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2章 成亲:该知足了

“云儿……”

苏陌的一句一字都像是拳头一样砸到了莫珏的心上,虽然有些疼,可是更过的是激动和兴奋,喜悦和感动。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苏陌会喜欢上他,所以他从来都不去争取,只是静静地,默默地在背后守护着他最喜欢的女子。

此刻听着苏陌说也许她在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自己时,莫珏向来淡漠的墨眸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横冲直撞着……

“莫珏……”

看到莫珏眸中控制不住的激动,苏陌的心仿佛被针扎着一样的疼,为何她从前一直没有发现,为何她无知愚蠢的让莫珏为她默默地悲伤了那么久……

“你还得上一次你跳崖时我跟着你一起跳了吗?”

苏陌问着,莫珏点着头,她笑着继续说,“最开始我想要救你,可是看着你我之间渐渐拉远的距离时,我脑海中闪过的全是你我以前的所有画面。那一刻我想,你默默地守护了我那么多年,那我便陪你一起下地狱,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将我们分开了。”

“云儿……”

莫珏哽咽着叫着苏陌,再次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恨不得将苏陌融入自己的骨血,他从没想过,原来他在苏陌的心中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一个存在。

“可是莫珏……”到嘴边的话不知该如何说出口,苏陌靠在莫珏的怀中哭的泣不成声,她多想说她想陪在他身边,她多想能够把亏欠莫珏的用她的后半生作为偿还,可是她不能……

‘莫珏,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我承认我是一个很滥情的女人,因为我的心里装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人。可是莫珏,我对你的喜欢并不比对别人少一分。若有来生,我会用我的一生又一世的来偿还欠你们的所有……’

两人紧紧地相拥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从窗口洒落进来,为他们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的纱衣。

此时的莫珏是幸福的,幸福的让他感觉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

可是他却又清楚一切时真的,他默默地守护了多年的女子的心中原来有他的位置,是一个谁也不能替代的位置。

他知足了,真的知足了……

两人相拥许久后,激动地情绪也逐渐平静下来,苏陌仰起头看着莫珏问道,“能告诉我解决绝情蛊的办法是什么吗?”

莫珏看着苏陌,心中千思百转着想着要如何骗过她,可是苏陌却定定的看着他,再次开口,“不要试图骗我,莫珏,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该明白,我再也承受不来任何的负担了。”

看着苏陌,莫珏心疼的抚摸着她苍白憔悴的小脸,几日未见,她又清减了不少,面色也越发的憔悴苍白了。

如若苏陌没有说出她对莫珏的感情,莫珏或许会毫不犹豫的去骗她。可是此刻他却不忍心了,他不想让她再承受更多了……

放开苏陌,莫珏牵着她的小手,走到桌子前坐下,“你知道我为何能不受地狱的各种毒素吗?”

苏陌摇头,他解释道,“因为我体内有一种可以抗拒世间所有毒素的东西,再加上这么多年我的研究,我的血液早已能解任何的毒素了。可是对于绝情蛊,我再多的血液也无济于事。从我知道离镜身中绝情蛊,也知道你有多喜欢他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研究到底如何能解决他的绝情蛊。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我的心做药引,配以我的血液,便能解了绝情蛊。”

苏陌定定的盯着莫珏,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她不敢想象如果银月晚些告诉她,她就再也见不到莫珏了。

颤抖着小手上前紧紧地抓住莫珏的大手,苏陌用力的摇着头,“不要,不要这样做……”

她想解离镜的绝情蛊,可是她不要用莫珏的性命来换取离镜的健康。

莫珏爱怜的擦去苏陌的眼泪,微笑着点头,“好,我不会这样做了。但是云儿,你不要着急,我一定会想出别的办法的。”

对于绝情蛊,莫珏研究了一年多,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可是他相信再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还能想出别的办法的。

在不知道苏陌对自己的感情之前,莫珏觉得他生或死都没什么区别的,可是现在,他真的不想死了,他想陪在苏陌的身边,哪怕他们永远也不能在一起,他也会感觉很幸福的。

“嗯,我相信,我相信你会想到别的办法的。如果离镜的健康一定要用一个人的性命来换,那我宁愿是用我的命。”

苏陌话落,莫珏忽然眼睛睁大了极致。

苏陌的心瞬间跟着莫珏的反应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看着莫珏,“怎……怎么了?”

