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出家王妃

作者:影子的树
人气(0)评论(0)字数(1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古灵精怪,调皮捣蛋。可是一向调皮捣蛋的她却遇上了人人尊敬身份尊贵的王爷,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却在组后擦出爱的火花。自从遇上她,他都宠她无度,疼她入骨,奈何生活中总有些磨难在旅途中等着他们,他们能够克服一切困难最后在一起吗!

最新章节

第51章 大结局(2)(2020-02-18 17:26:28)

同类热门
  • 废材惊天下:王爷约么废材惊天下:王爷约么苏苏|古言她原是天才变废材,妹妹和未婚夫的双重背叛将她推入深渊。当二十一世纪的作死女穿越到了含恨而终的她身上,当沉睡的血脉被唤醒,当惊世天才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她一雪前耻的把负心汉扔到海里喂鱼。他是人人避而不及的傻王,纵使拥有天下绝色之颜亦改变不了因痴傻而遭人嫌弃,唯独她慧眼识珠,上演一出女追男也隔座山的追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妖女:误惹煞桃花盛世妖女:误惹煞桃花南陌花闲|古言【那日她拜师……】“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话音落下,少女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她没有抬头,就看着那个人的衣角随着风轻轻摆动。【那日她成魔……】一名少女双眼通红,秀发飞舞,撕心裂肺地厉吼着:“为什么我不是仙!为什么我是魔…师傅。”【那日她成神……】一道道冰刺在他身上透过,他摸了摸胸膛上的伤,眼神里没有波动,可他的心却那么的痛。一名中年男子愤怒地惊呼出声说:“他可是你师尊!”少女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直视着面前一身白衣成血衣的仙界至尊,麻木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到那人中:“他还算是我的师尊吗?”
  • 玉青宸:废柴公主很嚣张玉青宸:废柴公主很嚣张苍泫七|古言“你长得这么可爱,不如当本座的宠物好了……”一武不会、却来到尚武的大陆;一朝穿越、竟是从墓室里爬出;公主之身、却被魔君掳去当私宠?缕遭陷害、最后被恶女毁容推下悬崖……这一切究竟是福是祸?神秘血脉背后,究竟有何身世之谜?众目睽睽下的修炼天赋测试、竟是妥妥废柴,既无武力也无玄力?那又如何?!照样玩转修炼界!闪瞎众人星星眼!【成长升级流,虐渣打脸党】
  • 涅槃医妃:拒诊双面邪王涅槃医妃:拒诊双面邪王二首君|古言她是扬名天下的神医,为助他登位,成为世人闻风丧胆的“毒医”,杀人于无形。登位仪式上,她一袭大红喜袍,含羞待他来履行儿时的诺言,“待到三月桃花开,我来娶你。”然,她等来的却是一杯毒酒。他携了另一个人的手,以前朝余孽之名,要她死。“为什么?你说过的,盼到三月桃花遍地……”洛盼桃颤抖着声音,却被他冷冷打断,“我不爱你,为你取名之人不是我,与你有诺之人,也不是我。”不是他?那张化为灰烬她也能认出的脸,他如何能骗她说那人不是他?
  • 双面女王之机关鬼才双面女王之机关鬼才桑女|古言她,鬼族嫡女,族内公认的废物。却不知她无师自通领悟了机关术。人前她装傻卖萌,人后她阴险狡诈。他是人族的王者,冷血无情。却偏偏以逗她为乐,等到他翻然醒悟时,得到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转身。我改如何挽回你,我的爱人。(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弃妃难求:王爷的妃不如妾弃妃难求:王爷的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可是她却无力阻止。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 萌系相公萌系相公杏遥未晚|古言别人家的娘子是相夫教子,明梳却是在教夫教子。别人都说红叶斋的女主人风光无限,只有明梳知道她是在为人做牛做马。终于有一天她受够了跑去找她家相公,却看见自家相公一手拄剑很严肃的对她说:“其实,我是一个杀手。”明梳凌乱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萌的杀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琼台春深·双宜传琼台春深·双宜传玉真|古言“敢问姑娘芳名?”“我叫杨桃,杨桃的杨,杨桃的桃。不许笑话我!小字双宜,是我娘给起的。你呢?”“吴郡,陆子清。”“朕不能拿你的孩子赌上大周!”“你告诉我,什么叫不能拿孩子赌上大周?”她容貌倾城,命格富贵,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费尽心机,权倾天下,可为江山弃如花美人。二人相遇相知又相爱,究竟是缘还是劫?
  • 向阳花开:看我追太阳向阳花开:看我追太阳果莓里|古言某男捧着某女的脸说“看着你我的眼眸就会湿润”某女白眼“去你的珍视明滴眼液,说人话”“美哭了”“就是喜欢你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人”
  • 至尊世子妃至尊世子妃寒小小|古言魔女历劫归来成至尊王妃,一心与夫携手,安享富贵,奈何在那之前只能拼命的游弋在各种的阴谋阳某,为那一方乐土,拼尽一切!景之言儿甜蜜篇“言儿,过来到我这边!”慕雅言回头一看来人,立刻扔了手里正在拉的绳子,转身就跑,留下叶欣儿一个人因为突然少了慕雅言里的力,而重心不稳的晃了晃身子:“慕雅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你要摔死我啊!”慕雅言闻言停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叶欣儿和地面的距离:“你放心吧,我看过了,你不会被摔死,顶多残疾!”“景之,我很听话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