保护我,守护我。”

苏陌用力的点着头,眼泪从眸中夺眶而出,她紧紧地抓着端木倾的小手,哽咽的说道。

“你不恨我,真好。”

大量的鲜血从口出涌出,端木倾靠在离镜的怀中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她看着苏陌笑着,笑的很是轻松。

“柔儿,我知道你在他们三个之中难以抉择,所以选择用死来逃避。可是我认识的云柔不是那么懦弱的人,她永远都有自己的目标,她会为了自己想要的不断的努力,哪怕前路再坎坷,她也绝不会气馁的。所以……不要逃避好不好?”

话落之后,端木倾收回视线看向离镜,松开苏陌的小手,抬手试图想要抚摸一下离镜的脸庞,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支撑她抬起手臂了。

看着她抬起又无力垂落下去的手臂,离镜一把抓住她的小手,然后贴上自己的脸,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温柔的说,“端木倾,撑下去,只要你撑下去,我便娶你,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端木倾定定的看着离镜问道,“梨景,可是叫我一声倾儿吗?”

在端木倾的心中,无论离镜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在她的心中,离镜永远都是那个曾经温柔待过她的梨景,是那个眼中永远看不到她存在的梨景。

离镜艰涩的开口,温柔的叫了一声,“倾儿。”

听着离镜声音温柔的叫着自己倾儿时,端木倾留下了幸福的眼泪,她知道离镜刚才的话不过是在安慰着让她撑下去罢了,可是即便如此,她依然感觉很幸福。

她不嫉妒苏陌能够得到离镜的喜爱,她其实都不曾真正的很过苏陌。

如果她想杀苏陌,机会多的是,可是她下不去手,她做不到去杀了一个永远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人。

‘梨景,若有来生,如果我先遇到你,是不是你就能够看到我了?’

眼帘轻轻地磕上,端木倾唇角勾着一抹幸福的笑容,靠在她曾经最想依靠的温暖怀抱中静静地死去。

她很幸福,因为她终于听到了梨景用对苏陌的温柔叫了她一声倾儿……

她很幸福,因为她终于可以为她喜欢的人做一件事了……

她很幸福,因为她知道她终于在离镜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她很幸福,因为苏陌没有恨她……  “倾儿!”

苏陌歇斯底里的大声叫着端木倾,可是端木倾却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听到她的呼唤便回头温柔的笑着问她干什么了。

阴鸷的目光转移到早已被青璃扣住的夜馨瑶身上,苏陌用力的一把推开御晨风,一步一步的踏着死亡的号角朝着夜馨瑶走去。

捡起地上沾满了端木倾鲜血的利剑,苏陌齐齐的举起利剑,砍断了夜馨瑶的手腕,可是夜馨瑶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勾唇轻蔑的笑着,“云柔,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滥情的一个人,居然同时喜欢着三个男人!”

因为御晨风,夜馨瑶万分痛恨苏陌,所以在知道苏陌喜欢着的人从御晨风变成离镜后,她便一直在等带着机会。

她知道只要离镜一死,苏陌一定会比她更痛苦。

所以她今日终于等到机会后,毫不犹豫的准备去杀了离镜,以泄自己心头只恨,可是她没有料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端木倾。

更没想到原来苏陌不单单是只喜欢离镜,居然还喜欢着御晨风和莫珏。

她恨苏陌,但却也羡慕她,羡慕她即使如此水性杨花,可是御晨风依然只喜欢她,而不喜欢自己。

“就算我在如何滥情,你喜欢的人眼中也只有我的!”

苏陌知道一剑杀了夜馨瑶,是便宜了她。夜馨瑶杀了端木倾,她绝不会让她轻易地死去,她要让她永远的活在痛苦中!

苏陌的一句话宛如毒箭一样插到了夜馨瑶的心上,视线转移到御晨风的身上,迎上那双深邃的墨眸,看到的却是无比的憎恨和厌恶。

为什么?

为什么她眼里心里只要他,他却要爱上一个滥情的苏陌?

为什么?她怎么努力,他都看不到她的存在呢?