“云儿,或许有办法了。”

莫珏用力的抓着苏陌的小手,激动地说道。

“什么办法?”

相对于莫珏的激动,苏陌比他更加激动。

“等我两日,两日后,我再告诉你结果。”

说着,莫珏放开苏陌的小手,猛地站了起来,眸中掩饰不住的喜悦,刚转身,却又忽然猛地回头,在苏陌的额头用力的亲了一口,“云儿,等我结果。”

“嗯。”

苏陌笑着应着,莫珏从窗口跃下离开……

莫珏走后,苏陌一个人坐在桌前,沉思了许久后,起身回了皇宫。

“苏姑娘你回来了。”

苏陌刚到房间门口,青璃就从离镜的房间里出来。

“嗯,有事吗?”

问着,她看了眼离镜的房间。

“苏姑娘打算何时走?”

两人一同走进房间后,青璃直截了当的问道。

苏陌愣怔了一下,回头不解的看着青璃,“为何如此问?”

“殿下都告诉我了,说是他的绝情蛊不能解了,还说苏姑娘的心早已不在这里了。”

青璃的话再次让苏陌愣住了,她没想到离镜竟然如此误会了,袖中的小手紧握成拳,沉思了良久后,她才回道,“也不是不能解,只是暂时还解不了罢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便能解的了了。至于我何时离开,等过两****自会告诉他的。”

“那我就不打扰苏姑娘了。”

青璃话落,便转身出了房间,听着身后的门被青璃关上,苏陌轻轻地叹息一声,朝着里面走去,重重的倒在床上,身心俱疲的闭上了眼睛。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两日,这两日离镜早已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跟苏陌像之前一样,两人一起在宫中到处逛逛,说说话。

晌午刚用过午膳后,离镜便被离后叫去,而苏陌也出了宫,坐在房间中焦灼的等着莫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等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而苏陌的心也随着天色也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主子您别唉声叹气了,有什么事跟我们说说吧。”

从苏陌回来后,烈火三人便一直待在她的房间,两个多时辰的时间,听着苏陌叹息了无数次,终于烈火有些坐不住了。

苏陌勉强的撑起一抹微笑,轻轻地摇了下头,回了一句,“没事。”后,又低垂下了头。

太阳落下,看着窗外渐渐亮起的月光,苏陌的心终于沉入了谷底,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彻底的变成了绝望。

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怀着无比沉重的心走出客栈,仰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苏陌的心仿佛被人拿着大铁锤在狠狠地砸着一样,鲜血横流,痛不欲生。

忽然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云儿。”

苏陌身子僵硬了一下,猛地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莫珏一袭墨色锦袍,皎洁的月光为他身上的黑色衣服染上了一层浅薄的月光。

“莫珏。”

苏陌袖中的小手紧握,苏陌忐忑不安的看着莫珏,轻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着急了吧。”莫珏走上来,抬手轻轻地揉了揉苏陌的头,“找到办法了,你可以放心了。”

“真……真的吗?”

看着莫珏,苏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着他,声音颤抖的难以控制。

“真的。”

莫珏收回手,牵起苏陌的小手,像小时候一样两人紧紧地牵着手,漫步在廖无人烟的大街上,“只是还需要些时间。”

莫珏没有说找到了什么办法,苏陌也没有问他到底需要多久时间,该说的事说完后,两人牵着手,一路从客栈的门口,走到了皇宫的宫门外。

“去告诉他吧。”

莫珏说着,放开了苏陌的小手,苏陌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后道了一声,“谢谢你莫珏。”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从不放弃的守护着我。

“快进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看着苏陌进了皇宫后,莫珏在宫门外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去。

回到宫中,苏陌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离镜,经历了满怀希望到深深绝望的离镜,此刻听闻苏陌说又有办法解决他的绝情蛊了,他却没有任何的激动和喜悦,只是神色淡漠的嗯了一声。

“你不高兴吗?”

