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彼岸花开:千年恋

作者:薰绝
人气(0)评论(0)字数(5.5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从小没有母爱,孤单的生活着,虽然父母都在,可是她仍旧十分孤单,逃婚却被阎王女儿用车撞,这或许是一种解脱,却穿越,来到古代,拥有了7年的亲情却又被剥夺,7年后,她成了是人人惧怕的地狱修罗----修罗彼岸,彼岸花是她的象征。她是曾经善良的彼岸仙子。他:是和她一起被车撞死的男子,本来阳寿已尽,却因是阎王的侄子,有可以附身地一具一模一样的身体,附进去后穿越,而后再一次深爱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她,帮她复了仇......众多的男子陪伴她,注定一生从此不在孤单。

最新章节

第61章 劝说哥哥(2020-02-18 22:03:47)

同类热门
  • 闲散王爷精明妻闲散王爷精明妻枫挽林|古言她是学富五车的海归学子,而她则是丞相家的小千金,虽然同名同姓,但不同时空的两人也绝不会出现交集,可是一场意外的救人事故使她穿越成了她,她自信,大胆,她相信自己在古代同样能活出自己的精彩,而他是一闲散王爷,不管朝政,但却深受皇帝的宠爱,他表面风流浪荡,实则才华俱佳,当腹黑的他遇上精明的她,又会产生怎样的火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狂女难娶狂女难娶高春花|古言退婚?她商界女王,竟沦为乞丐小姐!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齐相害,就连下人都敢戳她脊梁骨……哼,一个个纯属欠抽!额,等等,妖孽国师想英雄救美?冷酷皇子想携美私逃?滚粗好咩!她乃女王驾到,誓要亲自操劳!斗家族,斗学院,斗宫廷,一斗到底!
  • 王府嫡女王府嫡女凝望的沧桑眼眸|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冷氏小公主,黑帮大小姐,穿越到痴傻小姐的身上。她是忠义王府的傻嫡女,甚至连未婚夫也在大婚当日伙同庶母庶妹害她性命,夺她嫁妆。个个都不是善茬!好!姐就来欺负欺负这一堆好人坏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顽劣丫头在古代顽劣丫头在古代可可ぁ西里|古言她,是一个拥有活泼俏皮的脸蛋,天才一样的头脑,恶魔一样的搞怪心理,而她却在一次恶作剧的行窃中,穿了。命运中的他如何为她而改变?她,除了她,对谁都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臭表情,看她如何为整天玩世不恭的他而改变。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邪王恶妃邪王恶妃禾苗儿|古言上辈子徐归云是个知书达理、贤淑良德的大家闺秀,心甘情愿的做着最爱的男人身后的女人。可当他登上高位时,却心狠手辣的反身把她逼上死路。意外重生,作为一个‘弱女子’,徐归云表示十分厌恶这个称呼,去他娘的知书达理、贤良淑德,谁都别给我下套,再算计我,掘你祖宗八代的坟,断你的子孙后代的根。什么?我恶毒?这话听着怎么那么顺耳呢?徐归云决定了,从今往后就认准恶毒这条路了,谁都别阻止她向恶毒狂奔的脚步,要不然,哼哼……
  • 穿越异世之冷情小姐穿越异世之冷情小姐心境无言|古言从小是孤儿的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留恋。当冷情的杀手魂归异世,是否能改变?异世的她能否寻找到归宿?若要相爱,终生不悔;若要相负,终生不见;若是不爱,终生一人。
  • 华商嫡妻未恋情华商嫡妻未恋情素盧祁|古言他是一代枭雄,统领整个红谷她是孤儿,如花似玉,只为了他毁了容貌,他手中揽的却是别人在父仇之下,她是永伴不走还是痛下杀手?……
  • 金锁囚宫:无心冷妃金锁囚宫:无心冷妃秋叶静落|古言君离秋,一朝梦醒,却失去了记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仍是随心所欲的活着,一双蓝眸倾倒众生。女扮男装进入朝堂,却不想时时危险,处处提防。面对敌人,她镇定自若,面对奸臣,她冷漠如冰,对任何事都淡定从容的她,在身世之谜揭开时,震惊的只想逃避。只因君离秋就是上官爱,上官爱就是君离秋。是水临死去十年的贤妃娘娘,奇异的复活,风生水起的生活,有谁比他更人生得意,又有谁比他更怅惘寂寞。
  • 蛇蝎美人谋:盲妃待嫁蛇蝎美人谋:盲妃待嫁落随心|古言水府三小姐水冰璇。胸大无脑,性情嚣张暴戾。明明有婚约却是天下人心中嫁不出去的女人。年方二十才被指腹为婚的未婚夫退婚。人人对她鄙视不屑!就连亲生父亲也轻视她!唯独有其母宠溺。但却也因为她的一约婚约而让唯一宠爱她的娘亲以死抗议。而当她如同罂粟一样绝美的时候。一切又会是怎样的转变?
  • 全能召唤师:废柴小小姐全能召唤师:废柴小小姐岚戏红尘|古言成亲当日,各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汇聚,来却不为祝福,只为抢新娘。他精通占卜星相、五行八卦等异术,羽扇轻摇,邪气入骨:“昨日夜观天象,惊得北斗南移,紫微星暗淡,大凶之兆,掐指一算方得知,你命里缺我不行。”他以医术闻名于世,白衣翩然:“救人救了这么多年,我想试着救一次心,终生大事,我才应是你心之所向。”他为复仇而生,冷漠孤高:“我这一生争名夺利都是为国、为家、为子民,从未为过自己,这次我想为自己争一争,跟我走,我许你一世安好。”“你们够了。”他终于忍无可忍,红衣黑发,美到妖孽:“要么滚,要么死,妄想带走我妻子。”她与他十指紧扣,望着抢婚的众人,美艳绝伦的一笑:“抢婚,在这个世界很流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