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小心堤防

“那当然,现在的夏设计师可跟以前不一样了。”顿了顿,午夜阳光接着发了一条过来:“现在夏设计师可是圈子内的红人了,遇到这些比赛哪里会害怕。”

夏薇薇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说道:“你还是不要取笑我了,我的这水平在你面前不就是等同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薇薇,你太谦虚了。其实你的底子一直都很好,再加上现在一直有很努力的在练,所以,你现在的水平已经在我之上了,我估计,我有很多东西都要向你请教了。”午夜阳光淡然浅笑。

微信的提示音不断地充斥着整个办公室内,夏薇薇突然有一种错觉,觉得和午夜阳光又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个一起聊天,一起探讨的日子里。

“你这次和我聊完,还打算再闹失踪吗?”夏薇薇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方长时间沉默许久,才再次回复了过来:“项目的跟进还没有完成,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夏薇薇瘪了瘪嘴,暗自叹了口气:“其实那天我去你公司找你了,但是我不确定哪个是你,所以就远远的看了一眼。”

“我公司?”午夜阳光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广成大厦不是你的工作地点吗?”夏薇薇试探的问了过去。

午夜阳光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隔了好长时间才回复了过来:“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呀?”

夏薇薇见状心中一喜,果然江辰猜的没有错,午夜阳光就是在那个地方上班的,平复了一下自己内心的激动,夏薇薇捧着手机回复着:“也就上个周末过来的。”

“上个周末我不在公司,我出去签合约去了,所以真是抱歉,让你白跑一趟了。”午夜阳光的话语里充满了些许愧疚之意。

“那你最近在公司吗?”夏薇薇一口问道。

“这两天是在的,但是以后在不在就很难说了。不过我会把手机带在身边的,你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联系我。”午夜阳光说着还不忘配上一幅可爱的表情。

夏薇薇同样发去了一朵玫瑰花:“其实在没有你陪着我的这些日子里,我还真有些不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那么依赖你了。”

午夜阳光比了一个yeah的表情:“傻丫头,你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可以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很多方面我还是需要你多多指导的,你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我的偶像,更是我人生中的一盏指明灯。”夏薇薇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生怕自己没有机会再去开口说这件事。

午夜阳光再次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当夏薇薇以为他不会再回消息的时候,微信的提示音却响了起来。

“我刚刚跟你说的,你可千万得记住了,李曼这个人你一定得当心,她心机重,而且,在你去参加比赛的这件事情上,她可能会耍阴险手段,你一定一定要注意她。”午夜阳光千叮咛万嘱咐,生怕夏薇薇会受到伤害。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夏薇薇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李曼天天在她眼前转悠,她都没有怀疑,那么午夜阳光在那么远的地方,他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有朋友在副盟的公司上班,我朋友告诉我,李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副盟结盟了,所以我担心她会对你和艾达不利,而艾达现在的状况你也是知道的,那她现在的唯一能下手的对象就是你了,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个推测而已。”午夜阳光淡然的回复了过来。

看着午夜阳光发来的消息,夏薇薇再次陷入了沉思,上一次的监控事件,她就已然感到李曼的不对劲,只不过因为问题的顺利解决,再加上秦牧云有意的压制,她也没有再去深入调查过。

如果这一次,午夜阳光说的事情是真的话,那么这个李曼还真的是一个祸害。

“好,我会注意的。”迅速的回复完这句话,夏薇薇也没有在办公室多逗留片刻,拿着手机就跑向了江辰的办公室。

江辰刚刚将手机收起来,便看到了夏薇薇的到来:“这么火急火燎的,这是怎么了?”江辰明知故问。

“快看,午夜阳光刚刚给我回消息了。”夏薇薇举着手机凑到了江辰的面前。

江辰低头看了看,眉头紧蹙:“他让你小心李曼。”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午夜阳光出现了,我想知道他现在在什么方位?”夏薇薇的脸色微微泛着丝红润。

江辰忍不住扶额,这个夏薇薇还真的是挺会抓重点的。

“好,我可以帮你检测一下这个消息是从哪个地方发出来的?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江辰示意夏薇薇先坐一下,进而独自打开电脑,装模作样的查了起来。

夏薇薇有些紧张的坐在一侧,看着江辰不断的敲打着电脑键盘,自己的整个心都仿佛被提了起来。

江辰说到底也是一个著名的IT软件设计师,不消片刻,就查出了对方的IP地址:“诺,还是在广成大厦,你现在要去看一看吗?”

“现在去会不会有点太唐突了?”夏薇薇有些犹豫了。她虽然真的很想去见一见午夜阳光,想要当面感谢他,可是这么贸然的过去,她又怕吓到他。

江辰斜睨了一眼夏薇薇,话到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薇薇在一边开始了碎碎念:“要不然,你就帮我查一下他的身份,之后我可以偷偷的在他背后看一眼就好。”

“我尽力而为。”对于夏薇薇的要求,江辰算是勉强答应了。

夏薇薇对江辰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两人难以掩饰的都是即将要见到自己偶像的那种激动之情。

随着比赛的越来越近,夏薇薇的心里也是越来越紧张,虽然说她现在的技艺的确已经不错了,但是她还是有些没有自信,国际大赛,这去参加的可基本都是些风云人物,她只不过是个新人,真的能招架的住吗?