苏陌看着反应太过平淡的离镜,绣眉逐渐皱起,心中有些微疼。

“高兴。”

离镜像是应付差事的回答了一句,定定的看着苏陌,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

“离镜……”

话刚出口,青璃走了进来,“苏姑娘,端木姑娘想要见你。”

苏陌顿了一下,看着青璃问道,“她现在在外面吗?”

青璃点了下头,苏陌看了眼离镜,走了出去。

“殿下不用担心,端木姑娘不是苏姑娘的对手。”

苏陌走后,原本神色漠然的离镜,紧张的看着门外,青璃明白他心中所想,便安慰道。

“可是她有父皇和母后派给她的人,你带人去……”

离镜想让青璃带人去保护苏陌,只是却被青璃打断了他的话,“就算端木姑娘再恨苏姑娘,在宫中,在你的眼皮子地下,她还是不敢的。”

这边离镜始终放心不下苏陌,最终还是让青璃去保护苏陌。

而另一边苏陌出去后,跟端木倾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找我什么事?”

两人走了许久后也不见端木倾开口说话,苏陌率先打破了宁静问道。

“你……真的可以解他的绝情蛊吗?”端木倾停下来看着苏陌问道。

“嗯。”苏陌淡淡的应了一声,“不过暂时解不了,还需要些时日。”

“哦。”

端木倾哦了一声后继续朝前走,却不再说话,两人沿着宫中的小路走了一条又一条,半个时辰后,苏陌终于再次打破了宁静,“倾儿,你找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件事吗?”

如果只是为了问她能不能解绝情蛊,她已经回答了。

“你恨我吗?”

两人在假山旁的台子上坐下,端木倾转头看着身旁的苏陌问道。

苏陌摇了摇头,“不恨。”

她不恨,只是有些难过,难过端木倾那么恨她。

听到苏陌的答案,端木倾怔住了,随即转过了头,垂目看着地面,袖中的小手用力的握紧着,贝齿死死的咬着唇瓣。

她不明白,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何苏陌不恨她,她宁愿她恨她,也不要她还像以前一样对待自己,那样,她心里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

有太多的话想要对苏陌说,可是却因为她的一句不恨,端木倾的心绪难以平复下来,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坐了片刻后,起身离开。

看着端木倾离去的背影,苏陌轻叹一声,起身看了一眼隐藏在远处的青璃,“出来吧。”

青璃出来后,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朝着东宫走去。

“苏姑娘,为何端木姑娘几次想要杀你,你却不恨她?”

方才苏陌跟端木倾的对话,青璃听得一清二楚,看着神色平静淡漠的苏陌,他心中很是不解。

就连他这个局外人看着都恨不得杀了端木倾,可是苏陌却说不恨,他不怀疑苏陌说谎,因为他看得出苏陌是真的不恨端木倾的。

苏陌勾唇浅笑着看着前面,淡淡的回道,“如果你经历了我曾经历的一切,也许你也不会恨她。”

不管端木倾有多恨她,都掩盖不了她曾经对她的好……

翌日。

苏陌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眉心紧皱,凤眸中慢慢的悲伤和难过。

已经一个多月了,他还在等她吗?

应该在等着吧,他已经等了她十一年,又怎么会等不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呢?

写了一封信让青璃派人送到客栈后,苏陌来到离镜的房间,见他也正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眉宇间环绕着浓浓的愁绪,心隐隐的疼了起来。

忽略了心中的疼痛,苏陌走到离镜身边,看着他轻轻地开口,“离镜。”

“嗯。”

离镜回头看着她,应了一声。

“过几日,我要离开了。”

虽然早已知道苏陌会离开,可是此刻亲耳听到她说要离开时,离镜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

可他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舍和难过,道了一声,“好。”

之后两人没再开口说话,苏陌搬了一张椅子坐在离镜的身边,靠在离镜的肩膀上,两人寂静无声的看着窗外,心中却各自沉思着,难过着,悲伤着……

这场小雨一直淅淅沥沥下到晚上才停了下来,苏陌刚回到房间,烈火便来了。

“主子,这是莫公子让属下交给您的信。”

接过烈火递过来的信,苏陌并没有急着拆开,而是坐下后,看着烈火问道,“你们一开始是跟着他的吧?”

