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夏堇的逆袭作者:爵士小猫
人气(588)评论(0)字数(3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自以为幸福的她,突然被一纸离婚协议赶出他的大宅,就因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回来了。原来幸福只是幻影,原来她只是替身。可是离开了就能将给出的心收回吗?她努力地去忘记,事业有成、美男环绕、还有一个萌娃管她叫妈,活得风生水起。可他为何三番五次地回来招惹她?她再一次被火冒三丈的他拦下:“是谁允许你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人的?”当初是你要离婚,离婚就离婚,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有那么简单吗?

最新章节

第291章 Hey,Summer,欢迎你逆袭归来(2020-02-18 16:58:52)

同类热门
  • 出轨婚姻:谁为外遇买单出轨婚姻:谁为外遇买单杨家丫头|现言又名:《伤婚—误嫁高干子弟》简介:林小可喜欢陆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顾父母反对嫁给这个被众人宠坏的高干子弟,在强势公婆的要求下辞掉风生水起的工作,居家做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她想让陆峰忘了沈琪,那个在陆峰生命里留下刻痕的女人。半年婚姻在柴米油盐里转瞬即逝,林小可担心的事终于发生,沈琪从外地归来,陆峰开始夜不归宿,在这最难过的时侯,林小可的初恋情人徐浩满载荣誉从国外归来……摘要:女人一旦受到伤害之后,沉睡在心里的那头小野兽觉醒,爆发出来的报复力也是无穷的,不过她林小可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报复,的确是想要让自己从困兽的笼子里挣脱出来……
  • 诱婚:极品律师大叔诱婚:极品律师大叔不言人|现言初遇时他出门开个房,与她无意间相遇。一个‘车祸’,却被她给‘睡了’。那晚他堂堂金牌大律师,跑到女士内衣店,买“维多利亚粉红色C!”。到最后换来的却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给踹下床的恶果!(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师小札|现言事业型女人何蔚子和丈夫叶斯承原本平静美好的婚姻中出现了陷阱和迷局,何灿和徐豫的生活因为前男友程嘉烨的回归而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本文讲述了一场关乎善与恶的阴谋与真相,是个混合了爱与蛊,聪明与糊涂的故事。
  • 承欢:独等夜归人承欢:独等夜归人智勇双全|现言诸葛小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最终实现这个梦想,但是他希望只要做一切就是有可能的。进入大学校门,丰富的大学生活丝毫吸引难不住这个少年的心,有缺陷的爱情才会完美的,像现在这种残缺的爱情才让人痛彻心扉,才会让人痛苦的爽,那么就让痛来的更爽一点吧。
  • 你曾爱我如儿戏你曾爱我如儿戏简钱|现言“高先生,你该走了?”高渐离看着她笨蠢迷茫的模样咬牙“睡了你就走——”别人的女人都是缠着抱着爱着吻着,生怕男人转身就进了别人的怀。怎么到了他这,一天到晚赶他走。想个什么法子,让她抱紧自己的大腿,哭着求着让自己留下呢?后来,当真相一点点浮现,高渐离怒吼着……让她去死。她痛苦百转,绝望转身,几天后,她真的消失了,干净彻底。可这时候,高渐离才发现,他的心,竟痛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只猫的自述一只猫的自述红夏s|现言一只猫的自述...猫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而猫与猫之间、人与猫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关系?
  • 后山后山昨夜一千年.CS|现言新学期开始,肖涵和苏寒结识,苏寒匪夷所思的举动,引来肖涵的好奇,同学的调侃,最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 斩婚:逃跑娇妻晚点名(全本)斩婚:逃跑娇妻晚点名(全本)月影灯|现言她:长到十八岁的她已有名动一方的美貌,令多少男人倾心,她却甘愿成为他三个月一换的情人!只因他是大姐的未婚夫,她要在这三月内成功偷得他的种,待孩子长大再来认祖归宗,彻底地将大姐及她那不可一世的母亲羞辱。他:他游遍花丛,也接受父母安排的婚姻,只是心底想要留下她的渴望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烈,没有想到,她还是走了,宛若人间蒸发。六年后再相见,她已经是孩子的母亲,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他。第一次,她因为复仇,不能嫁他为妻;第二次,她因为报恩,不能嫁他为妻;她只能选择,愿做情人不为妻。********************************************【挥剑斩情丝,请支持:斩婚系列文】《斩婚:总裁,离婚请签字》http://novel.hongxiu.com/a/190740/《斩婚:新婚陌生人》http://novel.hongxiu.com/a/191724/《斩婚:逃跑娇妻晚点名》http://novel.hongxiu.com/a/194243/
  • 梦开始的地方梦开始的地方清青婉萱|现言很小的时候,我们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不同,分不清爱与喜欢的界限,不知道光会伴随阴影,不知道笑只是锐化后的哭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知道了梦和梦想的区别,却又困在爱与恨的分界……
  • 席少的温柔情人席少的温柔情人沼泽里的鱼|现言他叱咤商场,果敢冷漠,女人于他就像衣服和三餐,只是个必需品。她满满的温柔与爱意他悉数接受,却只当是她的曲意奉承。直到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一颗心鲜血淋漓,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了她……一别数年,再相见,她身旁多了一个小包子。“是我的孩子吗?”他沉声质问。她双眸平静无波:“席先生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