“夜馨瑶,无论你多努力,无论你做什么,他永远都看不到你的,他也永远都不会爱你的。”

让一个人真正感到疼的不是身上的伤口,而是心里的伤口。

苏陌知道夜馨瑶在乎的是什么,所以她要打破她所有的幻想和希望,她要让她永远的活在绝望中,只有绝望才能让一个人痛不欲生。

看着夜馨瑶手腕上不停往下滴落的鲜血,苏陌勾唇冷然一笑,回头把手中的利剑递向御晨风,笑着说道,“我要她生不如死。”

“好。”

御晨风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结果她手中的利剑,朝着夜馨瑶走去。

“不要,不可以……”

看着御晨风手中的利剑直指自己时,夜馨瑶真的绝望了,她不能接受御晨风从此听苏陌的话,也不能接受御晨风对她如此残忍。

亲眼看到了夜馨瑶的崩溃和绝望,苏陌笑了,转头看着一旁好似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眼中只有自己的莫珏,她朝着他倒过去。

在闭上眼之前,苏陌靠在莫珏的怀中,虚弱的,声音极低的说道,“我不会再逃避了……”

话音落下,苏陌便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掉了,莫珏看了一眼离镜像一个石像一样的抱着端木倾的尸体呆然的站在那里,收回视线,抱起苏陌离开。

因为端木倾的舍身相救,像她想的那样,她终于在离镜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而夜馨瑶也在御晨风的折磨下终于彻底的崩溃了,整日缩在墙角中,喃喃自语的说着,御晨风最喜欢的人是她。

即便如此,也依然难泄御晨风的心头只恨,夜馨瑶虽然杀的是端木倾,可是痛苦的却是苏陌。

所以御晨风最后派人把夜馨瑶送到了最下等的勾栏之地,让她终日去侍奉那些最下等人,稍有不听话便会遍体鳞伤。

三个月后,一直不被莫珏隐瞒着死讯的陆佑庭来见了苏陌,苏陌屏退了所有人,跟陆佑庭在房间中呆了一个多时辰,谁也不知道这一个多时辰,她们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只是陆佑庭出来时,神色很是复杂,似是难以接受,又好似终于解脱了。看了一眼在凉亭中下棋的莫珏跟离镜,最后视线落在了躺在水榭贵妃椅上看书的御晨风身上。

犹豫再三后,他朝着御晨风走了过去,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说,“倘若你们真的爱她,就不该比她在你们三人之中做选择的。”

御晨风视线从书中移到了陆佑庭的脸上,看着他如墨的眼睛,问道,“其实你也喜欢她吧?”

陆佑庭点了点头,“是,我也喜欢她,但是我仅仅只是喜欢她。我不奢望能够跟她在一起,只要她过得幸福我就知足了。”

其实陆佑庭清楚,就算没有御晨风和莫珏离镜三人,他和苏陌之间也永远不可能的,他们之间的喜欢像他说的,仅仅只是喜欢,而不是爱。

他们喜欢她们在一起的那段美好时光,那段即使世界变得再黑暗,心中总有一处是光明的时光。

陆佑庭转身离去时,御晨风再次开口,“其实你是觉得我不配她喜欢吧。”

陆佑庭蹲下脚步,回头看着他勾起唇角,微笑着,良久之后才回道,“我从没这样想过,从我知道你的身份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跟她之间的劫数此生难以逃脱的。”

御晨风定定的看着陆佑庭没再说话,想起了他跟苏陌这一世的纠缠,都以为彼此是自己最恨的人,却错过了太多的时间。

“其实我觉得你们都不用争。”陆佑庭淡淡的说着,御晨风敛下了回忆不解的看着他,“你们都爱她,而她不忍心舍去你们任何一人,为何不能在一起呢。”

陆佑庭的话不易于一个惊雷劈到了御晨风的头顶,炸的御晨风五脏都颤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陆佑庭,怎么也想不到堂堂一国太子居然会说出如此的话。

“其实你们不放考虑一下我的意见。”

留下一句话,陆佑庭唇角抿着一抹浅笑,扬长而去。

半年后,天圣皇帝死了,死在了他一心想要置之死地的陆佑庭手中。

而被恨意压抑了多年的陆佑庭也终于解脱了,在大明皇死后第二十天,陆佑庭登基为皇。

同一时间,大明皇帝自杀了,死在了御晨风父皇母后的牌位前,留下一封悔过书,第十天夜墨景登基为皇,处理了大明皇的后事后,接到了夜馨瑶的死讯。

无心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执着,不在想着要把皇位还给御晨风,在夜墨景登基为皇后,暗中帮着夜墨景铲除了一切想要扳倒他的势力。

而天下,除了离镜国。天下被云国,大明和天圣三国瓜分,天下成为了三国鼎立的状态,同时三国签订了协议,一百年之内绝不开战。

在夜墨景登基一年后,无心以大明公主的身份嫁给了云国三皇子,云寂枫。传闻,三皇子为了心上人舍弃了皇位,传闻三皇子云寂枫宠妃无度,两年后,三皇子夫妇双双去世,无子嗣。