苏陌的话让烈火一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正犹豫着要如何回答时,苏陌浅笑着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主子,属下……”犹豫了一下,烈火还是决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苏陌,“属下跟凌风紫鸢三人也不算是跟着莫公子的,只不过是他先发现了我们,然后找机会让主子您发现我们。之后他总是暗中训练我们,从他把我们带回去的那一日,他边说,从今往后,他是我们的主人,但是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主子。”

“当主子您带我们回去后,主人暗中训练我们时总会告诉我们,我们的主子只有一人,需要我们卖命的人也只是主子您。其实很多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主人安排人暗中协助我们的。可是他却从不让我们告诉您他的存在……”

听着烈火的话,苏陌唇畔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笑的很是幸福,可是眼底深处却是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如果……如果她能早一点发现该多好……

看过莫珏的信后,苏陌写了一封回信让烈火交给莫珏。

两日后,苏陌离开了皇宫,她给了青璃一封信,让一个月后交给离镜,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在她走后的第三日,莫珏发现了她离开,进宫问了离镜后,离镜却回他,自己也不知道苏陌去了哪里,因为苏陌离开时,并没有告诉他。

一旁的青璃,听到二人的对话,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他虽然不知道苏陌去了哪里,可他相信苏陌留给离镜的那封信中,一定告诉了离镜什么,只是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一个月后再把信给离镜。

所以看着急的火烧火燎的离镜,青璃和隐忍着没有告诉他信的事情。

“离太子,你着急解你的绝情蛊吗?”

沉思了片刻后,莫珏看着离镜问道。

离镜顿了一下,眸中升起一抹希望的光芒,“你……有办法吗?”

“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吗?”

听到离镜的问话,莫珏皱起了眉头,他不相信苏陌会不告诉离镜自己有办法解绝情蛊的事情,可是看离镜的样子却好似不知道似的。

离镜苦笑一下,“她确实告诉过我,只是失望一次后,我有些不敢相信罢了。”

“我确实找到了可以解决绝情蛊的办法,半个月后,便可以彻底的解除绝情蛊了,只是现在我想要去找她。倘若你不着急,等我找到她后,我可以再来为你解蛊。”

半个月的世间对于等了十几年的莫珏来说太短了,可是对于此刻着急的想要知道苏陌去了哪里的他来说,却是太长了。

莫珏着急的想要找到苏陌,同样的离镜也想要找到她,她的不告而别让两人心中都有不好的预感。

离镜想着,不管找到苏陌后,她愿不愿意跟回到这里来,起码让他知道她是安全的便好。

“莫公子可否带上我?”

莫珏顿了一下,随即点了下头,“可以。”

莫珏离开后,离镜吩咐青璃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也同时派出了所有能派出的人去找苏陌,而另一边出宫的莫珏也吩咐下去寻找苏陌,即使掘地三尺,他也要见到苏陌。

两个时辰后,离镜跟莫珏已经出了皇城,而端木倾也一直远远地跟在后面,当她知道离镜要去找苏陌时,她便已经收拾好东西,在等着。

因为她清楚离镜并不想看到她,所以她只能偷偷地跟在后面。

没有目的地的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可即便如此,莫珏和离镜两人依然没有放弃丝毫的希望,也依然让人继续找着。

十日后,苏陌抵达了大明京城。

一路日夜兼程的她,此刻像是被人抽掉了骨头一样的趴在马背上,半眯着眼睛朝着摄政王府走去。

到了摄政王府门口,苏陌连下马的戾气都没有了,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守在门口的护卫,有气无力的说道,“去禀报你家王爷,就,就说,我……”

“柔儿?”

