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醉卧晓枝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皇上,别把丑女不当妃皇上,别把丑女不当妃醉卧晓枝古言完结狗皇上说她要是鲜花,牛都不拉粪。皇上,别把丑女不当妃,看不起她,却又总是来找她玩亲亲。说她长得难看,是谁夜夜都摸上她的床。如果不是暗恋他身边的美人侍卫,她岂会在他身下承欢。说得清清楚楚的交易,他却出尔反尔恼羞成怒,棍打鸳鸯,不许她爪子伸向宫里的纯洁男人,断她骨,关她进鸟笼。情长长路漫漫,他有的是法子治她,丑女就是丑女,连宫女也不如,想当他的妃子,让他捧在手心里,就得讨他欢心。他堂堂一个皇上,竟还不如一个低下的侍卫。丑女系列之:丑妃休夫http://novel.hongxiu.com/a/208783/丑女系列之:丑妃河东狮http://novel.hongxiu.com/a/209889/第82章 做朕的贵妃(2)2020-02-18 15:28:54
热门推荐
  • 美女总裁的兵王保安美女总裁的兵王保安土豆番茄|都市他是华夏特种兵的精锐,他是世界佣兵界的传奇,他让全世界领导人谈虎色变……在国外呆了七年的他回国半个月不到,就卖身给了美女总裁,他做起了美女总裁的保安;七年前的背叛、阴谋也慢慢浮现出来,荡起大风浪……
  • 倾城丑妃倾城丑妃阴天|古言21世纪杀手穿越重生,她成了被妹妹下毒毁容的林家大小姐。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只想认真地重活一次。可这一世,她仍然没有选择命运的机会。一纸赐婚,她被迫嫁给同样心不甘情不愿地冷漠王爷。“不要靠近本王,也别想在越王府耍花样!”新婚夜,某男嫌弃地别过眼,这女人多看一眼都会折寿。“王爷放心,咱们都是身不由己!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咱们各过各的!”可是相处下来,他却渐渐为她的赤子之心所感染,看她的眼神也渐渐解冻。“楚越,你不要打我主意啊!我心里有人了!”“林子姜,你是本王的人!你的身子和心,都只能是本王的!”“你说过会放我走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本王不记得自己何时说过这话了!你是本王的妻子,本王不休妻,你就休想去别的男人那里!“楚越你……你大爷的!你耍无赖!”“本王还有更无赖的!你要不要试试?”某男说着,渐渐将那女子逼到了墙角。
  • 低调高手低调高手青狐妖|都市萌妹最多情,御姐有大爱,拱翻女汉子,终成高富帅。受创猛男潜伏花都磨牙砺爪,凭着一腔骚情和两只铁拳,一路拱、拱、拱!低调没套路,硬拱是王道。
  • 虚宇傲剑虚宇傲剑紫金色|玄幻一个背负血海深仇,体质绝世虚种的少年,凭借手中利剑斩神弑魔,剑傲虚宇!几番情世纠葛,几度种种奇遇,与美女缠绵悱恻,与仇敌生死搏杀,一步步踏上神坛。
  • 元娘元娘安瑾萱|古言前世为母报仇,她拼尽全力,不惜手染鲜血,鱼死网破。当重生而回,她终才明白,生命的价值并不在于复仇。这一世,她是元娘,元为新生,元为初始,她要如海棠明艳绚丽,必当骄阳盛绽,活出精彩!PS:言情很甜,放心跳坑。**********新书《闺暖》上传中,请大家多多支持!
  • 仙念仙念坏坏无极|仙侠【新作《洪荒奇门》,请大家火力支持!】修行,也离不开知识力量,这是一个意念力为尊的世界!·仙与神?原来只是强大一些的‘催眠师’而已!·‘石生!’一个掌握现代催眠理念的人,穿越到了这个神奇的世界!【新作《洪荒奇门》,已完本《仙魔道典》,400万字从无断更记录。】
  • 宋世流芳宋世流芳彼岸三生|历史有人艳羡他醉揽群芳;也有人腹诽他文坛流氓;有人称赞他运筹帷幄;也有人诋毁他残暴君王;当评论自己一生功过时,他却是坦然道出十六字:天道煌煌,国祚永昌,汉魂不朽,宋世流芳!(群:179648838,本书纯属娱乐虚构,考究者,慎之!)
  • 捡了个天庭捡了个天庭沙场卧虫|都市自从捡了个天庭,林舒从此逆天地浪了起来!美女校花接踵而来,挡都挡不住!
  • 喜劫良缘:嫁给东厂都督喜劫良缘:嫁给东厂都督烟淼|古言梁京城最近出了两件怪事。第一件事情,一年多前被御医诊断已经死掉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入殓下葬的安国公嫡女沈青黎竟然又活过来了。第二件事情,这个沈青黎一活着回来,就拦住了东厂大都督陆淮起的去路,自荐枕席,要给他一个公公做妾。陆淮起一直觉得他一个男人冒充公公当上东厂都督已经够奇怪了,可他新收的小妾似乎比他还要奇怪……
  • 盛宠强嫁:摄政王上位记盛宠强嫁:摄政王上位记圆子儿|古言她临危受命,摄政监国,抚养幼弟。她挤佞臣,除外患,聪慧铁面,婚嫁却成难题。他乃摄政之王,潇洒不羁,却心狠腹黑;乃朝中佞臣之首,臭名昭著。一个金枝玉叶,忍辱负重,一个圆滑深沉,心狠手辣。而当他们撞在一起,会擦出怎样的盛世烟火?(摄政王篇)大旭朝臣:长公主霸道专横,分明就是凶神恶煞的母夜叉,谁要娶她,谁全家倒大霉!摄政王:母夜叉是吗?本王就不信摸不得,娶不了。大旭朝臣:王爷,长公主要打人。摄政王:成婚之女,便要三从四德,调羹弄勺,公主若是缺了妇道,本王,也会打人。大旭朝臣战战兢兢:王爷好生威风。(邻国太子篇)太子:当年一别,情非得已,攻你城池,也非我所愿。你我二人,不过被命运愚弄罢了。而今,可放下一切,再续前缘?长公主:可。先将大盛奉上。公子亦:公主不可,此人口蜜腹剑,冷狠无情,此际定是在蒙惑公主,公主定要三思而行,认清此人本质……摄政王:将本王长剑奉上,长公主有意与贼敌结盟,本王要替天行道,杀了这对狗男女!(公子亦篇)公子亦:长公主风华倾世,宽怀纳谏,德才兼备,非外人所言那般不堪。长公主:嗯。公子亦:长公主既是要择人而嫁,以挡邻国之约,如此,公主可否下嫁微臣?长公主:嗯?摄政王:你竟同意了?你个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女人!(这就是一个强强联手,却又分分钟想剁碎对方的男女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