而陆佑庭和夜墨景都后宫无数,不同的是,陆佑庭登基第二年,便诞下了三个子嗣,而夜墨景,直到第十年的时候,才有了第一个女儿,取名,思柔。

十年后。

地狱,原本的云殿两旁又多出两处院子,一处是无心和云寂枫的,一处是烈火她们的,而烈火跟青璃也在苏陌他们来到这里后第二年成亲,现在孩子已经七岁。

“孩子们,吃饭了。”

凌风终于换下了常年不变的黑色劲装,穿上了一袭天蓝色的一群,头发也竖着好看的发髻,走到练武场对正在习武的六个孩子喊道。

而此时的苏陌,莫珏,离镜和御晨风四人正在梨园中双双对弈,听到凌风那高的似要划破天际的声音,四人相视一眼,莫珏牵着苏陌的小手,两人朝着梨园外走去,而御晨风还和离镜你来我往的厮杀着。

看到苏陌和莫珏离开后,御晨风冲着莫珏喊了一声,“抱着她,小心累着我儿子。”

“胡说,那是我女儿。”离镜也不甘落后的吼了一声。

走在前面的苏陌和莫珏两人相视一笑,最后视线落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上。

“也许这是我的孩子。”

莫珏伸手轻抚着苏陌隆起的肚子上,笑着说道,苏陌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手覆盖上莫珏的大手,笑着回道,“不管是谁的,反正都是我的。”

“嗯,都是你的,孩子是你的,我们也是你的。”

话落,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了苏陌的额头,莫珏搂着苏陌的腰,苏陌靠在他的肩膀朝,两人远远的离去。

本文完

也许好多读者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可是我不想苏陌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最后却只能去死,或者是选择其中一人。