刚从宫中回来的御晨风,看到马背上的干瘦身影时,跃下了高头大马,走上前来。

听到御晨风的声音,苏陌强撑着身子抬头看着他,勾起唇角,“这一次,我没有……食言。”

话音刚落,苏陌便一头朝下栽去,御晨风眼疾手快的接住,抱着昏迷的她赶紧吩咐人去找大夫,急急忙忙的进了大门。

‘御晨风,上一世你让我相信你,可是一次次的失望绝望下,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到答应你的永远相信你。这一世,我终于没有食言,我回来了。我会只为你而穿上凤冠霞帔的。’

大夫给苏陌诊过脉后,轻叹一声,“这位姑娘心力已经枯竭,王爷还是给准备后事吧。”

听闻大夫的话后,御晨风沉默了许久后,忽然墨眸缓缓的眯出一道嗜血的弧痕,大恨一声,“来人!把这个庸医给本王拉出去砍了!!”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

外面的侍卫听到御晨风的话,进来就拖着大夫往出走,不管大夫如何求饶,御晨风都无动于衷。

求饶的声音渐渐远去后,御晨风在床边坐下,一手握着苏陌的小手,一手轻抚着苏陌憔悴的小脸,勾唇浅笑着说,“那是一个庸医,你一定没事的。”话落,他又吩咐人拿着他的令牌去宫中请太医院院首。

可是院首来给苏陌诊完脉后,虽然没有让御晨风准备后事,却说,“王爷,这位姑娘早已积郁成疾,没有多少时日了。”

御晨风一脸阴狠的盯着院首,森冷的说道,“今日你若医不好她,本王灭你九族!”

“噗通”一声院首吓得跪地,赶忙求饶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并非是老臣不愿医治这位姑娘,实在是这位姑娘早已积郁成疾,现在已有心力枯竭之势。王……王爷请恕老臣医术浅薄,实在无能为力。”

“来人!给本王拉出去……”

砍了二字还未说出口,院首已经知道自己的下场了,为了避免灭九族,他赶忙求饶道,“王爷饶命,王爷老臣还有一个办法。”

“说!”

此时的御晨风宛如地狱来的使者一般,阴森恐怖至极,院首颤颤巍巍,战战兢兢的回道,“老……老臣听……听闻曾经鬼……鬼有一个关……关门弟子,如果王爷能够请到她,或……或许这位姑娘还有救。”

闻着一股腥臊味,御晨风看着从院首衣服下面流出来的液体时,眸中划过一抹嫌弃,让人带出去,然后吩咐人进来打扫。

御晨风知道鬼医的徒弟就是端木倾,可是此时他并不知道端木倾在哪里,而且苏陌此次来时也没有带一人。

御晨风急的团团转着,良久后,也没有想到办法,只能吩咐人出去满世界的去找端木倾。

现在苏陌唯一的希望就是端木倾,御晨风守在床边,只能祈求苏陌能够撑到端木倾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这一个御晨风眼睛不眨的守在床边,等待着苏陌睁开眼。

第二天快午时的时候,苏陌才幽幽地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边,一夜就下巴冒出一圈青色胡茬子的御晨风,抿着唇角浅浅的笑了一下。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看到苏陌醒来,御晨风激动地眼眶都红了,努力的平息下自己的情绪后,他才颤抖着声线问道。

“我没事,别担心。”

苏陌知道自己的身体快要撑不住了,可是她不想让御晨风担心,只能勉强自己,撑起一抹笑容,挣扎着起身。

见她要起来,御晨风赶紧扶着她坐下,忙问道,“你知道端木倾现在在哪里吗?”

“你找她做什么?”

御晨风并不知道苏陌其实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便隐瞒着说道,“找她有些事情。”

“她在离镜国。”

此时的苏陌并不知道离镜和莫珏正在满世界的找她,在御晨风派人去离镜国后,她每日在床上躺不住的时候,便让御晨风抱她去院子里晒晒太阳,坐在凉亭里看看花园中的花。

这一日,苏陌又被御晨风抱着去凉亭中时,她双手劝着御晨风的脖子,仰头看着他问道,“我们合适成亲?”

听到她的话,御晨风低下头看着她,扬着唇角,温柔的回道,“等你身体再会好一些,我们就成亲。”

“御晨风。”

苏陌轻轻地叫了一声,御晨风也轻轻地应了一声,她心疼的看着御晨风,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御晨风这几日明显消瘦了的脸颊,“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早些准备吧,我不想再给自己留下遗憾了。”

“柔儿……”

苏陌的一句不想再给自己留下遗憾,逼出了御晨风的眼泪,哽咽着叫了一声苏陌的名字后,他走到花坛边坐下,让苏陌坐在自己的腿上,“柔儿,再坚持一下,等端木倾来了,她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身体的。”

看着御晨风落下的眼泪,苏陌心疼的抬手擦去,“不要哭。看到你哭,我会更难过的。”

“好,我不哭。”

御晨风努力的逼回眼泪,勉强的扯出一抹微笑,“不要难过,我没事的。不过柔儿,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地坚持住,等端木倾来好不好?”