当然,相对于夏薇薇的紧张,李曼倒是显得淡定了不少,李曼知道只要自己成功阻止了夏薇薇去参加这次比赛,而她偷窃夏薇薇的参赛画作去参赛,那么到时候她李曼就会名扬四海。

对于自己的计划,李曼有十足的信心。想到自己以后的前程四射,她不免就一阵兴奋,为了显摆一下自己的才能,李曼主动打电话邀请艾达出来喝酒。

艾达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李曼的傲慢的声音,不免心中充满了几份鄙夷:“李助理是不是搞错了,可不是谁都像你时间那么多的,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去陪你喝什么酒,我手里可还有一堆工作没有做呢。”

“艾总这是在怕我吗?我今天找你,只不过是想要和你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说一说往事,谈一谈对比赛的看法,连这你也要拒绝吗?”李曼刺激着爱达,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难不成,艾总真的是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已经想要退圈了,所以,对圈子里的事情也不关心了?”

“和我谈比赛的看法,你觉得你也配?”艾达毫不留情的讽刺着:“李曼你也别太得意了,你现在的风光也只是暂时的,迟早有一天,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听着艾达的话,李曼倒是突然大笑了起来:“我觉得,现在太得意的是你,艾达,难道你到现在还拎不清楚状况吗?我李曼有的是这个实力和能力去踩在你的头上。”

“是吗?如果你有这个能力,还需要耍手段?”艾达嗤之以鼻,如果不是李曼的有意陷害,她又怎么会被秦牧云误会?

“艾总,你这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吗?”李曼,大言不惭地笑了起来:“在我李曼这儿,可不管是用手段也好,还是凭自己的实力得到的也好,只要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还管他什么过程?况且,我就不信艾总在做事的时候,就没有耍过手段。”

“我耍手段,那是有针对性的,不会无缘无故对人下手,再说了,我本身就是有真才实力的,而不像你,空有一副虚表,华而不实。”顿了顿,艾达接着说道:“别把我和你比较,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这次喝酒,真的抱歉,我没有那个时间来陪你。”话末,就打算挂了电话。

“那如果说,我手里有关于副盟公司的一些黑幕证据,你会不会来?”李曼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艾达闻言,浑身一颤:“副盟?什么意思?”

李曼有些高傲的笑了:“艾总想必还不知道吧?现在的我,早就已经是副盟的人了,就在你拒绝与副盟合作的时候,我就顺利做了他的内应。”

“李曼,你可真卑鄙呀!”艾达脸色铁青,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曼居然做事会这么的没有下限。

“卑鄙?”李曼讽刺般的笑了起来:“艾总是不是想的有点多了?我如果这都叫卑鄙的话,那你也干净不到哪儿去,我不过是想为自己铺路而已,人嘛,总归都是往高处走的,我并不觉得我又做错什么。”

