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失宠正君

作者:雪·倩
人气(1375)评论(0)字数(2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是初入行的新闻记者,在一次古墓采访中,触摸神秘金牌而穿越时空,来到了女尊天下的大景王朝。他是大景国德王府的正君,失宠之后,沦为全城最为卑贱的贱奴,受尽折磨虐待,只因仍有一丝父爱尚存,方才苟且偷生。她讨厌他,欺负他,却又搭上性命拯救他,陪同他。他从失宠的正君沦为充公的贱奴,他从冒死的杀手沦为军中的军奴,一步步艰难坎坷,他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宿命、玄幻、爱情,她只愿跟着他,不管是皆是缘.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54章 生死轮回(下)(2020-02-18 22:09:45)

同类热门
  • 龙妃凤舞:龙王,你好坏龙妃凤舞:龙王,你好坏漂亮的海妖|古言“母后,我的头上为什么会有小角?”宝宝睁着好奇可爱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盯着她问。她傻眼了,顿时哑口无言。“母后,为什么我会有尾巴?”宝宝摸着可爱的小尾巴瓷声瓷气的询问她。她看着他摇摆的小龙尾,再次无语。“母后,我的身上有好多片片喔,为什么母后没有?”正在洗澡中的宝宝摸着身上的金黄色小粼片,睁着迷惘的圆溜溜的眼睛问道。她怔住了,因为她是人,他是龙。天啊,她怎么能告诉宝宝,她和他不一样,就因为他是一条龙,是她珠胎暗结,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小龙人。她灵魂出窍,然后在海边被好色又邪恶的龙王纠缠,在海面上欢爱数夜后。没料到,她已经珠胎暗结,身怀龙种,十月怀胎,她生下了小龙人,却不知道宝宝他爹是哪一个海的龙王。
  • 妖颜祸水:腹黑小魔妃妖颜祸水:腹黑小魔妃水青燕儿|古言无心,21世界最残酷冷血的黑色帝国组织之精英杀手,断情绝爱。重生穿越成幽灵宫的宫主——月影绾,武功心智冠绝当代,天底下最具传奇的女子,被武林称为“妖颜祸水”。倾国一笑,游弋仙岛,神剑无敌,魔界之尊又奈我如何?
  • 穿越之太傅你别走穿越之太傅你别走黄泉泉|古言一觉醒来,自己变小了不说,还赶着潮流的末班车,穿!越!了!作为一只实际年龄二十八的大龄剩女,顾依米表示,姐姐明天就结婚了!穿毛线穿啊!好吧,已经发生的事早已不可避免,顾依米只能伸着小胳膊小腿开始古代生存之路,作为穿越之人,都是开挂的,所以,一路上帅哥美女不断啊!可是,穿越大神的心思你不能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为什么帅哥都不爱我啊?!说好的分分钟建立后宫呢?还有,那边那个太傅!你死开!挡着我看帅哥了!某人邪魅一笑:“哦~帅哥?”“呵呵,呵呵,太傅大人我们回家吧~吧~”于是,这是一部腹黑的太傅大大收服穿越妖的故事。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花荼陌路:极品夫君非良人花荼陌路:极品夫君非良人花月隐|古言他曾发誓死都不会爱上她,结果她拉着他死了一次又一次。三世轮回,他终究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 赢来的三宝王妃赢来的三宝王妃雨木林枫|古言好不容易遇到了个一见钟情的美人,求皇上赐婚,怎知赢娶回来的是个被移花接玉了的败家女,此女被人戏称三宝,能赌,会打架,还很败家,最让皇爷头痛的竟是她还很爱跟别的男人称兄道弟的,堂堂王爷怎能忍受如此无德的王妃,他决定废妃另娶,当她跟着别人走了时,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最在乎的是她,当她再度出现是,她已是另一个身份,他要怎样才能把他的三宝王妃赢回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BH穿越:俏皮王妃戏冷王BH穿越:俏皮王妃戏冷王小恨一下|古言一面是薄情冷酷,一面是温柔痴情,素来看透的他对世人世事都抱之以淡淡的微笑,却为何独独对她无情无义、百般折磨?究竟是什么缘由让他这般怨恨于她?又究竟是何样的相遇会让她对他一见倾心,钟情一生?原以为一切都已经太晚,追悔莫及。其实,相爱不过是刚刚好而已。【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醉红颜醉红颜绿野仙紫|古言有些人,有些事情总是适合在恰当的时候将他忘却;有些人,有些事情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将他记起;曾经有过一段无花果一样的爱情;那么的刻骨铭心;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在新的生活面前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耍宝俊妞:狂傲夫君追求记耍宝俊妞:狂傲夫君追求记君兰.CS|古言原本是个不良女汉子,一朝穿越成为江湖世家千金,她腹黑执拗不拘小节不经意的耍宝竟成吸引‘他’的原因,对于感情来说她是个迟钝的笨蛋,他外形俊美实力强悍却内心纠结:小妞你要闹哪样哦,怎么才能明白我的心啊?”
  • 为君解罗裳:妖女倾天下为君解罗裳:妖女倾天下亦然|古言这东南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要嫁的王爷,是传说中的暴君,杀人不眨眼,嗜血成狂的一个魔君的?圣旨一下,要千家的女儿嫁给东南国国的这个平南王爷,千家一听,仿佛是立马炸开了锅一样的,你不愿意去,我不愿意去,自然,就是由这个痴儿傻儿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