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娇宠甜妻:腹黑老公请节制

作者:云倾染
人气(306)评论(0)字数(74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暗恋终结,一纸婚约,她嫁给全城第一钻石单身汉,从此踏进豪门,风生水起,人人艳羡。但谁能告诉他,婚前高冷到没朋友的大Boss婚后为什么热情如火,夜夜索欢,不知餍足!“老公,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求放过!”“老公,我亲戚来看我了,求放过!”叶安可总期盼着大Boss能放她一晚的假,可惜她嫁的老公太威猛!他要她的借口有上百种,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却不接受她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娘子,为夫一夜七次都没问题,怪我咯?”大Boss挑起她的下巴,邪魅一笑,叶安可对此欲哭无泪!

最新章节

第235章 结局篇(2020-02-18 16:32:59)

同类热门
  • 秘密恋情,总裁的掌心宝秘密恋情,总裁的掌心宝金糖|现言一觉醒来,我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我被逼和他结婚,却惹怒了我名义上的弟弟。我好像掉进了陆痕编织的陷井里,也被迫顺着他导演的剧本一步步的走了下去。他和我有一个约定,当一切尘埃落定,就是我们彼此交付身心之时。可,随着谜团一个个解开,我也成功从他的剧本里落幕之时,陆痕看我的眼光不再有渴望。我换上了最迷人的镂空睡衣,打算履行我跟陆痕之间的约定。却发现,原来,我并不是天生的孤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黑暗与迷途黑暗与迷途鬼未|现言我们需要一场狂欢的盛宴,在那之后,我们仍旧迷茫。我们需要一次疯狂的相遇,在此之后,我们仍旧流浪。无论是沙是尘,落水一样沉。
  • 腹黑酷少追前妻腹黑酷少追前妻汐罗|现言大二那年,她遇到了他,嫁给了他。她曾以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幸福,所以紧紧握在掌心,却不知道越是重要的东西握得越紧,便越容易失去。毕业那年,她和他离婚,从此各奔东西,再无交集。多年之后,她再次归来,她,却不再是曾经的她!爱恨情仇,从此伊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爱你,依旧如初爱你,依旧如初一世清娴|现言"第一次遇见他,她被当成了挡箭牌,“女人,帮个忙,我不是坏人。”黑暗中,他强行吻上她。第二天,谁能告诉她昨晚被她扇了一巴掌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的上司?“跟我隐婚,半年时间,补偿一千万,分两间房睡。”咦,秦总,说好的分房睡呢?“男人话可信,母猪也能上树!”一层层的迷雾拨开,一次次的真心相待,原本的挡箭牌慢慢变成了必需品。“秦总,你为什么挑上我?”“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小剩妻:黑心老公请跳坑重生小剩妻:黑心老公请跳坑残夏|现言谁说女子不如男?曾坐帷幄百事谋,现将披靡万敌愁!千锤百炼贫窑出,不为权谋屈肉骨。贫窑夫妻重生归来,起于西北,披靡全球!黑心老公请跳坑,因为爱所以陷阱也是温柔!我是坑,但我很温柔!
  • 劫情首席:特工倔妻猛于虎劫情首席:特工倔妻猛于虎掬夕|现言这世上有没有一种爱,经得了岁月恒久的等待?7年前,她为避人耳目和他疯狂一夜,而他只记得并不属于她的香味。她生下一对龙凤胎,等待与他相聚的一天。7年后,他在误娶他人的婚礼上遭遇不幸,生命垂危,她为了不让他死,为他切肺。他们误会重重,当她发现他可能与父母凶案有关时,眼里藏着的究竟是情深似海,还是仇恨无边?当你以为自己用尽手段终于将她留在身边时才发现,所有的上当受骗都不过是她心甘情愿。“乔蓦然!你别过来!”“好!我不过来,那边才是床,你可认准了!”
  • 因为爱—画地为牢因为爱—画地为牢凡沭|现言人生若只如初见,倾世覆过,我便随你走在天际,看繁花满地。
  • 总裁深度爱:乖乖过来让我宠总裁深度爱:乖乖过来让我宠卿非清|现言Z国作家季月在收到H国导演的邀请,满心欢喜的去把自己写的小说改拍电视剧,可是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七年前,那个不辞而别的他。她欣喜于能再次看到他,可是他的身边却是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他带着身边的异国女孩子离开,没再看她一眼,也许是早就忘记了她。可是为何,他却又是在她落魄的时候出现,为她撑伞?剧组里红到发紫的男明星宋恩熙表白,学长许锦年的不放手,他的偏执,季月,到底应该做何选择?
  •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秦歌|现言我是胸模。没文凭,没特长,被摄影师骚扰过,同行排挤过,闺蜜陷害过。他的身份背景是个迷,有钱,高智商,一身的奢华,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说:“秦可,你的胸好美。只可以给我一个人看。”他说:“秦可,事后吃药,我不需要多余的生命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他说:“秦可,你坐过牢,有污点,别自作多情,拿了钱赶紧滚!”在临死边缘,我脑里却始终记得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既然爱能做出来,我为什么要爱你。”
  • 乖儿别想逃乖儿别想逃不妖不媚|现言乔司律,你是我心头的朱砂,是我想而不能忘的伤口。江亚玥,我一直在抵抗你占据我的心,可到头来,我还是输的彻底。一场豪门游戏,你追我赶的角逐。他是豪门大少,天之骄子。这世上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人生唯一一次失误就是娶了她。他恨她,一次次和她作对,却在一次次争锋相对中彻底沦陷。她是一个孤儿,父母双双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因为上一辈的一个约定,她被迫嫁入豪门,丈夫只在婚宴上出现一次,之后便再无交集。她可以穷,却不能没有骨气,她决心要和那个自大的男人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