莫珏守护了苏陌两世,离镜陪伴了苏陌九年,而御晨风前世原本想要保护苏陌,可是却因为一个疏忽被夜馨瑶钻了空子害死了苏陌。

或许云柔不死,便成就不了苏陌,而苏陌也不会遇到离镜,更不会知道原来莫珏一直都在默默地守护着她。

我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人,所以只能写这样一个结局,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芊芊一叶愿乘风芊芊一叶愿乘风星光倾城.CS|古言才子佳人这样俗套的故事是唱本里最爱写的,也是说书人最爱讲的。只是民间故事大多在爱情最美妙的时候就匆匆结尾了,人们只爱看那被甜美爱情滋润的花朵,至于最后是否结果,谁又知道呢?再美艳的花朵,过了花期也会凋零。更何况是爱情这样脆弱得让人如履薄冰的虚幻之物?——顾彦奚十年,真的是太久了,久到足以冲淡一个人融在骨血里的仇恨,抚平一个人刻骨的伤痕,忘记一个人久违的容颜。十年一觉扬州梦,梦醒冷眼看红尘。盛衰荣辱一肩扛,月隐落寞杯中藏。——白芊芊
  • 穿越之弃妇奋斗史穿越之弃妇奋斗史宁芷涵|古言这年头,穿越很流行,这没什么,穿成一个弃妇,好吧,无所谓,带着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好吧,要忍耐。儿子将自己当仇人,好吧,仰天长叹一声,穿成弃妇已经够委屈了,难不成她还要成为第一个饿死的穿越女?怎么可能?所以,她要崛起,要奋斗啊!
  • 女帝如歌之夺嫡女帝如歌之夺嫡文钧客|古言她本是身世凄楚的孤女在这碌碌尘寰中踽踽独行听不到呼唤,找不到方向一朝身死,两世为人;一场梦境,两个世界再次睁眸,她已是身份显赫的皇女,倾尽爱恨,换来的是无尽的利用和伤痛本欲无争,等到的是无数的欺压和阴谋夺嫡之路,充满杀机,步步惊心她目露寒光,只有变强,才能更好地活着,她冷眼无惧,终现在皇城之巅,俯视天下,蓦然回首,这条王者之路,只剩她孤身一人,茫茫红尘,这颗孤寂的心,又应该何去何从……
  • 倾天下之名医王妃倾天下之名医王妃鬼轩子|古言许默婷,某无名医科大学攻读医药学的大三学生,在实习前夕就意外接到一封邮件告知她被当地一家医院惊喜录用,进入这所医院的她从同事那得知医院停尸间频频传半夜闹鬼事件。不信鬼神的她主动请求留下来守夜。却在半夜听到停尸间传来阵阵异声后进入,哪里料到被其中突然坐起来的一具尸体掐晕。从而穿越到一个架空王朝西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镇北王妃嚣张王镇北王妃嚣张王彦沁寒水|古言倾城,是红颜一笑。乱世,风云变幻。错误的相遇还那样的清晰,一转眼就是四国刀兵。红颜如花,乱世如血。烽烟并起的世道,上哪儿去找到那个温暖的怀抱,还是,一场悲欢。七年前,她是镇北王妃。是整个东岳钦羡的对象,琴瑟和鸣,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呢?七年后,她是北漠公主,战场上的战神,宫廷中权势,可是,她爱的那个男人却已经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七年前的那场大火,烧毁了她的记忆,可是命运又将她带回了原地。她想找回那个遗忘的记忆,不料,却经历了一场惊天阴谋。
  • 祸国神医太放荡祸国神医太放荡若爱|古言天下人都知道,大越王朝出了一个起死回生的神医。那神医美得倾国倾城,人人都传她有一颗菩萨的心情。但只要胆敢伤害她儿子,她就会化身为虎狼。不管皇亲还是国戚,一律杀无赦!然而居然有人有胆子骗他儿子说是他的爹爹!简直是不想活了么!
  • 恋上你:我的娘子恋上你:我的娘子狐玥|古言腹黑女主,强大绝色,仙逆天下!她是将军府嫡女,天生废柴,一朝惨死,眼眸再次睁开,她是21世纪的王牌武器代号L!神魔同体,天地不容?不怕,她有大boss做相公,还有神兽当小弟。当腹黑轻狂的她,遇到风华绝代的他,弑神之刃,挑开他衣服,轻薄放肆,没想到却惹了一只天底下最尊贵的无耻之徒……本文是继本人写恋上你:乖乖娘子之后所写,本人原来笔名梦心羽,没看过的请看看否则会看不懂得,(好心提心)原作者路非
  • 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孽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孽路非|古言她是杀手界的无冕之王,一朝穿越,成为帝国的废柴太子。女扮男装,横行天下。什么?那一笑倾天下的摄政王想篡位?放马过来好了!等等,皇上下令广招天下美女,要给本太子选妃?靠!赶紧溜啊!神兽在手,重宝不愁,妖孽美男,想抢就抢!这个半路杀出的妖孽美男,本太子就选你为太子妃了!
  • 转世之叛逆小贼后转世之叛逆小贼后伪天使|古言**************************************慕伦瑾,他是天朝的君王,暴戾、冷酷是他的个性,阴晴不定是他的脾气,向来只会做四个字“唯我独尊”,谁知竟遇上这个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丫头,一次次地挑战他的权威……南宫洵,是湛云国的皇帝,手握无尽财富与权力,傲视天下却无人能够留住他的心,可是上天捉弄,偏让他见到了她,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兵”,从此一颗高傲的心便被她给牵着走……洛亦恒,是湛云国的一国之相,温柔如风是他的表面,心底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他满腔怀恨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这个秘密!自从视线中有了她的身影,那个秘密渐渐变得不再重要……冷天殇,是黑魇宫的圣君,有着魔鬼一般的狠厉心肠,他以虐人为乐,以杀人为趣,任何人落在他的手里,都只有一个下场,就是生不如死的屈辱折磨!