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宛颐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穿越之寻到红楼去爱你穿越之寻到红楼去爱你宛颐古言完结爱情之门刚刚开启,心爱的女人死在怀里,为了爱,他穿越到红楼,却没想到,迟了一步,看到她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笑颜遂开,他心如死灰,却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假象……当锦衣玉食的她凄凉度日;当阴险的贾家谋财谋人!他该如何挽救他的爱人!第252章2020-02-18 18:14:13
  • 穿越之溶心傲玉穿越之溶心傲玉宛颐古言完结二十岁的灵魂穿越成了未及笄的黛玉,弱质孤女的她居然有个英武不凡的亲哥哥林默言!深陷太子水溶用心血铸就的水木缘!红楼梦中的剧情是否照旧上演?黛玉的命运是否因为异世的灵魂而有所改变?面对贾府一次次算计,该如何化解?将为国母的她又会有着怎样的考验?看黛玉红楼里挥洒青春!看水木肩挑水氏王朝的万里江山!第134章2020-02-18 17:04:19
  • 红楼之碧水盈玉红楼之碧水盈玉宛颐古言完结无穿越,无玄幻,单纯的一篇红楼同人,白水般淡淡的感觉。水玉一直是主角,这次也不例外。一张地图,牵出了野心,三分天下,鹿死谁手?慈爱的祖母为何渐行渐远,亲情的温暖如何竟昙花一现,骨肉血亲抵不过万丈权柄谋算,最初的呵护已淡淡消散。只,那一双眼眸为何还会在梦中出现?沉静的心波澜不宁,却是心头萦绕已久不曾?原以为自此陌路,不料却再次相见……兜兜转转,真真假假,水玉缘自有天定。第163章2020-02-18 16:59:33
热门推荐
  • 猛鬼大人不好惹猛鬼大人不好惹柒小年|悬疑我叫许愿,十九岁就辍学了,我开过黑车,做过代驾,遇到不少的灵异事,直到在一天黑夜里,我遇上了一个拿着冥钞的诡异男人,从此恶鬼缠身,灾祸不断,妖魅鬼怪纷纷登场,半夜钢琴声,校园坠湖案,老爸的诡异死亡,荒村榕树下……而我身边的人也相继离我而去……死去的亡魂该如何超度,血债血偿?还是仍由凶手逍遥法外。让猛鬼先生给我们一个答案。
  • 暗黑重生之门暗黑重生之门耕辛|科幻在这块暗黑大陆上,人类不再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魔族、机械族、虫族以及隐世的机甲一族共存,人类危在旦夕!少年卢库里担负着人类在种族林立的暗黑世界崛起的使命,凭借所掌握的机甲,纵横这片暗黑世界……
  • 重生之旺妇重生之旺妇木离力|古言从人人唾骂的扫把星,到旺夫益子的发达女人。从弱者到强者。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很憋曲,很难。但是,死过一次了,无论如何都要坚强地活着,不仅要打造幸福完美的生活,还要复兴没落的家族。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夜小燃|现言宁乔乔原本只是想陪睡一夜,却没想到这一陪就陪了个日日夜夜。某日,她兴致勃勃的跑到书房去。“老公,人家现在都流行壁咚。”“嗯。”“我还看到有人在玩墙咚!”“嗯。”他继续处理文件。“喂!你都不理我!看都不看我一眼!”她怒了。他放下笔,抬眸瞥了她一眼,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啊!你要干什么?”“带你玩床咚!”
  • 乱世修真乱世修真烟锁池塘柳|仙侠生逢乱世,少年自强。妖魔当道,扶弱锄强。少年王风出生书香世家,因缘得拜仙人为师寻访天道。乱世之中,奸臣佞幸,谁可除之?妖魔群起,怎忍看生灵涂炭?扭转天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 妹妹不乖妹妹不乖玖依一|现言通往爱情的道路,总是在施工中。她走错了路,一转身却发现高冷男神早就给她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从此走上不“归”路。
  • 武剑乾坤武剑乾坤童年一梦|玄幻“得九剑,纵横天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局,一个真男人的传说,一段热血传奇的故事,既世人皆称我为天剑,则索性,从此我童博……就是天剑传人!少年崛起,历经修炼一途,奇遇、坎坷、夺宝、热血、崛起,掌控绝对力量站在大陆最高点。废材变强、凌云天下的典型!”
  • 重生之名媛再嫁重生之名媛再嫁夏听音|现言这是一篇,“伪”弃妇往死里忽悠折腾人的故事!她原是古玩界宗师级的人物,一朝梦醒,竟然变成了一枚“弃”妇,还是空有骨气脾气但没有EQ和手段的可怜虫。她深谙人情世故,在与人斗上,曾经独孤求败,现在竟然重生到一个如此憋屈的人物身上!——爱我之人,必倾心相报,害我之人,必十倍以还之。
  • 第十三只眼第十三只眼慵阳懒昧|悬疑我小时二逼淘气,曾惹下一段祸事。为此,我和中了大乐透一样,牛逼轰轰的有了三条影子。一黑,一红,一蓝。我没少拿这事儿得瑟,虽然这三条影子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一日夜里,红色影子离开我的脚下,向着漆黑夜色狂奔而去。我一看,急了,拔腿就追!你丫跑了我拿啥得瑟!跟我这么久了,要走也得打声招呼吧!点点渔火的河畔旁,我追到了我的红色影子。正跟在一个穿着黑色衣裳的男人身后。男人抱着一只大大的玻璃罐子蹲在地上,右手在地上摩挲着找什么。我向前两步,气喘吁吁的搭话,“这么晚了摸石子干吗?”男人没有抬头,每往罐子里放一颗‘石子’,便轻数一下。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十二……
  • 九霄神玄九霄神玄秃瓢|玄幻当友情消散,当亲情消失,我应何去何从。我不信这天,不信这命!如上天阻我,我就捅破这天,我之命运,为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