“好。我一定等她来。”为了让御晨风放心,苏陌不敢告诉他,现在的自己,就连呼吸都觉得很是疲累,“不过早些准备好不好,我想早些跟你成亲。”

此时苏陌的身体全靠着最后的一点意志力在撑着,如果不是还惦记着自己欠御晨风一个大婚,她或许早已经撑不住了。

“好,我答应,我现在就让人准备,我们明日就成婚。”

话落,御晨风强忍着绝望喊来管家,让管家赶紧去准备成婚的一切事宜。

而原本明日的大婚因为一场雨耽搁了下来,苏陌无力的靠在御晨风的肩膀上,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努力的撑着身子等待着雨过天晴后的大婚。

而另一边的青璃,看着莫珏跟离镜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寻找苏陌时,最终在离镜的身体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时,将苏陌交给他的信拿了出来。

“离镜,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想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如果没有那些真相,或许我们会幸福的在一起。可是当真相一点点的揭开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对御晨风并不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我也发现,我的存在只会让我们所有人都痛苦。

御晨风等了我十多年,你陪伴了我九年,而莫珏,守护了我两世。

我是一个滥情的女人,我的心里同时装下了三个男人,可是却因为我,而爱我的,我爱的都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着。

所以……只有我的离去,或许我们才都能得到解脱。或许此刻的你很难过,不能接受我的离去,可是我相信,时间会让我从你们的记忆中渐渐的淡忘的。

离镜,我曾说过,若有来生,我生生世世都要跟你在一起,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要食言了。因为若有来生,我要还我欠下的所有债。

离镜,我替代别人嫁给御晨风两次,可是他等了我十多年,只为娶我为妻。我答应过他,我会以我自己嫁给他的,也许,这是我今生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所以,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怕看着你,我会不忍心离开的。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打的懦弱,但愿来生的我可以足够坚强,但愿来生的我们还能相遇。

还有……莫珏答应我即使没有我,他也会帮你解绝情蛊的,所以请耐心等待。还有,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先跟你说,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其实倾儿真的很爱你,也许她对你的爱远超过了我。离镜,可不可以,试着接受她。”

看过苏陌的信后,离镜无力的笑着,他不知道苏陌是用怎样的心情写下这封信,又是用怎样的心去让他接受端木倾的……

手中的信轻轻地飘落在下来,离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莫珏捡起落下的信,看过之后,吩咐车夫赶紧去大明。

十日后,莫珏他们终于抵达了大明的京城,而连续下了十几日的雨也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的苏陌正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丫鬟在为她仔细的上妆描眉,从镜子中看着站在身后穿着新郎的喜袍的御晨风,她勾唇浅笑着。

两世了,云柔终于要嫁给夜墨焓了……

苏陌准备妥当后,御晨风打发了所有人,看着被胭脂水粉遮住了苍白憔悴的苏陌,捧着她的小脸,温柔的笑着说,“柔儿,你终于要嫁给我了。”

“嗯,我终于要嫁给你了。”

两人凝视着彼此笑着,可是心里有多疼,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低头,轻轻地一吻印在苏陌的额头上,御晨风拿过盖头盖在苏陌的头上,抱着她朝前院走去。

可是出了院子后,苏陌便扯下了头上的盖头,这些时日,她身体不好,每天也只是在院子里或者花园里坐着晒晒太阳,跟御晨风说说话,并没有再看一眼这王府。

此刻被御晨风抱着朝前院走去,她看着到处布置的很是喜庆的王府,唇边抿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到了大门外,御晨风吧苏陌放在早已准备好的十六人抬的花轿上,重新为她盖上盖头后,退出来,放下帘子。

