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邪心天下:残君的虐宠

作者:南瓜忍者
人气(1519)评论(0)字数(4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几经轮回不灭的灵魂,带着记忆回到最初的时代;他,天命注定孤独一世,天下狂邪残暴的霸主。当他爱上她,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以为这便是结局,谁料命运的齿轮又再次转动,这一次,又会带给二人怎样的命运?

最新章节

第134章(2020-02-18 17:10:24)

同类热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巾帼红颜:杀手皇妃不太冷巾帼红颜:杀手皇妃不太冷殇印|古言【蓬莱岛原创社团出品】她是一个现代版灰姑娘,却没能穿上自己的水晶鞋,她爱得痴狂不顾一切,最终为爱芳华永逝。古树指引因缘际会,她摇身一变为后宫之首,万恶争斗,她屡次命悬一线,磨难重重她本以为寻得真爱,却不想被带入另一个泥沼,成为野心家的傀儡杀手.....面对背叛,杀戮,她又将做出怎么样的抉择....
  • 废材当道,佣兵狂妃废材当道,佣兵狂妃英国|古言“鸢儿,你看,我把江山送到你手里了。”她是三大废材之首,生平最爱吃喝玩乐,却为他费尽心机,只为助他权倾天下。“你为何要助我?”越清鸢如是问。却抵不过面前女子的璀璨一笑,“我是天生的阴谋家,我的眼里自然分明。”她是天生的阴谋家,却也始终看不透人心,她将江山捧到他面前,换来的也不过是他冰霜一笑,“安什锦,下辈子,你要懂得辨人心。”到头来,她只不过是他救济所爱女子的一剂药罢了。被设计入狱的时候,她信他,被毒瞎双眼的时候,她信他,直到他亲手杀了她,一剑穿心。从此以后,桥路分别,再无情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废材小姐逆天下废材小姐逆天下回年洛魅|古言杀手穿越异世大陆,成为绝世废材。身份觉醒,危机四伏,她能否破除这层层荆棘?
  • 盛世神话盛世神话苏微雨|古言许一凡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废物,但爹很疼,娘也很爱,可是为毛她却是从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她有点腐,有点小聪明,明明就是有些懒,可是却想成为一个强者,身上背负了一个血腥的使命,神话烙印,半个玉玦,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华发华发失约的蒲公英|古言原本平静的生活原来竟是幻象,她一次次陷入漩涡。被封锁的记忆滚滚而来,她之前竟已经死了?!心爱之人与父亲企图谋反,为保父亲性命而入宫门。爱的人已死,对她而言的仇人却转变成朋友。逐渐产生的情愫让一张契约变得不再是契约。PS:此故事纯属作者无聊改编,主打言情,一般没根据历史。评论我都会回,请大家多多支持!欢迎加入作者的百度贴吧——失约的蒲公英吧
  • 宿世情缘:呆萌七小姐宿世情缘:呆萌七小姐何鳐汐|古言饿死鬼穿越,却遇自然灾荒,差点再次饿死。呆萌七小姐看见鸡腿比看见帅哥有兴趣,就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她忽然走了桃花运,太子和亲王都围着她打转。她不想嫁进豪门,誓要自己当豪门,玩转相国府,在京都横起走路……
  • 皇上,我们离婚吧皇上,我们离婚吧沐青衫|古言    杨意,21世纪的美少女服装设计师,25岁,意外穿越到这个传说中的架时空——翼羽皇朝,还借了当朝皇后娘娘的尸体还了魂。<br/>    最是无情帝王家,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她才不想成为其中一枚,再怎么说她也是来自一夫一妻制的21世纪。可不是她不想就可以摆脱,往往都是事与愿违,当爱情来临,她又将会如何选择?  
  • 春华满庭春华满庭白风羽|古言闲步于庭,与君共看春华渐落。繁花落尽,才是果实。繁华去尽,方为真实。由于家境贫穷,永馨书社老板之女柳心言不得不出门做工,成为同艺馆的帐房先生。同艺馆美人云集,柳心言认识了许多才貌出众的女孩子,并邂逅了一个整日无所事事、总给她“惊”“喜”的男子。日常而又惊心的日子就这样开始……
  • 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将门农女,炮灰王妃重生记恬静舒心|古言前世她任性愚蠢,被人利用,死无葬身之地。重生归来,便注定了她不凡的一生她要守护至亲,功成名就,谋一世幸福平安,毁灭她的,血债血偿;有过恩情的,涌泉相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保证,生活在谷底的人,就不会有青云直上的那一天?紫苏巧笑嫣然:“大伯,紫苏说得可对?”郡王:紫苏,我爱你,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紫苏:晚了,郡王在紫苏的眼里,连根草都不是!萧皓:端王,21岁,未婚,没有小妾,没有通房丫头,是西凉国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唯一的亲王,皇上最宠爱的侄儿。有钱有势,长相俊美,倾国倾城。皇上早就给他挑选好了王妃、侧妃、庶妃的人选,然而凯旋归来的他,却对皇上说:“儿臣谁都不要,儿臣喜欢榆林郡主,非她不娶!”“娶她可以,不过侧妃庶妃也是少不了的!”皇上慢悠悠的道,声音轻柔,但是却透着不可抗拒的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