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离婚无效:总裁前夫不放手

作者:于墨
人气(594)评论(0)字数(8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天威集团的总裁妻,这人人羡慕的身份却不能让她光彩一生,当亲眼看见自己的好友跟丈夫缠绵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傻。离婚?明明错的就不在她,不是吗?这男人怎么能如此轻松的回来跟她谈离婚的事呢?落魄失魂,一场车祸,却不知是祸或是福。两年后!当她再度归国,那些她两年来避之若浼的人却都一一的与她重遇,重新牵扯上关系。不管是当初那个跟她说与她的婚姻是勉强的那男人;还是那个弃她姐妹情宜,夺她丈夫的女人;又或者是那个总在暗地里对她设计伤害,害她滑胎的心计人。她想问,为什么他们都不放过她呢?再次归来,她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她。当她再度站在云端之上,那抛弃她的男人竟敢说他后悔了?

同类热门
  • 仲夏落花仲夏落花微笑|现言我曾经强迫去遗忘的场景,漫天的雨如同倾盆的水,无情地倾泻下来,可是路那一滩血渍,却怎么样也冲刷不去。那抹鲜红的血,很红,很红,红的刻骨铭心。
  • 系统之胖妞成神记系统之胖妞成神记雀鸣|现言200斤的大胖妹,在遭遇了各种挫折不幸后,决定结束自己阴暗悲惨的人生……却不小心绑定了鬼畜属性的成神系统,回到了15岁……从大胖子变回到小胖妹后,幸福的生活是否能从“心”开启?什么?小胖妹你想逃避,你懒得减肥,你觉得150斤不算胖?没关系,成神系统来帮你!
  • 离婚三十天离婚三十天雪夜幽灵|现言80后的苏念忧和陆天一毕业工作之后,跟大多数都市快男快女一样,追求潮流时尚裸婚,结婚三年,矛盾日益增加。初恋女神变作小三,家庭矛盾亮红灯,要离婚。好,离就离,姐还不伺候你们了。离婚不离居的生活,尴尬的身份,在这小小的屋檐下,上演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宠爱成瘾:总裁的呆萌丫头宠爱成瘾:总裁的呆萌丫头鱼小七|现言“衣念雪,你以为你装作不认识我就能摆脱我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这辈子只要我后承奕活着一天你都别想离开我的手掌心。”“我只要你给我生孩子。我们的孩子。”高冷总裁大灰狼步步紧逼小白兔,到处设下陷阱,诱饵小白兔。一场追爱大战开始啦。
  • exo之允诺exo之允诺LY熙|现言时光说我们变了。陪我看雪的那个人,回来了。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为什么你这么让人喜欢?如果这一世不在一起,下一世我会好好珍惜。-吴世勋
  • 复仇烈焰:男神饶了我复仇烈焰:男神饶了我清水四月|现言她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孤女,只求一份平淡真挚的感情,在与相恋七年男友订婚的当天,英俊多金的他忽然出现,此后,她的生活陷入一片混乱,他的深情表白,未婚夫的家暴背叛,闺蜜的出卖……就在她以为一切都要花开灿烂的时候,才发现,过去十年的生活,都是他从十几年前就开始谋划报复的陷阱,包括她的爱情和友情。
  • 撒旦夺爱撒旦夺爱懒玫瑰|现言当看到这个和前妻一模一样的女人,他的双眼充满了冲动。吸引如罂粟般无法控制,不管了,先拐回家后再说。豪门夜宴,竟然被在酒杯里下药。一晚醒来,裴贝语就被眼前的小娃娃抓着喊妈咪——天!自己才多大,那里冒出来的孩子啊?撒旦夺爱,本欲求欢。回家后,他后悔了——这个女人带来的刺激和麻烦,他想戒却戒不掉了。
  • 宠妻无度:豪门总裁诱娇妻宠妻无度:豪门总裁诱娇妻懒悦|现言“安可萱,你跟他,永远不可能。”白莲花高调的从她面前走过。她不信,却又不得不信,“你只是我妹妹!”他高贵清冷的声音穿透她的心脏。她选择离开,可这个强硬的追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还有,她什么时候已经结婚了!谁来给她解释一下?当渣女质疑时,“安可萱,她不过就是个娱乐圈的三流明星,怎么配得上他!”安可萱嘴角含笑。男人冰冷的眸子射出一道道利箭,冷冽的声音将渣女冰冻三尺,“我的事,何时轮到你过问!”“你要娶她?”父亲的声音威严而庄重。“她只能是我的妻子。”坚定不动摇的决心。“她是你妹妹。”“那又如何?我只跟着我的心走。”
  • 冷少,别太过火冷少,别太过火末世苍雪|现言一场突如起来的权力阴谋,改变他们原本幸福的命运轨道。屈服,成长,反击…在艰难的复仇之路上,面对他们的是,爱与恨的纠缠,坚守与放弃的抉择,故事到了最后,他们又能得到了什么?又会失去了什么?“你有你的冷漠和思想,我也有我的自尊与骄傲,也许这就早已确定我们爱经不起时间的磨合。注定了只能草草收场”飞蛾扑火的爱,几段爱恨的缠绵,到底谁又能到达那幸福的彼岸。到最后,我爱的你,到底又在哪?
  • 闪婚蜜爱闪婚蜜爱熊猫微笑|现言撞破男友出轨,陆晚晴反被渣男小三奚落;神秘未婚夫从天而降解了围,并步步诱哄她闪婚扯证。婚后,他宠她入骨,她由抗拒而变得寸寸沦陷欣喜若狂得知怀孕,却发现邱少泽与初恋暧昧不清万万没想到委曲求全,却遭到白莲花的迫害流产。她伤心离开后,邱少泽反而苦苦相追她一纸离婚协议扔到了邱少泽面前,“签字,老娘要离婚!”“下辈子”白天,邱少泽:“老婆,再说一次你爱我。”陆婉晴:“滚你丫的,少在这里煽情。”晚上,邱少泽:“老婆,我帮你搓背。”陆婉晴:“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