一旁的喜娘说踢轿后,御晨风轻轻地踢了一下花轿,掀开轿帘,牵着苏陌的小手,带着她走出花轿。

“我抱你进去吧。”

想到苏陌的身体,御晨风不忍心她从大门口一路走进去,可是苏陌却摇了摇头,“成亲哪有新娘直接被新郎抱进去的道理,再者说,我们经历了两世,终于要成亲了,自然不能避免那些仪式的。”

御晨风没再说话,紧紧地牵着苏陌的手,一起完成了所有的仪式,到了前厅。

莫珏他们到达摄政王府大门口时,看着喜庆的王府,听着里面的锣鼓喧天,和离镜相视一眼后,赶紧进去。

“一拜天地”

御晨风和苏陌两人转过身,面朝门外,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两人的父母均已去世,但是御晨风准备了四位老人的牌位,所以两人转过身,跪下,跪拜了爹娘的牌位。

“夫妻对拜”一旁的管家扯着嗓子高高的喊出口时,莫珏跟离镜刚好到了门口,看着御晨风扶着苏陌起身,两人面对彼此,弯腰了腰。

“送入洞房。”

御晨风刚准备抱起苏陌时,苏陌轻轻地开口,“帮我掀开盖头吧。”

御晨风没有犹豫,抬手掀起了苏陌的盖头,看着即使盖了厚厚的胭脂却依然遮不住憔悴地苏陌,御晨风用力的咬紧牙关,强压着心中翻涌的疼痛。

“云儿。”

“陌陌。”

“柔儿。”

御晨风,离镜和莫珏,三人同时叫着苏陌的名字。

听到莫珏跟离镜的声音时,苏陌愣怔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门口,御晨风也跟着看向门口,莫珏跟离镜两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咳咳……”

话还未说完,苏陌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可是咳着咳着却一口鲜血喷涌了出来。

苏陌面带微笑,看着离镜和莫珏,身子缓缓地朝后倒去,闭上眼睛时,她看到御晨风惊慌交错的神情。

‘真好,她在最后还看到了离镜和莫珏,她……该知足了。’

