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变身男女:天呀!我竟然变成男的

作者:水竹吟
人气(0)评论(0)字数(1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叔叔你这卑鄙的小人!竟然拿我做实验,太过分了!天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竟然变成男的了!叔叔你这个迷糊蛋!药的成分竟然给我放错!呜……我变不回来了,该怎么办啦?啥?叫我去转到深山里的贵族学院避风头?有没有搞错啊!祸是叔叔你闯出来的耶!哇咧!为什么学生都是男的?欧买尬……这里竟然是一间男校!礼仪课、武术课、骑士精神课……这里难道没有比较正常的课程吗?

同类热门
  • tfboys之红尘踏凯tfboys之红尘踏凯凌欣K|青春我站在红尘中寻觅你的身影,看花开花败,年复一年却在么也等不到你,凯,如果你还记得我,我就不会这么孤独……
  • 唯有深海与你同眠唯有深海与你同眠榛子壳|青春苏予唯的男友江裴突然失踪,无助的予唯开始踏上漫漫寻人路。此时,她遇到了金融才俊黎昕臣。黎昕臣对独立坚强的苏予唯产生好感,在寻人的路上,予唯遭遇种种挫折,无一不是黎昕臣向她伸出了援手。后来予唯慢慢知道了这些劫难背后的阴谋,同时她得知了黎昕臣深不可测的家庭背景,于是自卑的她选择独自离开。一个月之后,江裴打听到予唯在山区里支教,同时得知,黎昕臣在去往山区的路上,遭遇了泥石流……
  • 世界尽头另一个我世界尽头另一个我x格桑花|青春沐淋菲的十七岁只有密友阡墨影,是她整个世界唯一的支柱。只要墨影需要,她必会义无反顾。可是,阡墨影的十七岁爱上了一个不可能的人,一个使得她张扬的青春划上惨烈的句号的人。他是杨辰漠,他是绝望的孤魂。他的插入,让沐淋菲小小的世界倒塌支零破碎。墨影此生最爱的少年杨辰漠对沐淋菲的执恋,沐淋菲一步一步的沦陷,永生友谊之路裂开缝隙,层层误会,圈圈疲惫。墨影冷然逼走沐淋菲,可是,她却目睹密友阡墨影躺在血泊中,再也没醒来了。带着绝望和痛苦,离开这座决裂的城,直到七年后,又回到这座见证她青春死亡的城。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个至死密友,她值得你赴汤蹈火;亦,也会有一个执著无悔的少年,他只为你停留。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刘冰|青春一个星期天的上午,金色的阳光洒在家中的阳台上。我一边听着那些关于青春的歌碟,一边翻看着我青春时期所写的一些文字。那些已经泛黄的文字记录着我的成长,我的奋斗以及为青春而流泪的岁月:合川八年,永川八年,重庆八年……突然发现自己已人到中年,青春已经逝去,青春终将逝去!于是就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要把这些虽已泛黄却是透着青春气息的文字收集整理出来,编成一本集子: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我的心因你而笑我的心因你而笑li黎小殇|青春Youcannotappreciatehappinessunlessyouhaveknownsadnesstoo.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为何忙碌,我都会在此守候Whereveryougo,whateveryoudo,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
  • 学院笑传学院笑传执月|青春经过了前世今生,轮回过后,再次相遇,竟然成了欢喜冤家,搞笑离奇的事情不断发生,当书生遇上暴力女友,便有了暴力书生一说,当然,也有了书生女友一说。“最终时间还是躲闪了青春,青春带走了那一抹熟悉,我们成了各自的一幅画,近在眼前,却咫尺天涯!”“白痴,把两幅画画在一起就可以了!”搞笑,伤感,悲剧,打斗,武功高强的现在女侠,暴力书生,尽在,学院笑传。
  • 没有永远的童话没有永远的童话破袋子|青春如果一个帅哥跟你说“你的皮肤像个男人”你会发飙吗?如果你的姐妹是见一个爱一个为了帅哥什么都愿意做的美女,你会天天pia她吗?如果一个神神秘秘的人,不清楚他任何身份的人,他的告白,你会接受吗?如果分散八年的死党突然出现到你面前,你会激动的泪流满面吗?友情和爱情的交织。满是浮云的那段青春。天天被发去清扫“血淋淋”的女厕的青春。经得起吗?
  • 我的男友王俊凯我的男友王俊凯易雨烟|青春他,一位长腿男神她,一位平凡女孩一不小心,她闯进了他的世界,丘比特悄悄来到身边~
  • 嗜血复仇之暗暗倾城嗜血复仇之暗暗倾城洛紫颜|青春相同命运的三个女生,因为复仇聚集在一起,因为复仇变得更强,可三个男生突然闯进了她们的世界,她们会如何抉择。。。
  • 爱恋之殿下别靠近我爱恋之殿下别靠近我可可芯蝶|青春她,宫忧璇,爱过了、失去了、痛过了、心碎了...她本以为爱情这种东西已不在属于她,当她遇到冰冷的他时,灰色的心感受到一丝色彩;她开始怕了,怕自己会爱上他,怕自己会再次体会到失去爱人的痛苦,不敢再接近他,怕自己会爱上他,可他偏偏要靠近她,理由很简单,他爱上她了;天意弄人,她因为一次意外而失忆了,忘记了在她十四岁后发生的一切,包括那个最让她爱得支离破碎的恋人;她变回以前那个天真烂漫的双面人,她与他相爱了,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然而因为一个霸道的吻让她苏醒了,恢复记忆了;最终她能否接受他呢?他们又能天长地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