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羊羊羊羊.CS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灵明劫灵明劫羊羊羊羊.CS玄幻连载这个故事,发生在灵明斗圣孙悟空陨落千年之后。几十世的轮回,是否让他忘记了,曾经刻骨铭心的仇恨?看来自未来的孙小六,如何快意恩仇,荡尽仙魔!第5章 乱局2020-02-18 14:43:11
热门推荐
  • 雷道罚天雷道罚天准提也是佛祖|玄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地球小子意外坠落异星,开启血脉传承、远古的记忆,且看他是如何逆伐天道!
  • 邪帝狂妻:绝世废材大小姐邪帝狂妻:绝世废材大小姐时遇未遇|古言她,是二十五世纪神偷杀手,一朝穿越,她换做她强势归来!所到之处,啪啪打脸!什么?废材?草包?不受宠?不好意思,这些标签你们统统拿回去自己用吧!太子退婚?又不好意思!是本姑娘退夫才对!捡萌宠,扒东西,炼丹药,手到擒来!且看她如何一步一步傲视九天!不肖想,穿越来的第一天竟惹上一只甩不掉的妖孽?某男邪魅一笑道:“晚上记得早点回来,陪我。”某女柳眉一挑,横眉冷对,“那谁!出来,我们聊聊人生!
  • Following the EquatorFollowing the Equator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美味小厨娘:世子尝一尝美味小厨娘:世子尝一尝爱打瞌睡的虫|古言卖身国公府的厨娘生存大不易,厨房里勾心斗角,欺负新人,还好她家传手艺无人能及,谁来挑衅,全都拍成渣渣!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成功上位,白蔻却发现,世子爷他的胃口真的是……好特别!世子爷拍了拍枕头:小白,佛跳墙有什么好吃的?快过来,本少爷教你独门菜谱——蒸包子!虫子窝:26057799,欢迎来打滚,和虫子一块懒洋洋。
  • 我的漂亮女房客我的漂亮女房客乘风赏月|都市神秘的佣兵高手重归故里,化身一栋豪华别墅的房东,一个又一个绝色美女纷纷入驻,美女老师、火爆警花、呆萌富家千金……环肥燕瘦、姿色迷人,却不料各方势力纷纷介入,原本低调的别墅主人,开始了一段悍战江湖,保家护美的热血故事……
  • 极致魅惑:豪门贵妇极致魅惑:豪门贵妇陌上纤舞|现言他真狠结婚周年提离婚,并且拿她和其他女人进行比较他无耻早晨刚刚签离婚协议,晚上就形同路人!*他意外似乎仅是一夜之间,她从一个乖巧的娃娃变成了成熟的女人他自嘲谁敢说她不真实,她的一频一笑,无不吸引着身边的男人,自己竟然以这个为理由和她离了婚——她本是豪门千金嫁人后成为豪门贵妇一夜之间却什么都没有她跟过不只一个男人她的名声如此不堪一切的起源,只因为她的第一个男人说:“我们离婚。”她是传奇的女人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妈妈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看他喜欢你身上什么优点,然后不断地去放大这个优点!”妈妈又说:“你是夏家的女儿,你的婚姻只有家族说了算,你的责任就是笼络住你的丈夫,维护家族利益!”他说:“我爱极了你这精致的模样,像一个乖巧的娃娃,嫁给我吧,我能给你幸福!”于是,她开始做一个精致的娃娃,十分乖巧。他又说:“你精致的令人感受不到真实。妈妈说:“我们夏家容不下离婚的丑闻,你不能离婚,否则就别再进夏家大门。”慕远说:“现在你已经一无所有,除了跟我走,还有别的出路吗?”可悲呀!一流大学毕业的博士女人,只是用来嫁入豪门的筹码,却没有公司敢收留她!表面风光的豪门,掩盖着人们所看不见的糜烂。她为何要受人摆布,为何要听从家族命令,为何随意的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就是要做家族丑闻,做她自己,管别人说什么?
  • 帝王盛宠,妃不可逃帝王盛宠,妃不可逃小苹果12|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扫地的小宫女,又莫名遇上让她脸红心跳的家伙,知道了这个小宫女的尴尬身份,心一横,干脆跟他出征。打了胜仗恢复了身份,却沦陷在那家伙的眼神中,帮了他半天却被别家公主盯上,心再横,干脆离家出走。可刚走出一道门,那家伙就挡在了她面前,“小丫头,你往哪儿走,一年上演N多次的戏码,咱就省省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暖婚盛世暖婚言简|现言他是京城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血阎王,手持权柄,尊贵非凡。她是急求结婚待嫁的大龄女青年,手握白刃,杀鸡宰鱼。防火防盗防闺蜜,当她亲眼目睹闺蜜和未婚夫搅在一起时。一怒之下,她就在街上随便找了个人结婚。却没想到,闪出个不可惹的大人物。他说:老婆,这么晚,该睡觉了。书友群:391371542
  • 修罗战神修罗战神穿云箭|玄幻一个浩瀚奇妙的玄幻世界,神秘无尽。转世林寒来到这里,修行之路就此展开,热血如焚天之火,激情若狂浪滔天,渴望如九天雷霆……一切敢挡在他前面的人,都要将他踩在脚下!
  • 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星沫雨|现言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他作为新上任的营销总监被介绍进来;我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好奇地问道,“这么辛苦?白天卖产品,晚上有兼职,忙的过来吗?”苏墨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里,抱着啃在一起的凌炜浩和安怡然,反问道,“林依依,你不也是白天忙着当容忍丈夫出轨两年的贤妻,晚上四处发泄吗?还真是平日昼颜妻啊!”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讽刺苏墨呢?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凌炜浩和安怡然围城之外所谓的真爱,我又怎么会遇上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