同类热门
  • 残情恶少的隐婚妻残情恶少的隐婚妻蓝妖|现言一次上错车,江暖橙误惹了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从此纠葛缠绕;厉漠西,财阀掌权人,是只手遮天的商界撒旦,是无数女明星都想攀上的钻石新贵;可他却对她勾起狂魅的唇弧:跟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他阴冷看她游走在影帝与天才导演之间,霸道捏住她的下颌宣布:要传绯闻只能跟我传!他们的低调婚礼上,她的生母却带着大批记者来揭露她,当那些隐藏的被曝光他阴鸷的对她说出一个字:滚四年后,当她携未婚夫和三岁女儿回归,他却把她逼到墙角,她冷漠偏头:西少,我们不熟他笑得冷魅逼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故意贴在她耳边沉冷低笑:我告诉你,新欢只是欢,旧爱才是爱
  • 冷枭难惹:奇葩隐婚冷枭难惹:奇葩隐婚将暮|现言富豪相亲会,她准备充足,却把他认错当成心爱的男神……从此,遭到这冷枭大人的围追堵截,被迫跟他闪婚。人前,他是权倾天下的大人物,她是饥荒不饱的女屌丝,毫不搭界。人后,他们却是一对隐婚夫妻。他冷魅尊贵,俊逸,邪戾狂狷,他疼她纵她禁锢她。他说:是我的,就永远都别想逃!她美丽动人,特立独行,宁死不屈,她躲他闹他挑衅他。她骂:是人渣,就永远都是人渣!
  • 乖乖男神别傲娇乖乖男神别傲娇溪小曦|现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呆萌小妞芳心暗许,踏上追男神的慢慢无期之路。——某夜,沙滩。“苏菱浅,你看够了没有?”某冰山男神酷酷的说。萌萌妹子理直气壮地摇了摇头:“湮深哥,你继续看你喜欢的星星,我看我喜欢的你,两不耽误,有什么不好的嘛。”转眼五年,角色互换,傲娇男神变无耻总裁,重新挽回不见当年萌的小妞。——酒店,房间。“浅浅乖,被窝已暖好,爷爷说想要个孙子。”当年酷酷男神卧躺在床。“呵,孙子,五年前不是被你亲手害死了吗。”某男脸色一变,若有其事的说:“你有所不知,昨天他托梦告诉我,他现在正在等着良好时机来光临你的肚子呢,咱们现在就给他制造机会吧!”看他那死缠烂打的样子,浅浅究竟该恨该爱。
  • 爱做梦的年纪爱做梦的年纪有种你恨我|现言这本书是我第一本书,是记录我们青春做过的,各种叛逆,多少心酸和无力,多少美好的感情我们不懂得珍惜,年轻往往错过的太多。
  • tfboys遥不可及的你tfboys遥不可及的你叶筱冰|现言“对不起,我为了我心中的那个她可以放弃事业,对于我来说她比事业还要重要。”小凯的眼中出现了宠溺和坚定。“不疼,但有你懂我,这一点就足够,有了这一点,无论怎么样我的不会疼。但是你不能离开我。好吗?“千玺依旧挂着那温柔的笑容。“熙儿,我们经历了许多磨难,才走到这一步,就如着巧克力一样,放入嘴中,先尝到的是一丝丝苦味,然而慢慢的着一丝丝苦味将变成一丝丝的甜蜜。我们只经历了一次磨难,但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 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暮颜|现言看着这女人在他面前依旧笑靥如花的模样,霍辰希毫不留情的将她拽到自己面前,使她的身躯被迫迎向自己,他早该知道这女人回来是报复他的。“苏陌,这就是你想要的吗?看着我霍辰希一步步的跌进你的陷阱,鲜血淋漓?”手腕已经被他拽的生疼,但是苏陌还是在笑,他终于是疼了,可是这又是怎敌得过自己的痛?所以,“霍辰希,你还是小看了我?!”霍辰希双眼猩红的嘶吼到:“你要的,我都给你,但是现在请你履行妻子的任务!”霍辰希发现身下的女人终于是身子一僵,给了自己反应,“你知不知道,你的腹部真的很美?”眼泪已不自觉的从苏陌眼眶流出,“那你又知不知道,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 爱情计价器爱情计价器路白杨|现言嘉忻爱着聪明性感的娅楠,当他遇见情投意合的薛小莹,他没有转身。他与小莹,从开始的愉悦相处发展到相互设防,再成为知己,最后做“兄妹”。二人说好了,彼此之间“只言情不说爱”,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超人预料。在嘉忻与娅楠正在云雨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小莹母亲被人下毒电话,嘉忻焦急不已,马上抛下惊愕的娅楠,转去照顾小莹母女。愤怒的娅楠派人跟踪嘉忻,二人因此闹僵。事情发生后,小莹暗自离开,谁撵走的?而嘉忻的事业也频频遭人下毒手,是谁干的?是娅楠的复仇么?嘉忻辗转找到了薛小莹,他与娅楠的误会也都解开,三人该如何再次选择?
  • BOSS来了,包子快跑!BOSS来了,包子快跑!不吃包子|现言某天,boss突然砸下一张巨额支票,原沙沙揣着支票还没摸热乎,又一份房产转让协议书砸下来,原沙沙被砸傻了,带着小包子去谈判,结果一群记者蜂拥而来,小包子从总裁同父异母的弟弟变成了总裁的私生子?还要她嫁给他当孩子他妈?对这神一般的剧情发展,原沙沙只想问,将来咱俩生了孩子,那孩子要叫小包子哥哥还是小叔?
  • 豪门忌爱:破产千金豪门忌爱:破产千金顾绯颜|现言在一个硕大的别墅内,一个俊美到让人窒息的男人将离婚协议狠狠地扔到了女人的脸上,深深刺痛了女人的心。可是当他身边没有了她后,他心烦到要死,重新找到她时却发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出现······
  • “冷冻”酷总裁“冷冻”酷总裁甄妮宝贝|现言26岁的她还是小姑独处,无人问津,为了终结处女时代,酒吧买醉,迷迷糊糊跟着男人走了,开房,上床,直奔主题,一早醒来,来个缠绵的吻,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该死的女人,把他当什么了,利用完了就走?该死的,床单上的斑斑血迹无一不在控诉昨晚他的恶行。一夜情可以玩,但他从来不祸害处女,不行,说什么也要找到她。再次相遇,一个追一个躲,管你愿不愿意,我说了算!男人一厢情愿的决定了一切。到底是谁偷了谁的身,还是谁偷了谁的心,如果他/她有心!没有诺言,没有誓言,就连那最简单的三个字他都懒得给,女人离不开爱,更不能没有爱,默默饮泣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