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战王龙妃作者:妖莫
人气(0)评论(0)字数(12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他是龙御国的战王爷,十岁起征战沙场,冷酷无情。不过难道他之前看错了。他的王妃啥时开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琴棋书画样样通了?不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是他的小王妃,就得陪他上天入地,共赴传奇。

本书标签

妖莫 战王龙妃

最新章节

第605章 俟流云和紫韵完结(3)(2020-02-18 18:55:25)

同类热门
  • 侯门出逃妻侯门出逃妻流光锦瑟|古言苏沫以为自己就这么病逝,一睁眼却发现身在花轿中!被迫拜堂成亲,本以为上天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么相夫教子也无不可。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却心系嫡姐,对自己恨之入骨......既然相夫相子梦破碎,那么努力讨好祖母,敛财准备逃跑吧!管他什么侯爷公主,都拦不住苏沫向往自由的心!逃第一次,被抓回来!第二次,还是被抓回来!第三次,就不信自己逃不掉!
  • 妃皇腾达(第一部完)妃皇腾达(第一部完)片片蝶衣|古言姬晨菲,一个纯真却不失机智的女孩子,因被一幅画吸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历史空间。众是多少帝王将相,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众是身世扑朔离迷,世事险恶,我会成为主宰世界的女皇吗?从妃到皇,历经波折,我以我的智慧,在这个精彩的世界快乐每一天。片片初次建群,欢迎喜欢本文的亲们加入。群号:妃皇腾达(46201434),文文中任何一人的名字即是敲门砖。*********************************************第二部:http://novel.hongxiu.com/a/116279/请收藏、推荐!!!谢谢。
  • 茶园飘香:绝色夫君养成记茶园飘香:绝色夫君养成记猫的报恩|古言一睁眼,破庙断瓦,电闪雷鸣,外加一个毛都没张齐的小屁孩,一口一口的叫着她娘子。季安安两眼外翻晕了,饿的!!!身为二十一世纪骨灰级宅女季安安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不过是睡个午觉,竟然穿越成东临村的十岁小孤女柳翠儿。爹娘早亡,亲戚薄凉,更有一大群极品村民往她住的破茅草屋拴牛,倒粪。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小屁孩,成天黏着她叫娘子。季安安两手叉腰,一声河东狮吼:极品村民,自私亲戚都死一边去。看她季安安如何从宅女化身为女汉子,砍柴打猎,摘茶叶,赚银子,走上致富的道路。将小屁孩,调教成绝色小夫君!
  • 虎行三国虎行三国天生一个糊涂|古言一个小说史上绝无仅有的女人:她挖坟掘墓,她杀人放火,她炮烙大臣,她囚禁天子,她是老虎一般美丽而残忍的女人......女人智慧各有不同,依附于男人的女人,其荣辱祸福,皆取决于男人.无论再怎么表现得高洁,表现得不屑于男人的宠爱,可终于还是离不开男人而存活.于是只好把所有的智慧都表现为向同类下手.自觉不自觉展开各种手段吸引男人,最终通过男人的宠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智慧,充其量是猫的智慧.女人另一种智慧,是从不把自己拘于一宅、一院甚至一宫,她是自由的,是纵横驰骋的,是狡滑而残酷的。这种智慧,便是老虎的智慧。她啸傲山林,她睥睨一切礼法和规矩。因为她就是礼法,她就是规矩。她的吼声,便是这山林的定律。
  • 我眼中的父亲我眼中的父亲段楷峰|古言这是养育了我一辈子的父亲,本来想大一再写的,既然机会来了,就写吧12
  • 总裁的玩具总裁的玩具萧水|古言就在我对女人失去信心,对男人毫无戒心的时候,他闯入了我的生活,那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钱多到太阳系,眼睛能歪到火星的帅气男人,冷眼望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喷饭的话:“你,做我的玩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重生,凤后倾天下庶女重生,凤后倾天下鱼肉丸子|古言前世被所谓的亲人欺辱至死,她恨极立誓:“若有来生,必教欺我、辱我、负我之人千刀万剐!死无身葬!”重来一世,她一改软弱:仗势欺人的嫡姐装贤淑?她便以白莲相候!恶毒嫡母假温柔?那她便以冷厉交锋!本以为此生将为前世仇恨所困,却不想遇到了他……那人微微一笑,俊美如仙如幻,“我以真心相待,卿可愿以心相换?”皇朝后裔?凤氏遗脉?她手缚寒针,杀奸佞,斩外敌,与君共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忆轩吟忆轩吟高骞婷|古言她一个性格古怪,喜欢安静的新时代女性。难得的渡假期却让她来到了异时空。作为富商之女却有一身武艺。美字对她而言以没有意义。树下巧遇心动的姻缘。她为他去书院念书。她为他放弃女儿装只为能……
  • 穿越之庶女要翻身穿越之庶女要翻身竹林深处|古言身为万中无一的好人,夏凝轩被绝世美人系统选为游戏玩家。只有完成无数个任务,当主角变成绝世美人时游戏才会停止。主角进入的第一个游戏名为:宅斗之庶女要翻身。且看女主如何从饱受欺压的小小相府庶女,拳打狠辣嫡母,脚踢蛇蝎嫡姐,完美进化为绝世美人,并获得京城第一公子的爱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宠冠天下宠冠天下杨哆哆|古言宠冠天下,在劫难逃。可以爱得深情,却不能爱得失去了自我。可以爱得不主动,却不能爱得没有激情。万千宠爱在身,便任性一回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