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天仙皇后太无耻天仙皇后太无耻幻月水天|古言天降的天仙如此美丽,但,但,但为什么如此无耻玄月国的某皇帝想,某皇帝不但想还说了一句真的太无耻了,众人狂点头,却忽略了旁边还有一位某人,某人咬牙切齿是吗?转身拿起书对着某皇帝扔去并大喊你才无耻。众人冷汗狂流心想母老虎啊!招惹不起,也绝不招惹。你问我为什么?因为皇上绝不会站在你这边,不火上浇油、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指望他替你申冤?别开玩笑了,玄月国谁最大?皇后最大,皇上不中用,有事找皇后,皇上就是个气管炎(妻管严)。
  • 霸道帝王霸道帝王花落思倾城|古言他,九五之尊,高高在上,但亲叔叔操持兵权,先后害死了他的两个哥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帝王的天性让他不敢信。皇权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女人,不过是巩固皇权与传宗接代的工具。高处不胜寒,站得越高,他的心越孤寂。他处心积虑只为拨掉宇文护这个眼中针、肉中刺,夜凉如水,他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暗里,仿佛在等待着黎明的救赎。可黎明何时才至?她,金枝玉叶,宠冠天下,她胆大妄为,敢打皇帝的宠妃,敢剪皇帝的胡子,敢抢太子的床榻,皇帝不怒反而越加宠之;她又医者仁心,纤纤玉手拈起寸雨金针医治的人数不胜数;她不拘礼法与贱民乞丐打成一片,她和兰陵王在人们心里同等地位。她所做的一切都为了赢得那个人的注意,称赞也好,责骂也罢,只为你眼中能有我的倒影。忘情森林里的那一次邂逅,他跟她,两个国度,敌对的两个人终究躲不过命运的安排。他们终于懂得了爱情,懂得了幸福,但幸福却成了彼此心上的一根刺,误会种种却又将彼此推开……
  • 皇后娘娘你又闯祸了皇后娘娘你又闯祸了向阳家族晨曦|古言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皇后闯祸皇上擦屁股,这皇后,史上最强,看美男闯祸制毒药无人能敌。“狗皇帝,你快给我滚开,我不跟你生野狗。”“狗皇后,安静点。”一个闯祸一个收拾残局,一个国家被一个闯祸精玩弄手掌之中。两个也真是天作之合,本人新作闯祸文送给大家。
  • 锁红颜锁红颜夏落雪|古言月光浅浅的撒着,现在,已经入夜了,那洋洋洒洒的月光还是那样,给如梦如幻的感觉,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再加上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的三两点寒星,把整个夜衬托得格外的静谧,清幽,以及萧瑟。
  • 风华绝世:腹黑月小姐风华绝世:腹黑月小姐倔强的诺一|古言她是魔界口中的扶不上墙的烂泥,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比美大赛上为了心爱的男子与人争风吃醋命丧黄泉。她是网络界首屈一指的小说家,一朝猝死,灵魂坠入异世,重生在魔界空云宫宫主身上。腹黑少女对上纨绔魔王,惊鸿一片。说我不可一世?草芥人命?死都成不了魔?……女主曰:我不能再装了!且看我携起夫君的手扫荡六界,统治六界!纨绔不堪的黑乌鸦也有翻身的时候!【对话一】“你肚子大了!”,“你肚子才大,你全家肚子都大”。【对话二】“相信男人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你不是母猪,你是孩子他娘”
  • 悍女重生:王爷,你凶兆掉了悍女重生:王爷,你凶兆掉了路人乙|古言这是一个女主拆散男主无数姻缘,男主掐死女主无数桃花的残忍故事。关于鉴王爷的传言有两个版本。【一】民间传言,鉴王爷生性乖戾,杀人越货,吃喝嫖赌样样在行,但是,鉴王爷有隐疾,那就是不举!【二】内部传言:鉴王爷其实武功高强,城府极深,在几位皇储中游刃有余,笑里藏刀,其实鉴王爷就是披着蛤蟆皮的母狼。【鉴王爷自述】身为二十一世纪枉死的女特工,重生古代还是倒霉催的特工命,混入皇家女扮男装,成天和爷们打交道,好在皇家基因优良,个个都是美男,看在艳福不浅的份上,这个假王爷她当定了!【读者QQ群:236026920】
  • 绝品王妃绝品王妃默吟|古言岳敏睡觉的时候穿越到一个叫做光明帝国的地方,并且成了光明帝国皇帝刚刚迎娶的妻子。只保留着穿越前的记忆的岳敏在大婚仪式上胡作非为,让皇帝丢尽了面子。皇帝大怒,还没等拜堂完成,就将岳敏抱入了洞房之内。按照光明帝国的规矩,没拜堂完成的男女如果洞房的话是要被浸猪笼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狐后狐后初行|古言天降狐后,风云动。夺狐后者,得天下。她,刚穿越就差点被几个禽兽侮辱,幸好有一位绝色男子及时相救。什么?她是狐后?身后美男追成群,可她却甘愿放弃狐后的身份、放弃一切,只为他。
  • 梦回圣光:来生的再遇梦回圣光:来生的再遇梦乐馨|古言一朝穿越,一级刑警穿越为天才小姐绝世武功,倾城容颜,却不着王爷待见,好啊,看我欧涵雪如何玩转古代
  • 妃怨之五世毒咒妃怨之五世毒咒风知树|古言她自持貌美无人能及,心比天高,发誓要做人间最受宠的女人,却被前夫阎王掳去做冥妻。“我已经对她们毫无留恋,我只等你来,只要你陪!”“我背叛誓言,又该作何惩罚?”“我免除了你所有的责罚,只要你安心做我的冥妃。”“我不要!你看看这身衣服,阴沉暗哑,怎么衬托我明媚的容颜?”她终究看不破人间极世奢华带来的荣耀和满足,接二连三的成为王朝风云中站在最前端的艳丽女人。她爱帝皇,爱繁华,爱盛世歌舞,可她偏偏忘却最爱她的前夫。(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