直到他抓到她,这个坐在他圣君位子上睡觉打呼流口水的小东西,他向来冰冷如铁的心,竟泛起了涟漪……*他狂霸的眼眸看着她,“你的胆子不小,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她无聊地撇撇嘴角,“那不然我要怎么和你说话?”他向来冰冷的口中对她吐出温柔的话语,“只要你肯留下,我可以将整个江山都送给你!”她拿着苹果咬了一口,“我没兴趣做第二个武则天!”他魔魅般的气息笼罩着她,“留在我身边,否则,我会杀光所有你在乎的人!”她歪着脑袋,眼中尽是鄙视,“随便你,杀就杀吧,不过…你杀了他们,我就马上自杀!”他轻轻地将她拥在怀里,“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多年的仇恨,跟我走吧!”她愧疚地推开他,“对不起,我不爱你!”*她无缘无故地死于非命,在地府玩闹一番后,背着地府“通缉犯”的罪名溜到人间,附身于一个女大学生身上…从此带着自己的灵魂,她人的身体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被阎王抓回,一脚把她踹进了轮回隧道!谁知道她竟背得在隧道里被一阵风刮歪了,莫名其妙地穿越了…好,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她倒霉她认就是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她的面前总是出现一个个帅得冒泡的美男呢?初次见面就让她看到流口水的酷爹!初次有了这般带出门就很有面子的帅哥哥!初次迷路就让她被一好心美男收留,从此和他江湖混迹!初次在环境优美的温泉里泡泡澡,就被某霸男看光光,让她羞到鼻血直流!初次做宫女,进入皇宫才知道原来皇帝是这么地“君临天下”……初次上战场打仗,她挥着一只小小的水果刀假装杀敌,看到敌人冲过来就马上装死,结果她都“死了”还要被敌方的俊男带回去鞭尸,好恐怖……初次成为俘虏,她才知道原来做俘虏比做女皇帝还要幸福,不用管理朝政,就可以睡在软软的大床上,吃着山珍海味,一觉睡到自然醒,还有自动送上门的有钱老公……初次与酷爹父女团圆,才知道酷爹竟然暗恋她N久了……初次被帅大哥从坏人手中救出,才知道帅大哥已经将一颗纯情的少男之心给了她…………他们君臣反目关她什么事呀?虽然是为她反目的!但……或许是因为他们早就互看不顺眼了呢!对吧?(她收拾包袱,连夜开溜……)他们两国开战与她何干呀?虽然祸事是她挑起滴!可是也不排除是他们自己身体里的暴力基因作祟嘛!(她躲回老家,准备隐居去……)这是她的错吗?这能怪她吗?要怪就要怪阎王老头子,干嘛没事让她投胎投得艳倾天下,沉鱼落雁?干嘛让她魅力无法掩,弄成教化子还能被人看上?干嘛让她如此聪明过人,可爱过人?所以嘛,综上所述,这绝对、绝对不是她滴错“人家我是最无辜滴!”!(眨眨可爱的眼睛)她不想变成色女,她真的不想,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试问,天下间看到如斯众美男却不动心的,除了尼姑之外还有第二种人吗?答案是,没有,所以这真的不能怪她!美男都自动打包送到她面前了,她不收下这些大礼,好像有些不给面子哦!呵呵,那就收吧……但是…只不过…这些美男们貌似都很不好惹,她可一个都得罪不起啊!明知惹不起却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得罪了,害得她只好连夜卷铺盖跑路!呜呜…“我怎么这么可怜?没爹没娘没钱没房没老公,连臭阎王也欺负我!哼!我不反抗的话,我就把颜颜两个字倒过来写!”她也不是好惹的,你们以为大男人主义就可以了吗?她也可以行使小女人权利!你们以为有钱有势就了不起了吗?哼,人家我靠自己一样可以赚点生活费(虽然么有你们那么多)!你们以为武功好就可以唬人了?人家我可是有鬼般的法力,我谦虚才没用,不然,肯定要吓死你们!你们以为威胁我,软硬加攻就行啦?哼,人家我软硬不吃,心情一个不好,我就回地府做鬼去,再也不理你们了!你们爱怎么打怎么打去!我才不管呢~(拍拍p股闪~~)~~~~~~~~~~~~~~~~~~~~~~~~~~~~~~~~~··本文=玩转江湖+颠覆朝廷+捣乱后宫+掀起三国战争+小小又一半的乱伦+(某颜的)阴谋诡计+搞怪+N男争一女+偶尔一虐(虐谁看情况)+唯“颜”独尊……*******************************************这是叛逆小贼后的视频,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http://www.56.com/p12/v_ODE0MTAxMjE.html?pstyle=1http://www.56.com/deux_83168013.swf*******************************************加入成为潇湘VIP会员的方法:第一步:首先注册成为潇湘普通会员.注册地址:http://read.xxsy.net/reg.asp具体的汇款方式和银行帐号网站:http://read.xxsy.net/user.html?userpay/paybank.asp*******************************************QQ:1036482731(加号注明“潇湘”)潇湘的圈子:http://wts1fm.q.9917.com/(封面制作圈)
  • 皇上本宫不媚皇上本宫不媚香璇|古言大婚当前,女子在帷帐中惊呼,“你不是他,你怎么会这样……”最终心死如灰。为什么他喜欢的是姐姐,为什么他偏爱一个宫女都不看自己一眼,为什么她成了罪臣之女,为什么他轻易就将她转手送人,为什么要她死!既然让她逃出一条生路,那就别怪她藏刃倾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