同类热门
  • 独宠神医妻独宠神医妻木子规|古言她,神医之女。继承家父衣钵,悬壶济世,却唯独救不了自己,救不了他。他,背负杀父之仇却浑然不知。偷心之贼,风流倜傥。处处留情,处处留心。利用尽了天下可利用之人,却独独不该偷了那个人的心。他,还不起。她从小学富五车,四海游学,却顶着男儿之身的幌子,连姓名也化去。他是从小被宠坏的小门主,看她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便一时气急与她较劲,明争暗斗只为让她承认一句“小门主,薛某服了。”
  • 皇子别赖账皇子别赖账佐岸华裳|古言某女非常不忿地:“明明我是女主诶,凭啥作者后妈把金手指全开了你?!”某男抿嘴:“因为我是男主啊。”某女:“呜呜,女主光环都不给我,好坏好坏的……”
  • 十月朝十月朝凤非倾|古言既然不能无忧无虑,那么便痛痛快快!让这天下为我陪葬
  • 重生:逆天女神重生:逆天女神淡然看天下|古言【沂羽谷原创社团出品】她,司徒然,异世重生,两世为人,到底还是躲不过命运的安排。权势纠纷,姐妹相残。“哈哈,三姐,你还是乖乖的交出金令吧!否则别怪我不顾及姐妹情谊了!”司徒情说道!司徒然看了眼溢在胸前妖艳红色,“!呵,活了两世,看来注定要命断在此了。”说完转身跳下万丈悬崖。人在令在,人死令毁。这才是她的作风!
  • 帝王倾:凰图霸业帝王倾:凰图霸业子时许|古言姬清雅遇到他皇甫卓之前,她迷护卫,闯青楼,捉花贼,翻府墙……无忧无虑。遇到他之后就成了遭绑架,被调戏,受恐吓,斗亲王……惊险刺激。此人不祥!躲还躲不掉?那就交个朋友,寻求保护吧。可当一夕好友惨死,身世揭露,为报国仇家恨,她步入宫闱,与他从此陌路。处处陷阱,步步算计,他默默为她一一扫平,不惜冒死抗旨。至亲被杀,殷府被屠,记忆尘封,他带她远走,宠她入骨。陷害不断,记忆重现,女儿被杀,她跟随和亲队伍远赴异国。再见时,她是身披铠甲的赤狄王妃,而他是围城被困的大周罪臣……
  • 魔鬼王爷:极品妃子很有才魔鬼王爷:极品妃子很有才香草悠悠|古言穿就穿吧!可是人家穿越的女主角都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丫鬟伺候,住的是亭台阁楼,有爹疼哟娘爱,帅哥美男成群转,我倒好,什么都没有不说,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吃饭都成问题,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天哪,如果是照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加入丐帮的!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穿越异世之绝色公主穿越异世之绝色公主雪依洁|古言她,本是一个纵横二十一世纪,令警察头痛不已,令富商“闻风丧胆”的绝世神偷。她,在穿越之前,曾有人泄露天机,预测她的将来会得到绝世男子宠爱与纠葛。她一笑泯之,未信。当其穿越异世之后,却应验了!她的绝世男子又是谁?
  • 千面风华:惊世魂妃狠逆天千面风华:惊世魂妃狠逆天诗音落|古言音落新文:《暗少追妻:誓情索婚99次》http://yunqi.qq.com/bk/xdyq/434981.html【已完结,小伙伴们放心戳】一方面纱,几张面具,多重身份,千种风华。初见时,她还是萧家的痴傻女,他抬起她的下巴,嘴角一勾,淡淡道:【做我的王妃吧,那样,你这只懒蛤蟆就可以吃到天鹅肉了】再次相见,他用拐骗未成年少女的口吻,诱惑道:【跟着我,有肉吃】三次相见,夜凉如水,她趴在山顶,讥讽地目睹了一场借刀杀人的好戏,见识到他真正的面目再红尘陌上,浮世清欢,总要谋得君恩,才不枉这一世逆天!
  • 毒辣小宠妃:摄政王爷快下堂毒辣小宠妃:摄政王爷快下堂兔子队长|古言她爱慕之人,伙同自己的亲生姐姐一心置她于死地。她真心相待的,虚以委蛇。就连那无辜的孩子,也成为了祭品血祭天下。她是世人皆知的天下第一奇女子,却在一场大火之后,含恨重生,这一世,她要将所有背叛她的人踩在脚下。苗疆蛊毒,惊世奇女,风云际会,且看谁比谁更嚣张,谁比谁更狠决。
  • 乞丐王妃很倾城乞丐王妃很倾城流沙胭脂|古言一块上古玉佩,一幅凤凰图腾,一朵藏魔花,让女主在这个架空的时代展开了,一段和男主离奇的爱情故事,让女主从弱小慢慢的变得强大起来。上古邪玉浮出,藏魔花再现,传说得凤凰女,得天下。话说,在这个异世共分四个大国,东属大金,西属朔月,南有云溪,北有逐星。在距今1000年前,四个国没有分裂,还是一个大国。传说上古邪玉丢失,导致四国分列,时隔1000年后,古玉再现,四国纷争,天下因这一抹红颜而乱,众多男子无不被女主的美貌与智慧征服。可他们在博取美人心的同时,却没有放过这权欲的争夺,宫廷争斗,战场上的金戈杀戮。她,戚流沙。金融系高材生,脑袋灵活,脸蛋却出奇的平凡;不就是遭男友劈腿,虾米!这样也能穿越,23岁的年纪应该享受美好的生活,男友的背叛,酒醉后,不小心被车撞倒,灵魂出窍,结束了自己在这个世间一切。也许世间每隔一百年,就会有时空隧道开启,有些机缘巧合的人进入时空隧道,消失在这个空间,流沙就是其中一个,赶上了离奇般的灵魂穿越。骆离飞。大金王朝的王爷,在战场的叱咤风云,曾被被自己最爱地女人出卖,自此发誓‘永不相信女子’,提起这位骆王爷,无人不怕无人不晓。娶过的妻子,小到小家碧玉,大到郡主千金。没有一个能活过当天!外面的传言,这位暴躁的骆王爷,克妻断袖。直到遇到了她,一个客栈门口的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