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庶女翻身:嫡妃诱惑

作者:筱悠
人气(3204)评论(0)字数(2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他是大御朝最年轻的一位王爷,九子夺嫡中,唯有他站对了队。她是四品官员府里最不起眼的庶女,平时锋芒内敛,长长的刘海之下掩住了那一双明察是非的眼睛。那一天,他为了救心爱的女人,错手将她推去,替他心爱的女人挡了那一箭。那一天,她感觉到破空之声穿入身体的刹那,岂盼时光交错,给了她穿越重生的机会。缘起,缘灭,缘来,缘去,皆从这一刻开始……

最新章节

第79章(2020-02-18 14:38:47)

同类热门
  • 穿越古代霸上你穿越古代霸上你黑白话剧|古言她因为一个戒指来到一片神秘的大陆,见鬼,这都是什么人,魔法师?居然会飞呀!还有魔兽?战士?这都是什么?_?还有她为什么变成了小孩,居然还被人收成了徒弟。这老头是谁怎么抱着自己哭,想来是这个身体的家人,啊呸!她都检查好几遍了,这身体是她自己的。唉!这老头身份不简单。还有为什么她又多了个未婚夫,还是个残废,哦还有点傻!哈?原主肯定和她长的很像。
  • 爆笑魔女:狂夫跟我走爆笑魔女:狂夫跟我走珞晴天|古言她,性格多变,痞气十足,他,腹黑霸道,冷面无情。第一次相见,她坑得他人财两空,他发誓定将这个该死的丫头碎尸万段,第二次遇见,她故装作不认识,再次把他耍得“体无完肤”,他本想将计就计狠虐这个死丫头,却不料再次被耍,第三次相逢,他把她环进怀里扯着一抹邪笑对她说:“娘子再坑,咱家就穷死了………”
  • 妃尝不可:都怪夫君太撩人妃尝不可:都怪夫君太撩人暖伊芯|古言前世为了救人英勇就义,醒来之后发觉自己魂穿了,好消息是穿成了正宫娘娘,坏消息是她被迫看夫君与别人爱的鼓掌!种马皇上死开!小姐姐从今往后要翻身做主人了,想要欺负我,先问问我的拳头肯不肯。皇宫这生活,她根本就不稀罕,总有一天她走往天下,美男美酒统统都到姐姐的怀里,和姐姐一起笑傲江湖吧!“皇后,整个后宫,朕只宠你一个人,为了你,朕愿意遣散后宫佳丽三千!”“不稀罕!”“那朕舍弃这江山陪你一起笑傲江湖可以不?”“这个可以考虑一下,可是我已经有三个夫君了,你介意吗?”
  • 妹夫王爷,别碰我【完结】妹夫王爷,别碰我【完结】iris@linden|古言她,本是心淡如水,妹妹大婚之夜,妹夫却摸进了她的闺房从此朝敛眸,夕承欢,过着双面的非人日子推荐好友的文:芊乔幽幽:《危险游戏:撒旦的傀儡新娘》http://novel.hongxiu.com/a/240355/
  • 寒月泪寒月泪远月|古言傲啸山庄富可敌国,庄主傲啸,有冷面郎君之称,江湖上也有传闻他不近女色,有断袖之癖,但他那一夜却霸占了她,这个莫名穿越的大学女教师!什么不近女色?断袖之癖?可笑!敢霸占我,姐姐我就要你对我死心塌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爱帝王杀手妃:凤舞如歌绝爱帝王杀手妃:凤舞如歌娌丫|古言一张神秘的藏宝图,揭开一段倾世传奇,也揭开一段几被埋藏的惊天秘密。无生阁杀手血凤凰受命前往秦城刺杀北国使者莫北风,途遇绝色男子洛离,一个与南国皇帝九子洛离一样的名字。无花街人,他的身份缓缓被人道来,他当真是人人哧鼻的思汗将军府绝色脔童?天启皇朝的藏宝图凤凰决,引出一段又一段的故事,当她记起自己的童年知道自己的身份,洛离却已在转身之间,成为魔障!凤凰涅槃,换得的是至爱的背离,至亲的永别,她以为那个叫洛离的男子,至少,能够待她以真心,原来,也不过为了那张人人皆求的藏宝图。
  • 言萧晏晏言萧晏晏小醋|古言言非默只想低调低调再低调,在京城太太平平过上几年,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茫茫人海,可是,为什么眼前这这个萧子裴一定要来找茬呢?萧子裴只想高调高调再高调,在京城嚣张跋扈过上一辈子,然后撕掉言非默这个小人伪善的脸,可是,为什么撕着撕着就变味了呢?
  • 爆笑田园:风华小农女爆笑田园:风华小农女岚戏红尘|古言【正文已完结,大家放心观看】农业研究院天才研究生在漫长的研究中猝死,醒来天地已变,她成了村里最穷的农户叶家最懒的一个女儿。爹娘懦弱,妹妹年纪尚小,一家人就是村里众所周知的一个笑柄。但,这有何惧,她有的是资本,有的是胆识,且看她如何利用二十一世纪的学识,矫正乡亲们三观,反击那些欺辱她家的人。农女臭名变美名,嫁不出的懒女变村花,玩转田园,引无数村草尽折腰。
  • 庶女巧夺君宠:一朝成凰庶女巧夺君宠:一朝成凰慕容梓婧|古言最爱的男人,竟然是卧底!一场官兵捉贼的游戏上演,血溅碧波大海,心痛如裂,不能同生,但求共死!不料冥冥中自有注定,两人竟然一起穿越了!在陌生的古代,再次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墨玉,而她却是被各方追杀欺凌的小书僮。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她恶狠狠地想,二十一世纪,我输了!但是在这里,我一定要赢!而他却只是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苏谨,这辈子,你休想逃出孤的手掌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梨妃梨妃梨陌|古言百花凋零的季节,梨树下的两人身上都碎碎的落了一身梨花,她面色冰冷决绝,他面容憔悴苍白,“阿梨……”他嘴角的弧度凄凉之极,眼中却还闪着一缕希翼,她冷漠的看着他,从袖中拿出那块刻有梨花盛开的暖玉,上面的流苏随风而动,苍白细长的手衬着那玉,阳光下泛着冰冷的光,她眸中划过一丝可疑的流光,手一挥,那玉如流星一般飞出,摔在青石板的路上,碎成几块“我恨你”她的话语不含一丝温度,他苍凉一笑,是啊,他的错,连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转身的瞬间,两行泪顺势流下,“Love,ILoveyou”身后她的声音传来,他疑惑回身,却只见她以转身离去的背影,那般决绝