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坨胖子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篮坛天神篮坛天神一坨胖子体育连载想品尝死亡的味道吗?那去防守李云天吧!——凯文·加内特想理解铜墙铁壁这个词的含义吗?那去接受李云天的防守吧!——凯文·杜兰特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个皇帝,那就是我!可惜,我的皇帝时代被神统治着!——勒布朗·詹姆斯作为主帅,我会设定好战术,然后选择球员。但遇到李云天,我只有一个选择,围绕他设计战术。至于战术是什么?很简单,都给我把球交给他!——里克·阿德尔曼如果神真的披上球衣来到了篮球场,那他扮演的角色一定是我!——李云天第37章 通告,对不起!2020-02-18 17:00:24
热门推荐
  • 末路求索末路求索望天一笑|都市他,一个农村少年。高考的意外失利,让他进入了一所二流大学。经历了父母的伤痛,他想试着挑起生活的重担。做民工、收破烂、倒古董,什么赚钱就干什么。而苦难似乎还没有结束,女友的离去,同学的误解。一切似乎是越挣扎越苦难,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自己的人生。他,名叫鲁力,他想跳出无形的漩涡,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靠知识、凭勤奋,相信终有一天会化蛹成蝶,飞向蓝天。
  • 点烛人点烛人夜梦千家|灵异我出生后父母离我而去,而唯一对我疼爱有加的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阴阳师铁口金断说我是天煞孤星,此生注定命途多舛……
  • 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隐婚娇妻:冷酷总裁狠狠爱丫丫|现言在柳倾夏的世界里,她一直将保护司徒墨宸这个“弟弟”为己任。十一年来,可谓是尽心尽力。可是这个“弟弟”也实在太难伺候了,今天对她好的冒泡,明天就分分钟换个女朋友。没关系,作为“姐姐”,忍了。可是,陈姨也太“乱点鸳鸯谱”了,居然联合自己母亲,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将自己嫁给了司徒墨宸。人家明明是有正牌女友的啊。并且,司徒墨宸不是应该生气的吗?为什么还对她那么的好?柳倾夏觉得,自己的脑子明显不够用了,没关系,结婚以后,她依旧可以好好保护自己的这个大“弟弟”。
  • 嫁值连城:娇妻养成记嫁值连城:娇妻养成记夏暖|现言白小柠的愿望很简单,吃饱、交稿、赚稿费。可弟弟白睿与肖家大小姐肖月忽然神秘失踪,让她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克星。肖何,这个表面上看起来迷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实际上是个集自大、自负、自恋为一体的冷血资本家。她与他本无交集,却偏偏从此纠缠在了一起。他憎她如杂草,她视他为自大狂。于是,两相看,而生爱。
  • 异能之万兽无缰异能之万兽无缰阿尔卑斯的老鼠|都市刘思嘉,在一次外出散心的时候,无意间得到一种和动物交流的异能,但这种异能在刘思嘉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当中,也在不断的提升。
  • 娇女谋略娇女谋略帘霜|古言华阳侯之女卫月舞,养在深闺无人识,世人皆传无才无貌。一朝回京,遭遇未婚夫劫杀,忠仆替死,勉强逃生……嗜血归来,看娇女如何谋算,破困局,解疑团,步步惊魂。可这些事,跟这位优雅狠辣,又权倾天下的世子有毛关系?这种强买强卖,她可以说不要吗?
  • 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星沫雨|现言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他作为新上任的营销总监被介绍进来;我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好奇地问道,“这么辛苦?白天卖产品,晚上有兼职,忙的过来吗?”苏墨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里,抱着啃在一起的凌炜浩和安怡然,反问道,“林依依,你不也是白天忙着当容忍丈夫出轨两年的贤妻,晚上四处发泄吗?还真是平日昼颜妻啊!”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讽刺苏墨呢?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凌炜浩和安怡然围城之外所谓的真爱,我又怎么会遇上苏墨?
  • 天价聘金:冷少豪娶小逃妻天价聘金:冷少豪娶小逃妻轻舞|现言“做我的女人,这些东西都归你所有。”她满脸不屑的看着摆在眼前的豪车别墅,珠宝华服,冷笑挑衅,“抱歉,我只跟随强者。”下一秒,他送出去的金卡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的掉入垃圾桶。他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商界神话,竟被她不屑一顾!该死的女人,敢惹恼了她,后果她承担不起!既然她不肯乖乖就范,那他就只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人扛回家!“混蛋,你做梦去吧,我死也不会嫁给你!”她气急败坏的瞪着他。某人邪魅一笑,载着她的银色劳斯莱斯直奔教堂,“我最擅长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
  • 不败天骄不败天骄火树嘎嘎|玄幻沧海桑田,世界大变!这个时代武技缺失,地阶武技都已是难得,但他身怀多种天阶武技。这个时代灵药遍地,炼丹师成了最尊贵的职业,而他曾被称为尘丹皇。这个时代曾经的一个个绝世天才已然陨落,他却获得新生,带着一个时代的优势崛起成为天骄!
  •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流光霁月|现言普城第一傲娇名媛,为了千亿,她卖了婚姻。他用千亿宠她,只为让她开心,换来的却是她的疑问:“你对我这么好,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为了刺激你的青梅?”在他的甜蜜攻势下,她的心一天天的沉沦。当她想说:“连慕言,我不闹了,这辈子我们两个就凑合过吧”的时候,青梅闪亮登场。她自知比不上连少心里爱了十多年的女人,丢下离婚协议,伤心离去。三年后,再度归来,连少再度贴身勾搭她,让她不堪其扰。“连慕言,为什么偏偏是你,怎么就是你!”男人看着她,意味不明地笑着,“因为我不能容许自己二婚,这是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