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嫡女攻略

作者:云曼
人气(2)评论(0)字数(9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朝穿越,她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世继母害死她,今世又在后院里被欺侮;手撕渣男,斗遍白莲花?NONONO,看她如何玩转穿越新鲜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本书标签

云曼 嫡女攻略

最新章节

第378章 愿余生不负清明(大结局)(2020-02-19 00:49:45)

同类热门
  • 懒妃重生:王妃弃夫懒妃重生:王妃弃夫姚丫丫|古言她莫名穿越,立志当史上最懒的穿越人,做个小人物,平平静静过日子,可谁知,一道圣旨要她嫁人,王爷夫君她不稀罕,权利皇帝她不想高攀,她只想找个疼自己的老公,可是,为什么她好不容易找到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幸福溜走?不可以!她要把他抢回来……来!
  • 奢爱:遗失在千年之前奢爱:遗失在千年之前言飞飞|古言别人穿越就是公主,皇后,怎么到她这里就全变样了呀,成个普通人不说,样貌还怎么滴,这让她怎么混啊?被人绑架不说,还要做苦工,歹势啦,谁来救救她啊!
  • 重生吧将军:三生三世爱定你重生吧将军:三生三世爱定你第七只猪兔子|古言白色的床单,衬着你苍白的脸,旁边是一起刺耳的响声,你不再红润的脸庞,渐渐僵硬身体。我知道你已经离我而去了,我最爱的女孩。你是如此不爱我么,就算死,都要早我一步,别怕,我就来陪你......偷偷看着你走出病房时的心痛,那张脸和我这个“死人”的脸的颜色差不多了吧,那么苍白,才二十多岁的你,怎么看起来老了这么多,对不起,我深爱的男孩,只有我“死”了,才能消失在你的的世界里,你才会有你的将来......可是你怎么这么傻,我都从殡仪馆里走了出来,你却躺着进了去,马路上,你的血撒了一地,这样的猩红,你是不是在怪我?我爱的男孩,没关系,我陪你,我们一起走吧,说不定这样,我们就能幸福了。浴室里,血......
  • 梵似倾心梦如白梵似倾心梦如白梦如白|古言帝都华章,风云再起。她是帝之娇女,天真烂漫,只因贪玩,与名满京都的花魁同睡了一晚,不料第二天却发现花魁竟是男儿之身。错失的身子,心中的爱恋,她该何去何从?他是艳绝天下的花魁,一袭白衣半分妖娆。他算计阴谋诡计,却单单算漏了她,与至于陪上了自己一生的自由和生死。她烂漫,他绝美。她悲伤,他遗忘。他是绝缘门至高无上的门主,风华绝代,王府相遇,他对她一见倾心,从此身心两思念。为了她,他甘愿牺牲,甘愿堕落,甚至不惜喝下敛容药,从此换成另外一个人。她清纯,他阴栾。她无情,他执着。前生今世,梦里荒凉,吹开千年旖旎。江山美人,世间繁华,来来去去如风卷,蓦然回首,谁是谁的梦?谁才是谁的良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舞倾城之盛世绝妃一舞倾城之盛世绝妃轻月飞雪|古言梦里难偿,十年相思,素未蒙面的红线一畔。睁眼,一切随缘,闭眼,刻骨痴恋。一舞倾天下,缘随风起,她的人如她的名,清月。清冷如月。掌中霓裳翻飞舞,一朝甘尽缘自来,一切有缘,清月的一生是宿命的寄托。为人舞,牵人缘,千丝缭绕终躲不过似水流年。高傲清冷的心已然孤独,日日舞也经不起岁月的折磨。一壶酒只有一人独酎,伊人红妆不论情仇。三生轮回,宿命破碎,转身交易镜鬼。用一身的宿命换一场轮回。乱世繁华一片歌舞升平。谁又在为谁自醉。一曲牵丝戏,换来今生辉煌一笔。酒不自醉人独醉,碧落黄泉有有谁生死相依不容她落泪?
  • 独为卿狂:溺宠小妖妃独为卿狂:溺宠小妖妃散漫的浮萍|古言她是算的了天文知的了地理斗的过白莲打的过混混的“全能人物”,一朝穿越,被分家欺压宗家迫害,更有恶毒太后随时想要她的命,她算算算,斗斗斗,练练练,打打打,眼见即将通关看见黎明的曙光,却不知哪里来了一只“大魔头”!“大魔头”笑的邪魅,摇了摇手上那薄如蝉翼的“纸”:“看你天资不错,本座给你一个机会,你是要当本座的徒儿,还是继续做小奴儿?”“都不要!”“那本座只好勉强接收你这祸害了……”
  • 泣天泣泣天泣远行歌|古言“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老套的搭讪语。“不信。”没有脑洞的答句。“那我来让你相信好了。”与他文无异的霸道。“唔...”这......且看显赫的神仙将军如何拿下心上人。好吧,还真是无趣的简介,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 魅世夫人魅世夫人猫叙|古言当被打上厄运公主的标志时,沐以萱就开始了她悲催的生活。师傅催练功,被将军追杀,被逼去和亲……最惨的是不小心闯进了奸商的房间,嗯……
  • 世世倾心:绝色神女太妖孽世世倾心:绝色神女太妖孽慕岚城|古言她,倾城倾国的神女;他,风华无双的神王。他陪她一起揭开身世之谜,一起闯天下,她是他的逆鳞,谁敢触碰?【超级宠文!】
  • 穿越之田园瓷艺师穿越之田园瓷艺师莫久忧|古言她出生在21世纪的一个陶瓷世家,却因为一场奇怪的大火而来到这个架空的朝代,然而在一场莫大的阴谋下,迫使她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家人。为了洗清家族的污点,令仅存的她不得不去异国拜师学艺,在重重困难下的她会如何生存,她到底该何去何从?(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